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曹地府.jpg  

 

「我…」小環初時很是懼怕,但仍鼓起勇氣說道,「死前曾答應過大小姐,一定竭力為她伸冤。既然答應了人家,就應該做到!還有生前曾承辦陳府斷頭案的兩位警察,他們怎麼可能會是匪諜呢?只怕是同樣遭人誣告、滅口!我無論如何,也不能視而不見啊!」

「兩位警察?」閻羅王皺起眉頭。

「稟大王,此為口誤。」藍袍判官立即呈上生死簿供查閱。「應為一刑警、一檢察官才是。」

閻羅王瞥了一眼,開口說道:「嗯只不過陰陽素不相犯」祂竟有些心軟道,「即便本王破例允小環你早日投胎,你又是否真能得償所願?別忘了,你在喝下孟婆湯後,便會忘卻前世記憶。到頭來,人事已非,仍舊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小環下了十二萬分的決心,悲壯地說:「若真如此,我願下輩子做牛做馬,只求再換得一次為這些冤死之人平反的機會!」

「此話當真?」閻羅王有些啼笑皆非地說:「實在是精衛填海啊。你如此堅定,是否因相信人間尚有正義之故?」

「是!我相信人間一定有正義!」

「倘若沒有呢?」

「如果沒有,那我就把它找回來!」小環毫不畏懼地抬頭看向閻羅王,熱血激昂地說。

她那直指人心的澄澈眼眸,令閻羅王與諸位判官明顯動容。但過往經驗明擺著那,轉世為故人洗刷冤屈,這希望如鐵樹開花,實為渺茫。

「眾卿以為如何?」閻羅王面色為難地問道。

在場幾位判官想諫言閻羅王秉律而行,不應為此破例,可同時又深受小環感動,是以一時之間皆默不出聲,只是蹙眉搖頭,嘆陽間正道運行之不易。

「小環,縱使是本王,也不會輕易逾越陰間法紀。」閻羅王正色道:「你的一番心意雖彌足珍貴,卻無半分把握,本王如何能為你破例?倒不如忘卻此事,待命定陽壽之日到了,再投胎好好做人、享受福報吧。」

閻羅王雖言詞誠懇,但本身威儀萬千,令小環好生害怕,心裡不從,卻又為其氣勢所迫,不敢說個「不」字。正兀自心急,殿上藍袍判官忽地站起身,朝閻羅王打躬作揖。

「臣,願以烏紗帽為陳小環擔保,斗膽請大王允准。」藍袍判官鄭重地說。

「卿何以如此糊塗,知其不可為而為之!」閻羅王冕冠珠簾一晃,面色微變:「況且卿原放棄投胎,改司陰曹,以求庇蔭宗族子孫,並得轉『運蓮』一回。倘若卿為其擔保,依陰間律例,陳小環宿願未成,卿便得下孤獨地獄,直至任期結束!」閻羅王拍案怒問:「卿可知其輕重!」

剎那間,閻羅殿因其聲而天搖地動;陳小環與諸夜叉被其怒氣一掃,紛紛如狂風落葉般,猛地飛墜於公堂壁角,疼痛難當。

藍袍判官頗有泰山崩於前,面不改色之氣概。仍是慢條斯理地說:「臣,清楚。」

「既然如此,」閻羅王雖滿臉怒容,仍心軟納諫,「本王,准了。」

「謝大王!」藍袍判官又是一躬。

「卿既心意已決,後果當自負。」閻羅王斜睨一眼,吩咐道:「『見錄司』判官聽令!」

「臣在。」殿上位於藍袍判官左側,身穿靛青色官服的判官應道。

「將『善惡紀錄簿』中,陳小環之善果,全數一筆勾銷。」

「臣遵旨。」

「『改原司』判官,不論陳小環投胎何處,改其魂籍於老梅村,以增其與該村之緣。」

「臣遵旨。」左側末位褐袍判官答道。

「謝大王成全!」陳小環跪伏於角落,連連叩頭說道。此時已淚如雨下。

「速報司掌奏判官,行文至十殿薛君,請其速安排小環投胎。」閻羅王下旨道。

「臣遵旨。」右側第一位紫袍判官應聲。「敢問文中是否載明,請轉輪王令其投生至季青島?」

「不必。此番作為已是破例,且莫再干擾輪迴之運行。薛君自會為其作主。」

「大王審判、安排如此煞費苦心!有大王在,實是萬民之幸!」紫袍掌奏判官誇道。

「行了,滿口阿諛奉承。」閻羅王白祂一眼:「本王還沒昏庸到如此地步。」

「臣知罪。」紫袍掌奏判官稍作一揖。

「免了。」閻羅王擺擺手,又道:「為避免諸官日後再行干預此事,待薛君送小環投胎後,本王當立即消除今日在座眾卿之憶。」

藍袍判官知閻羅王此番話實是在訓誡自己,立即說道:「大王聖明!」

「此事就這麼定了。傳下一位!」

閻羅王高舉驚堂木,重重落案,畫面隨即一滅

 

===================

 

三生石恢復原有的瑩透,不再顯現前世的景象。我站在石前,感到錯愕不已。

陰曹官員任期中的「一期」是凡間一百年。屆滿才能再續;至多三期,也就是凡間的三百年。期間若是中斷,則須下『孤獨地獄』受苦,直至期滿。

沒想到剛才在禁丘遇到的藍袍判官,當年竟然會為了助我一臂之力,甘願這樣來跟我賭!祂是不是上輩子欠我很多錢啊?

