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bridge_KingsCollegeatNight.png  

 

雖然我們家是普通家庭,但是我跟哥哥都是念這所貴族學校—維特小學。不過,哥哥是以全額獎學金生的身份入學,而我就沒那麼優秀了。爸爸怕我與哥哥念的學校不同,幼小心靈會受創,再怎麼省吃儉用,也堅持讓我跟哥哥念一樣的學校。

維特小學是採小班制菁英教學的模式招生,每班學生不超過十五人。校地雖大,建築物卻只有兩棟。

一棟工字型、維多莉雅建築風格的教學大樓是全年級的教室,樓層依年級劃分;一年級教室在一樓,二年級在二樓,以此類推。

另一棟L型的現代化建築則是活動中心,就在教學大樓的斜對面。除了有游泳池、禮堂、球場、視聽教室、實驗室之外,教師、校長辦公室也在這裡。

此刻我就站在活動中心四樓,一排實驗室外的長長走廊上。藍光交織成的光牆與兩邊牆壁正好重疊,顯示我剛好在這個域界的逃脫路徑之內。

雖然這次比較走運,不用費心思找路徑,但我還是很煩惱,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找吳常。而且進到懼域以後,總覺得學校太過昏暗,又靜悄悄的,時不時流露出一種陰森、詭譎的氣息,讓我心裡一直覺得毛毛的。

       「控、控、控!」

       忽然一陣撞擊似的悶響,害我嚇得跳起來,思緒馬上被打斷。聲音雖不嚇人,卻來的突然,在寂靜的深夜裡特別引人注意。

       我轉頭一看,仔細聆聽辨別聲音的來源,應該是從斜對面那棟教學大樓的樓上傳來的。

       「控、控、控!」

       我嚥了嚥口水,雙手扶在窗台上,向音源處打量了一會,除了聲音持續傳來以來,沒有什麼其他異狀。

       畢竟不是在同一棟,音源感覺與我有段距離,聽起來也沒有越拉越近,所以當下並沒有很害怕,但也絕對不想靠近。

       偏偏懼域的逃脫路徑剛好就是經過那裡!

       先是沿著這層樓到樓梯口,再穿過連接兩棟大樓間的五樓空中走廊,到教學大樓的六樓,又迂迴地經另一頭的樓梯下到三樓,才在中間的班級教室結束。

       「控、控、控!」低沉的聲音再次傳來,令我有些煩躁。

       就在這個時候,眼角餘光瞥到一道黑影閃過!

       我下意識轉頭,看向左邊走廊底端的樓梯口。那裡空無一物,卻開始傳來:「咯咯…..咯咯…..

       那是孩子們的笑聲。詭異的是,聽起來不是開心地開懷大笑,而是那種笑在喉嚨裡、不懷好意的竊笑。在走廊上迴盪不止,顯得空靈、幽冷,又令人發毛。

       「我的天啊……」我輕聲驚呼。兩條手臂都隨之起雞皮疙瘩,瞬間意識到:這不只是吳常的懼域,也是我的懼域……

       直覺就是想逃,可是我又不敢有太大的動作,所以慢慢一步、一步地往後退。

       「控、控、控!」敲擊聲再次引起我的注意。

       我想起自己還有很多條退路可走,而且通往教學大樓的逃脫路徑是在走廊的右邊,所以要逃離懼域目前看起來還不算難。眼下心裡的疑問是:這些小孩到底想幹嘛?我有必要逃跑、躲避祂們嗎?

懼域彷彿是聽到我心靈的聲音,打算給我點回應。樓梯口亮著青光的  [ EXIT ]  逃生指示燈開始忽明忽滅了起來,發出接觸不良的細微滋滋聲,像是在預告著什麼。

       我又往後退幾步,開始猶豫了起來:要跑嗎?要的話,應該往樓上跑還是樓下跑?還是乾脆跑出活動中心?順著光牆跑去教學大樓會不會比較保險?

一眨眼,左邊樓梯那忽然出現七、八個孩童的身影!

祂們之中有男有女,穿著墨綠色蘇格蘭格子樣式的制服。全身都半透明,呈灰藍色調,面目模糊卻都是臉朝向我,同時冷笑著:「咯咯…..咯咯…..

祂們像是從泥沼中浮出一樣,有的從天花板、地板和兩邊牆上浮出頭顱,有的則是從旁邊的實驗室窗戶裡伸出手或腳來,慢慢爬到走廊上,向我靠近。  

我嚇得思考瞬間中斷,愣在原地,呆呆看著祂們顯露越來越完整的軀體。

兩個從樓梯間探出頭的小女孩,沿著走廊兩側的牆壁走對角,一隱一現地往我接近。長長的走廊,祂們轉眼就移動了四分之一。

距離一拉近,我才看清祂們的五官,都是浮腫發爛的,屍水不時從臉上的空洞間滴落,下巴開闔抖動著:「咯咯…..咯咯…..

