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黎世閱兵廣場paradeplatz.png  

 

「你還知道你們是我們公司的委外商啊!」坐在黑髮女子旁邊的褐髮男子—路易沉不住氣,指著史提夫的鼻子以英文罵道:「那你跟我們進維修零件,私下自己組裝成產品,直接跟我們搶客戶的時候,怎麼沒有意識到這點!賣我們的產品已經夠不要臉了,現在居然還好意思要我們把訂單讓給你們!」

「有利可圖的事情誰不想做?」史提夫竟一臉無辜地說:「再說,我們的合作合約裡,本來就沒有規定不能組裝你們的零件成產品對外販售啊。要怪就怪你們家法務,怎麼會是怪我們?」

「那是信任!」路易大為光火道:「我們已經合作了四十三年,每年合約都是採續約的方式。誰會料到你們會這麼做!」

「所以我說是你們家法務的問題嘛。」史提夫繼續大言不慚地說。

黑髮女子擺擺手示意路易安靜。

她終於開口以德語說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張單子的合約是兩年,30%-70%付款,每月分批交貨對嗎?」

「對。」艾瑪微微皺眉,點點頭。

她對這位今年空降的新任CEO不太有好感,說話總是面無表情,聲音也不帶任何一絲情緒,根本令人無從揣測她到底在想什麼。

黑髮女子看向史提夫說:「我們這期的合約只到今年底,如果期滿不再續、不再提供你們零件,你們還有辦法持續組裝成產品出貨?」

史提夫經秘書翻譯後,貌似誠懇道:「謝謝你的關心,不過我們馬丁公司的研發部門還是有些能力的。到了六月下旬,新工廠正式啟用,就可以開始自行生產零件。」

「相信你應該明白你們公司目前的處境了吧?」艾瑪再次提起:「你們還是不打算降價?」

「不打算。」黑髮女人說道。

艾瑪與史提夫互換一下眼色,眼神中藏著竊喜的光芒。

黑髮女人自沙發上站起身,神色淡然道:「謝謝你們特地親自跑一趟知會我。我還有其他工作,如果沒有別的事,那今天就先談到這吧。」

穿著黑色合身洋裝的她,身型異常嬌小,然而與生俱來的貴族氣息與強大氣場,還是令他人完全不敢小覷。

「期待以後的合作。」艾瑪禮節性地與黑髮女人握手。

「我也是。」黑髮女人回握,淡淡一笑,同時對路易說:「路易,麻煩送客。」

路易神情明顯不悅,仍應道:「是。」他看向史提夫與艾瑪:「兩位請跟我來。」

 

===================

 

艾瑪與史提夫在黑維埃公司樓下的閱兵廣場,旁若無人地吻別之後,便先行離開。

史提夫與秘書由廣場走向車站大街 (Bahnhofstraße),前者因順利完成此次任務,可以回去交差而愉悅輕鬆地吹著口哨;後者則一路愁眉苦臉、憂心忡忡的樣子。

「幹嘛?事情都結束了,怎麼還是苦著一張臉!」史提夫取笑著從小看自己長大,以前也是擔任爸爸秘書的男人說道:「我就說你們想太多了吧!」

「這次太順利了。」秘書搖搖頭道:「一定還有什麼是我們沒想清楚的。我們還是趁艾瑪還沒有正式開標之前抽身吧?」

「你想太多了吧!」史提夫搭著他的肩,得意洋洋地說:「現在連艾瑪都站在我們這邊,他們哪有什麼勝算!我這次就故意邀艾瑪一起來,結果你看,那個小女孩還不是連個屁都不敢放!真不知道你跟爸爸兩個人在擔心什麼!」

秘書聽他這麼一說,不禁又是搖頭嘆息,心想:同樣是繼承人,兩者怎麼會差這麼多!史提夫這一趟出門,簡直就是丟人現眼啊!

「啊對了,你覺得要買什麼禮物給愛胥莉好?上次送她的項鍊被嫌沒誠意。」史提夫說。

「我現在哪有心思想這個啊!」秘書仍想著剛才談話的內容。

「拜託,事情都已經定案了,就別想了好嗎!」史提夫不耐煩地說。

「你不明白,」秘書感到隱隱不安,「黑維埃家族,從不做虧本生意。」

 

===================

 

路易快步走進CEO辦公室,忿忿不平地對坐在辦公桌後,低頭審閱文件的黑髮女人說道:「Ombre,難道我們就眼睜睜地看馬丁公司把我們的客戶搶走嗎!史提夫也真是無所不用其極,為了訂單,連艾瑪都勾搭上了!」

