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書房書桌3.jpeg  

 

建築古意昂然的廂房之中,一名身材纖細、穿著白色蕾絲長洋裝的女子趴伏在西式的雕花木桌上啜泣不已,柔順的長髮隨著身子的顫抖而自肩頭傾瀉而下。

「大小姐!」一個聲音稚嫩、年約七、八歲的小女孩,手拿著一封信,推門跑進廂房之中。著急之下,連進門前先敲門的規矩也給忘了。

她衝到書桌旁,見大小姐趴在桌上,便輕輕戳了幾下她的背,小聲問道:「咦,大小姐你在睡覺啊?」

大小姐抬頭,年方二十出頭、面若桃花的姣好臉蛋正哭的梨花帶淚,口氣卻有些無奈:「唉你看不出來我在哭嗎?你怎麼總是這麼傻!教都教不會!」

「啊!你在哭啊!」女孩一聽,又更焦急了。「那怎麼辦啊!這信很急、很重要!你快點哭完,趕快看吧!」邊說,雙手邊把信呈給大小姐。

「不看!通通都不看!你別煩我!」大小姐把她的手推開,有些驕縱任性地說:「我收拾一下東西,待會就走!你別跟大家說,尤其是媽媽!我恨死她了!」

「大小姐,這信你一定得看!是賴大哥要我轉交給你的!」小女孩堅持道。

大小姐一聽到她提到「賴大哥」三字,嗖地一下站起來,又驚又喜地叫道:「世芳!是世芳!快給我!」

她以絲巾抹了抹淚,抽走小女孩手中的信,難得動作粗魯地扯開信封,將裡頭的信紙攤開讀了起來。

      小女孩很是好奇,墊起腳尖、伸長了脖子也想看信。大小姐目光雖未曾離開信紙,仍像是察覺到她的動作,一把將她拉過來坐自己腿上,兩人一塊讀信。

      信裡字體端正之中又有些飄逸,內容寫道:

若梅,我一直都知道自己高攀了你們陳家。像你這樣好的女孩,我如何配得上?我想,這段感情是很難有圓滿結果了。如果你不怕未來吃苦、不怕得不到家人的祝福,我一定竭盡所能,一輩子對你好!但我這樣的想法是否太自私了呢?唉……眼下正好有個賺大錢的機會,我決定加入碧砂漁港這裡的一支遠洋船隊,出海搏他一搏!三年後歸來,若你已結婚或心裡另有他屬,我一定全心全意祝福你!但如果你仍然心意不變,那到時候我也有能力可以風風光光的娶你入門了!船要出港了,珍重再見!愛你的世芳筆。

「哎呀,這寫的是什麼啊!好多『你』、好多『我』啊!」小女孩搔著頭急道。她才從若梅那學沒幾天字,通篇認得的字沒幾個。

雖然陳家龐大的家業不包括漁業,但陳家五個孩子自小都跟在父親身邊學習經商之道,而若梅更被視為是接班人加以栽培。日久之下,耳濡目染,自然也通曉各港埠幾個重要產業的經營方針。是以她立刻瞧出其中蹊蹺。

      「這不對啊!他到底是」大小姐蹙起眉頭,面色憂慮道,「小環,快點,去幫我打包!」

她先是要小環快速收拾簡單行囊,自己又從床鋪下方的保險箱中取出不少現金、貴重物品,塞進行李袋中。

兩人很小心,小環先探頭環視一圈,等到後院沒人時,兩人才抓緊時機,匆忙從後廂房離開,牽著腳踏車走北門出府。

      一路上,若梅跟小環解釋道,她那不被家人認可的愛人—賴世芳想靠討海發財,那肯定是走遠洋。但是季青島遠洋漁業的重鎮是在島嶼南方的港都「鬥蛟」。再者,就算真的是在最近的雨都「䨝鵬」埠口,那也應該是從「正濱漁港」出海才對,「碧砂漁港」因吞吐量不足,停泊的船隻皆走近海、沿海,世芳如何能從那裡跑遠洋的船?

      退一萬步說,遠洋船隻通常由資本雄厚的船隊把持,一趟出海短則三年、長則五年,選人用材馬虎不得,世芳如何能在短短時間內以文科背景被錄用?況且,海上狀況凶險、水手又多狠戾,他一介書生如何經得起這番折騰?

      「咦,那這樣不好嗎?賴大哥會不會糊裡糊塗搭錯船,幾天之後就回來啦?」小環天真地想道。

「唉,但願他不是騙我,藉口出海,實際上是要我死了心」若梅又憂又愁地說。

 

===================

 

甫入夜,天空自萬千彩霞轉成海一般的靛青色,濛濛細雨如針似線,將海天縫成一片無光的黑暗。

三五成群的鄉民們聚在碧砂漁港附近,一條老舊巷弄中的廢棄磚厝外,舉著火把,竊竊私語著。

一台黃包車忽地停在巷口,負責伺候陳府王冬梅的玉姨,牽起提著燈籠的小環,兩人先後下車,與拉車的傭人阿杭一同快步走進巷裡。

三人才來到鐵皮屋外,同為陳府傭人的阿枋,正巧推開圍觀鄉民,從屋裡走了出來。

「啊!你們終於來了!」阿枋一看到他們,急忙迎上前,鬱結的眉頭這才稍稍鬆開了些。

玉姨先是要阿枋留在外頭顧著小環,與阿杭提著燈籠一同入內。小環不明白自己為何突然被玉姨帶來這裡,見兩人都進屋子裡,不少鄉民又湊在門戶外往內望看,便立刻取來幾塊紅磚堆在牆邊,站在上頭,跟著鄉民們一起往破窗內窺探。

