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街道.png  

 

過度的恐懼瞬間癱瘓我的神經,我沒辦法閉上眼睛躲過殘忍的屠殺,只能愣愣地看著這一切發生。

一轉眼,血肉橫飛的公車上只剩下男鬼、我和其他三位乘客。其他不是跳車出去化成一攤油,便是倒在地上、椅上的無頭屍!

男鬼手上的刀不見了,祂又背靠後坐回原位,好整以暇地翹起二郎腿,彷彿剛才什麼事都沒發生。

那三位坐在最後一排五人座中央的乘客,老僧入定似地,仍是一點動靜也沒有。光線不時從車外照進來,可是我還是看不清祂們面具底下的表情。

遊樂園一閃即逝,公車持續前進,地上的頭顱隨著車上下橋而不停來回滾動。當祂們戴著面具、張大嘴巴的臉撞到我的腳時,我的眼淚馬上流下來。

幾秒之後,三、四顆頭顱因公車轉彎而陸續叩隆叩隆滾落車門。與此同時,身體被嚇得麻痺的感覺總算消失,我立刻雙腳蜷縮在椅座上,發抖地抱住自己,無聲啜泣了起來。

公車哐啷哐啷地再次駛入市區,兩旁都是燈火點點,車外卻還是一樣無聲無息,壓迫感有增無減,我越來越覺得毛骨悚然。

剩下兩顆頭顱仍會時不時滾到我座位附近,但是此時一個又一個的疑問開始在我腦中浮現,讓我無暇感到懼怕。

怎麼可能會有公車路線是沒有停靠點的?難道只有起點和終點嗎?哪來這麼賠錢的路線?

等等,起點終點我要去哪裡?我瞇起眼睛思索著。

隨之而來的是最根本的問題:我是從哪裡上車的?我怎麼會在車上?

一想到這個癥結點,思緒如洪水般猛烈地灌進腦海,我瞬間想起所有事情,包括我舉刀自殺,以求能進入混沌救人。

吳常!對!我得趕快去救吳常!

接著想起老師父曾跟我說過,入域界之後,要先開天眼,觀想出自身位於哪一域,以及處在域界的位置,就能按圖索驥,照著混沌輿圖上的路線,通過該域。

只是現在問題來了,我苦惱地想:我要怎麼開天眼啊?老師父當時只說了「天圓地方」四個字啊!

就在這個時候,我手背上的白色刺青突然泛起清冷如月的光輝,轉瞬即逝。

我陡地靈光乍現:難道指的是!

心裡有了想法,立刻凝神研究起雙手的刺青,十指快速變換不同的交疊方式和角度。

手上這對刺青極為複雜巧妙,結不同的手印時,都會呈現不同的幾何圖形。我想老師父說的天圓地方,應該就是指某個同時有正方形和圓形的組合。

當我的右手食指扣進左手無名指與中指之間,兩手背的刺青瞬間拼成外圈圓形、內圈正方形的圖案!

與此同時,好像被什麼尖銳的東西刺入似的,我前額一股突如其來的劇烈疼痛害我驚呼一聲:「啊!」

我驚恐地摸了摸額頭,卻發現中央不知為什麼攏起來了。可怕的是,透過指尖,我能感受到皮膚底下有個圓球狀的硬物!

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下一秒,耳邊傳來自己撕心裂肺的尖叫聲,在一陣錐心刺骨中,快要暈厥的我感覺到額頭凸起處裂出一條縱向的深縫,裡頭的通天之眼隨即張開!

看見了!我詫異萬分地想。

強烈的疼痛感立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景象。眼前的景物像是多了一層濾鏡,出現縱橫交錯、發著幽藍光芒的經緯線!

出於微光的車內太久,我一時有些頭昏眼花,連忙閉起雙眼,徒留還不知怎麼控制的天眼微微睜著。

我赫然發現天眼透視過身處的公車,直達路邊的公寓。當我再聚焦到那棟公寓時,又馬上穿透過去看到後面的巷弄與房屋。聚焦到的所有景象都變成半透明的,視野得以無遠弗屆!

可是這還不足以讓我觀想出自己的所在。於是闔著眼的我,開始集中注意力想像自身抽離出所處的公車。隨即,視角逐漸拉遠,成功跳脫出侷限的空間,變成以旁觀的角度從上空往下俯瞰!

視野中出現不斷緩緩旋轉的空間,我從這些切割出村莊與城鎮的道路路線中,辨別出自己所處的是哪個域界。同時,也確定公車已偏離唯一一條可安全逃離域界的特定路徑。

雙眼倏地張開,心裡開始尖叫:死定了!怎麼那麼衰來到最後面的空域!要是出不去,我就真的死定了啦!

