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魂鬼.png  


     夜幕低垂,華燈初上,喧囂擁擠的捷運裡,怎麼能肯定圍繞在身邊的是人?
  

 

      =================== 

 

      四月的夜裡,天氣微涼,與小學同學的聚會上,大家聊起好多以前的好笑、好玩的糗事,一頓飯下來大家對於青澀的學生時代都是無比懷念。

      不知不覺,都已經聊到十點多了。見外頭夜已深,大家紛紛表示要回家了。在鼎泰豐外頭與大家說再見,我便走去東門站打算搭捷運回家。

      才剛進站便覺膀胱一緊,想到至少還要再搭半小時的車,決定先上完廁所再下月台。

      一走出廁所,抬頭就看見迎面走來一位眼熟的漂亮女人。思索了幾秒,才想起她是之前在動物園站見過的站務人員!

      此刻她穿著粉色蕾絲洋裝,更凸顯她不食人間煙火般的甜美與氣質。

      我沒想過自己還會再遇到她,竟然現在遇到,實在不想錯過這個機會。可是,想上前跟她搭話,又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更怕被誤以為是變態。所以一時之間,只是沉默皺眉,暗暗苦惱。

      她與我擦肩而過,四目相接時,對我淡淡一笑,給了我莫大的鼓舞,我決定鼓起勇氣跟她說話。

      「哈囉!那個,你還記得我嗎?」我抱著一絲希望問道。「之前在動物園站的時候,你主動走過來關心我...」我不知道該不該跟她解釋犬魂包子的事,便草草帶過,只是說:「謝謝你!」

      「當然記得啊。」她甜甜笑著說。

      我一看到她的笑容就怦然心動,忍不住臉紅地說:「那個,你家住這附近嗎?」

      「為什麼這麼問?」她反問我。

      「喔沒有,」我連忙解釋,「我想說這麼晚了,你這麼漂亮的女孩子一個人走在路上,感覺有點危險,所以...

      「那你陪我吧?一起去吃芒果冰?」

      「啊?」突如其來的邀請讓我手足無措,我害羞地抓了抓頭:「當然好啊。」

      原本以為她是要去永康街,但經過街口的時候,她並沒有轉彎,只是繼續往前走。後來轉進的巷子裡,看起來像一般住家,在夜晚顯得有些冷清。但是我們一路上有說有笑,我也不覺得有什麼好怕的,滿腦子都在想要怎麼跟她要line比較自然。

      「嗯?」站務員突然注意到我脖子上的項鍊。「那是什麼啊?」

      「喔,這是觀音像,我的護身符。」

      「護身符?」她看起來很好奇:「能不能借我看一下?」

      「當然可以啊。」

      我將觀音玉墜摘下來,遞給她的時候,她一個不小心沒接好,項鍊就這麼擦過她的指間直直掉下去,好死不死掉進一坨狗屎裡!

      「啊!」我叫了一聲。

      因為體質特殊的關係,我非常依賴護身符,除了洗澡以外,幾乎從不離身。可是要我徒手去拿,實在又沒有那個勇氣。當下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不好!」站務員頻頻道歉,好心地從手提袋裡取出衛生紙和塑膠袋,直接幫我拿出來,將項鍊裝進塑膠袋裡給我。

      我實在沒想到她會這麼幫忙,感激地連連向她道謝。

      「不會啦,都是我不好,真不好意思。」她提議道:「對了,這附近的公園有公廁,不然我帶你去洗一下項鍊吧?」

      「喔喔,當然好啊!謝謝你!」

      又走了一段路,她帶我走進一條小巷子時,我看再走幾步就到底了,就問她:「你是不是記錯路啦?這是死巷耶。」

      「沒有......」站務員扭頭過來看我,卻是滿臉的腐爛皮肉,根本沒辦法辨認長相!

      「啊——」我嚇得大叫。「鬼...鬼啊!」

      轉身就要跑,卻看到巷口出現一位身穿緊身黑洋裝、身材火辣、波浪長髮披肩的女人。雖然背光,看不清楚面貌,但四週景象的既視感太重,我馬上就想起祂是誰。

      「虎姑婆!」我失聲叫道。「靠怎麼又是祢啊!祢不是住東區嗎?」

      「東區粉圓都不只在東區賣了,誰說我住東區就不能來?」祂邊說邊緩緩向我走來。

      「祢祢祢...祢不要過來!」我連忙抬起塑膠袋,害怕地不停往後退:「我有護身符!」

      虎姑婆冷嗤一聲,又說:「符一旦沾了穢物就會失效,這你都不知道嗎?」祂抬頭朝巷底的方向說:「不錯嘛,這麼快就找到替死鬼,看來祢今晚就可以投胎了。」

      「替替替死鬼」我嚇到連牙齒都在打顫。

回頭一看,身後哪有什麼正妹站務員,是一個身材高我半個頭、衣服被撕扯地破破爛爛的男鬼!

