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羅王.png  

  

小環想跑,雙臂卻冷不防被身後兩名黑衣男子架了起來。她使勁扭動踹踢,卻怎麼也掙扎不開。

「不要!」小環慌道:「放開我!」她很快就發現自己脖子上戴著一個香包似的陌生黑囊,又是一驚:「這是什麼!為什麼會戴在我身上?」

「這能保你不被祂們撕成碎片」德皓食指朝上劃了一圈。

小環抬頭張望,只見四週的迷霧中,漸漸浮現一道道黑影,在他們週圍如海草般來回晃悠。

「大師,」一名持手槍的黑衣男子東張西望的,眼神略有不安,「我們是否先轉移陣地,晚點再來處理她?」

「懂什麼!就是要在此地作法才有大用!」德皓輕蔑地說:「這塊地天地獨鍾,底下龍氣奔流怪不得陳山河這廝興宅於此不過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若非這塊寶地也施不出這迷陣嘿嘿嘿」他不懷好意的撇了撇嘴,「挖完了嗎?趁熱將其埋入四樁之下!嗚呵呵呵

小環一時還不明就裡,等到她看到幾名黑衣人提著一袋滴著血的麻布袋,將裡頭數量眾多的小眼珠子倒入一根粗黑木樁下的土坑,當即意會了七、八成,只是她不願相信自己的猜測。

「那是那是誰的眼」小環感到一陣反胃,心裡又懼又悲痛,哽咽地說不下去。

「怎麼?心疼了?嗚呵呵呵」德皓再次笑出聲。「我要那賤女人永世不得入村!」

德皓說罷,轉身立即開始施法。他先以一把刻著繁複符號的長柄骨劍挑起一張黑符,將之點燃,隨即一邊凌空比劃、踏魁罡,一邊喃喃念起:「活童之瞳以結魄契」他從袍中取出一只黑土罐,將罐中熱血與符灰一同淋在他們身邊的一根黑木樁上,「冥瞳引老梅生者入府,煉外人、諸鬼骨魄!」

「大師,如果老梅村人不怕這霧陣,硬要闖進來攪局怎麼辦?」另一名黑衣男人問道。

「到時,我自會再施法讓霧魄無法辨其身份一律將之視為外人而殺之!」德皓答道。

小環雖不知德皓用意,卻也直覺此番舉動絕非好事,忙喊道:「你們到底在做什麼!」

德皓不正面回應,只扭頭過來看她:「別怕只要讓我上你的身,我們便可永生不死不病,誰也無法傷我們分毫難道你不想嗎?」

僅管他語帶引誘,小環仍頑強抗拒,忽聞熟悉女子的聲音自天上傳來:「不要答應他,小環!」

小環抬頭一看,欣喜道:「大小姐!」

若梅衝到小環與德皓之間,大聲非難道:「快住手!你又想施什麼害人的法術!」

接著祂看見一名黑衣男子手上提著一袋盛裝眼球的麻布袋,煞是氣憤,當即週身泛起邪戾的綠芒:「你們這些殺人如麻的人渣!」

「嗚呵呵呵」德皓笑聲猶如夜貓子啼叫一般,令人毛骨悚然。「祢這賤女人也不容小覷我們多少人馬折在祢手中?只怕今後」他骨劍一揮,劍尖指向府牆外頭立著的那根黑木柱,胸有成竹地說,「也由不得祢從中作梗!」

若梅見狀,當即氣焰萎靡,失聲叫道:「定魄樁!」

「嘿,」德皓冷笑一聲,「幾年前自己送上門來...沒能將祢殺個乾淨,反倒讓祢長了見識...」將一把深色粉末灑向木樁,開始搖起三清銅鈴:「起!」

鎮村煉魄之術一成,原本霧中游魚似的黑影霎時如浪潮一般,全從四面八方蜂擁而來!

數十道黑影頃刻間便將定魄樁團團包圍,其身形不停抽動、向外揮舞,像是被其牢牢吸住而無從脫身。

其餘黑影連綿不絕地攻向若梅,祂遍體青光陡升,頭長出雙角,嘴出獠牙,利爪一揮,便將黑影雙雙撕的粉碎!

