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運大安森林公園站.jpg  

 

     夜幕低垂,華燈初上,喧囂擁擠的捷運裡,怎麼能肯定圍繞在身邊的是人? 

 

      =================== 

 

      連假剛過,心思都還沒完全回到工作上。晴朗的午後,幾個同部門的同事找我一起下樓去便利商店喝杯咖啡。

      「你有去看嗎?五月天在大安森林公園的演唱會?」同事阿鈞問道。

      「有啊!免費的當然去!」同事阿豪得意地笑了笑,又喝了一口熱拿鐵。

      「靠,太誇張了吧!你怎麼會有空!」我不可思議地說。

      「廢話,那是我的青春耶!再忙都要挪出兩個小時去,聽完再回來繼續加班啊!」阿豪理所當然地說。

      「那你怎麼不找我一起去!」我哀嚎道。

      「對啊,超沒水準的!我就覺得奇怪,到底是買哪家便當可以排隊排那麼久!」阿鈞邊罵邊笑。

      「吼唷,大家都不在辦公室,經理萬一忽然殺回來怎麼辦?」阿豪理直氣壯地說。

      半小時的下午茶時間,很快就在有一搭沒一搭的對話中結束了,卻勾起我想去看看大安森林公園的念頭。

 

      上班的公司在捷運大安站和大安森林公園站中間,走到大安森林公園站不到十分鐘的路程。但是這五年來,我從來沒有去過大安森林公園。今天特地抓準時機,十點就開溜。附近隨便吃頓晚餐,便沿著信義路一路往西,前往傳說中的台北之肺。

      一過高架,目光馬上就被公園外的捷運站給吸住了!

      「這站也太大了吧!」我驚嘆道。

      大概是用大量玻璃建造的關係,大安森林公園站在夜色中顯得璀璨迷人,像是科幻電影裡會出現的神秘太空船,又像是剩下四分之一的水晶啞鈴。最讓我訝異的是,這站不像是其他小巧簡潔的捷運站,而是看起來跟機場一樣又寬闊又氣派,一點也不像是會出現在寸土寸金的大安區裡頭!

      我先是走下階梯,來到捷運站B1的環形花園,往下俯瞰欣賞B2廣場的水幕和水舞。接著打算從光塔走下B2近拍水舞時,注意到右邊庭園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一個小男孩正朝著發出聲音的樹叢丟石頭。

      出於好奇,我走近一看,有隻又小又白的動物被便利商店的藍色網狀便當提袋給困住了,此時正拚命地扭動掙扎。大概是因為提袋卡在樹叢中,所以牠更難自行脫困吧。

      「喂!」我趕進抓住小男孩的手,制止道:「你幹嘛對牠丟石頭!」

      「干你什麼事啊!」小男孩甩開我的手,囂張地說:「我就是要打死牠!怎麼樣!」

      「你欠扁啊!」我捲起襯衫袖子,作勢要揍他。

      「媽媽!」他面露一絲懼色,馬上轉頭跑掉。

      我立刻將藍色提袋解開,牠卻趁機張嘴露出白森森的尖牙對著我的手狠狠咬下!

      「啊!」我大叫一聲,感受到血液正自臂中流失,立刻倒彈一大步。「你怎麼亂咬人啊!」

      體型跟拳頭差不多大的牠,立刻抬頭伸展四肢,像是在舒筋活骨,又像是恢復了體力。牠振著巨翅,從提袋中飛了起來!

      我看的兩眼發直,不可思議地說:「你...你是被什麼輻射線照到的變種蝙蝠嗎?」

      「才不是咧!」全身雪白的祂持續拍打著翅膀,停在空中對我說:「我是天使貓!你要叫我皇上也可以。」

      「我才不要咧,我又不是貓奴!」

      「我想也是,你看起來那麼窮酸怎麼養得起貓呢?」天使貓毒舌的說。

      「亂講!我超有錢的好不好!」我愛面子的說。

      「媽媽你看!就是他打我!」小男孩拉著他媽媽從庭園的另一端向我們跑來。

      「就是你打我們家寶貝!」他媽媽怒氣沖沖地說:「是男人你就別跑!我現在就報警抓你!」

      「我哪有打他啊!」我趕緊澄清:「我是看他欺負小動物,才走過來阻止他而已!」

      「你現在是說我們家寶貝說謊嗎!」他媽媽氣的頓足。「男人敢做就要敢當!你現在就跟我兒子下跪道歉!」

      天使貓忽然從高處疾速俯衝而下,狠狠踹了小男孩一腳。他立即撲倒在地,哇哇大哭了起來。

      「死小孩!」天使貓罵道。

      男孩的媽媽心疼地衝過去檢查兒子傷勢,還不忘回頭對著天使貓破口大罵:「哪來的怪物!竟然欺負我們家寶貝!」她邊罵邊掄起手提包。「我打死你!」

      「竟然敢頂嘴!」天使貓的瞳孔放大,看起來變得又可愛又駭人。祂四顆特別尖利的犬齒瞬間伸長了兩公分,惡狠狠地撲上去咬她的頭!

      照理來說,這個時候被咬的媽媽應該會尖叫、會求救、會極力想擺脫祂才對,可是她卻只是瞪大雙眼,動作完全定格的愣在原地!

