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車.jpg  

 

「卿近來是否無恙?」一襲青蟒王袍、頭戴珠冕的帝王身影問道。雖威儀萬千,但言語十分寬和。

祂就這麼忽然出現在吳常眼前,令他有些錯愕。直覺告訴他,這就是從小到大一直出現在他夢裡的那位閻羅王。

詭異的是,吳常在錯愕的當下,卻又反射性地開口答道:「臣一切安好,謝大王關心。」一說完,他心中不免又是一波錯愕。

閻羅王點點頭,又伸手指向吳常的眉心。不知為何,吳常沒有抗拒。當祂指尖碰觸到他,感到一陣冰涼的同時,腦中也開始浮現一連串的畫面。

一眨眼,祂便知曉閻羅殿上,陰陽司判官為陳小環擔保的一番經過。

「這都已經是過去了。」吳常找回自己的聲音,不解地說:「陳小環已經投胎了吧?難道陽間的事閻羅王也管?」

「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所有魂神來來去去、生死輪轉,又豈能分陰陽而治?芸芸眾生皆為本王的子民,本王如何能撒手不管?」閻羅王又道:「你與陳小環前生有緣無份,既然這輩子又與小環相遇,就在旁協助她,了結這段因果吧。」

「又與小環相遇?」吳常腦子一轉,便問:「難道是潔弟嗎?」

「卿雖已喝下孟婆湯,不再記得前生記憶,卻仍在初見她的第一眼,感受到一絲親切吧。」閻羅王也不直接點破。「為亡者洗刷冤屈,是小環的宿願。不論卿幫忙與否,她都會走上這條路。若卿袖手旁觀,只怕,她與陰陽司判官

閻羅王這番話微微觸動了吳常的某根心弦,他說:「只是潔弟那麼笨,怎麼可能破這些舊案?」

      「那就指引她吧。一而再、再而三的指引她。若這些案能破,必定唯她所破。世人都需要指引,卿不也因她指引而有所收穫嗎?」

「她?我完全不認為。」吳常認真否認。

「哈哈哈哈哈,」閻羅王仰首大笑,「小頑石啊,難道卿還沒察覺到,自己已開始有七情六慾,能苦人所苦了嗎?卿離悟道,就差那麼一點點了。」祂將食指靠近大拇指。

「悟道?」吳常冷嗤一聲。「人活著太多苦痛,哪能悟到什麼道?」

「卿是在說這些舊案,抑或是對兒時際遇仍耿耿於懷呢?看來,現在卿總算能親身體會走一遭紅塵有多不容易了吧。」閻羅王撫鬚嘆道。「然而卿若仔細回想,便會發現人生其實是苦樂參半,並非僅僅只是苦痛。本王話至此,卿且行且珍惜吧。」

      閻羅王說罷,揮一揮袖,吳常眼前再次恢復一片黑暗。當他再次張眼時,書房窗外清晨的微光已為一天的開始拉開序幕。

吳常修長的手指撫過桌上一片書海,掀起泛黃連綿的紙頁波濤。這些都是他剛從賊神廟裡搬來的檔案資料。

剛才的夢太過真實,真實到讓他不知所措。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心裡有了猶豫:我該讓潔弟置身其中嗎?

 

===================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當我有意識的時候,就已經坐在一台緩緩行駛的公車上。

沒裝玻璃的車窗和車門外,全是黑的。只能憑藉非常微弱的月光,隱約看出景物的朦朧輪廓;近處是一排屋舍,遠處高低起伏的弧線應該是連綿山巒。

這條路似乎不太平,車子行進間不時上下左右搖晃,喀啷喀啷作響。我可以感受到窗外吹進的寒風,卻不明白為什麼我的頭髮不會隨風飄揚。

公車上也是全黑的,沒有半點燈光。可是透過窗外的月光,我多少也能依稀看出車上的座位配置。公車前段是面對面的單人座,後段則是併排的雙人座。我坐在前段最後一個單人座,公車後門就在我的左手邊。

位置的關係,我可以很輕易的環顧全車和對面一整排車窗外的景色。

而我也很快就發現,車上不只我一個人!

或者應該說,車上的,都不是人!祂們都不會因呼吸而自然的上下起伏。

坐我對面的是個身材削瘦、手長腳長的男鬼。祂翹著二郎腿,身體放鬆地背靠在椅背上。弔詭的是,祂戴著半截威尼斯面具,只露出長滿鬍渣的下巴。

我的目光飄向祂的時候,祂的面具恰巧因窗外月光的照耀,而閃過一道絲綢般的靛藍光澤,同時也讓我得以看清祂整張臉龐,包括那雙面具底下,不懷好意、眨也不眨的晶亮眼睛。

我撇開頭,避開祂直視而來的視線,發現其他乘客都跟祂一樣靜止不動,戴著面具。那一張張華麗的面具,散發著死亡獨有的腐朽與妖異氣息。

月光一閃而過,車內恢復原有的陰暗,再加上祂們的面具,我看不出祂們臉上的表情和目光。只是比起坐我對面的男鬼,這些乘客給我的感覺比較像是麻木。

車上死氣沉沉的沉默和男鬼的無聲目光壓的我喘不過氣,感覺隨時會窒息或是崩潰。

為什麼大家都不說話、都不動?祂為什麼要一直看著我?我不安又不解地想著。

不知道為什麼,在對面戴著深藍面具的男鬼視線之下,我不敢有太大的動作,也不敢發出聲音。只能徬徨地坐在椅子上,十隻手指不安份地緊捏在一塊。

原以為窗外的黑暗只是一時的,我安慰自己:也許現在公車剛好經過村莊,鄉下人不是都很早睡嗎?等過了這段,就會熱鬧一點了吧?等到了人多的地方,我就馬上下車!

