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車.jpg  

 

      公車越開越快,「哐啷、哐啷」的車身震動聲變成急遽的「控控控控」,車身與隧道的距離正在快速拉近,逐漸迎來的漆黑隧道口也越來越大,好像有位看不見的司機迫不及待想連人帶車一起開下黃泉似的

      不行!我得趕快下車才行!不對,下車就熔化成屍水了!那那那該怎麼辦?煞車?對,把車停下來就好!

平常就有在開車的我,馬上跳起身,衝到車頭,打算踩煞車、拉手煞車,卻在駕駛座這裡發現什麼東西都消失了,座位下面也沒有油門和煞車!

「怎麼可能!」我驚愕地大叫,雙手慌亂地在前一刻還是儀表板的平面上亂摸。「剛才明明還有看到方向盤和儀表板啊!」

餘光瞥到擋風玻璃外、一片明顯漸漸擴大的漆黑,我抬頭一看,驚覺隧道口即將吞噬公車,連忙轉身往後車跑!

原本抓著杆子還可以勉強站穩腳跟,可是要移動腳步就已經有困難了。此刻,公車像是怕我逃走似地,又再次加快,全速衝進洞口,我一個踉蹌摔出去,鼻尖擦過雙人座中間的走道階梯、撲倒在地,差點沒把頭撞開花!

與此同時,我的左手肘把一顆頭顱給撞出後車門,可是卻沒聽到落地的叩叩聲,反倒是震耳欲聾、山崩般的落石聲響。

我趕緊抓著杆子爬起身,扭頭往門外看,所有發出幽藍光芒的經緯線像是被巨斧從中斬斷似的,都只到公車的車殼就斷掉了!車外什麼都沒有!

「沒有線了!」我震驚地說。

我閉上雙眼,天眼的視線穿過車體,抽離出公車之外,視線快速拉遠,以旁觀的視角環顧半圈。

公車正巍巍顫顫駛於一條宛如山稜線般狹窄的道路,路左右兩側竟在頃刻間都變成懸崖,後方路面疾速地碎裂崩解,隨時會追上車輪,大量滾落的土石直墜深淵!

「靠哪有人這樣的啦!混沌真的很賤耶!」我氣急敗壞地大罵。

灌入車內的狂風呼嘯聲既淒厲又猖狂,像是在取笑、打擊我求生的意志!

我不能失敗!我失敗就救不回吳常了!

我邊想邊連滾帶爬地往後座衝。又一陣猛烈的震動,我撲倒在那三位乘客面前。

祂們肩並肩坐在最後一排五人座中央,頭大的與軀幹不成比例,連面具也顯得特別大;面具下的眼睛眨也不眨,直勾勾地瞪著前方;雜亂糾結的長髮披肩,雙手十隻手指都平整地放在大腿上;又長又尖的指甲看起來很嚇人。

相較於外頭的天崩地裂、相較於我的驚慌失措,祂們仍舊紋風不動、穩如泰山,看起來非常突兀又詭異。

「該不會是擺飾吧?」我盯著祂們,自言自語地說。

此時,車子突然不再猛烈晃動,我回頭一看,車頭竟然已經駛進隧道了!

沒時間了!到底要怎麼逃出去!

我嚥了嚥口水,竭力告訴自己要鎮定,直覺告訴我,面前這三位乘客就是答案!

緊要關頭,我忽然注意到祂們臉上的面具。

這台車上,除了我以外,所有乘客都戴著各式各樣不同的面具,但是只有祂們三位的面具是罩住全臉,其他全都是遮住眼鼻部位、露出下半部,連男鬼也是。

心下立即起疑:為什麼要戴面具?是要隱藏什麼、遮蓋什麼嗎?到底面具底下是

此刻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我硬著頭皮,心急如麻地扯掉中間那位的面具。沒想到,竟連帶將左右兩位的面具和祂們的頭髮都一併扯下!

原來三張面具底下沒有臉,是洞。是一個連在一起的扁洞!

離奇的是,車尾的道路雖在不斷塌陷,但是透過洞口往外看時,反而出現筆直往後延伸的幽藍經線!

我呆愣不到一秒,外頭的寒風猛烈吹進來,凍的刺骨生疼,瞬間將我從錯愕中驚醒。

公車前段面對面的單人座已經全被隧道鯨吞入腹,它正張著深邃幽黑的大口往後排座位而來!

剩下的時間進入倒數,還沒完全想清楚九字訣涵義的我,也沒時間猶豫思考了,馬上爬上三位乘客的大腿,伸手、探頭進洞口往外鑽。

沒想到上半身才剛爬出車尾,便感受到一股強烈的引力,整個人頭下腳上地墜入懸崖下的一片漆黑虛無之中!

