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01.png  

 

「此處暫且安全,小娃在這等,莫擅自離開!」藍袍判官交代道。

我一聽便馬上抓住祂的衣袖:「等一下!我有辦法!先讓我試試!」

「你難道要去枉死城碰碰運氣?」祂不解道。

我搖搖頭,說:「哪怕只有一次,我也要讓有緣變有份!」

 

===================

 

永恆的夜色中,禁丘之上,成千上萬、口口無蓋棺材似地的木箱,或立或躺,堆疊出巒巒峰頂。

我與藍袍判官來到一開始進陰間躲藏的地方,尋找方才跟我要糖的那個小女孩。

祂燈籠的火光照亮了每一處暗角。這些囚犯好似很懼怕這青光,一感受到光線便急忙轉身背對,或縮在箱子角落。是以這次在禁丘上找人,沒有像一開始跑上山躲藏時,被手賤的囚犯又拉又扯。

須臾,我便在一處立著的木箱外頭,找到小女孩的蹤影。祂被關押的木箱,不知是本身往下陷了一半,還是突然被其他堆積起來的木箱給淹沒了,只露出上半部的開口。栓住祂脖子的鐵鍊很長,所以祂能爬出木箱,在外頭幽盪。

「雨無情,雨無情,沒想我的前程... 並無看顧,軟弱心性,令我前途失光明...」小女孩輕輕地哼唱著,歌聲空靈而幽怨,「雨水滴,雨水滴,引我入受難池... 怎樣令我,離葉離枝,永遠無人能看見...

此刻,小女孩彷彿背後長眼似的,一感受到燈籠的光線,便連忙往祂的那口木箱一躍而下,跳了進去。

我爬上木箱堆,上半身下傾、探進祂的木箱中,伸手拍了拍蹲伏在地上的小女孩:「若梅,是我。」

祂的軀幹雖沒動靜,頭卻像貓頭鷹似地,猛然轉了將近一百八十度回頭看我!

「啊!」我驚呼一聲,差點倒栽蔥地摔進木箱裡。

果然是祂!這下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我心想。

還記得五歲時,老道與老師父帶我進老道的妻子—王冬梅的執念時,老道曾說過,我小時候與若梅長得簡直一模一樣。

而當我在禁丘第一次見到祂時,之所以覺得眼熟,便是因為這小女孩長得跟我小時候的照片很像的緣故。

是以,方才在三生石那,目睹諸多前世片段之後,我便猜測,也許禁丘上的小女孩,正好就是若梅!

我定了定神,決定換個說法叫祂:「大小姐,我是小環。你還記得我嗎?」

祂緩緩站起身,頭以下的部份也總算跟著轉身面對我。

「小環?」祂偏著頭思考了起來。像是不知道這個名字是誰,又像是不相信我就是小環。

由於身體一直保持彎腰垂掛的方式很不舒服,於是我忙道:「大小姐,祢出來吧,我們不會害祢的。」說完便將身子縮回木箱外。

若梅初時先是探頭出來,小心翼翼地打量我,狐疑地說:「你真是小環?你投胎了?」

我還沒回答,看清囚犯面貌與身份的藍袍判官,便先倒抽了一口氣,訝然叫道:「陳若梅!」

若梅視線與判官對上的那一刻,也驚愕地尖叫:「世芳!」

接著祂身手矯健如猴一般,立刻攀爬出木箱,朝判官奔去。祂的身形輪廓轉眼化為生前青春年華時的嬌豔玲瓏,與方才小女孩的模樣相距甚遠。

「世芳!是祢!」若梅笑中帶淚地說。祂的臉上滿是喜悅之情。

祂凝視著判官的眼神越是含情脈脈,越是令我感傷又疑惑:若梅死了那麼久,怎麼會不知道陰差的形象都是自己最掛念的人呢?

若梅伸手想撫摸判官的臉,卻在中途就被後者輕輕推開。

「若梅,我不是世芳。」藍袍判官說道,口吻中也是惋惜。

「祢也不是?」若梅如花的笑靨瞬間凋謝。祂轉頭,面容無比淒楚,低頭喃喃道:「祂們都說不是但我總希望有一個是我以為,總有一個能是世芳

雖然若梅祂處境堪憐,但眼前還有要緊的正事在等著我,遂又立即問道:「大小姐,祢還記得我前輩子臨死之前,你曾經罵那個鬼術師說,『只是暫時留祂們兩條狗命』嗎?那除了鬼術師以外,另外一個人是誰?是不是斷頭案的真正兇手?他到底是誰啊?」

若梅充耳不聞,仍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之中:「我以為祂能想通的能放下的看來祂還是放不下」祂講到這,苦笑了起來,「我也一樣

我實在沒那個美國時間耐心喚回祂的注意力,便直接朝祂太陽穴的位置伸出手,打算自己看個明白。

我能夠透過這種肢體部位的接觸,感受到靈魂的情緒,還有看到祂們生前的記憶;那些印象最深的片段,往往都是最先浮現的。

可嘆的是,這些記憶有可能是最珍惜、最美好、最溫暖的;也有可能是最害怕、最痛苦、最黑暗的。

當指尖抵著若梅太陽穴的瞬間,黑暗立即將我吞沒,隨之而來的,是一連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