混沌七域分別是光、捨、悔、善、懼、時、空域,乃陰陽兩界中間的過渡,混沌就像剝洋蔥一般,會一層一層剝去亡者的七魄,將亡者之魂送到彼岸。

雖然每人在真正入陰間之前,所經歷的七域順序是隨機的。但逆向還陽的時候,順序卻是固定的。

也就是說,如果一個人幸運在剛死時進入路線單純的「光域」,便有誤打誤撞走出域界的可能。只要屍體完好或致死的原因排除,就能死而復生。

最糟的情況就是進入最後面、無路可退的「空域」,最快也得歷經整整七域,也就是七天,才能返回陽間。

每個域界都有它自己的規則,創立玄清派的始祖—陳渡,洞悉出各域的規律,並悟出破解之法,將其寫成九字訣,與混沌輿圖一併傳於後代掌門。

我默念起空域的九字訣,想知道如何用口訣破局:城無戶,魄證無,魂超升。城無戶,魄證無,魂超升。城無戶,魄證無,魂… 哎!鬼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

我覺得自己好像忽然被扔入某個遊戲,還沒搞清楚狀況,遊戲就已經開始了,而我對遊戲規則卻一無所知!

我十指交扣抵著嘴唇,默默安撫自己:冷靜、冷靜!不冷靜沒辦法破局,只有破局才能追上吳常!

腦海重播起剛才到現在為止發生的經過。同時,我東張西望,試圖從週遭找出些蛛絲馬跡。

車尾那三位乘客還是一樣動也不動,對面的男鬼也是不動如山,車頭

我這時才注意到這台車,沒有司機!

然而公車還是繼續行駛,我訝異地望著空空如也的司機座位,現在回想起來,打從一開始就沒看到司機。

為什麼剛才沒看到司機,都不會覺得奇怪呢?我狐疑地想。

公車再次轉彎,地上的頭顱叩隆叩隆地轉過來,分散我的注意力。

疑竇勝過恐懼,我直勾勾地盯著戴面具的女學生臉龐,直覺告訴我,這些乘客被砍頭是有原因的。剛才開天眼時痛苦地放聲大叫,男鬼都沒反應。所以不是動作或聲音太大而引起祂的殺戮。

祂們會不會是因為做了什麼,或是沒做什麼,才觸發男鬼的砍頭動作?

我心念一動,不耐煩地想:是下車嗎?可是總不能一直待在車上啊,這台公車好像會永無止盡地開下去。現在分秒必爭,我哪有時間陪它慢慢耗!

我的目光隨著思緒漫無目的地到處亂飄,忽地停在左手邊的鐵杆上的黃色按鈕。

下車鈴!

會不會是因為剛才這些乘客下車之前都沒按鈴,違反了這個遊戲的邏輯?

雖然這個猜測看似簡單、直觀,可是直覺告訴我,這就是答案!

隨即想起自己一開始打算按下車鈴時,對面的男鬼是如何貼過來、警告我不要輕舉妄動,頭皮霎時一陣發麻,怎麼樣都沒辦法戰勝對祂的懼怕,伸手按下車鈴。

這時心裡另一個聲音出現:會不會是我想太多了?其實根本跟下車鈴沒有關係吧?

兩個聲音在內心天人交戰,望著車窗外閃過的燈光,我開始在心裡反覆念道:城無戶,魄證無,魂超升。城無戶,魄證無,魂超升。城無戶,魄證無…... 等等!

我心裡打個機靈,驀然發現自己現在的處境跟在夢境裡沒兩樣:我不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上車的,一開始看到司機座位是空的也不覺得奇怪!

九字訣霎時在我心中大聲迴盪,我終於明白了,眼前的這一切就是一場惡夢,通通都不是真的!

既然都不是真的,那還有什麼好怕的。

一想通,我毫不猶豫地將手伸向下車鈴。當指尖碰到按鈕的瞬間,男鬼身體前傾,持刀朝我的天眼刺來!

我見狀想閃避也來不及了,只是害怕又心虛地緊閉雙眼大喊:「祢不是真的!」

慣性的關係,我察覺到公車忽然加快行駛的速度,彷彿有隻無形的腳猛踩油門一樣。

我眼睛微微張開一道縫左右窺看,男鬼竟然消失了!

天啊,太好了!竟然被我矇對了!

公車上只剩我和那始終沒動靜的三位乘客。我閉上雙眼,全身癱在座椅上喘息,仍舊驚魂未定。

可是我不能真正放鬆,因為我知道遊戲還沒結束,我還沒過關。

我頭轉向車頭,想透過天眼得知前方有什麼。視線聚焦到車頭,車體立即變成半透明,透視出去,道路的末段出現一個漆黑的隧道。詭異的是,不論我怎麼集中精神,視線就是沒辦法再看得更遠。

單單睜著天眼的狀況下,經緯線就消失了。只有同時張開三眼才會出現。我納悶地張開眼,幽藍的經緯線也是只到隧道口就硬生生斷掉。

一股不祥的預感襲來:公車的終點就是隧道,我也一樣!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81

082

破陣

083

黑夜再臨

084

信號

085

再死一次

086

任務

087

088

條件

089

望鄉台

090

亡魂公車

 

091

空域

092

沒有線了

093

捨域

094

誤打誤撞

095

懼域

096

祂知道了

097

善域

098

告解

099

滔天巨浪

100

悔域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