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信號彈.png  

 

只不過,翻案?談何容易!

清楚司法程序的他可不敢想。都過了那麼多年了,哪還有半點強而有力的證據留著給他翻案。就算有,他也沒打算再淌這渾水。

與其還楊家一個毫無屁用、遲來的清白,不如要那位幕後主使者付出代價!

他楊志剛要的,就是復仇!

利用刑警身份之便與黑道的既有人脈,志剛這幾年來密切關注著許多疑點重重的案件,雖然沒有直接證據,但一條條線索最後矛頭都是指向那位幕後主使者。

可惜,志剛雖蒐集到不少情報,卻沒有一個可以一舉送對方下地獄的證據,包括最近的這樁洗錢案也是。

志剛扼腕地想道:他太高明了。從不弄髒自己的手,而且越來越謹慎。白手套一層又一層,蒐集了這麼多買兇殺人的情報,卻沒有一樣可以讓他一槍斃命!

志剛心裡清楚,既然自己都有當消坡塊的心理準備,如果只是讓對方蹲個幾年牢就出獄,那又何必?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啊。

他暗暗祈禱著:要是有一樁大案就好,現在缺的就是導火線。只要他涉入一件全國關注、足以造成輿論壓力的案子,就能拋磚引玉,讓我有機會得到授權,連帶重啟調查過去幾件舊案。

坐在志剛旁邊副駕駛座的小智,則是一邊吃著漢堡,一邊玩著手機遊戲。他早就習慣楊隊長時常悶不吭聲、擺著臭臉。

大概又便秘了吧。小智不以為意地想。

他心中不滿的就是輪休還被call來買飯、陪隊長在這邊瞎等吳常和潔弟。要不是看在常去吳常那裡蹭飯吃的份上,他一定已讀不回隊長的line

志剛正在喪氣之時,忽然看到兩點鐘方向,有簇明亮的光線自霧牆中破出,筆直往上竄,接著在空中爆開成一團紅色光球。其亮度之高,在黃昏時刻仍舊顯得刺眼奪目。

「嗯?那個是」小智先是一愣,接著倒抽一口氣,「信號彈!」

志剛沒任何猶豫,趁著信號彈尚未再次沒入霧牆之中,立即發動車子,打到D檔。

小智見狀,忙問:「隊隊隊長,你該不會是要開進霧裡吧?」

「噓只有我的愛人可以問我問題,」志剛重踩油門,不正經地說,「不想被我肛的話,就閉嘴。」

「不是啊,霧裡根本看不到路,是要怎麼開?」小智又問。

誰知道志剛猛地轉頭看向小智,面無表情地說:「還是你想回局裡被大家肛?不想的話,就他媽的給我閉上嘴。」

小智極為錯愕地往後一靠,從來沒想過當刑警會有貞操上的威脅。他嘴巴張開到不可思議的角度,一個字都不敢再多講,只是瞪大雙眼盯著擋風玻璃外,向他們迎面撲來的濃霧。

志剛曾經在吳常的房間中,見過老梅村的3D投影模型,大致記得村子的格局,和大路附近連通的縱橫道路。然而最棘手的地方在於,除了南北向的大路以外,老梅村內大部份都是無法容汽車通過的狹窄田埂。

眼下為了救人,志剛他也顧不了這麼多了,沿著大路開到信號彈附近,右轉就直接連人帶車地開下田地裡!

墜地瞬間,志剛與小智兩人屁股都有那麼一秒飛離椅墊,短暫感受到零重力的漂浮。接著又重重坐下,車身猛地搖晃,朝著信號彈墜落的方向全速奔馳。

如果志剛他沒記錯的話,信號彈的位置是在老梅村深處的四合院聚落邊緣,也就是聚落與田地交界之處。而他們右轉下來的這片田地特別寬,應該可以直接開到聚落邊緣附近。

他們會不會是在返回的路上遇到了什麼危險?濃霧裡面到底還有什麼?他媽的這個小白臉真不要臉!就叫他要死自己死,怎麼還是拖著潔弟一起下水!志剛惱怒地想著。忘了今天早上還是他自己親自送兩人入村的。

好在迷霧裡幾乎寸草不生,雖農田有些崎嶇,但行駛起來還不至於太過顛簸,須臾便又已駛出幾百公尺開外。

途中不時有數道半路殺出的霧中仙,有些緊追在車尾,利爪刮著後車廂蓋嘰嘰作響;有些則撲打在擋風玻璃上,雨刷馬上就被祂們給拆了,轉眼間玻璃便出現一道又一道的鮮明刮痕。

「媽的拔我小老婆睫毛,還刮花她的臉!」志剛憤怒地咒罵道:「一群死皮賴臉的龜苓膏!」

小智從車子發動至今,都緊緊抓住車頂把手。見車外出現那些前所未見的詭異黑影不斷朝他們車撲來,又死巴著不放,實在心裡也有些發毛。

「咚、咚、咚!」霧中仙一次又一次死命衝撞擋風玻璃,瞬間便砸出一個個蜘蛛網裂痕!

