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尋龍訣劇照日本兵.png  

 

我茫然地東張西望,發現自己站在人行道邊緣的一個水溝蓋上。低頭看著水溝蓋,自言自語地說:「難怪腳下都是一排一排的洞,還好剛才沒掉下去。」

       更多細節流進腦海,我被撞的時候恰巧是站在軌道的轉彎處,所以才會被撞出軌道,不然搞不好就活活被電車給輾過去了。

       看來這次代表我存在的「電話」,比上次的「香」還狠毒,不只引誘我去撞車,鈴聲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停下!

       「鈴鈴鈴——」電話聒噪地響著,機身不停跳動,像是隻極力掙脫擁抱的兔子。

這倒是提醒了我,在這域界中,「剩餘時間」的重要性。面對無法預測何時會停的鈴聲,除了分秒必爭,別無他法。我用左右上臂夾住電話,雙手手背再次拼組成「天圓地方」的幾何圖形。

額頭中央瞬間像是被什麼東西從裡面猛烈撕開一樣,痛的我大聲尖叫:「啊——」

灼熱的疼痛從額頭向四面蔓延開來,連帶我的左右太陽穴和後腦勺都在抽痛,耳朵嗡嗡作響。

一陣天旋地轉中,天眼再次睜開。

我不明白為什麼這次開天眼比剛才在空域還來的更痛,害我差點鬆手讓電話從我懷中跳出。

眼前再度出現縱橫交錯的幽藍光線。奇特的是,身邊千絲萬縷的藍線圍成兩道光牆,緊貼著水溝蓋的左右兩側。

難道說……

心裡有了想法,連忙閉上凡眼,單以天眼觀想。結果真如我猜測,我現在正在逃脫時域的路徑之中!

想不到電話的下流手段不但沒得逞,反而把我撞進域界唯一一條逃脫路徑裡!真的是誤打誤撞啊!

以前只知道離開安全的逃脫路徑之後,便要接受所在域界的考驗,考驗不過就會失去一魄,被轉到下一個域界。從來不知道,只要持有這個域界代表生命值的東西,並且再回到路徑上,就能繼續沒走完的路。

那麼,只要我在有限時間內順著路徑走出域界,考驗沒破也無所謂吧?

正在暗自慶幸之餘,突然兩隻大掌同時從天而降!

      手速不算快,我才剛跳開,便感到一股勁風掃過。

「磅!」腳下猛地一震,柏油路面都裂了開來,我差點站不穩摔進水溝裡。

眼前這雙手掌都沒有一絲皮肉,只是白森森的骨頭。

一位身穿軍綠色服裝、貌似軍人或警察的骷髏巨人正趴在地上,眼珠骨溜溜地盯著我打轉!

「你哪位啊!」我錯愕地大聲問道。直覺又是往後跳開一大步,落在兩個水溝蓋中間的柏油路上。

骷髏巨人沒有回答,只是大手一揮,往我襲來。我才剛低頭蹲下閃過,餘光又看到另雙手作勢朝我打來。我躲開的同時,抬頭一看,是另一個骷髏巨人!

唉,師父怎麼沒講清楚,這條逃脫路徑一點都不安全嘛!

我邊心裡嘀咕邊閃躲,瞬間覺得自己成了什麼蒼蠅、蚊子,人人喊打。還好這裡的巨人動作都不快,還能即時閃避。

「鈴鈴鈴——」懷中急促的電話鈴聲時不時提醒著我時間在倒數。

我看骷髏巨人的頭部和眼球都只會左右轉動,便抓準時機往他們頭頂或下巴的方向閃躲,沿著光牆、往域界出口的方向逃跑。

骷髏巨人雖沒打算放過我,但只要他們一站起身,就沒辦法低頭看見我的位置,只好眼睜睜地看著我從他們手中溜走。

「鈴鈴鈴——」電話聲時時刻刻都像是在催促著我,令我不敢鬆懈。

好不容易狂奔至路徑的末端,我左右查看,確定擺脫追兵,才敢停下腳步。

現在總算有時間尋找吳常下落,趕緊雙手結印,喃喃念起咒語:「哆呢哆啼,哆啼哆嘛,六合化外,以眼通天,尋人吳常,急現其蹤,摩訶沙!」

閉肉眼觀想,天眼視線當即穿過無數星雲般的薄霧,最後竟落在「懼域」裡,那雙充滿畏怕的眼神!

我心頭一緊,立即張開眼睛,心中叨念著大事不好。如果說時域與空域是最無厘頭的域界,那懼域和善域就是最恐怖的域界了。

逆行七域的順序中,時域的下一域就是懼域,我得把握機會趕快去找吳常才行!

念頭才剛落定,一顆骷髏犬頭突然探進光牆,擋在我與域界的盡頭中間!

「呃啊!」我嚇得怪叫一聲。

頸間繫著狗牌的骷髏犬,眼睛一聚焦到我身上,立即對我齜牙裂嘴,發出威嚇的低嗚聲,黏搭搭的口水從刀山般的利牙縫中滴落,撲鼻都是令人作嘔的惡臭。

「汪汪汪!」牠狂吠不止,像是在告訴主人我的位置。

隨之而來,逐漸從四面八方靠近的咚咚腳步聲證實我的猜測。忽然一陣刺耳的尖銳哨子聲響起,骷髏犬像是接到什麼指令,立即身形一伏,甩開四腿朝我撲來!

