V3_紙本書_小.png

 

「我不懂。祢們為什麼聽了來龍去脈,表情這麼驚訝?看了生死簿之後,又變得這麼激動?既然這麼憤慨,為什麼還不願意帶我去枉死城?如果是怕被責怪,難道不能跟閻王請示看看嗎?」潔弟問道。

「唉多說無益」藍袍判官搖頭嘆息,不正面回答,只是催促道:「走吧,趁還未引起注意,趕緊送妳回陽間。」

「如果連祢們都不幫我,還有什麼機會破案?人全都死光了,什麼證據都沒了,吳常又危在旦夕」一想到吳常,潔弟就心亂如麻,不僅開始哽咽了起來。

「不!」紅袍判官像是下了壯士斷腕的決心,面容肅穆地說:「這事我管定了!」

「真的?」潔弟不太相信地說。

紅袍判官接著又對藍袍判官伸手:「生死簿拿來!小娃若能一看,便能明白一切因果!」

「萬萬不可!」藍袍判官勸道:「官員若私自洩漏天機或供凡人使用法寶,將立即革去功名,更可能依情節罪狀發至八寒地獄之中!豈能如此魯莽?」

「下地獄就下地獄!我豈是貪生怕死、懦弱窩囊之徒!若非我輩不聞不問,那斷頭案早破了!說不定爾後若干慘事,皆不會發生!而今,天上掉下來這小娃,便是天道使然,我等豈可袖手旁觀!」紅袍判官握緊雙拳、怒目圓睜。「是非對錯,功考、功過二司自有丹青公允!我大不了不要這頂烏紗帽、下紅蓮地獄受盡折磨,也莫要我祖先蒙羞、兒孫看笑話!」

「此言太過!我絕不讓小娃看簿!祢休得胡來!」藍袍判官口氣也轉強硬。

「對不起!今日就當是我劫寶了!」紅袍判官忽地手握一支不知從哪來的狼牙棒,一掄起來便激起強風,呼呼作響。

潔弟沒想到看一眼生死簿就可能會牽連兩位判官下地獄,更沒想到紅袍判官居然還想劫寶,頓時驚慌地想著:被那狼牙棒打到還得了,搞不好三魂就立地解體了!

意識到事態變得如此嚴重,她立刻伸出手抓住紅袍判官的手臂,阻止祂揮棒時,那孔武有力的臂膀竟直接順勢將她甩飛了出去!

「啊——」她摔在鬼爪草上,痛到說不出話來,只是全身在草地上疼地打滾,覺得自己內臟都摔成肉醬了。

藍袍判官見狀,既不惱怒也不懼怕,只是啼笑皆非地嘆道:「唉,莽夫啊莽夫

說罷,手中的生死簿頓時憑空消失。

紅袍判官的狼牙棒轉眼呼嘯而至,藍袍判官週身乍地出現一弧球型光暈,那躍動著淡藍色的迷茫冷光似堅如磐石,狼牙棒重重砸下,霎時發出「磅」一聲巨響,震得人心裡發怵!

      同時,一股猛烈的氣流向四面八方湧去,將潔弟吹的老遠。

「祢忘了,」藍袍判官神色鎮定地對紅袍判官說,「尋常生人、亡者若是看清生死簿記載,雙目便會登時焚毀,且發落至孤獨地獄?」

潔弟聽到藍袍判官的話,嚇得一下子忘了痛,錯愕地叫道:「什麼!」

紅袍判官愣了一下,立即收勢:「果真如此,我便將生死簿上記載轉述給娃兒聽!」

「且慢!」藍袍判官再次出言阻止:「我如何能見祢行差踏錯!」猛地拂袖,重重嘆了一口氣:「唉……也罷、也罷

紅袍判官知其心意,忙道:「這事祢甭管、甭插手!全由我一人承擔!」

藍袍判官卻是不語,抬頭仰望燦若星空的穹頂。片刻之後,才幽幽說道:「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隨我來。」語畢,便轉身往斷崖方向一上一下地飄去。

紅袍判官看來也摸不著頭緒,只得收起狼牙棒,飛快地飄到潔弟身邊,一把將她從草地上拎起來,快步跟上藍袍判官的步伐。

她看兩位判官似乎都有意要鼎力相助,此時又已摔得全身痛麻,手腳使不上力,也只能放棄掙扎,任由紅袍判官拎著自己離開禁丘。

路上又忍不住頻頻回頭,瞥了幾眼小女孩關押的位置,和遠處山頂上的那抹綠光,心裡暗自打定主義要再偷偷找機會衝進枉死城找那些亡者問個清楚。

在判官們的燈籠火光照耀下,山崖轉眼便映入眼簾。正當潔弟四處張望尋找能上山的坡道或石階時,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整個空間像是活的一樣,一感應到判官們的到來,馬上重力轉向!

