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甬道3.jpg  

 

當時若梅命定陽壽未到,便暫且發落至枉死城。

人的本質即是靈魂,蛻去了肉身,也亦是如此。在世時,理智已是時好時壞的祂,在死後屢屢遭逢震其心弦的挫敗,精神更是每況愈下。

祂總是心心念念著世芳,於是便在精神失常的片刻,冒險逃出城外,妄想返回陽間去找世芳,救祂脫離執念苦海。從此,便被一直囚於禁丘,直至現在。

如今,藉由透視我的前世與若梅的記憶,陳府滅門案幾近九成的拼圖都找齊了。只不過,我仍舊有些存疑,若梅的揣測是否完全正確。如果幕後主使者真的如祂所想,那就真的太扯了。

既然我一時也無法下定論,那麼目前首要關鍵,除了一件件尋回那些遺落的證據,讓證據自己說話以外,對於真兇身份也只能先暫時採保留態度了。

我看著若梅失魂落魄地在木箱外遊蕩,由頸上垂至地面的鐵鍊隨著祂的腳步鏗鏘作響。想到若梅須一個人孤伶伶地在這淒冷詭譎的禁丘上受囚押,直至魂神俱滅,心裡便感到很是不捨。

「難道沒有別的辦法了嗎?」我自言自語道。

藍袍判官一聽便知我神傷之因,對我說道:「非也、非也。禁丘上之輩皆為作繭自縛。只要祂們願意先行受審,飲下孟婆湯、下地獄為自己離城之罪受罰,屆時刑期一到,便可直接發落輪迴。」

「你的意思是說,祂們」我轉頭看向滿山遍野木箱中的亡魂,「祂們都寧願在這邊無止盡地等待魂神的終結,也不願意下地獄受苦?」

藍袍判官搖搖頭,輕嘆一聲,說道:「是不願意喝下孟婆湯。」

我忽地感到一陣揪心,頓時無語,只能聽著若梅繼續哼唱著雨夜花。

「唉,事到如今,我又得知法犯法了。」藍袍判官忽然這麼說。

「啊?」我茫然地說。

「你可知陰間的時間過得遠比陽間快上許多?」

「嗯。」我點點頭,隨即才意識到大幅時間差的嚴重性,立即問道:「哎呀,我到底來陰間多久了啊?」

「陽間已過七日。」

「什麼!」我叫了一聲,十分詫異。「這人死都頭七回來嚇人了!不行不行,那我得趕快回去!」

「莫急!隨我來!」藍袍判官也不給我點時間反應,按住我的肩頭,自身閃了兩下藍光,居然就這麼把我也一起帶離了禁丘!

 

===================

 

藍袍判官的燈火將我們身處之地照得通明。我轉了一圈,眼前的空間雖有壁有頂,卻都沒有明顯的邊角線,而是圓潤如山洞一般。

但若真是山洞,週遭怎麼會都是平滑如鏡的黑色石壁呢?

「這裡是哪啊?我從沒聽師父說過陰間有這種地方。」我看著洞中擺放滿坑滿谷的不明器物,好奇問道。

「姑且稱作是石洞吧。」藍袍判官說:「這裡是地府窖庫的其中一處。」

我的目光隨之跟著祂的視線聚焦到洞中一角。那裡有個高約三、四層樓、寬約兩、三米,以紅巾掩蓋的巨大物體。

要不是因為清楚自身在冥府,我一定以為這紅布底下是台立著的觀光遊覽車。

藍袍判官先是從袖口掏出一副看似尋常的木珠算盤,手指快速地叩叩撥算起來。接著祂像是算出了什麼,而搖頭嘆息。

「怎麼樣怎麼樣?你在算什麼啊?」我問道。

祂不直接回答,只是揭開眼前一大條紅布,轉頭對我說:「就讓我再助娃兒一臂之力吧。」

紅布一開,底下是一座貌似凹陷進去的紫水晶洞。只不過,洞中除了外圍一圈是閃閃發光的紫水晶外,裡頭竟是一片墨水般的漆黑!

「這是什麼啊?」我問道。

剛才從外頭看,這座晶洞的深度不可能超過三米,可是當我瞇著眼,身子向晶洞內探去時,卻怎麼也看不清深處的材質或一絲紋理。裡頭彷彿是一片沒有盡頭的幽黑,將判官燈火的所有光線都吞噬殆盡。

「想著你欲返回之處,越明確越好。」藍袍判官吩咐道。

「啊?」

「陽時今年五月二十八,酉初三刻!」藍袍判官對著晶洞說道。

「去!」祂猛然從我背後推了一把,我一腳踩空,霎時跌入晶洞深處裡的虛無。

「祢——」我話都還沒說完,眼前又是一黑

 

===================

 

一陣頭暈目眩,我眨了眨眼,眼前一片漆黑,直覺就想:我該不會瞎了吧?

