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甬道3.jpg  

 

「這給你!」小環眼睛瞥了一圈,小小聲說:「噓!你快吃!我只買一個!」

若梅只消看一眼,便知道這包的仔細的報紙裡頭,裝的肯定是她喜愛的胡椒餅。而且是金山鎮遠近馳名的魯大發胡椒餅。

「說過多少次了,」若梅語氣有些責怪,「別老是破費買東西給我

她邊說邊口嫌體正直地將熱呼呼的胡椒餅送入口中,霎時露出心滿意足的表情。

小環看若梅微笑,心裡也很是歡喜。

她眼睛轉啊轉的,注意到若梅離群索居的屋舍裡外皆窗明几淨,比她以前伺候若梅時來的井然有序,不禁佩服起能幹的小雀,想著:有她陪伴大小姐,我就放心了。

轉眼間,若梅便將胡椒餅吃個精光,以手帕輕拭嘴角,這才又開口與小環閒話家常。

「這才幾個月不見,你好像又長高了?」若梅又說:「坐啊,傻愣在那裡做什麼?」

「有嗎?」小環低頭看看自己:「我沒發現啊!」

「小環今年也已經十二歲了吧?」若梅說道:「再過幾年就要嫁人了,可有喜歡的對象?」

小環搖搖頭。她對愛情還似懂非懂,更何況,每天光是打雜、做粗活就夠她忙的了,哪還有時間想這些。

「我已經幫你備好嫁妝了,」若梅拍拍她的手,笑著說道,「只要你想嫁,哪怕丈夫口袋窮的叮噹響,這婚事也能辦的體面。」

這一席話令小環頓時熱淚盈眶,視線再次模糊。

那個年代女人普遍早婚多子。大小姐已年近三十,這個年齡的女人大多早已為人母,若有能力供孩子唸書,長子至少都念到國中了。

而若梅不但此時仍是待字閨中,更是情路坎坷,卻還想著要為小環將來的終生大事安排,如何讓小環不難過。

雖然大小姐嘴巴上沒說,但小環心裡清楚,她一定還在等那個失蹤多年的伊人。

想到這,小環不禁怨起賴大哥;若不是他當年出海遲遲未歸,大小姐又怎會尋遍港埠碼頭、大街小巷,不幸遭歹人輪姦,最後抱著碎玉之身,獨居幽院。

若梅見小環一副泫然欲泣地模樣,便刻意話鋒一轉,說道:「來喝點茶吧。」

正巧瓷壺裡的茶都倒光了,若梅便說:「小環,你去叫小雀燒水添茶,她在後面洗衣服。」

「不用啦,」小環接過茶壺:「我來燒水就好。」

 

小環已許久沒進若梅家後頭的廚房,裡頭擺設如今都有了些改變,以前放鍋碗瓢盆的櫥櫃,現在上頭擺著琳瑯滿目的中藥材。

小環在被調回陳府以前,自小便隨侍若梅身旁,常上藥房幫大小姐抓調理身體的中藥,回來炊煮,多少識得普遍常見的中藥材,譬如當歸、川芎一類。

但這裡頭有些藥材她卻看得眼生,一時好奇便拿了幾樣下來端詳。正當她要將一塊外型如薑的藥材湊到鼻前嗅聞時,一隻手突然將那藥材給搶了過來!

「咦?」小環愣了一下。

來人正是小雀。她皺著眉頭,輕捏小環的鼻頭一下:「你可別亂動藥材,倒時搞混了可怎麼辦?」

「喔喔,對不起。」小環立刻道歉,但又忍不住好奇問道:「那是什麼藥材啊?我怎麼以前都沒看過啊?」

「這啊,叫『地黃』。」小雀將藥材放回櫥櫃上正確的紙袋中。

「那這個呢?」小環指著另一袋裡頭,好幾串鮮豔的紅色果實。「看起來好像很好吃的樣子!」

「『馬桑』。」小雀叮嚀道:「你可別趁我不在的時候偷吃啊,這都是準備給大小姐熬的。」

「喔。那這個呢?是不是開心果?」小環又想了想:「唔,我看它也長得像棗核。」

「傻孩子,那叫『巴豆』。」小雀答道。

「巴豆!」小環叫了起來:「巴豆不是有毒嗎?」

「是藥三分毒,無毒不入藥。」小雀神情自若地說。

她像小環解釋,中醫所謂的「毒」並非指藥材有無危害,而是泛指藥性的強弱、剛柔、急緩。大凡藥性猛烈便謂之有毒。

中藥就是以各種藥材的「偏性」,來糾正、協調人體之陰陽氣血。再加上中藥的炮製方式既可為水制、火制,亦可為水火合制等,透過正確的炮製,可使藥材達到合適的藥性與作用。

「原來是這樣啊。」小環點點頭,對小雀的佩服又更多了些。

「這水我來燒就好。」小雀將小環手中的茶壺接過來。「你難得來,還是多陪大小姐聊聊天吧。」

小環一聽,也覺有道理。連忙道了聲謝,便一溜煙地跑出廚房。

 

===================

 

我一看這小雀的反應,便覺不妙:明明就精通用藥...這女人城府很深啊!講這種似是而非的話騙小孩子!這中藥該不會......接著茅塞頓開:啊!怪不得陳若梅到後來身體越來越差、精神狀況越來越不穩定!原來就是這臭三八在搞鬼!但是她沒事毒人家幹嘛?

