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eflies-1.jpg  

 

「喔,這個我來就好。」小智一個彎腰屈膝,便輕而易舉地將吳常給揹了起來。

小智雖然綽號有個「小」字,實際上可是位身高一百九十三公分、足足一百公斤重的壯碩彪形大漢。在開口之前,對於歹徒或黑道人士來說都具無比的震懾力。

「呿,英雄都給你當就好!」即便情況危急,志剛還是不改本性地揶揄兩句。

三人沿著田埂,快步往濱海公路的方向奔跑。小智體力過人,即使揹著吳常,速度仍是遙遙領先志剛和潔弟。

小智跑到一半,忽地轉過頭,擔憂地問志剛:「隊長,吳常會不會沒救了啊?」

你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志剛心裡罵道。要不是看小智揹著吳常,他真的會從後面一屁股把他踹下去。

「靠北喔,我怎麼會知道!」志剛擺了擺手,氣喘吁吁道:「我要是醫生就去選市長了啦!」

小智雖質樸憨厚,但在志剛底下待久了,多少聽得出來他是在敷衍自己。恐怕吳常這下是凶多吉少了。興許是沒想到他會這麼突然就死掉,還死的這麼莫名其妙,不免也感傷了起來。

「潔弟,不要太自責,人死不能復生,」小智邊跑邊安慰道,「你也別太難過

「靠北啊!」志剛一聽,臉色大變,氣的破口大罵:「你他媽現在就急的弔唁是不是!要不要順便送輓聯!」

「你幹嘛又兇我!我哪裡說錯啦!」小智莫名挨罵,也立刻回嘴。

「人死不能復生人死不能復生」我停下腳步,愣愣地復述一遍又一遍,突然想起了老師父從小就告訴過我的混沌,那個我熟悉到不能再更熟悉的七域。

「可以可以的!」我激動地喊道:「只要我能把他帶回來!」

志剛和小智也跟著停了下來,用一種看著精神病患的眼神看著我,他們都不了解我到底在說什麼、在想什麼。但是我一點也不在乎。

一樁樁往事持續湧向心頭,以前總覺得老師父教的東西少了什麼。現在我忽然想到了。老師父只教過我怎麼從混沌七域返回人間,卻沒教過我如何進去。

想來是置之死地而後生。唯一進去混沌的方法,唯一能救吳常的辦法,只有死亡。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每次問到我人生中的大劫,老師父會這麼的哀傷、沉重。

原來這個大劫就是我自己、完全取決於我是否要救吳常!還有什麼比這更諷刺、更可悲的?

想不到自己從小到大那麼努力地走過來,還是不敵命中所謂的大劫,而且還是要自我了斷,真叫人情何以堪。

「潔弟你,還好吧?」志剛皺緊眉頭看著我。

「我可以把他帶回來,但我得先追上他。」我看著志剛吐出這句話,眼淚不知為何也跟著掉了下來。

「她是不是打擊太大啊?」小智輕聲對志剛說道,但我聽的一清二楚。

「我是認真的。」我看向小智。

志剛上下打量了我幾眼,嘆了一口氣,手指爬梳過頭髮:「也許吧。」

接著,他雙手搭著我的肩膀,難得正經地說道:「我是不知道你有什麼辦法就算你真的有好了,如果要賭上你的命救他的話,就不值得。已經死了一個了,難道現在還要買一送一嗎?」

「為什麼不值得?」我直視著志剛問道:「你們警察不也是冒著生命危險抓壞人嗎?難道你們的命就不值錢嗎?」

志剛一時語塞,說不出話來。

其實我心裡想的比說出來的還要多:到底憑什麼?我的命憑什麼就比其他人重要?前世若梅為了救我,甘願站在火災現場被抓;今生老師父為了非親非故的我,犧牲了二十年的壽命!現在輪到我了。

「如果是為了吳常,什麼都值得。」我理直氣壯地說。

我不單單只是想救吳常,而是清楚這些案子沒有吳常破不了。兇手太強大了,單憑我一個人怎麼能將他繩之以法?

小智一臉茫然不解地看著我們,志剛卻是老早就看清我對吳常的心意,一時之間不知該說什麼。

我隨即想起今生石上的畫面,不免深受震懾:吳常死時的臉、他的話、他的懷錶、我扶住他的姿勢一切的一切,都跟今生石上演的一模一樣!

「是真的沒想到都是真的」我喃喃自語道。

「你到底要做什麼?」志剛察覺我臉色有異,搭上我肩的手掌又是一緊,連忙勸道:「你如果出了什麼事,你爸媽怎麼辦?幹嘛為了別人這麼拚!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前世的記憶如今已回歸,陳小環與王亦潔已經疊合了。我憤怒地甩開志剛的手,激動地嚷道:「你怎麼能說這種話!我姊姊的命就不是命嗎!你爺爺、爸爸、孫無忌,他們誰不是別人的兒子、別人的爸爸!」

「別救我!」我反手從背包抽出瑤鏡劍,對志剛和小智,也是對瑤鏡劍說。

接著劍尖對準,閉緊雙眼,使勁往自己的腹部刺進!