「馬丁公司的財務危機不是因為上半年單量減少和美元上升造成的原物料成本增加。」黑髮女人眼睛仍未離開文件,只是改以他們的母語—法文向路易解釋道。

「什麼意思?」路易有些納悶。身為CEO特助的他,一直都難以跟上Ombre跳躍式的思考。

「而是他們為了建立一條龍產業鏈,不惜超貸投資的決策。」

「這也不意外啊。畢竟零件廠都被我們壟斷了,他們想分這塊大餅,當然最好從源頭開始就自己做啊。」

「這就是重點。」Ombre銳利地瞥了他一眼:「史提夫與艾瑪完全不懂技術,他們忽略了最根本的問題:沒有原料,是無法生產零件的。」

「原料?呃,我其實也不知道這些零件是用什麼做的」路易有些尷尬地說:「不過,既然馬丁公司打算做一條龍,而且都敢跟我們搶單了,應該也對上游的原料供應很有把握才對啊。」

「我昨晚花了整整一個小時看了他們公司二十年來所有的財報和新聞稿,」Ombre說,「他們十年前就開始陸續斥資在中非買下兩個生產必備的稀有金屬礦產地,只是一直到五年前才取得開採權。」

路易對於Ombre驚人的資料吸收速度早已習以為常,所以他並未因此感到訝異,只是不太明白地問道:「所以?那他們怎麼會沒有原料?」

「半年之內就會沒有了。」Ombre將手中甫簽署完的文件遞給他看。

路易接過來一看,雙眼立時瞪的老大。他怎麼也沒料到Ombre竟然會在一個晚上就成功談成這樁大買賣;出售大批軍火給礦產地附近的軍閥。只要軍閥得到足夠的武器,政府軍在短時間內根本不是對手,當地很快就會政治變天。

而戰火連天之下,別說是採礦,礦工、居民早就先逃光了。礦產地很快就會淪入軍閥的手中,由其利用或轉手變賣,以獲取更多精良的武器。

「就算他們今年沒有得到這張單,也未必撐不下去。」Ombre繼續解釋:「畢竟馬丁公司在外到處打著『黑維埃公司委外商』的名號,要借貸太容易了。但是如果他們明年交不出貨

路易接著把她的話說完:「光是賠償的違約金,就絕對足以讓他們倒閉!」

單單只是拿到這張軍閥的大單,就已經佔全年度5%的業績目標!相較之下,被馬丁公司搶走的政府訂單,根本不值一提!路易驚嘆地想著。

他對Ombre的欣賞與敬畏同時多了一分:這個女人真的是集全世界的理智、謀略與冷酷於一身!她果然是黑維埃家族的人!

「記住,」Ombre將辦公椅轉了一百八十度,低頭俯瞰窗外廣場上,史提夫與其秘書的背影,改以中文說道,「兵者,詭道也。」

 

===================

 

吳常從有記憶以來,就常常做夢。夢中的內容永遠都相同,只不過有時只是片段,有時卻是完整的;譬如他在受邀到金沙渡假村表演魔術的前一晚,所做的夢便是如此。

 

「豈有此理!罰惡司判官!」閻羅王橫眉直豎,瞪向右方,拍桌喝問:「卿何以諫言判三郎下刀山地獄!」

大殿樑柱隨即猛烈震動,高臺之下,眾武官與夜叉皆左傾右晃,紅毯中央跪著的張三郎則嚇得五體投地,不敢睜眼抬頭。

「取人性命本即重罪,張三郎殺了陳阿牛,故建議依刑法簿判處此刑。」坐在賞善司右邊的青綠袍判官鎮定對答。

「是非曲直豈能如此照本宣科、輕易定奪!三郎是為救其妻兒,才失手殺了盜匪阿牛啊!卿屢次重判,與本王心意甚遠,如何為本王先行審理、分憂解勞?」

「臣掌筆辨明,受命於天,定當殫精竭慮。可臣確實不明白大王心意。為何諸多草民犯了過錯,卻不能依刑法簿判處對應之刑責?」綠袍判官反問道。

「哼!酷吏比貪官污吏更可恨!」閻羅王聖顏大怒:「朗朗乾坤,厚德載物;律例之外,尚有情理!這點道理,卿難道不明白嗎!」

「大王息怒。」位居閻羅王左側的藍袍判官起身一揖:「罰惡司判官確實難以明白。」

「此話何故?」閻羅王尚在氣頭上,語氣威嚇懾人。「愛卿莫因與其有前緣,而替其說情!」

「臣不敢。」藍袍判官低頭說道:「臣翻閱生死簿得知,其原為巨岩,歷經萬年修行為精,卻因救狐而喪命。好不容易再次轉世為人,卻又胎死腹中。既然從未經於人世,如何能有機會通曉人情世故呢?」

經藍袍判官提醒,閻羅王才陡地想起確有此事。

「確是如此。」祂緩緩點頭,撫著長鬚思量,怒氣已先消了泰半。

陰間「罰惡司」的職責,是在地府十王審判之前,先行羅列、審理善惡記錄薄中,為非作歹之罪過,並依陰間律例建議判處之刑責。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81

082

破陣

083

黑夜再臨

084

信號

085

再死一次

086

任務

087

088

條件

089

望鄉台

090

亡魂公車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