接著感到背後好像壓著什麼東西,翻身、坐起的瞬間,肩膀熟悉的重量隨之傳來。我反手一摸,是背包。

隨即摸黑翻找出背包裡的頭盔,將之戴上。幸好頭盔上的按鈕位置很好區分,沒兩下就摸到頭燈的開關,將之啟用。

眼前景象立即一片光明。我鬆了一口氣,心裡默默感謝世上有人發明這麼耐摔的東西。

四週盡是迷茫的白霧。我張望了一下,愣愣地說,「又回來了?」

方才太突然,墜入晶洞的瞬間,我一時也沒辦法給個確切的位置,滿腦子只想得到陳府。

也不知道晶洞會將我送到哪一個陳府。我納悶地想。

嘆了一口氣,才剛撐著痠痛的手臂站起身,空中忽地出現十幾道黑影,迎面朝我俯衝而來!

「啊!」我尖叫道。這次很肯定地說:「又回來啦!」

少了噬靈符、防彈襯布庇護,我自知不敵,立即扭頭拔腿狂奔。

沒想到才跑沒幾步,腳尖便被什麼東西給絆倒,我登時撲倒在地。定晴一看,眼前有幾道石階,每一階中央,都是梅花與如意紋浮雕的青石磚。而石階之上,就是府門!

「有救了!」我欣喜不已,立即奮力連爬帶踩地奔進陳府的側門之中。

 

===================

 

我一衝進無霧的府院甬道內,便覺筋疲力盡,立即癱軟在地。瞄了一眼傷勢。雖然全身上下都是傷口、瘀青,但看起來沒什麼大礙,眼下也沒多餘的時間清理、包紮了。

我慢慢扶牆站起來,腦中忽然閃過一個疑問,不知道府上是否還有其他殺手。一想到答案是可能的,頓時又是一陣緊張,急忙將頭燈關閉,拉下面罩,開啟夜視鏡模式,慌張地左顧右盼。

雖然目前沒看到半個人影,可是對方都是真槍實彈、有備而來,我兩手空空,只好拿出刺刀,握在手心。沒法防身,好歹也為自己壯壯膽。

只是,就算府中安全了,府外呢?出去被一群黑影圍毆怎麼辦?再加上又有歸零週期不同的時空區間!我苦惱地想著。

「吼唷,都是白霧啦!要是沒有­咦!」突然靈光乍現,我以拳擊掌,低聲說道,「對了!」

後廂房的南北牆面窗眼位置對稱,此刻我站在陳府北側院牆與後廂房北面的甬道中,心裡有了主意,立即墊起腳尖,快步走到後廂房最左邊、虛闔的軒窗旁,透過縫隙往裡頭探看。

確認裡面沒人,也沒東西擋住,便輕輕將窗扉拉開。

「咿——」木窗久未經開闔,硬是發出一聲細微的摩擦聲,在悄寂的宅院裡顯得份外刺耳,嚇得我立即定住身,動都不敢動。

側耳傾聽,院內仍舊無聲無息,我稍稍放心,雙手扶著窗框撐起身體,爬進後廂房東側。

小環在陳府滅門案後,雖隨即南下回離鯤與母親團聚。但沒過幾年,母親就病逝了。她舉目無親,身上也沒太多錢,在無棲身之所的情況下,只得又從離鯤北上回到陳府居住。而後找來府上的若梅,囑託交待小環的,她都一一照辦;其中,也包括了藏劍。

我想,那把劍,應該就是陳山河當年得到的寶物—瑤鏡劍。如果中間沒被人盜走、移動的話,這把神劍,應該還藏在後廂房之中。

落地的那一刻,週身又再次亮起了盈盈鬼火,倏忽即逝。我小心翼翼地越過骸骨堆,扶著牆踩上旁邊的桌腳,穩住身子後,墊腳伸手將屋樑上的其中一片木板推到一旁。

雖想攀上去,但可能是因為力盡筋乏,怎麼都施不上力、提不起身。正當我惱於力有未逮時,指尖忽然摸到一大綑木棍似的東西,往下一扯,竟是粗繩綑成的竹梯!

我立即踩著竹節往上爬,沒幾格頭便可探進樑上木室之內。將頭盔夜視鏡關閉,開啟照明一看,裡頭果然藏有不少日常雜物,但我的目光很快就被角落一卷包著長棍似的黑布給吸引。那布上頭繡著松竹梅石荷,是從陳山河生前衣物撕下來的。

我又踩上幾節竹梯,一手撐著木室下方的框,一手攫來黑布卷。掀布一看,裡頭果然就是那把鏽劍!

我見府內仍舊沒有其他動靜,便連忙將屋內恢復原狀,走原路爬窗出房回甬道。

正要從北門出府時,突然覺得不太對勁:太安靜了。

我佇足想著:小孩呢?雯雯、嘉嘉,其他老師們呢?怎麼都沒看到?剛才開窗、放下竹梯的聲音,祂們都沒聽見嗎?算了,還是先想辦法與吳常會合,晚點再回來找祂們和證物!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71

歸零

072

禁丘

073

伸冤

074

怒犯天條

075

三生石

076

視角

077

故人

078

求見閻王

079

緣滅緣起

080

雨夜花

 

081

082

破陣

083

黑夜再臨

084

信號

085

再死一次

086

任務

087

088

條件

089

望鄉台

090

亡魂公車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