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dawn.jpg

 

隨之把裹著鏽劍的衣布揭開,劍柄的部份很新,兩端劍格、劍首還閃著金屬光澤,中段劍柄處則以黑繩密密纏繞,應是老道後來又給劍換上的柄。

知道唯有瑤鏡劍認定之人的鮮血才能將之啟封,我握起劍柄,在手心上輕劃一刀。

那劍身看來鏽蝕的很嚴重,滿佈烏班,沒想到卻鋒利異常,霎時掌心鮮血逸流如泉湧!

「嘶—」我倒抽一口氣,被這傷口嚇一跳。急忙從背包拿醫藥箱出來包紮止血。

劍刃雖染上血紅,卻沒半點反應。想來我不是它選擇的主人,所以無法以自身的血將它從沉睡中喚醒。

雖然在意料之內,但還是難免有些失落,只能安慰自己:至少它還很鋒利!還有機會!

我鼓起勇氣衝出北門,往府牆外頭左方的那團黑影聚集處跑。前生石裡,鬼術師德皓就是命人將孩童眼珠埋入黑影中心的木樁下。

      週遭的黑影像是察覺到我奔入霧裡,開始接連伸爪向我撲來。

我身上除了頭盔是護具以外,就只有防子彈不防黑影的防彈背心。不知該如何抵禦的我,只能使勁甩開兩腿,同時舉劍朝祂們亂揮一通。

那些黑影被鏽劍觸及的瞬間,立時又化為空氣一般的存在,不論劍如何掃砍過祂們,也傷不得半分。

但當祂們出爪劃過我的背包與臂膀時,包上被劃破的開口與我身上的血痕又是如此的切實。

然而,那些追著我窮追猛打的黑影,在距離定魄樁不到五公尺左右時,大多紛紛掉頭離去;而剩下的兩、三道黑影則像是忽然被風捲走似地被定魄樁給吸了過去,就此再也無從掙脫。

反正現在全身上下早就都是傷了,不差那麼幾個,我直接衝進那團黑影之中,舉劍就往中心那根若隱若現的圓木樁劈下!

「拜託祢了!」我大喊一聲。

鏽劍竟硬生生卡在木樁上頭,下不去也提不起來!

場面變得如此尷尬,滿腔沸騰的熱血瞬間如同被桶冰水當頭澆冷。我正兀自心急,其中一道扭動的黑影竟一個揮手就將我打飛出去!

我悶哼一聲,重重摔在青石磚道上,痛的連叫都叫不出來,花了好幾秒才勉強撐起身子。

說時遲那時快,我雙腳才剛一前一後踩地,一黑影居然橫向抽出那支劍,往我擲來!

我毫無心理準備,一時閃避不及,只能眼睜睜地看它嗖地埋入右肩!劍尖狠利,連同後背的背心也被刺穿!

雙腿不知為何忽然站不住,立刻往前癱跪下來,我急忙用雙手撐著身體,但手掌卻感受不到地上的冰冷。

也許是這一連串的折騰,導致知覺已經逐漸麻痺,我感覺不到一絲痛楚,滿腦子只想著:我不能死!

看著眼前及地的劍柄,順著它淌落地面的鮮血如注,我剎時一陣恐慌,對它說道:「幫幫忙!我還要救人!我不能死!祂們在等我!幫幫忙,拜託祢!」

說著說著,眼淚竟不知不覺一滴接著一滴掉下來,融入了逐漸擴張的血泊。

原本順著劍緣滴落的血,竟瞬間滲入粗糙的鏽斑之中,一轉眼便形成葉脈般的紋路包裹住劍身!

鏽斑與鏽斑之間開始自行產生裂隙,一道又一道。老師父描述的嗡鳴聲隨之響起,肩窩處感到一股暖流。

知覺再度回來了,肩膀的暖意變成灼熱,劇烈的疼痛令我幾近暈眩。

可我也知道瑤鏡劍的鏽殼隨時會迸開,連忙咬緊牙關,伸手將劍拔出。無奈劍身太長,無法將之完全拉出,只好又接著雙手撐地,以雙腳抵著劍格,將之踹出!

瑤鏡劍在空中翻了半圈,即將墜地的剎那,劍身鏽殼徹底炸裂,所有碎片都隨即化成烈火,一閃即逝。

同時,奇蹟出現了,肩上的灼熱疼痛感立即消失!

瑤鏡劍像是有意識似地改變下墜的角度,劍尖又是一轉,筆直插入地磚,完成一個帥氣的落地姿勢!

我摸了摸肩上的傷,居然在眨眼間癒合成凹凸不平的劍痕!

我閉上眼,鬆了一口氣,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

再開張眼看向它,衷心道謝:「謝謝!」

瑤鏡劍竟閃動了一下銀光,像是在回應我。

我忍不住笑了笑,再次振作起來,拔起劍就朝定魄樁衝去。這次我學乖了,改以橫劈。

神劍一出,所向披靡,劍刃一劃,竟一舉將層層疊疊的黑影與定魄樁攔腰砍斷!

 

木樁上半部一分離,一股無來由的強烈氣流猛地從府牆往我們這邊散逸出去!

