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式復古電話.png  

 

正在納悶之際,忽聞一陣刺耳惱人的聲音從上空傳來,而且越來越近。

「鈴鈴鈴——」響聲好像復古的電話鈴聲。

抬頭一看,有個暗紅色的東西從我頭頂正上方砸下來!

我在千鈞一髮之際跳開,東西「磅」一聲落地,瞬間發出震人心弦的巨大聲響。

一下子還有些驚魂未定,我雙手撫著胸口,惶惶不安地探頭打量這砸凹路面的東西。

竟然是一台酒紅色的老式轉盤電話!

尺寸很正常,不像是給巨人用的。更詭異的是,從那麼高的地方掉下來,電話還在響!

「鈴鈴鈴——」話筒、聽筒隨著鈴聲左右交互彈跳。

接著話機竟自己奮力一躍,跳出坑洞,如野兔般迅捷地一蹦一蹦跳走!

我目瞪口呆地看的電話離去的背影,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就忽然感覺不到自己的手指。低頭一看,十隻手指竟然正從指尖往掌心的方向快速消失!

「啊!」我嚇的發抖,將手舉起一看時,連掌心都沒了,而且還正在從手腕往手肘的方向繼續消失!

時域的九字訣忽然閃過腦中:香依時,光有慧,丈匭離。那該不會那電話還是鈴聲,是這次代表我存在的東西吧?

疑問一生,我立即拔腿往紅色電話消失的方向追去。

如果猜測是對的話,那麼這個復古電話在時域中就是我的命根子、我的一切啊!追不到我就死定了,必須追到它!

遠處原本看起來灰暗暗的、不太真切,一跑近不只變得跟剛才所處的街道一樣明亮繁華,週遭景物也變得十分清晰。

跟著鈴聲追了大約一百多公尺,只剩上臂的我終於在人潮中再度看見那抹酒紅色。

「鈴鈴鈴——」它停在原地,話筒、聽筒仍繼續輪流跳動。

就在離它不到十公尺處時,我的雙手又逐漸長回來了!

這證明我的猜測是對的,這電話就是我在時域裡的生命值。於是我更加奮力往它的方向跑。

老式電話彷彿察覺我正在追它,突然又往上竄了一、兩公尺高,再次奔跳而去!

「什麼跟什麼啊!」我驚訝地叫道:「別跑啊!」

我在擁擠的人潮中快步穿梭,小心地閃過他們的腳步。過了幾個街口之後,我與它的距離逐漸拉大,原本已經恢復到手腕的,現在又只剩手肘以上了!

我越來越焦躁不安,也開始不太顧忌往來的人群和車流,步伐越來越快。

我們之間的距離跟著明顯縮短,雙手也幾乎全長回來,只剩十指。可是這場追逐似乎沒完沒了,電話中間有好幾次都會停下來,但只要我一接近,它馬上就會跳開。不管我怎麼跑,就是追不上它。

「鈴鈴鈴——」鈴聲仍在持續。

追逐的過程中,我忽然覺得,電話好像也知道我再追它,也知道它對我來說很重要,但它就是要我死、就是不讓我追上,跑跳的速度一直都很快。

意識到這點讓我非常憤怒,週圍的吵雜聲漸漸消失了,我的耳中只聽得到電話鈴聲,我紅了眼、著了魔,心中變得只有這台老式電話,咬牙切齒地想著:非要追上你不可!

趁電話再次停下,我彎腰放輕腳步,小心翼翼地接近它。距離不到五公尺處時,又被它發現、逃開。

但是這回我們離的很近,我總覺得再幾十公尺之內就能抓到它。

果然,跑沒幾步,我一張開雙臂抱住它的瞬間,十指全部長回來了!

但與此同時,左側也忽然有道刺眼的強光射來。我瞇著眼睛往左看,竟然是紅色電車!

愣在原地的我,一瞬間明白,懷中的電話為什麼中間一直跳跳停停,以它的速度明明可以遠遠將我拋在腦後。

原來是要引誘我跑上軌道!

只是意會過來的時候,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半秒之內我被高速行駛而來的電車無情地撞飛出去!

 

===================

 

吳常身處的房間,整片地板都是琳瑯滿目的航太學、火箭工程等相關書籍,還有幾萬顆樂高積木和細小、精緻的零件。

那是吳常的房間,他小時候在季青島的家。

書桌上有個組到一半的樂高火箭,一雙小小的手正靈巧地為火箭裝上圓形觀景窗。手的主人,正是八歲時的吳常。

再過一個月,爸爸即將帶他去美國,黑茜也即將出發去法國,一同遠離這個惡夢般的小島。

然而,他知道去了美國還是一樣要上學。

那麼,到時候狀況有可能不一樣嗎?他懷疑地想。

吳常好想離開地球。他想去一個沒有學校、沒有其他人的地方,在那裡他可以做自己。

還沒上學之前,他的世界只有茜和自己,他覺得這樣就夠了。上幼稚園後,雖然格格不入,但他一點也不介意,反正有茜懂自己就好。但是上了小學,事情越來越糟糕,到最後演變到無法收拾的程度,實在不是他當初預料得到的。