      出乎意料的是,中間這塊今生岩竟緊接著前世石亮起如虹光彩!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吳常,在畫面中的我身前死去,而我也跟著再度自盡而亡!

「夠了!」我激動地喊道。

今生石的畫面一消,我才發覺自己熱淚盈眶,正驚魂未定的喘著氣。實在難以置信,我這輩子竟然也會以自殺告終!

隨即又想:那我們到底在死前找到斷頭案的兇手了沒?難道這麼多人的犧牲和努力,還沒辦法將真兇繩之以法嗎!

我難以接受這個結果,心情頓時跌到谷底。

今生石上倏地出現四個紅字,一閃即逝:緣起緣滅

緣?我愣愣地看著三生石,思潮開始猛烈起伏。

想起老道五歲帶我進的執念,想起某夜姓陳的女鬼忽然之間,許許多多駭人心弦的經歷通通都有了交集。我像是開竅似地,理清了諸般千絲萬縷,明白一切因由。

「心灰意冷了?」藍袍判官忽地出現在我身後,問我道。

我搖搖頭,抹去眼淚,心裡仍十分激動。

「難道你不信命運?」

「我相信命運啊!但誰說它不能改的啊!」我轉身對祂說道。

「唉事已至此,娃兒此番返回陽間,盡力便是,毋須執著。凡事但求無愧於心,一旦緣滅,縱使諸般不甘又奈何?」

藍袍判官向我解釋道,每個魂神投胎轉世後,不論是人是畜,甚或竹石一類,都是懷著宿願到陽間。陰間稱此情為「緣起」。若該世無法完成宿願,則死後仍會萬分記掛,即便喝了孟婆湯,遺忘記憶、了卻情仇,到了下一世,仍會在無意之中,走向追求宿願一途。

然而,宿願往往難成,許多魂神生生世世都苦心追逐,卻仍無法如願。

可惜人間「靈魂不滅」的說法並不正確。魂神雖可乘願,歷經輪轉,但仍終有期。若非於陰間當差或違背天道,正常輪迴的情況下,不多不少正是陰時的九期,也就是陽間幾世累計的九百年壽命。期限一到,不論魂神是否完成宿願,皆會當即灰飛煙滅。是以陰間謂之「緣滅」。

而人死成鬼,鬼死成魙。死後的世界又該是如何,即便是閻羅王,也一無所知,自然也就沒人說得清了。

我雖然聽的明白,但只要一想到藍袍判官在閻羅殿上為我擔保,心裡便更是憤慨堅定:「什麼緣起緣滅!是緣滅緣起!我就偏要逆天而行!爭這個理、爭這個宿願!到時候,看是誰要下地獄!」

藍袍判官露出一抹苦笑,接著話鋒一轉,說道:「你既已知這其中因果,應當即刻返回陽間。讓我送你一程吧。」

我忙道:「等等!我還有個人想見!」

「莫非是在枉死城?」藍袍判官酌度道:「不論是善終城或枉死城,城內居民皆逾億萬,人海茫茫,你何從找起?」

「這個嘛」我搔了搔頭,剛才確實沒有想到這點。「對了,祢不是有生死簿嗎?上面沒寫啊?」

藍袍判官搖頭說道:「這些並非記在生死簿中。」

原來人死之後,除非經地府審判,生死簿才會記載其判決與發落。若是遲未到地府報到的人間遊魂、尚在黃泉路上或暫居於枉死城中的亡者,生死簿上是不會有記載的。

即便是那些放棄投胎,願居於善終城之陰差與居民,生死簿也僅註記「居於善終城」寥寥五字,無從知曉其居何處。

若是要明確知其住於哪個街坊,則須向『來錄司』借閱清冊,方可查之。

我苦惱地想著:這下麻煩了,原來以為可以去找那些斷頭案的受害者,說不定祂們知道兇手是誰。

「看來,為今之計,也只能盜冊或搶寶了。」藍袍判官沉重地說。

「搶等等」我忽然想到:小環在搶刀自盡之前,若梅曾經說過原來冥冥之中,我們一直都有緣。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71

歸零

072

禁丘

073

伸冤

074

怒犯天條

075

三生石

076

視角

077

故人

078

求見閻王

079

緣滅緣起

080

雨夜花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