我立即被吹飛的老遠,滾了兩、三圈才止住勢。還好這次落地處是紅褐色的濕土,而非石磚道,不然這麼一摔肯定折斷脖子。

風壓狂暴,我甚至無法坐起身,只好維持趴伏的姿勢,勉強抬頭,透過頭盔朝府牆方向看去,想知道這股強風從何而來。

陳府上空不斷旋動的厚厚烏雲,竟慢了下來,四週的白霧也明顯變的越來越稀薄。原先吸附在定魄樁的黑影像是全被強風刮走似地,轉眼便不見蹤影。

最重要的是,天色微微亮了起來!

外界的陽光,終於在睽違二十五年後,再次灑下老梅村!

「成功了!」我瞪大雙眼,難以置信地說:「霧陣破了!」

縱使只是微光,在夜視鏡的模式中仍感刺眼。我立即將頭盔夜視鏡給關掉。

風速漸漸減弱,我朝府牆另一側的定魄樁匍匐前進,想要一鼓作氣,將另外三根樁也一併剷除。

當我揮劍砍斷第二根定魄樁時,宅院上空的烏雲彷彿剎那間失去了動力,竟完全停滯,轉成了灰白色的雲團。

風流仍由府牆朝外四散,但風力已顯著轉弱,我已可勉強站起身。隨即奔至前門,逐一斬斷剩下的兩根定魄樁。

當第四根樁被我劈成兩半的瞬間,府牆上的雲徹底消散,四週的白霧也一掃而空!

近處的四合院聚落與遠方的埂埂田野,再次顯現其貌。海潮的拍打聲與飛鳥的啼叫聲傳入耳中,我深深吸了一口氣,聞著風中海的鹹味,欣喜老梅村總算不再為妖霧所盤據掩蓋。它自由了。

「終於,迷霧終於消失了!」我喃喃道。

體力消耗殆盡,再也支持不住的我,立即倒在地上,看著天空喘息,調整呼吸。

此刻,正值日落時分,遠方的海天交際,是紫橙暈染的晚霞,美好地令人感動。我既是欣慰,又有些激動,忍不住又紅了眼眶,心裡不停為自己加油打氣:快結束了、快結束了!

不敢耽擱太久,片刻之後,我便起身,決定一不作二不休,將四根定魄樁的根部一一燒毀。

在點燃最後一根樁前,我突然有股衝動,有親眼確認底下是否真埋著那些孩童的眼睛。便以劍當鍬,挖開根部下方。

挖沒兩下,便有一股濃重的腥臭之氣自裡頭飄出!

我被熏得猝不及防,立即撇頭乾嘔了兩下。往後退一步,頭盡量也往後靠,才又拿劍繼續挖。

難以預料的是,樁底不僅埋著幾十顆小眼珠子,它們看上去居然一點也未腐化,外觀形狀仍相當完整、黑白分明,上頭還血淋淋的,像是剛剛埋下去似的。

我感到又錯愕又不解:已經過了二十幾年,那些眼珠就算沒被蟻蟲啃蝕、微生物分解得連渣都不剩,也不該這麼完好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縱使心疼那些孤兒院裡的小孩,為了避免那該死的德皓之後又故計重施,我還是心一橫,將樁底連同眼珠一同點火焚燒。

火苗竄升之際,更是濁氣衝天,我掩鼻退後好幾步。

確認四根樁都燒的差不多了,才又以土埋息火焰,提劍出發去找吳常。

 

===================

 

濃霧之中,巨大的人形惡魄轉眼便被完全收進鬼術師德皓的血玉葫蘆之內。

然而此時,在場除了吳常以外,眾人都無心於此魄,更未留意到德皓腳邊的草莓糖果忽地了無蹤影。大夥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潔弟消失前所站的位置。尤其是分別抓住潔弟左右兩臂的殺手,更是瞠目結舌地,看著她就這麼忽然消失在他們手中,感到錯愕不已。

「啊——」德皓難以接受事成此局,當即癲狂地仰天嚎叫,激動地揮舞雙手。「我的皮囊——」

自從陳小環自盡後,他四處尋覓命格相符的肉身,二十餘載都未果。期間僅能勉強暫居他人之中。但是那些皮囊都只是堪用,不但肉體腐敗地快,僅能供他苟延殘喘地活著;本身的魂神在幾番續命之後,也已屆油盡燈枯之時。眼下之所以還能有一口氣在,完全是靠他的法力與邪術支撐。

好不容易老天又送上一個命格完全匹配,能供他所用的肉身,竟又眼睜睜地看著這根救命的稻草頃刻間化為烏有!而且還是因自己當年設下的迷陣所致,叫他如何不崩潰!

與此同時,吳常非但冷靜沈著,更是見縫插針,連開兩槍射向兩名殺手的頭部。不論其是否立即死亡,都已構不成威脅。

緊接著,吳常爭分奪秒地以刺刀削下德皓端著的屍油蠟燭!

方才,他觀察到德皓施法時,大多都需借助此燭才能完成。既然無法制伏他,不如先轉而從蠟燭下手試試。

果然如吳常所料,德皓嚇得張口結舌,神情自瘋狂轉為駭然。他一個箭步伸手想接住墜落的那半截蠟燭,卻晚了一步。

燭火落地登時一滅,德皓立時轉為初時枯槁痀瘻的模樣!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81

082

破陣

083

黑夜再臨

084

信號

085

再死一次

086

任務

087

088

條件

089

望鄉台

090

亡魂公車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