幸虧紅袍判官拎著她,不然崖面一下子就轉了九十度變地面,來不及反應的她一定又要跌個狗吃屎。

她大感訝異,不明白陰差明明就是飄蕩移動的,為何不能直接向上騰飛至崖頂,而是要借空間重力偏轉才可上下斷崖。只能揣測是某種結界或限制阻礙亡魂直上直下。

向前看去,陰曹猶如星雲一般的遙不可及,心中又陡生疑問,不知幽冥之路與上層的陰曹又該如何通行。因為兩地中間並無地勢相連。

兩位判官的腳程很快,在潔弟納悶之際便來到崖頂。此時重力又翻轉回來,判官熟稔地變換重心,立時身入絳紅地毯般的彼岸花海之中。

雖然她已閉起陽氣、真火,藍袍判官仍不太放心。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決定將她藏在身上。

祂從腰帶上取下一只墨綠絲綢香囊,拉開束口,輕輕一抖,尺寸便瞬間變成沙包大小一般,像是蓋布袋一樣將她從頭籠下,再束起口時,香囊又變回原本的大小,便可再將之別回腰帶上。

這玄妙的香囊上繡有一隻背長兩對翅膀的兇彘。據紅袍判官說,其名為「乾坤袋」,是能裝進天下山川的寶物。

陽間傳說中的「五鬼搬山」,實則就是利用這一類法寶來盜竊。昔為一位鬼王珍寶,後被鍾馗降伏時,給繳了械,收進地府贓物庫房中。因陰陽司判官有功,閻王便將其賞賜予祂。

雖然乍看之下,這香囊一點也不透光;但身處其中,外頭視野卻頗清楚,彷彿只是隔了層薄紗似的。

潔弟在裡頭見遠方點點螻蟻般的黑影全都朝著同一方向而行。待至近處,才發現一抹抹人影都是走在黃泉路上的亡魂。祂們面無表情,一晃一盪地慢慢往忘川河的方向走去。

當下不禁心生感慨:黃泉路之長如黃河、之遙如長城,真不知道祂們要何時才能抵達河邊。

黃泉路上,沿路鋪著奇異的燈石,散發著微弱昏黃的暖光。路兩旁血一般絢爛鮮紅的彼岸花又稱「接引之花」,其幽香能喚起死者生前記憶。是以祂們一開始還腦中一片渾沌、茫然,隨著步伐前進,便會一點一滴地憶起往昔種種。亡者若還留戀世間,不願至地府報到,腳步便會越加沉重,變得裹足不前。漸漸地,隨著那些歡笑淚水流進黃土,雙腳便生了根,亡者即幻化成彼岸花,永生佇足道旁。

他們此時處於黃泉路的末端,見一道道亡魂接連變成一朵朵火紅的冥花,既驚心又感傷,不知不覺都已經來到忘川河畔、奈何橋下。

這一帶因官吏眾多,潔弟從不敢靠近,只能遠遠窺望。現在近處放眼一看,頓時有些錯愕,眼前景象實在與民間傳說那般淒冷幽美判若雲泥。

忘川河裡充斥著鐵劍銅斧,蛇蟲一類鑽爬其中。河中火蕨、鬼簑衣、勾魂棘等水生妖草奇多,不少惡鬼怨魂深陷其中,掙脫不得,只得永世忍受著刺鼻不堪的腥臭,遭蟲獸啃蝕、火蕨烈火焚燒、勾魂棘穿骨刺心而過。

眼前有道黑石砌成的狹窄棧道,通往河中的一座涼亭。岸邊成千上百的亡者,似乎全都在等待著小差的叫喚。那棧道似乎一次只能容一魂通行,須待該魂進入涼亭、消失之後,小差才會再次唱名,讓下一位走上棧道。

有幾位亡者走上棧道時,一個不小心,被河川怨鬼撲抓或鬼簑衣勾扯入河中,令不少岸邊等候者看了心驚膽顫,紛紛打消去涼亭的念頭。

潔弟在乾坤袋裡,看了也是心裡發寒,不知藍袍判官帶自己來這裡有何用意。

「涼亭裡到底有什麼?為什麼所有鬼魂進去之後,都不見了?」她自言自語道。

就在此時,袋中突然響起藍袍判官的聲音:「怕死嗎?方才妳一席話打動兵部判官。為了能助妳平反冤屈,祂干犯天條,下八寒地獄,永世受凍裂之苦!那妳呢?」

潔弟沉默了。

望著棧道上被抓進河裡的亡魂,她又感到一陣戰慄,清楚一旦落入忘川河中,便永無上岸之日,那與下地獄又有什麼分別?

「若能通過這棧道,行至涼亭之中,也許尚有一絲希望。」藍袍判官似乎也察覺到她的猶豫與膽怯,又說道:「開弓沒有回頭箭。我再問妳一次,妳是否真願以身犯險,只求查出真相、為那些亡者伸冤?」

潔弟閉上雙眼,往事躍然心頭,所有驚悚曲折的經歷、駭人辛酸的真相,每一個死者都在她腦海中輪流浮現。

她心想:祂們在等我和吳常。除了我們,沒人能幫了。那些被歷史洪流淹沒的亡者,沒人會記得祂們、知道祂們了。

她心裡吶喊:一絲希望,即便只有一絲希望也好!爸爸、媽媽,對不起了!

張開雙眼,她有了覺悟:「我願意。」

 

***

 

如果您喜歡《老梅謠》,想給予作者鼓勵或收到實體書籍,歡迎加入我的募資計劃

讓我有能力繼續創作更多、更精彩的免費故事!(๑•̀ㅂ•́)و✧

謝謝大家 ♡ ヾ(´︶`)ノ ♬

blog_長篇_募資2.png

  

  

老梅謠》試閱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71

歸零

072

禁丘

073

伸冤

074

怒犯天條

075

三生石

076

視角

077

故人

078

求見閻王

079

緣滅緣起

080

雨夜花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