那空靈、陰森又摻雜些許雜音的笑聲,每次聽起來都一模一樣,像是從老式收音機裡不停重複播放出來似的,比我在陳氏孤兒院裡看到的小孩還要可怕駭人。

忽然一陣陰風撲面,我立即回神,連忙順從直覺,轉身就順著光牆往右邊的樓梯口拔腿狂奔。

一路爬上五樓階梯,再跑過空中走廊到教學大樓。學生們的冷笑聲一直緊追在後,感覺離我超近,好像臉貼著我後腦勺笑一樣。我害怕的頸後寒毛直豎,中間都不敢停、也不敢回頭,直到跑到教學大樓的六樓走廊,笑聲離我有段距離,才敢停下來回頭看。

那幾個學生,包括兩個小女孩,都聚集在空中走廊的另一頭。祂們不再發出怪笑,只是靜靜站著那邊,與我遙遙相望,像是在等著我回去。

當下心裡覺得奇怪:為什麼祂們不過來?這棟樓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

「控、控、控!」

悶響從身後的走廊傳來的。從近處聽起來,比較像是敲鐵盤的聲音。來到六樓,突然變得好大聲,害我心驚了一下。

此時我已是驚弓之鳥,立即縮回樓梯口,轉身探頭往走廊看去。

昏暗清冷的月光下,走廊上的景物顯得有些朧朦不清。盡頭是六年五班,那個轉角處與我這邊相同,左右都各有一排齊天花板的置物櫃。

「控、控、控!」聲音似乎就是從某一格置物櫃發出來的。

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會不會是手機在震動?還是什麼老鼠之類的小動物被困在裡面?我心裡胡亂猜測道。

抱著忐忑的心,緩緩移動腳步向置物櫃靠近,同時四下張望,確認沒有其他異狀。

六年一班、二班、三班、四班。就在我硬著頭皮慢慢從四班的後門往五班的前門移動時,三、四個男學生突然從轉角的另一頭跑過來這條走廊。

我反射性地躲近五班前門凹陷的位置,微微探頭出來查看。

那幾個學生似乎完全沒發現我的存在,正在將下排其中一個置物櫃的鐵門打開。

我怎麼也沒想到,從裡面撲倒出來的,會是穿著淺色西裝、我正在苦苦尋找的吳常!

「怕了吧?」其中一個身材較高大的男學生揪起他的衣領,輕輕鬆鬆就把他上半身提起來。

吳常立即變成跪姿。他點點頭,看起來狼狽中竟有些瑟縮。

「怎麼樣,要不要承認?」男學生問道。

吳常頻頻搖頭,激動地揮著雙手。

男學生馬上抬手,一巴掌猛將吳常打倒在地。

「作弊還不承認!」男學生喝斥道。抬腳就毫不留情往他身上踹。

「對嘛!明明就作弊!不要臉!」另一個戴眼鏡的學生接著發難,把吳常抓起來又使勁揍他一拳。

「我沒有、我沒有……」吳常哭著努力解釋,連聲音都明顯在顫抖。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震驚地想著:那真的是吳常嗎?那個冷若冰霜、高高在上,受無數女人傾慕的天才魔術師吳常?他為什麼不反抗?為什麼看起來這麼軟弱、這麼害怕?

「騙子!才八歲沒作弊怎麼可能每次都考滿分!呸!」平頭的男學生對地上的吳常吐口水。

口水落在吳常臉上的那一刻,彷彿喚醒了學生們的野蠻、暴力天性,馬上圍著他拳打腳踢,下手毫不留情,還伴隨著難聽至極的辱罵。

腦中快速浮現一幕幕與吳常相識的過程,我早就習慣了他總是散發著人生勝利組的耀眼光芒。要不是親眼看見,我根本沒辦法想像他曾經受到這樣的欺侮與傷害。

起來啊!反抗啊!你已經是大人了,為什麼還要怕他們?為什麼不還手?狠狠揍回去啊!我在一旁心裡吶喊道。

可是吳常沒有。他始終都倒在地上縮成一球默默啜泣,被身材看起來比當時的他大好幾歲的同學不斷毆打。

很快我就明白了。也許是當年受創的傷口太深,遠遠超出吳常八歲時的心理負荷能力,又未曾真正釋懷,所以至今仍在心底的某一處淌血,沒辦法癒合。

這就是吳常根深蒂固的恐懼,他一輩子難以抹滅與克服的痛。

高大的男學生忽然揪住吳常的頭髮,大聲出言威脅:「你再不承認我就把你從樓上丟下去!」

「我沒有真的沒有……」吳常的聲音聽起來含糊不清。嘴角留下的血,與兩行清淚混在一起滴下地面。

我知道這是他的懼域,應該由他自己學會面對、戰勝自己的恐懼。雖然不出手幫忙很殘忍,但若有機會還陽,這對他來說才是最好的。

可是當我看到他滿面淚痕、惶恐無助的臉,立即想起前世在廢棄屋裡痛哭失聲的若梅,理智轟地一聲瞬間消失殆盡。

去他媽的規則!

內心一把怒火猝地燃起,我大聲對這些該死的學生吼道:「王八蛋!」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91

空域

092

沒有線了

093

捨域

094

誤打誤撞

095

懼域

096

祂知道了

097

善域

098

告解

099

滔天巨浪

100

悔域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