他想:要是可以離開地球就好。我會很開心,茜會很開心,爸爸媽媽、同學、大家也都會很開心。這樣最好。

「你太不現實了,除了地球以外,太陽系沒有其他適合人類生存的星球。」小女孩的聲音忽然從吳常背後傳來,稚嫩中又不失權威。「就算太陽系以外有,現在的太空科技也還沒辦法載人離開太陽系。」

她留著公主般的長捲髮,穿著小洋裝,整個人就像是個洋娃娃。僅管只有九歲,談吐舉止卻像是位教授或大老闆,令人不敢小覷;就連大人對她說話,都會不自覺變得禮貌。

「你怎麼進來的?」吳常詫異地說:「我明明就有鎖門!」

小女孩不答,只是晃了晃手中的鑰匙給他看。吳常眉頭緊鎖,有些不滿地怒視著她,但她一點也不在意,大剌剌地坐在書桌旁的床上。

「只要能夠發現蟲洞或是發明接近光速的飛行器,就可以飛出太陽系了。」吳常堅持道。

「你嫌美國跟法國還不夠遠啊?還想離開地球你跑那麼遠,我很麻煩的。」

「茜,這個世界沒有我比較好。我不適合。我永遠都沒辦法知道大家在想什麼、沒辦法跟大家一樣。」吳常低下頭,自卑地說。

「你當然跟大家不一樣。」黑茜跳下床,來到吳常身旁,牽起他的雙手。「你是全世界最聰明、最善良、最好的人,其他人根本不配跟你相提並論。」

「可是他們—」

「沒有可是!」黑茜打斷他的話。「我們注定是要站在萬人之上的,底層的聲音一點都不重要。忘了這些事,重新開始吧。」

「我不這麼認為。」吳常搖搖頭。「到了美國,搞不好我還是會被大家討厭、被大家打。」

黑茜與他對看一眼,忽然手伸向桌上的火箭一揮,觀景窗零件立即不翼而飛!

「嗯?」吳常訝異地抓住黑茜的手,翻開她的掌心,卻空空如也。

黑茜另隻手往吳常耳後一抓,竟掏出一枚金幣巧克力。

「你怎麼用的?」吳常馬上抽走黑茜故意在他眼前搖晃的金幣巧克力。

但他沒想到,將鋁箔紙拆開之後,裡頭裝的居然是剛才那個消失的觀景窗零件!

「有趣嗎?」黑茜明知故問道。

「有趣,」吳常凝視著這個小零件,眼睛閃爍起久違的光芒,「真是太有趣了!」

「記住這一刻的驚喜和開心,這就是魔術的力量。」黑茜說:「我不在的時候,它可以是你最好的朋友。」

「魔術?」吳常的內心再度燃起小小的希望。「那其他人也會喜歡魔術嗎?是不是只要我表演魔術給大家看,大家就不會打我了?」

「沒有人會討厭魔術的。」黑茜又從吳常的襯衫口袋中抽出一株四葉幸運草,笑著說道。

 

十年之後,賭城拉斯維加斯,美高梅酒店 (MGM Grand Hotel) 的表演廳裡,歡聲雷動。

今晚是吳常第一次登台表演。從觀眾熱烈的反應,不難看出這是一場精彩而成功的魔術秀。

成為鎂光燈焦點的他,站在舞台上向觀眾鞠躬致意。觀眾不會知道,在台下如雷的掌聲、瘋狂的安可聲與雙雙欣賞、崇拜的目光中,仍一臉冰冷高傲的魔術師吳常,內心其實是充滿澎湃的喜悅的。

他的視線與坐在台下第一排中央,激動到泛淚的黑茜對上,心裡想著:茜說的對,她總是對的。

黑茜將魔術帶給吳常,讓他從此著迷其中,不再因人際上受到的挫折而感到孤單和恐懼。而他將驚喜、奇蹟帶給人們,藉以獲取好感與認同。

一直到這一刻,吳常才真切意識到,即使不刻意跟別人說話、揣測別人的心、了解別人,也可以不被討厭或欺負。

他,真的可以做自己。他,自由了。

伴著落幕,舞台上燈光也隨之一暗。

 

===================

 

「鈴鈴鈴——」吵得人心煩意亂的鈴聲喚回我的意識。

我張開雙眼,景象逐漸變得清晰,腦袋卻一片空白。我爬起身,太陽穴忽地一陣痛楚,剛才被電車撞的那一幕躍入腦中。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感到觸目驚心。

      我望著週遭仍是川流不息、人來人往的街道,不禁懷疑:難道我還在時域?

「鈴鈴鈴——」懷中的電話兀自響鈴不休,像是在回應我的疑問。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91

空域

092

沒有線了

093

捨域

094

誤打誤撞

095

懼域

096

祂知道了

097

善域

098

告解

099

滔天巨浪

100

悔域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