裡頭光線很暗,小環隱約看見一人縮在角落,不時發出幾聲意義不明的字句。

隨著玉姨與阿杭小心翼翼前進的腳步,燈籠的橘紅火光也逐漸由門邊往深處照亮四壁。當光線蒙上蹲在牆角的人的臉時,裡頭隨即爆出一陣淒厲的尖叫聲。

「大小姐!」小環認出裡頭歇斯底里的人,連忙跳下磚堆,往屋內跑去。

屋頂塌了一大半,打著赤腳,滿身瘀青、傷口的若梅被雨淋的全身濕透,看起來可憐兮兮地縮在牆邊,冷地直發抖。身上華貴的衣裳如今幾乎成了碎布,頭髮全糾結塌貼在身子上。要不是被四處打聽、尋找的人手給發現,誰有辦法認出眼前這位乞丐一般的女子,是陳家的嬌貴千金?

「大小姐!」小環不懼若梅的尖叫聲,硬是撲向前、抱得死緊。「大小姐不怕!小環在這!小環保護你!」

若梅愣了一下,看清抱著自己的小女孩,淚水馬上便嘩啦落下。她的雙眼佈滿血絲,臉上也有幾處瘀青腫脹,看得令人好生心疼。

「你有沒有看到世芳?」若梅面容悽楚地問道:「你有沒有看到他?」接著開始哭叫了起來:「世芳——你在哪———我找你找的好辛苦!你在哪啊———」

小環搖搖頭,說道:「當然沒有啦!我還以為你也跟著出海捕魚了呢!」接著臉氣的紅通通地說:「是誰把你打成這樣的?到底是誰,敢打我們家大小姐!」

「啊———」若梅似是受小環的話給刺激,忽地拔聲尖叫,胡亂拳打腳踢,令現場眾人嚇了一大跳。

小環霎時也給嚇哭了,一時之間也不知躲,幸好玉姨連忙將她給拉過來,雙臂護著,這才沒受到無妄之災。

小環錯愕地望著若梅癲狂的眼神與舉動,難以相信眼前這個女人真的就是那個平時冷靜機智、有些頤指氣使,卻又待她溫柔如母親的若梅。

她再次離家出走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她心裡納悶道。

「大小姐她怎麼」小環支支吾吾道。

「唉造孽啊!」窗外一位朝內觀探的大嬸嘆道:「好好一個黃花大閨女,怎麼就這樣被人給……唉!可憐啊!」

「就是說啊,」另一位女子附和道,「你看,這下子人都瘋了!」

小環聽不懂這兩位女子說的話,疑惑地抬頭看著玉姨。玉姨感受到她的視線,卻是面色凝重、不發一語,只是輕輕撫摸著小環的頭。

「閉嘴!」阿杭對著他們罵道:「少在那邊嚼舌根啊!」

「今天這事誰要是敢傳出去,就是跟我們陳家過不去!以後也別想過日子!」阿枋跟著喝道。

眾人聞言,頓時噤聲,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再多說。

屋內,若梅緊緊抱住自己,激烈地顫抖著,像是處在極端驚恐的狀態,又像是陷入了永無春融之日的冰淵之中

 

===================

 

三生石上流動的畫面變得好模糊。站在石前,淚水漸漸迷濛了我的視線。

說也奇怪,像是之前喝的孟婆湯摻了水似地,看著過往雲煙,腦海中的前世記憶居然一點一滴地湧現而出,而我對若梅也越發同情。

從小養尊處優的若梅,何曾吃過一丁點苦。誰知她為了愛義無反顧,最後卻落的這樣淒涼悲慘的下場,如何令人不勝唏噓。

我不知道這些經過與那些案子有何關聯,但我相信三生石。

在它閃現片段畫面之前,我腦中飛掠過無數的亡者,卻完全猜不出自己的前世會是誰:究竟是毫不重要的路人,抑或是舉足輕重的關鍵人物呢?

當我看到第一段畫面時,一度以為自己是陳若梅,直到我注意到自己的手。

小小的手掌卻滿是風霜,長滿了粗繭凍瘡。那是一雙下人的手。

這時我才恍然大悟,難怪畫面中出現了這麼多人,卻唯獨少了一個。原因就是這些景象全出自於那個人的視角。

小環的視角。

「原來我是」我睜大雙眼,愣愣地自語,「小環

 

大道無情,不顧觀者的錯愕,三生石仍兀自冷漠地顯現前世的片段

 

===================

 

清幽的狹長庭院之中,若梅牽著小環步過小石橋來到正廳。

若梅因久病未癒,長期服藥的結果,皮膚變得有些乾黃,體態也消瘦許多,看來有些衰老。但難得小環登門探望,眉開眼笑的她,明顯心情也相當愉快。

還沒入座,小環立即從懷中拿出一小包東西遞給若梅。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71

歸零

072

禁丘

073

伸冤

074

怒犯天條

075

三生石

076

視角

077

故人

078

求見閻王

079

緣滅緣起

080

雨夜花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