祂脖子一整塊肉都沒了,露出裡面白森森的頸骨;胸部一整片都凹陷進去,肋骨幾乎每根都斷了;腹部也被挖出好幾個窟窿!

祂頭向後仰,肩膀一邊垮下來,拖著雙腳慢慢往我走來。我聞到祂身上那股濃重的腐敗氣味,都快吐了,覺得祂比虎姑婆還可怕幾百倍,趕緊又往後退了好幾步。

「祢祢不要過來!祢到底是誰?為什麼要幫祂害人啊!」我捏著鼻子對祂說。

「沒聽過『為虎作倀』嗎?」虎姑婆得意地向我解釋道。

只要是被虎姑婆吃掉的人,就會變成「倀鬼」。為了能早日投胎,倀鬼會四處物色替死鬼,利用幻象引人到虎姑婆跟前。

      「不會吧!」我低頭看了一眼塑膠袋,這才明白自己中計了。「祢根本是故意把我護身符用髒的!」

      倀鬼將後仰的頭,甩到右邊,默不吭聲地盯著我,眼神中盡是惡毒。

      「活該你倒楣,又落到我手裡。」虎姑婆冷笑一聲,說:「我不吃你都不好意思。」

虎姑婆與倀鬼不懷好意地緩緩向我靠近,我根本無處可逃,只能無助地往一旁的牆壁靠,害怕到腿軟,心裡想著:完了,被前後夾擊,今天真的在劫難逃了。

「許先生啊!」一位長相帥氣的男子忽然撞開虎姑婆,衝進巷子裡:「我叫你,你怎麼都不理我!」

「彭于晏!」我吃驚地說。

「不是啦,是我豬哥啦!」祂將面具撕下,露出憨厚又有些害羞的笑容。接著祂忽然豬鼻一抖,面色一凜,眼神銳利地看向虎姑婆:「有妖氣!祢不是人!」又看向倀鬼說:「這不用聞也知道不是人。」

      「豬哥啊,快救我啊!」我像是見到汪洋中的浮木,急忙高聲喊道。

「這豬鼻」虎姑婆睜大眼睛,繞著豬哥上下打量一圈,突然直視豬哥的雙眼,正經地說,「太性感了。我喜歡。」

「啊?」豬哥身子一抖,非常受寵若驚地說:「祢是說豬鼻嗎?是在說我的豬鼻喜歡祢,呃不,是在說祢的豬鼻喜歡我,呃不,我是說我—」

      「祢,」虎姑婆打斷豬哥的話,指著祂說,「待會跟我回家。」

      「我?」豬哥張大眼睛,指著自己,不可思議地說。

      「不要就算了。」虎姑婆甩頭,轉身就要對我出手。

「要要要!」豬哥連忙制止祂。「但是至少先讓我送我兄弟回家吧。」

      「真麻煩!」虎姑婆怒瞪我一眼。

「明明就是祢們聯合起來把我騙來這邊的耶!」我喊冤地說。

「我先把你吃了再說!」

「等等!」豬哥架住虎姑婆的手。「祢們就放過他吧!拜託!他只是愛上我而已,又不是什麼壞人,是我唯一的朋友!」

「絕對沒有啊!我只愛結衣啊!」我連忙澄清。

「閉嘴!送到嘴邊的肉,哪有可能不吃!」虎姑婆兇巴巴地罵道。

祂美豔的臉蛋開始發生變化,直覺告訴我,祂即將要顯現真面目,把我吃了。意識到這點,我更是嚇的全身發抖。

豬哥奮力一撲,將虎姑婆壓倒在地,對著我大喊:「快跑啊!」

我見狀,急忙拎著塑膠袋,一路靠手機google地圖指引,往捷運站狂奔。虎姑婆後來也沒追上來,想不到豬哥這麼有兩下子,居然把祂制伏了。

原本以為事情就這麼告一段落了。回到家也沒想太多,鬆了一口氣,倒頭就睡。

睡到半夜,我的頭感到陣陣寒氣,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響,恍恍惚惚張開睡眼。

只見倀鬼那張半腐化的臉貼在我面前,喃喃催促著我:「跟我走吧......

 

 

 

===================   

想看更多 捷運百鬼夜行 

 

☢️ 推薦其他短篇系列 💀 👻    

都市傳說】   鄉野奇譚】   校園鬼話   

異國怪談】   海中迷藏 

 

☢️ 我要挑戰長篇系列 🔪🔫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已完結)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