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12迷霧.jpg  

 

       「不不可以」德皓跪倒在地,面色倉皇,佈滿紫青屍斑的手巍巍顫顫地將地上的蠟燭拾起,「真火我的真火

忽然之間,四週狂風大作,空氣中的白霧由濃轉淡,視野也逐漸清晰。只見遍地稗草皆往陳府方向壓傾,猶如萬民迎聖,彎腰叩首。

德皓察覺到村內迷陣遭破,當即方寸大亂:「究竟是何方高人入村攪局?」

正處危急存亡之秋,德皓這時才意識到身邊一幫殺手已皆被那俊美男子給射殺,眼下無人可差使;又想到自己僅存的一昧真火也被對方給弄熄,讓他登時怒火中燒,憤然喊道:「我便與你拚個魚死網破!」

德皓站起身顧盼左右,驀地發現吳常竟在這幾秒之間奔出了幾十米遠,此刻正疾步離他而去。

看著吳常的背影,德皓眼神陰鷙,恨不得立即將其除去而後快。他搖起三清鈴,此次節奏與方才召魄時的大不相同。

鈴聲在曠野中顯得響亮而盪懾,吳常一聽,心中莫名感到惴惴不安。陡然胸口一緊,彷彿有雙無形的手狠狠擰緊肺葉,令他無法呼吸!

吳常直覺是德皓所害,立即放慢腳步,詫異地回頭看向對方。

「呃」吳常掙扎著想呼吸,腳步越走越不穩,雙眼開始失焦,意識逐漸模糊。

「想知道為什麼嗎」德皓眼神陰佞,一邊的嘴角勉強上勾。他聲音雖嘶啞乏弱,卻極具穿透力,令吳常聽得字字清楚。

「中了我的蝨蠱也算你三生有幸」德皓作出灑粉的動作。

吳常立即明白,剛才與德皓一番近身較勁時,對方對自己灑出的黑炭般的粉末,便是其所謂的蝨蠱!

當時他雖身子一晃避開攻擊,但仍無法避免吸進微量的蠱粉。如今,三清鈴的鈴聲喚醒體內的蠱,開始攻擊、破壞肺部,令他嚴重呼吸困難。

「可惜啊你命格與我恰恰相剋」德皓邊說邊盯著手中兩截蠟燭,「否則便可供我一用

吳常心臟跳的越來越快,猛烈地怦怦作響,他再也無法控制身體重心,往前直直倒了下去。耳中持續傳來德皓的低語。

「幸好、幸好」德皓握住蠟燭,「真火尚有一絲餘溫嗚呵呵呵

他毫不猶豫地撕下臉皮,撒手將之隨意拋在一旁。爬滿生蛆、腐爛不堪的骸面上,糊著以屍蠟作為黏合人皮的秘方漿膠。他將一截蠟燭的斷口在真面目上沾蘸兩下,與另一截相合在一塊。再自袖口中取出另一張暗銀色符紙裹著蠟燭。

他張開血盆大口,將之整個吞入嘴中的瞬間,支撐身子骨的精氣立即抽離,骨肉毫無預警地忽然垮下,連同外袍一同墜落地面。

吳常勉力集中精神,試圖看清景象。眼前只剩一地的暗色布袍與帶皮骨骸,而鬼術師德皓的魂神已不知去向

 

===================

 

再快一點、再快一點!我在心中催促著自己。

在田埂上拚命地奔跑,就是想盡快與吳常會合。沒看到他之前,總覺得一顆心一直懸在那裡。

我無法相信在今生石上看到的畫面,但心中一股不祥的預感卻又始終揮之不去。

一路上不停納悶地想著:吳常怎麼可能會死?我又為什麼要自殺?手都還沒牽過呢,殉什麼情啊三八!

片刻之後,我趕到自己進陰間前所在的大概位置,卻只見到四位倒地不醒的殺手。

我鬆了一口氣,心裡想著:今生石一定是弄錯了!吳常一定是把他們都解決了,先跑出村找志剛了吧?

接著,突然一個念頭打到我:不對啊!那個臭豆腐德皓呢?

熟悉的不祥預感再次襲上心頭,趁著天色尚明,我急忙在附近繞一圈,到處尋找他們的蹤影。

萬幸村內迷霧已徹底消散,須臾,我便在不遠處找到吳常和垮作堆的德皓衣物。

可是,此時吳常他身子趴倒在地,似乎在抽搐、掙扎著!

我立即心中一緊,邊喚著他,邊向他奔去。我驚慌地跪在他身邊,氣喘吁吁地問道:「你怎麼了?」

吳常似乎聽不到我的聲音,並未搭理我。我見他神情看來極為痛苦,還以為身上哪裡受傷,卻又遍尋不著傷口。

他的臉慘白的嚇人,雙眼上吊,掌心一直揪著胸口,似是正承受著劇烈的痛楚。

「你到底怎麼了?」我急得都快哭出來了,胡亂瞎猜著可能的原因:「心臟病嗎?咽到了嗎?」

吳常突然猛力點了兩下頭。我見狀立刻將他扶起身,連連拍打他的背,希望能趕快助他排除阻礙呼吸的東西。

這不拍還好,一拍下去,吳常立刻吐出一窪黑血,血中竟還摻雜著幾團血肉模糊的肉塊!