可是,隨之而來的,仍舊是黑暗。無止盡似的黑暗。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開始感到焦躁,我想下車。

可是一路看過來,窗外還是沒有半個公車站牌。不知道公車已經經過什麼地方,更不知道它會經過哪裡。

不管了,先按鈴再說!我心想。

正要伸手去按左邊鐵杆上的下車鈴時,坐我對面那個男鬼,忽然將翹著的腿放下來,身體前傾,整個人向我貼過來!

祂的雙手仍按在椅座上,臉卻距離我不到二十公分!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怕祂,但我就是怕!感受到無聲的警告,我的手瞬間懸在空中,嚇得不敢動彈,而祂也一直維持這樣的姿勢,不再靠近卻也不往後靠回椅背。

我慢慢將手縮回來,祂還是不曾移動半寸,那詭譎的雙眼在月光下時不時反射危險的光芒。

焦躁開始惡化成焦慮,我想跳車!

車門就在我旁邊,只要車一停,我就跳車!我在心裡暗自打定主意。

可是令我再次吃驚的是,公車從來沒停過!

它只是一直載著我們,搖搖晃晃地開往未知的終點。

我驚愕地想:不可能啊!怎麼可能開了那麼久都沒遇到紅燈?

焦慮因這點發現而瞬間轉成惶恐。我覺得自己已經坐了好久、好久的車,公車卻始終還沒抵達終點!

而男鬼的臉還是離我那麼近,眼睛還是直勾勾的盯著我。

不行了!我受不了!

握緊雙拳,忍耐到了極限,我再也受不了這種沉重的壓抑感,深吸一口氣,正要張口尖叫時,窗外忽然亮起點點燈光!

我身體輕微地顫抖了一下,感到振奮與激動,幾乎都快流下淚來。

有些乘客像是睡著似的,仍然沒有半點反應;有些乘客則是跳了起來,朝窗外指指點點。

斜對面的雙人座位上,兩個戴著面具、身穿制服的女學生將頭伸出最近的窗戶,欣喜若狂地看著外頭的萬家燈火。

下一秒,男鬼像是感應到什麼,上半身忽然往後一擺,與我拉開距離。

終於!我如釋重負地想。

雖然不清楚祂動作的涵義,我還是鬆了一大口氣,緊繃到僵硬的肌肉也因瞬間放鬆而感到痠麻無力。

不料,男鬼猛地扭頭、抬手,舉起不知哪來的刀,將兩個女學生的頭顱一併砍下!

我倒抽一口氣,雙手摀住嘴巴,尖叫在心裡。

車內所有乘客像是剎那間結凍似的停下動作,目不轉睛地看向男鬼。

這時,窗外出現一座巨大的摩天輪,燈光不時變換著顏色,在黑暗中顯得炫目耀眼。摩天輪底下是一座近在咫尺、亮著五顏六色光芒的遊樂園,對於甫經歷漫漫長夜的我們來說,有著無比的誘惑。

遊樂園看起來離我們離的好近,好像只要奮力跳出車外,就可以進到遊樂園裡頭!我動心地想著。

其他乘客大概也抱著跟我一樣的心情;一看到遊樂園,祂們就再也按捺不住逃離這漆黑、安靜到逼人發瘋的公車的強烈渴望,紛紛站起身、跑起步,打算從車窗、車門跳出車外。

我也想。可是站起來的那一刻,我卻忽然感到不對勁:為什麼沒有聲音?熱鬧、歡樂的遊樂園,所有遊樂器材都在動,為什麼沒有傳來任何聲音?為什麼沒有半個人?

就在猶豫的片刻,我見到成功跳車的乘客,都在落地的瞬間,如點燃的燭芯邊緣,徹底熔化了!

與此同時,男鬼再次舉起刀,將車上那些準備跳車的乘客,一個接著一個,冷酷地削去頭顱!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81

082

破陣

083

黑夜再臨

084

信號

085

再死一次

086

任務

087

088

條件

089

望鄉台

090

亡魂公車

 

091

空域

092

沒有線了

093

捨域

094

誤打誤撞

095

懼域

096

祂知道了

097

善域

098

告解

099

滔天巨浪

100

悔域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qq358875132
  • 半夜赶工
  • _
    是趕工到半夜 😂 芙蘿寫故事是龜速 🐢
    _

    Flo 於 2017/04/07 10: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