 

「怎樣,可以了吧?都上了吧?」一名男子的低沉聲音自黑暗之中傳來。

「嗯。我們還是快走吧。」另一名男子說道,語氣有些不安。

「急什麼啊!反正我們是拿人錢財替人辦事!如果真出了事,他們怎麼說都得護著我們吧。」一位男子語氣懶洋洋地說。

「她怎麼沒再叫了是不是死了?」方才那位不安的男子,這下轉為驚慌了。「怎麼辦啊?這下死人啦!我是收了錢,可我沒想要殺人啊!」

「噓!小聲點!暈過去而已。」聲音低沉的男子說道:「反正像她這樣的閨女現在沒死,醒了也沒臉活了,早晚也得跳海自盡!」

「算了吧,人家不是都說斷掌命硬嗎?還是走之前,給她補上一刀吧。」方才那位男子講話依舊有氣無力。

「嘿,可惜她的愛人命不夠硬!今天反倒輪到咱們來替他爽!哈哈哈哈哈!」語氣齷齪的男子說。

「可憐啊,這人老早就死了,她還一個人在這海港附近找了半年」男子原本語氣驚慌,現在轉為同情。他對暈死過去的若梅說:「你要是死了,可千萬別怨咱們,要怪就只能怪你那些兄弟姊妹心腸太狠!」

「別說那麼多了,我們快走!」聲音低沉的男子又說。

「那也得讓我先穿褲子啊!」講話口氣綿軟的男子道。

「哼,這妞倒還挺帶勁的!一直鬼叫,打都打不死!哈哈哈哈哈!」

「你們只是按她手倒好,我摀她的嘴,都被咬的滿手是血!」

「嘿,少在那邊得了便宜還賣乖啊!都先給你破處了還在那邊!」

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奔至若梅近處,聽起來應是一大群人。

「你們在做什麼!」一個剛才沒聽過的男子聲音大吼道。他頓了頓,又怒喝:「來人啊!快抓住這幾個畜牲!」

 

===================

 

下著細雨的夜晚,月光清冷而朦朧,老梅槽一帶,崎嶇的礁岩邊緣處,一個沒有影子的男人臨海站立,眺望著遠方。

「雨夜花,雨夜花,受風雨吹落地... 無人看見,每日怨嗟,花謝落土不再回...」他低吟道,語調悲傷地令人心碎,「花落土,花落土,有誰人能看顧... 無情風雨,誤我前途,花蕊哪落欲如何...

海平面上忽地浮出一只深色的汽油桶,載浮載沉。隨著月光被流雲隱沒,而倏地消失在波濤之中

 

===================

 

當我收回手時,已是淚流滿面,哭得很是激動。我認得海邊唱歌的男人。祂就是當年的賴大哥,賴世芳。

如何能不流淚呢?祂唱的是若梅生前最愛的其中一首歌《雨夜花》。

而他們唱的片段,不就正是對方的際遇嗎? 

當年的疑問終於有了答案。原來世芳不是一去不返,祂從來都沒離開過老梅,也再也無法離開了! 

無法實現風光迎娶若梅的夢想的祂,在死後隨即陷入了不可自拔的執念之中。是以祂們雖生死都記掛著彼此,卻從此咫尺天涯,無法再真正聚首。

為什麼老天爺要這樣為難這對有情人呢?明明都為了愛付出所有,不但無法在一起,還遭受如此折磨 

接下來浮現的幕幕畫面,更令我膽戰心驚。

冤死的若梅總算在死去之後尋得真兇與真相。為了保護小環與孤兒院裡的孩子,祂原先想憑一己之力報仇血恨。但祂能找到機會下手的,只有當年的那幫殺手,以及拿錢姦污祂的一群碼頭工人。

真正的幕後主使者,以及其背後的勢力卻在鬼術師設下的陣法下,始終安然無恙,祂根本無從接近,更遑論報復。

若梅恨的咬牙切齒,卻又無可奈何。待孤兒院慘遭屠殺、小環被逼自盡之後,祂已心灰意冷,無法也無心再去報復。只能在世芳出現時,默默地在背後陪伴祂。僅管深陷執念之中的祂,從來沒發現若梅的存在。

原本機緣巧合,老天又讓祂再次遇到小環轉世的我。

若不是因為我們兩人前世,生前相差十幾歲,也許我會早點想到,我們姊妹長大後也很像。僅管我遠不如若梅嬌媚標緻,但乍看之下,兩人體態身型,甚至眉目也有些相似。

那晚在金沙渡假村,若梅找上門來,就是希望我能張開眼看看祂,並且憶起前世的經歷。只可惜我那時太過懼怕,從頭到尾都閉緊雙眼。而在陽間巡邏的陰差又正好路過,便直接將祂押回陰間。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71

歸零

072

禁丘

073

伸冤

074

怒犯天條

075

三生石

076

視角

077

故人

078

求見閻王

079

緣滅緣起

080

雨夜花

 

081

082

破陣

083

黑夜再臨

084

信號

085

再死一次

086

任務

087

088

條件

089

望鄉台

090

亡魂公車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