「王亦潔!」志剛錯愕地大叫,立即伸手扶住我。

「潔弟!」小智也跑了過來,但揹著吳常的他沒有空出來的手能攙扶我。

好痛!痛死了!我想尖叫又怕會嚇到他們,只能抿住嘴唇,跪在地上,將哀嚎都吞進肚子裡。

瑤鏡劍鋒利無雙,瞬間將我刺了個對穿。肚子像被烈火灼燒、撕裂,雙手也感到一陣令我心慌的暖流,我不敢低頭,怕看到自己身上滿是鮮血。一抬頭,便看到垂落在小智左肩上,閉著雙眼、不再有任何表情的吳常。

他臨死之前對我說的話,仍言猶在耳:「沒死之前,都不准放棄!」

是以我用盡全力,回應他:「死了也不放棄!」

隨即視線一黑,志剛與小智的呼喚,也跟著消失了……

 

===================

 

志剛眼睜睜地看著潔弟在他面前自殺,頓時一陣心涼。他正要按住她的傷口時,空氣中像是有隻無形的手將那把劍給拔了出來!

剎那間,隨著劍身上一抹鮮紅,熱血四濺,志剛與小智被噴的滿頭滿臉都是血!

那劍先是在空中閃了下銀光,接著竟自己掉頭轉刺了吳常腰部深深一刀!

小智忙閃身,卻慢了一拍。志剛才正要出手阻止,它自己又先閃了閃金光,忽地墜落地面,鏗鏗兩聲,劍身瞬間鏽化,再也沒了動靜!

一切發生的太快,令人措手不及。志剛與小智看著地上的劍,皆呆愣在地,難以相信方才親眼所見。

「這」小智支支吾吾地說,「這劍你有看到嗎?」

「嗯。」志剛應道。

他心理素質遠勝小智,很快便鎮定下來,正想用潔弟背包裡的醫療繃帶幫他們包紮、壓住傷口,卻又赫然發現兩人的劍傷竟在彈指間便自己癒合了!

「怎麼可能!」志剛暗暗驚道,接著又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他彎腰拾起劍、抱起潔弟,對小智說道:「走吧,我們還不能放棄!快!」

 

===================

 

瑞士蘇黎世,數間瑞士銀行的全球總部,以逾百年的典雅莊重之身,將全瑞士最昂貴的黃金地段—閱兵廣場 (Parade-Platz) 環環包圍。

其中一排羅馬與哥德混合式的建築聳立在廣場東北方,頂樓中央一扇落地窗內,是間寬敞明亮又裝潢奢華的辦公室,一場爾虞我詐的商業談判正在上演。

「你們對我們黨長期的支持,我們很清楚,所以我們對外一直主張採買你們家的產品。」一名身著淺色西裝、紅髮藍眼、體態輕盈的中年女子—艾瑪以德語說道。

她坐在辦公室中的一處杏色長沙發中,神情明顯有些坐立不安。

「我真的很希望,這次也能把這筆訂單下給你們,」艾瑪停頓一會,又說,「但是現在這個價格」她搖搖頭,「實在超乎我們預算太多了。」

「其實以黑維埃公司的規模,就算少了這張單子也無所謂,但是對我們可就不一樣了!」一名坐在艾瑪對面,穿著黑色西裝、身材結實的金髮男人—史提夫操著英文急道。

他身旁的秘書立刻連珠炮彈地將英文翻成德語,讓坐在茶几對面的艾瑪與一名黑髮女人、褐髮男人能夠理解。

待秘書語畢,史提夫又迫不及待地對艾瑪和黑髮女子說:「你也知道我們公司現在面臨財務緊張,要是能拿到這張大單,我向你們保證,我們公司絕對可以繼續正常運作,繼續為你們提供客戶售後服務!」

黑髮女人始終不發一語,只是面無表情、冷漠地看著他們。她留著一頭烏黑的長捲髮,擁有精緻的五官,看起來非常年輕,一點也不像是這間擁有全球十一萬員工規模的黑維埃公司CEO

「其實我是可以不事先通知你的,」艾瑪態度忽轉強硬,「我只是不希望這筆生意影響我們長期的夥伴關係,才提前親自告知你!你要嘛就降價,」她指著史提夫,「要嘛就把這筆訂單讓給他們馬丁公司!」

「你看在我們這麼多年,一直是你們委外售後維修供應商的份上,就把這筆單讓給我們吧?」史提夫擺低姿態,敲邊鼓道。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81

082

破陣

083

黑夜再臨

084

信號

085

再死一次

086

任務

087

088

條件

089

望鄉台

090

亡魂公車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