我直覺就是想轉身逃跑,偏偏在這個時候,電話突然安份下來,不再跳動,徒留響音:「鈴鈴鈴——」

心中霎時警鈴大作,不祥的預感湧出腦海:時間快到了!

「來吧!」我心一橫、牙一咬,握緊雙拳就往路徑盡頭的方向奔跑,與骷髏犬硬碰硬。

就在骷髏犬張開血盆大口的瞬間,我一個重心急往斜後方倒下,擦過牠的下巴,滑壘過牠的腹部,連忙蹲起身再往盡頭的柔和白光奮力一躍!

 

===================

 

四週忽然一片黑暗,吳常還是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他甚至不能確定自己是生是死。

方才回顧的片段,都是目前為止,吳常最難忘的過去點滴:首次接觸魔術的那一刻,可以說是他人生中的轉戾點;而正式以魔術為職業的那一天,則是他至今最難割捨的快樂時光。

如果剛才的回憶是傳言中,臨死前的人生跑馬燈,那為什麼只有兩段,而且還都那麼重要、那麼美好?也許我現在在彌留之際,正做著夢?他揣測著。

幾秒之後,吳常發現自己正以蜷縮的姿勢在某個非常狹小的空間。他挪動身體的時候,忽然微光從背後灑進來。

原來後方有個透光的洞,只是剛才被自己的背部完全抵住,所以無法看清自己身處的環境。

他有些意外,繼續努力挪動四肢。好不容易轉過身來,才發現背後有片類似百葉窗的通風氣孔。

吳常從葉片中望出去,對面是一排齊天花板的刷漆鐵製置物櫃。同時,腳底傳來沙沙聲,他將踩到的紙張拿起來,湊到葉片下看。

在微光之中,他看到一張被惡意塗鴉地亂七八糟的滿分考卷。

吳常心裡大為震動,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過目不忘的他,馬上記起這份考卷,即便視線下一秒才掃到考卷右上角的受試者:六年五班 12號 吳常

腦筋一轉,他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了。

吳常開始全身顫抖,昔日的創傷與恐懼如滔天巨浪,一瞬間將他淹沒,眼淚立刻奪眶而出,理智與冷靜棄他而去。

他的心智回到最不堪回首的八歲,惶恐、不知所措的他,只能不斷用力地捶打面前的鐵門,低聲啜泣悲鳴著……

 

===================

 

張開眼睛,四週很昏暗,光線主要來自走廊兩端的樓梯口逃生指示燈。中間一大段則是仰賴窗外的月光或路燈。

剛才一直死命抱著的那個麻辣鴨血色的電話消失了。

一想到不用再聽到它那刺耳聒噪的奪命連環鈴聲,耳根子終於得以清淨,心裡不禁雀躍了起來。

我站在原地轉了一圈,覺得室內格局很眼熟。想了一會,才想到這裡應該是我念的小學。

當即心下起疑:不對啊,如果我真的追上吳常的域界,應該是進到他最懼怕的一段回憶才對,怎麼會是來到這裡?難道我剛好與他擦身而過?該不會他以前也念這所吧?

這麼一想,我立即再次將雙手刺青拼成「天圓地方」。在天眼睜開的前半秒,我才忽然想起開天眼有多痛!

「哎呀完了!」

我才叫糟糕,一陣錐心刺骨的疼痛就這麼猛攻而來。

「啊——————」這次我痛的眼淚直流,雙手抱痛吶喊。

彷彿有人拿登山鎬猛擊我額頭,將頭顱鑿開來似的,沉睡的通天之眼再次從劇痛中圓睜復甦!

難以承受這股疼痛,我跪坐在地,半晌才回過神來。拚命大口深呼吸,心裡罵道:每次開天眼都痛不欲生,而且還越來越痛!老天爺祢是不是在整我啊!又不是冰箱門怕冷氣外流,幹嘛一直給我關起來!

罵歸罵,滿腦子都在想吳常在哪的我,立即心急如焚地再次闔上雙目、結印念咒,以天眼觀想。

雖然沒辦法得知吳常的確切位置,但至少可以確認他就是在這懼域沒錯。

以前聽老師父說,「天眼」之所以叫天眼,正是因為它的視野堪稱可以通天。不僅可以看盡凡間,更能上尋天界、下搜陰間、望進混沌。天地萬象間,天眼僅次於「佛眼」、「仙眼」與「冥眼」,遠在法眼、妖眼、鬼眼、陰陽眼和常人的肉眼之上。

但是,只有遇到特定機緣,同時具稀世慧根和一定修為的人,才能真正將天眼發揮的淋漓盡致。

以我來說,能夠看出自己所在位置和欲尋之人位於哪個域界,就已經是極限了。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91

空域

092

沒有線了

093

捨域

094

誤打誤撞

095

懼域

096

祂知道了

097

善域

098

告解

099

滔天巨浪

100

悔域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