「天啊!這是什麼!」我訝然叫道。

吳常先是大口深呼吸了幾次,接著似是被血嗆到,又咳了幾下血,才指著一旁德皓的衣物,有氣無力地說:「蝨蠱

「他對你下蠱!」

吳常點頭,嘴角微微一扯,道:「原來你有絕對方向感

「什麼?你先不要說話,先躺下休息!」我慌亂地說:「我我,我馬上去找志剛!要趕快送你去醫院!」

      吳常緩緩搖了搖頭,黑血自嘴角滴落。他虛弱地說:「我已經知道兇手是誰了

      「我也知道!」我連忙告訴他:「我剛才去了陰間,看了三生石,才知道原來我前世是小環!」

「原來如此,」吳常忽地凌厲地看了我一眼,口氣異常激動地說,「果然如此!」隨即立刻又吐出好多血!

他再次往後倒下,我馬上伸手扶住,著急地喊道:「你不要再說了!一直吐血,失血過多怎麼辦啦!」

「無所謂你才是關鍵」吳常竟像是在交代什麼似地,語氣有些急切。

我頻頻搖頭,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吳常從西裝內袋中拉出一條造型復古典雅的雕花古銅懷錶,按下上頭皇冠型的按鈕,錶蓋立即彈開,裡頭是位神情冷漠卻又五官精緻明麗的女人照片。

Ombre…」吳常想將懷錶遞給我,眼神失焦的他,卻像是看不到我似地,連連遞錯方向,神情困惑又有些無助。

我感到一陣鼻酸,感到眼眶開始泛淚,伸手自己將懷錶接過來。

Ombre…」吳常氣若游絲地說:「她可以幫你破案記住你是一切的關鍵沒死之前」他太陽穴與下顎突然暴起青筋,抓緊我的手臂,聲嘶力竭地喊道:「不准放棄!」

說完,吳常像是用盡全力,登時鬆開了手,頭無力地往後倒下,不再動彈!

他面色青黑,嘴唇卻是如此蒼白。以往冷漠的眼神、犀利的眼神,此時此刻卻是那麼的空洞。

我實在不敢相信,生命就這麼離這具軀體而去了。

你不是別人耶,是那麼不可一世、那麼講求品味、那麼聰明絕頂的吳常耶!你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死掉了呢!

我想這麼揶揄他,可是話到了嘴邊,卻突然硬生生哽住了。幾秒之後,我開口的剎那,眼淚也跟著潰堤而下。

「你你別死啊!」我哭著說:「喂,你聽到沒有!哪有人說要查案,還自己先走的!你怎麼可以有事!」我邊哭邊搖晃著他。「不是要一起破案嗎!」哭的泣不成聲,聲音也開始啞了。「我還沒帶你去吃糯米腸我還沒告訴你我喜歡你你死了你的Ombre怎麼辦?」

「你快點醒來啊!你怎麼可以就這樣死掉啦!」我緊緊抱住他,崩潰地喊道:「這不是真的!這怎麼可能會是真的啦!」

最後一抹夕陽的殘光消失在海平面的盡頭,深邃的靛藍隨之將我們包圍。

黑夜來臨了。

今晚,蒼穹沒有任何星光,如同六十多年前的除夕夜

 

===================

 

陳府北方,臨海懸崖處的一片赭色濕土荒地邊緣,忽地飛沙走石,一個小龍捲旋刮起週遭塵土。

待塵埃落定,一團黑霧自空中及地,左彎右拐地掃過紅土,似乎是在尋找什麼。所經之處,皆留下一道淺淺刷痕。

忽然,這團黑霧猛地停止,原地旋了一圈便鑽入土中。就此無聲無息,不再有任何動靜。

 

===================

 

老梅村內,近濱海公路處,坐在車上等待吳常與潔弟出霧牆的志剛,正吃著小智幫他送來的麥當勞套餐。

志剛面色陰沉,手指機械性地將薯條一根接著一根塞入口中。他心思都放在最近注意到的一樁洗錢案,吃什麼都味如嚼蠟。

他確實是對陳府滅門案一點興趣也沒有。但是,爺爺和爸爸的死就另當別論了。當年處理掉爺爺和爸爸的那位幕後主使者,他早就推測出其來頭背景。推論的依據不是靠物證,而是人際網路的刪去法。

六十幾年前,這起陳府斷頭案的所有關係人足足有幾百人。但是透過時間的篩選淘汰,有能力親手或假他人之手先槍決爺爺,再讓爸爸在獄中被自殺的關係人,可就不到十人了。

楊家祖孫三代,到了他這輩,經過長年的觀察,可說是極為肯定這位藏鏡人的身份了。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81

082

破陣

083

黑夜再臨

084

信號

085

再死一次

086

任務

087

088

條件

089

望鄉台

090

亡魂公車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