然而持續撲來的黑影不計其數,被圍困的若梅陷入苦戰,轉眼間便已傷痕累累。

「大小姐,你快走啊!」小環著急地對祂叫道。

「不!要走一起走!」若梅回喊。

「笑話!真是笑話!」德皓嘲諷道:「一個傻女人、一個賤女人,死到臨頭了,還癡人說夢

「暫時留你與那畜牲兩條狗命,別太囂張!」若梅張牙舞爪地嚷道:「即便我無計可施,也自有老天來收拾你們!」

「老天!嗚呵呵呵」德皓仰頭,狂妄大笑,「待我換了新的肉身我,就是天!」

「換肉身」小環像是領略到了什麼,瞳孔忽地放大。

「時辰就要到了!」德皓走到她跟前:「快,聽話

「好,我答應你。」小環點頭:「可是你得答應我,讓大小姐離開!」

「那是自然。」德皓皮笑肉不笑地說。

「現在可以放我下來了吧。」小環又說。

德皓上下打量了小環一番,便說:「量你也耍不出什麼花樣」接著朝兩位架著她的黑衣男子擺一擺手,示意放開。

小環左右兩位黑衣人一鬆手,她隨之落地。剛站穩腳步,德皓已然站在她跟前。

兩人面對面的瞬間,小環一手扯下黑囊,將其丟得老遠,另一手趁機搶走德皓那柄骨劍,毫不猶豫地抹頸自盡。

「我的皮囊!」德皓慘叫道。

「不———」若梅大聲哀嚎,兩行清淚霎時滑過祂的臉頰。祂想衝過去救她,卻苦於破不開黑影的圍堵。

小環視線中霎時濺出鮮血,黑影隨即如嗜血惡鯊將其重重包圍,爭先恐後地撕咬起來,任憑德皓如何揮劍斬殺,還是前仆後繼地扯裂她的皮肉!

 

===================

 

我目不轉睛地盯著三生石上快速飛掠的畫面,終於看明白其中曲折。

迷霧初降時,村內不僅有著時空歸零頻率不一的區間,霧本身也會慢慢消耗掉所有生人,將其骨肉血水,都給抽煉成無思無識的「煉魄」。恐怕只有配戴類似噬靈符一樣的東西,才能逃過一劫。

待臭豆腐德皓那招埋眼淋血的邪術既成,迷霧便會負責指引老梅生人安然無恙地入陳府;而依賴霧氣的煉魄,便會針對外人以及所有尚未被霧氣洗煉過的魂魄,加以吞噬剝盡!

我心想:這麼說來,當年的幕後主使者,確實很有可能就是老梅人啊!

      接著又想道:怪不得啊!原本進村的時候,霧中都會自動開出窄道指引我到陳府;當我們從陳府出村的時候,迷霧卻再也不開道給我了!一定是被這鬼術師德皓察覺有人進村,又暗地裡動了手腳!   

     而當我看到小環自盡的那一幕,頓時感同身受,雙手下意識地摸著脖子。

透過小環的視野,親眼見到自己前世死亡的瞬間,軀體遭數百煉魄爭搶分屍、狼吞虎嚥,感到萬分戰慄與悲憤。

一眨眼,三生石的景象又改變了

 

===================

 

陰曹大殿之上,兩側各站一排武官、夜叉,其或佩劍戟,或持棍鍊。樑上高懸匾額「善惡昭彰」。而紅毯盡頭,石階之上的高臺,空懸著幾盞明亮燈籠。

隔著血紅柵欄,五殿閻羅王背靠龍壁,身著朝服坐於大案之後。其案左右又各安四桌,皆為協助審判之司官。

閻羅王身形極為高大,鬚髯及胸,雖有王冕珠簾遮掩,卻仍看得出其貌兇惡,令人望之生畏,不敢直視。週身散發著一股威嚴肅穆的強烈壓迫感,氣勢之逼人,往往震懾文武百官,令所有亡魂惡鬼心驚膽寒,不敢欺言犯行。

小環被兩位青面獠牙的夜叉帶至公堂之上,於距離石階約三公尺之處停下腳步。兩位夜叉隨即各自往左右兩側退開。

「來者何事?」閻羅王開口,聲音雖低沉且緩慢,但整個大殿樑柱都為之震動。

「稟大王,」位居其左側的陰陽司藍袍判官答道,「良民陳小環,生前行善積德無數,卻慘逼自盡。經臣徹查,其中的確情有可原,故本欲先發落枉死城。但祂願以來生一切福報,換取早日投胎之機緣,以求能盡快為其他遭誣陷枉死者翻案、洗刷冤屈。」

「喔?」閻羅王饒富興味道:「這可真是稀奇!本王掌五殿已逾千載,審過亡者億萬,這種請求卻聽聞不到百次」祂轉頭詢問藍袍判官,「愛卿可確定陽間真有冤案?」

「確有此事。」藍袍判官一揖,低頭說道。

「嗯」閻羅王撫鬚,「凡為非作歹之人自有果報業力,又何苦非要為他人爭個清白呢?」

藍袍判官答道:「臣以為,公道不能只在人心,需要開誠明辯;正義不能只待陰審,需要現世伸張。否則一個沒有正義的社會,世人無所依倚,如何還能安居樂業?再者,陰間審罰向來為陽間法網疏漏亡羊補牢,然而日積月累下來,陽間善人反而寄託報應而無心自助或助人;惡人又因不受制裁而越發肆無忌憚。若陰間能促成陽間大行公義,方能早日撥亂反正。如此,六道輪迴與因果循環之擔也可大幅減輕。」

「嗯愛卿此番話甚是有理。只是,世道既衰,人心不古」閻羅王勸道:「陽間司法判決背離正道也是尋常之事,小環你又何必自討苦吃?」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71

歸零

072

禁丘

073

伸冤

074

怒犯天條

075

三生石

076

視角

077

故人

078

求見閻王

079

緣滅緣起

080

雨夜花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