總覺得背後應該還暗藏什麼陰謀詭計,還沒想出個結論,三生石上的畫面又一轉,倏地陷入一片黑暗

 

===================

 

深夜,抱枕獨眠的小環忽地在睡夢中被驚醒!

她起身,墊腳悄悄走到房間西邊的窗櫺,向外看去。裙房外頭黑燈瞎火,僅靠昏暗清冷的月光,勾勒出甬道朦朧的輪廓。

又開始了。

隔著東廂房,內院裡總是先傳來女人嗚嗚咽咽的壓抑哭聲,接著是幾下「唰—唰—唰—」不規則的重擊聲。

那一下又一下的聲響,在空寂的夜晚聽來額外驚心。

這些天下來,小環發現,每晚的重擊聲總是不多不少,剛好九下!

她嚇得全身發抖,總覺得庭院裡好像每晚都在上演多年前除夕夜那晚的滅門斷頭慘劇!

事情還沒完,隨著九下重擊聲結束,內院外圍的廂房樑柱和屋頂,往往會開始出現那種因大火焚燒、受熱而劈哩啪啦的爆裂聲,與她當年在火場中看見滿地無頭屍體時,聽到的聲音一模一樣!

最後,這番異常的動靜也總會以木柱垮落、屋頂傾塌的巨響作結,再次回歸尋常時的悄無聲息。

她怕,怕死了。可是她沒有地方去。只能又溜回床上,裹著報紙、縮在床頭,期盼雞鳴日頭早點來臨。

沒想到,更加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咿——」裙房的門扉竟突然被由外往內推開!

陳府上下,如今只有小環一人,她如何能不害怕,立即緊閉雙眼,發抖地默念佛號,祈求神明能保護她。

「小環」熟悉卻顯得有些空靈的女子喚道,「別怕」那聲音似遠又似近,飄忽不定,「是我

小環整個人呆住了,有那麼一刻反應不過來。

「張開眼睛看看我」祂說道。聲音近的像是靠在耳邊低喃!

小環怯生生地將眼睛張開一條縫,一個長髮及腰、穿著白衣、有些半透明的人影側坐在床邊。

「大小姐!」小環驚喜地叫道。伸手撲向前想抱祂,卻撲了個空。「咦?」

若梅莞爾一笑:「我早就死了,你忘了。」

「大小姐!」小環鼻酸,忍不住啜泣了起來。

她一時千頭萬緒,有太多、太多話想跟若梅說,但話到了嘴邊,卻又什麼都說不出口。

「唉……」若梅溫柔安慰道,「別哭,這些年來,我已陸陸續續取了幾條狗命。只可惜

「啊?」小環沒聽明白。

若梅似乎也不想解釋,只道:「小環,有四件事要你幫忙。如果可以,按照順序盡快完成。這對你、對我,都有好處。」

其一、若梅故居門外,那株藏著備用鑰匙的梧桐樹下,埋著一把鏽劍。那是爸爸在若梅生前託人予她的。當時,隨劍附上的信裡寫道,日後若不幸府上見血,則需將劍轉藏至陳府之中,其殘餘戾氣至少能避煞三十年,定能保府上安寧。

其二、祝融之災後,正廳與東、西廂房三處須盡快拆除。其殘存木材皆相當值錢,若悉數變賣,足夠小環幾十年衣食無虞。若有需要,陳府上下全數拆除變賣亦可。

其三、內院亭台水榭不能留。盡快徹底改建,上頭最好改設為多間廁所。屆時,小環便能明白斷頭案之背後玄機。將來若有機緣,或許還有機會能為若梅平反冤屈。

其四、陳府須有人氣,越多越好。切記,獨居不如棄所,以免惹禍上身。

 

===================

 

週遭一片黑暗,空氣中是白茫茫的迷霧,眼前這位膚色白到泛青、外貌打扮貌似商人的陌生中年男子,手持惡臭難聞的燭火,朝她一步步走來:「憑你命格,我將所向無敵但這移魂秘術須以活祭

「走開!你不要過來!」小環邊叫邊退。聲聲是無比的驚恐。 

「痛苦只是一時的」鬼術師德皓說道。

「你你們」小環看向他與周圍幾位黑衣男子,「到底是誰?」

「來,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保證不傷你三魂分毫」德皓步步進逼,手上不知何時多了把畫滿符號的白森森骨刀。

「我不要!」

「能充當我的皮相」德皓眼睛閃著冷酷的寒光,「是你前輩子修來的福氣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71

歸零

072

禁丘

073

伸冤

074

怒犯天條

075

三生石

076

視角

077

故人

078

求見閻王

079

緣滅緣起

080

雨夜花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