帥哥西裝.png

 

      夜幕低垂,華燈初上,喧囂擁擠的捷運裡,怎麼能肯定圍繞在身邊的是人?

 

      ===================

 

      最害怕單獨在客戶端被不同單位團團包圍了。

     專案經理下午五點半就扔下我們跑了。一整天下來,軟體產品首頁的按鈕,客戶的要求從三顆變五顆,從五顆加到八顆,從八顆又刪到兩顆,講到後來,客戶幾個單位之間自己吵了起來,決定先暫時不提。

      再來是色調。原本從粉藍色改成土豪金,從土豪金改成大紅色,又從大紅色改成太空灰。講到九點多的時候,美術設計哭哭啼啼地跑走了,留我一人獨自在客戶的需求砲轟下,努力改寫UI介面。

      深夜十一點零二分,客戶仍舊猶豫不決,趁他離開座位去上廁所的時候,我立即抓住時機落荒而逃。

 

      越夜越美麗的台北信義區,摩天商辦高樓、新穎百貨林立,城市的光影在店家與人潮之間躍動,處處充滿著紙醉金迷的奢華。

      過了馬路,沿著松仁路一路往北,我帶著憧憬的目光,欣賞裝潢現代而晶透的寒舍艾美,復古又典雅的BELLAVITA。心態雖悠閒,腳步卻不敢放慢,畢竟等會上捷運之後還要轉車,得跟末班車賽跑才行。

      前方有一對情侶,男人勾著女人的肩膀,正佇足在一家餐廳前,討論要哪一天來用餐。男人穿著黑色緊身皮褲,深藍色夾克外套,雖然頭小的與魁梧厚實的身材不太成比例,但側臉看起來竟神似休傑克曼!女人面貌清秀,留著一頭長髮,一襲白洋裝與杏色高跟鞋,氣質十分動人。

      等到我經過的時候,也好奇地停下來看看這家餐廳。店內裝潢頗為精緻,用手機google了一下,發現午晚餐套餐竟然動輒要上千!不禁咋舌不已,感嘆高級餐廳實在離我很遙遠。

      片刻之後,我已走到捷運市政府站的3號出口外頭,微風信義與小公園綠地中間的人行道。正想在進站之前,趕快把充當晚餐的御飯糰吃掉,突然右手邊一聲刺耳的尖叫聲從小公園傳來,嚇得我手一抖,御飯糰差點就掉到地上!

      「啊———」一位長髮披肩、穿著白洋裝的女人拔腿朝我這邊奔來:「鬼啊!」

      「啊!」我跟著也驚愕地叫出聲,連忙閃開。接著一想:嗯?她不是剛才那個女的嗎?

      「有鬼啊!」她臉色慘白、神情驚恐地邊叫邊往阪急百貨的方向跑去。     

      我轉頭看向她跑出的小公園,只見她男朋友雙手抹著臉頰左右兩側,扭了扭頭,也跟著她的腳步緩緩走出公園。

      他的臉在路燈下浮現的瞬間,我手上吃剩的半顆御飯糰隨即落地。

      我不可思議地盯著那張長得超像金城武的臉,正在皺眉抿嘴!

      「唉,投錯胎了...」他嘆道。

      「金城武!」我叫道。

      他對我露出一個憂鬱卻迷人的苦笑,頓時讓我有種性向快被掰彎的感覺。

      「很像吧。」他指了指自己的臉說:「你都看到了?」

      「對!你怎麼有辦法變臉變得這麼成功啊!」我驚嘆道。

      「唉,說來話長...」他看起來很是哀傷。「你也要搭捷運嗎?我們邊走邊說吧。」

 