      「媽媽!」小男孩見狀嚇壞了,哭著跑過來,揪著媽媽的衣角,使勁搖晃她。但她就是沒有半點反應。

      「噗!」天使貓屁股故意貼在小男孩臉上放屁。

      小男孩一聞,便眼球翻白,淚眼汪汪地向後倒在地上。

      天使貓隨即收起翅膀,一屁股坐在媽媽頭上,放了一連串滾雷般的響屁。

      「喂你在幹嘛啊?」我邊問邊環顧四週。幸好附近剛好沒人,不然別人看到以為是我把小男孩打暈的,那怎麼辦。

      「我最喜歡大便在討厭鬼身上了。」

      天使貓回答我的同時,祂週圍也忽然飄下不明的閃亮粉塵,整隻貓都在發光,看起來無比聖潔。

      我看著那些緩緩飄落的粉末,頓時心中一片茫然。好半晌才回過神來,問祂說:「那個,你剛才狠狠咬了屁股下的這位太太一口耶,她沒事吧?」

      「能有什麼事?腦袋破洞而已啊。」天使貓一腳拿著不知道哪來的銼刀,好整以暇地磨起另隻腳掌的指甲。

      「啊!聽起來超嚴重的啊!」我驚慌地說。「破洞耶!」

      「還好啦,只有風灌進去的時候,會痛的要死而已。」天使貓舉起磨好指甲的腳掌,滿意地左右打量。

      「那祢也太狠了吧!她只是罵祢,又不是開車撞祢!我們應該要有雅量寬容三寶的嘛!」

      天使貓忽地對我齜牙咧嘴,發出低沉的警告聲,看起來非常兇狠!

      「對不起我錯了,請繼續!」我馬上鞠躬哈腰地說。

      「這還差不多,」天使貓白了我一眼,「說吧,你要我怎麼報答你呢?」

      「報答?」我大吃一驚。「為什麼?」

      「你剛才救了我一命,我當然要報答啊。」天使貓沒好氣地說:「我們高貴的天使貓族有強迫症,一定有仇報仇,有恩報恩!」

      「這樣喔。」我搔了搔頭,不好意思地說:「不用了啦,又沒什麼,那我想交女朋友可以嗎?」

      「可以啊,」天使貓想也不想就回應,「你喜歡什麼品種的貓?」

      「呃,我希望對象是女人。」

      「女人有什麼好?」天使貓飛了起來,居高臨下地看著我說:「她們的牙齒有我們這麼銳利嗎?」天使貓露出祂的兩顆犬齒。

      「她們有我們這麼厚實的掌心嗎?」祂舉起毛茸茸帶著五個粉色肉球的腳掌。

      「她們能隨心所欲地吐出毛球嗎?噁哼!」祂隨即吐出一粒豆大的毛球在太太的頭上,神情驕傲地說:「你看,完美的球型!」

      毛球從太太的頭上浮起,朝我飛來,停在我眼前不到十公分處,緩緩地旋轉一圈,像是在對我展示這顆毛球圓的多完美似的。

      「呃...好啦好啦。」我覺得很噁心,馬上就揮手把毛球拍掉。「祢講的這些一點屁用都沒有嘛。」

      「喵嗚!」天使貓瞪大雙眼,伸掌指向我,憤怒地說:「居然一點都不欣賞、不珍惜我的毛球!要不是因為你救了我,我早就咬你了!」

      「也不用這麼生氣吧!」我感到錯愕地說:「再說祢剛才明明已經咬了啊!」

      「廢話少說!你到底要我怎麼報答你嘛!」天使貓眼神睥睨地說。

      「呃,那...你把剛才咬我們的傷口都復原好了。」

      「就這麼簡單?」

      「嗯。」我點點頭。一下子實在也想不到什麼願望。

      「真沒出息!」祂又白了我一眼:「就用這些粉末擦在傷口上吧。」

      祂再次飛了起來,在我頭頂盤旋了幾圈。那些閃閃發亮的細粉,隨著振翅再次飄了下來。

      我連忙伸手接住,盯著這些亮粉,好奇問道:「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是貓砂唷。」天使貓展翅高飛,頭也不回地大笑著:「哈哈哈——

      「呃......」我愣了一下,又連忙抬頭,看著空無一物的夜空大喊,「用過的嗎?」

 

 

=================== 

故事結束線

=================== 

捷運百鬼夜行的每則故事都有想表達的東西。

很高興讀者朋友們總能從各種荒誕不羈的劇情中,看出 Flo 想傳達的 

 

背後的故事滿哀傷的,

小時候與朋友來不及阻止,心裡一直有個遺憾。

 

老實說 Flo 覺得在旁放任小孩欺負動物的媽媽比小孩更可惡。

放任、縱容、包庇孩子的惡,就是種不負責與罪過!😠 

 

===================  

想看更多 捷運百鬼夜行 

 

☢️ 推薦其他短篇系列 💀 👻   

都市傳說】   鄉野奇譚】   校園鬼話  

異國怪談】   海中迷藏 

 

☢️ 我要挑戰長篇系列 🔪🔫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現正熱播中)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