「幹!」志剛怒吼一聲,下意識急轉方向盤欲甩開那幾道黑影。

車子猛地打橫,「碰」一聲,失速撞上田邊的石造土地公廟!

「嘭!」車身劇烈一震,安全氣囊立即彈出,狠狠撞向志剛與小智的臉。

「嗚」小智很快就流下兩道鼻血,痛的眼淚齊流,一時之間眼睛連張都張不開。

志剛反射性地側過臉,反而被安全氣囊撞得扭到脖子,一下子也是痛到說不出話。花了好幾秒才扶著脖子,慢慢將頭給轉正。

狼狽的兩人好半天才先後鎮定下來,定睛往車外一看。這些霧中仙竟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全都聚集過來,將車子圍的密不通風;個個臉貼著碎裂的車窗,死死盯著兩人!

祂們神情各異,有的哀怨、有的憤恨、有的驚恐;唯一共通的,是祂們都拚命撞擊、拍抓著車窗,想將玻璃打破的欲望!

車內的志剛和小智同時感受到一股極為強烈的壓迫感,兩人都意識到車窗有多麼不堪一擊。雖然不知道這些黑影撞破玻璃之後的下一步舉動是什麼,但鐵定沒好事。

小智立即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想打電話求救,卻發現這裡根本沒有任何訊號。

「沒用的,這裡可是真正的與世隔絕啊。」志剛扯下後照鏡上掛著的平安符,扔給小智說:「加減用吧。」

「啊?」小智接了過來,面露惶恐之色。

志剛打到R檔,踩下油門倒車。車前引擎蓋隨即露出一個深深的凹痕,所幸車子性能還算正常,仍可行駛。

車輪一回歸原本行駛的路徑,小智見志剛抓住排檔桿要往後拉,連忙伸手阻止:「等等!你該不會還要往前開吧!」

「不爽?下車啊!」志剛推開他的手,排檔桿打到D檔,急踩下油門。

「喂!」小智難以置信地瞪著志剛:「你不要命啦!」

志剛不答,儀表板上時速表指針猛地往右一轉,車子直驅而去。

幾秒之後,忽地一陣狂風呼嘯而過,就連在車內的兩人也能清楚聽到呼呼風聲。車窗快速微幅振動,發出細微聲響,裂紋滿佈的車窗彷彿已經瀕臨極限,隨時可能迎風而破!

四週瀰漫的濃霧正迅速消散,原本無數漫天飛舞的黑影也在剎那間褪去,像是被無形的橡皮擦給擦去身影一般。

小智身體前傾,抬頭看向漸漸轉暗的夜空,感到錯愕不已:「竟然已經天黑了?在霧裡面都看不出來!」

志剛則是在霧散的瞬間,透過尚能照明的車燈,看見前方不到十公尺處的田埂,急忙踩下煞車,這才免除再撞的慘劇!

車子一停,志剛立即開門跳下車,對小智說道:「待在車上等我!」

「才不要咧!」小智也立刻衝下車,跟著志剛跳上田埂。

「吳常!潔弟!」兩人在田間高喊,但都無人回應。

志剛立刻拿出手機,打給吳常。他想:既然干擾通信的霧都散了,那電話應該就能打的通了吧?

果然,手機不但滿格,而且很快就撥通了。只是志剛沒想到,鈴聲會離他這麼近!

「他媽的是在蹲馬桶,不能接電話是不是!」志剛罵歸罵,還是急忙打開手電筒,帶著小智連忙往鈴聲的來源衝去。

然而,他們兩人都沒料到,映入眼簾的畫面,會是潔弟抱著一動也不動的吳常啜泣。

「怎麼回事!」志剛一看狀況不對,立刻吩咐道:「小智,快!叫救護車!」

「好!」小智連忙也掏出手機求救。

志剛檢查吳常傷勢的同時,潔弟搖頭,神情哀痛欲絕,喃喃道:「來不及了,他走了

「到底怎麼回事?他根本沒有外傷啊!為什麼臉色是中毒嗎?」志剛摸不著頭緒地說。

「是蝨蠱都是那個臭豆腐!他給吳常下蠱了啦!」潔弟說著說著,竟又再次嚎啕大哭。

「下蠱?」志剛愣了愣。情形已經超出他的認知範圍。

在一旁打完電話的小智也是呆若木雞,不明白潔弟到底在說什麼。

僅管直覺告訴志剛,吳常可能救不活了,他還是想盡最大的努力挽救任何一條生命。這裡離濱海公路的直線距離並不遠,徒步扛吳常走十幾、二十分鐘就能出村了。

志剛對潔弟說:「先別說那麼多了!救護車開不進來!我先帶你們回濱海公路!」接著又對小智說:「快,跟我一起扛!」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81

082

破陣

083

黑夜再臨

084

信號

085

再死一次

086

任務

087

088

條件

089

望鄉台

090

亡魂公車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