      我撿起御飯糰,與他一同走進捷運站。兩人不約而同都是要往南港的方向搭,於是我們就在月台上聊了起來。

      「我姓許,請問你要怎麼稱呼啊?」我客氣地問道。

      「我不像你們人類,出生就取名字。你就叫我豬哥吧。」

      「豬哥」這稱呼與他俊帥的臉實在不搭,腦海裡總是優先浮現某位西瓜皮髮型的資深男藝人。

      「豬哥?所以你不是人,是...豬嗎?」我猜測道。

      祂點點頭,像我娓娓道來。

      很多年前,祂出生的豬圈流行起傳染病,當時很多豬都被感染。為了阻止疫情擴大、蔓延,只好將染病的豬隻全數撲殺。而祂也不幸死於那場浩劫之中。

      待祂修煉有成,得以人形示人,開始與人接觸來往後,便愛上了女子的樣貌。從此本末倒置,認為自己應本來就是人類的靈魂,只是投胎做了豬。

      說到尾聲,捷運也正好駛進南港展覽館站。我們一同下車轉乘文湖線。

      「喔喔,」我邊聽邊點頭,可是理智並沒有因為這段離奇的來龍去脈而離我遠去,我又問祂,「不過,你講的這些,跟變臉有什麼關係啊?」

      「當然有關係啊!為了尋找真愛,我學做面具學了好久!」豬哥忽然放低音量說:「我口袋裡還裝著好幾張面具!你要不要戴戴看?」

      「呃...不用了,我帥的剛剛好。」我婉拒道。接著又心生一疑,便問說:「剛才你是不是在你女朋友面前換臉啊?不然她為什麼嚇到跑掉?」

      豬哥帥氣的臉再度蒙上濃濃的落寞,祂低頭說道:「對啊,她超過份!明明就是她自己先問我,為什麼我可以長的那麼帥。我只是想跟她坦白,才把面具拿掉,誰知道她一看就嚇得鬼吼鬼叫,人馬上就跑了...

      「不鬼叫才不是人吧!」我忍不住替祂女朋友說句話。「那你沒事幹嘛把面具拿掉啊?一直戴著不就好了嗎?」

      「可以接受我的真面目,才是真愛啊!我追求的,就是一場轟轟烈烈的真愛!」豬哥握拳昂首,熱血地說道。

      「是要多轟轟烈烈啊?」

      「要多真有多真,要多愛有多愛!就算千萬人阻擋,也至死方休!」

      「可是人獸戀真的很變態耶。」我有點嫌棄地說。

      「你懂什麼!」豬哥怒視著我,說道:「真正的愛,哪會管對方是生是死、是人是狗!像是什麼,白蛇傳、田螺姑娘、聊齋的倩女幽魂、畫皮,那些不都是人鬼、人妖戀嗎!」

      「可是,那些不都是我們魯蛇男在意淫的嗎?」我狐疑地說。

      「那『蛇郎君』你怎麼解釋!」

      「喔!這倒是!」我點點頭,但總覺得哪裡怪怪的。想了想又說:「可是,我覺得啊,那個視覺、聽覺和觸感很重要耶。不要說是辦正事啦,就連牽牽小手的時候,那些妖啊、鬼啊都是女神臉、女神身材啊!誰會想要跟一副發臭流湯的骨架談情說愛啊!」

      「我也沒要她有戀屍癖啊!」豬哥忙澄清道:「只要能接受我的豬臉就好!」

      祂把我拉到角落,背對人群,由下往上掀起一半的人皮面具,底下的豬頭立即彈了出來,看起來居然比面具還大!真不知道祂是怎麼戴上去的!

      祂戳了戳自己的豬鼻,說:「你不覺得,看久了還挺優雅的嗎?」

      我很認真地端詳了片刻,還是不覺得,便點點頭,佯裝誠懇地說:「喔~~ 確實確實。」

      豬哥嘴角露出心滿意足的微笑,豬鼻扭了扭,與上半部帥氣又炯炯有神的金城武眉目極不搭嘎,整體看起來有種衝突的喜感。

     趁著人群走來之前的空檔,祂急忙將面具戴好。我們才又搭手扶梯,上文湖線的月台。

      「唉,」祂搖搖頭,「要是所有女生都跟你一樣這麼有美感就好了。」祂邊說邊跟在我身後一起踏進捷運車廂。

      「呃...要不然,你要不要考慮接受一下母豬?」我由衷建議道。

      「喂!」豬哥又怒瞪了我一眼:「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難道剛才一番促膝長談,你還感覺不到,我雖然外表是隻豬,裡頭卻是住著一位善良純潔,又對愛情有著憧憬與原則的男人嗎?」

      「喔...這麼堅持啊...」我有些無奈地說。「要不然,你考慮一下男人?」

      「才不要!」祂嫌惡地擺擺手。

      「幹嘛,你恐同喔!」

      「許先生,請你自重,」豬哥臉色嚴肅地對我說,「雖然毛遂自薦的勇氣值得鼓勵,不過我實在沒辦法接受你的愛。為了避免你越陷越深,我還是先下車吧。」

      我錯愕的目瞪口呆,一時說不出話來,只能愣愣地目送豬哥下車。

      良久,我才終於找回自己的聲音:「有病吧!」

      捷運很快又抵達了東湖站。車門開啟,我仍有些忿忿不平地罵道:「祢以為祢是初音喔!」

 

 

=================== 

=====正文結束線===== 

===================  

  

只有初音可以超越初音!

 

=================== 

 

想看更多 捷運百鬼夜行

 

☢️ 推薦其他短篇系列 💀 👻  

都市傳說】   鄉野奇譚】   校園鬼話 

異國怪談】   海中迷藏

 

☢️ 我要挑戰長篇系列 🔪🔫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已完結)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