 

===================

 

四週是無邊無盡的柔和白光,天地八方無所分界,吳常先是以為自己懸浮在某個空間,直到他環顧一圈時,聽到腳下傳來皮鞋鞋跟的喀喀輕響,才知道自己是足履平地的。

他有那麼一秒以為這是天堂,但隨即又輕嗤一聲:怎麼可能?像我這種人。但如果是地獄的話,那實在比我想像的還要舒適怡人。

他往前邁開步伐,好奇自己一直走下去會到哪裡。然而,邊走邊心裡讀秒地走了十分鐘後,他發現自己還是在一望無際的白光裡。

遂從西裝外面口袋中抽出一串由不同顏色打結綁在一起的手帕,再從內袋中取出瑞士刀,將手帕割成一條條細小的碎布,按顏色邊走邊扔在地上。

一開始,地上這些碎布排成的直線看起來再正常不過。漸漸地,碎布的排列開始有了變化。

吳常看出端倪,更是興奮地繼續邊走邊扔碎布。又過了十六分鐘之後,他手中的布沒了。回頭一看,發現距離一拉遠,他前進的路線或者該說這個空間,變得更加清楚明確而奇異。

他從頭到尾都是走直線,但這些碎布竟排成毫無章法可循、橫跨三度空間的複雜線條,其中包括曲線、折線和螺旋線,像是一隻蜘蛛漫無目的在人類住處中,或上或下、翻山越嶺後所遺留下來的痕跡。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吳常的眼睛閃爍著炙熱的光芒,喃喃自語地說。

然而,在他的嘴角勾起之前,身處的空間突然轉換,變成一個明亮、寬敞,刷著淡藍色牆壁、白框窗戶的房間。

牆上懸吊著太陽系模型,九大行星正繞著中間的太陽轉動;層架擺滿上百台飛機、火箭模型,其中幾台全球限量版還特別有自己專屬的玻璃收藏箱;地板的一角,高達六層的複雜鐵軌上低速跑著火車。

這列紅色火車還在降速,它即將駛進停靠站。

 

===================

 

我再次張開雙眼,一列長長的紅色電車正順著街上軌道緩慢前進,一、兩秒後在街邊煞然而止。其中一節車廂的車門恰巧停在我面前。

車門開啟,卻無人下車。

這台電車大的誇張,就連門口那層階梯都有我腰這麼高。

這電車太誇張了吧!誰上的去啊!我傻眼地想。

車窗所在位置也比我高,我正想墊腳、攀著窗緣向內探看時,身後的動靜轉移了我的注意力。

「咚、咚!」緩慢而沉重的聲音響起,每一下都撼動大地。「咚、咚!」

我轉頭一看,居然是人!或者應該說,是巨人!

一位戴著紳士帽的男子,將駝色風衣領子立起,踩著皮鞋,大步卻有些遲緩地朝我的方向走來,腳步聲如重物落地:「咚、咚!咚、咚!」

雖然我不是站在車門前,但還是下意識地又往旁邊跨一大步。

與他的小腿擦身而過的瞬間,我感受到其腳步帶動的風流。他雙腳前後輕抬,輕而易舉地就踏上車廂。

電車再次啟動,緩緩加速,駛離停靠站。而我卻被眼前所見給震懾的呆若木雞。

夜晚的街道上,車水馬龍、熙熙攘攘,兩旁建築是巴洛克和維多莉雅風格的大樓、公寓。幾家閃著霓虹燈的夜總會與舞廳坐落其中,將這條街道映襯的燈紅酒綠、熱鬧非凡。

我像是一瞬間來到七零年代的老上海。

這裡的女人燙著復古捲髮、穿著盡顯身段的旗袍,有些則踩著高跟鞋、叼著煙、身穿華麗的洋裝。男人則大多穿著西裝,少數看似是搬貨工人的則身穿粗布寬服。

最令我訝異的,是眼前所有人、車、房子都好高大;每個人看起來都有普通公寓的二、三樓陽台那麼高。

不知道為什麼,越是往上,光線越暗。他們的脖子以上都灰濛濛的,讓人無法看清他們的面貌。

不過我猜他們應該都沒注意到我的存在,因為他們的頭都只會水平方向移動;只是偶爾左右顧盼,不曾低頭往下看。

街道的另一頭也是一樣,黑壓壓的,遠一點就看不清了。

記憶很快就回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好運,我驚喜地叫道:「不是鬼門關!太好了!」我在街上又蹦又跳、興奮地大聲歡呼。

同時,我也意識到眼前的所有景象都沒有經緯線。伸手摸摸額頭,一片平滑。沒想到天眼竟也隨著域界的轉換閉闔起來。

接著一絲疑問閃進我腦海:咦對了,逆行七域的下一關是時域,那代表時間的東西呢?

十六歲那年的死亡車禍,我墜入時域,當時代表「在這個域界所剩餘的時間」的,就是每個人手中點燃的「香」。香在人在,香盡人亡。

然而,我低頭看看自己,雙手都空空如也。又轉了一圈,也什麼代表物都沒有。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91

空域

092

沒有線了

093

捨域

094

誤打誤撞

095

懼域

096

祂知道了

097

善域

098

告解

099

滔天巨浪

100

悔域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