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池水鬼.png  

 

頓時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不是想制止這四個男學生,我氣到簡直想把他們扁到連家犬都認不出來!

馬上就朝那位揪著吳常頭髮的高大男學生衝過去,離我比較近的戴眼鏡學生立即伸手要抓我。

「一群欠扁的死小孩!」我奮力把他推開,趁著衝勁跳起來,抬手握拳就朝高大男生的臉使盡全力揍過去。

男學生吃痛立刻鬆手,往後退了好幾步,背抵窗台低頭摀著臉低吼。我馬上蹲下把他兩腿抬起猛力往後一掀,他立刻就頭朝下摔了出去。

「你先下樓吧你!」我探頭對往下墜落的他罵道。「不要臉的—」

話還沒講完,我左臉就被狠狠打了一拳,差點站不穩跌在地上,力道大的我有些暈頭轉向,勉強扭頭定睛一看,是剛才的戴眼鏡學生。顴骨先是一陣火辣辣,接著是出奇的疼,彷彿被打凹、打碎似的。

雖然進入混沌七域之後,早已體認到在這裡也可能會有各種知覺,但挨揍的這瞬間,才確切意識到這一點。

痛覺來的兇猛,我根本猝不及防,有那麼半秒呆愣在地。直到戴眼鏡的男生又再次揮拳,我才反應過來,連忙低頭閃過。方才那口怒氣再度提到胸口,抬腳就左右開弓狂踹他重要部位。

「就你會踹人是吧?我現在就把你踹到一輩子尿不出來!」

「噢!」戴眼鏡的男生痛的五官全皺在一起,彎腰駝背地叫屈:「不是我

「哎差不多啦!」我不耐煩地揮揮手。

他後退的時候不小心絆到地上的吳常,沒站穩就往後摔出去,頭撞到置物櫃,發出「控」一聲低響。

跪坐在地上的吳常瞪大雙眼錯愕地盯著我看,我從沒看過他露出這麼吃驚的表情,見到我像見到鬼似的。

忽然「磅」地一聲,後腦勺受到重擊,我往前撲倒在吳常面前,立即感到頭昏眼花,眼睛張開一片金、一片紫的色塊,視野內盡是朦朧,聚焦不起來。

後腦勺的疼痛開始蔓延的同時,也感覺身子一輕,被人提了起來,視線總算恢復清晰了。我極力忽略那股刺痛,只是雙腳發力往後亂踢亂踹一通,恰巧踢到後面學生的肚子。

趁他鬆手,我回頭一看,是始終沒開口但剛才也揍吳常揍的很起勁的高瘦學生。

我見他手上拿著一隻不知哪來的木頭桌腳,登時氣的七竅生煙:「竟然連兇器都拿出來了!」

立即衝過去抱住他的腰,將他撲倒在地,兩個人在地上就扭打成一團。我又打又咬,雙手指甲把他臉都抓花,他一提腳把我踹出去,跌到吳常身上。

我見到吳常臉色刷白,有些驚恐的樣子,連忙爬起身,擦擦嘴角的血,對他說,「你閃開啦,我扁的正起興,不小心連你一起扁那多不好意思。」

耍帥的話才剛說完,雙臂就被人從後方架住,高瘦男生往我猛攻而來,頓時拳如雨下,因為上半身幾乎都被固定住,我只能勉強側身閃躲,用腳踢回擊,同時努力掙脫束縛。

不知為何,架住我的手突然一鬆,我沒空回頭查看究竟,立即伸手抓住眼前高瘦男生的拳頭罵道:「就只會圍毆是吧!有種單挑啊!」

正想踹他的時候,有隻手從後面環繞過我面前,勒住我的脖子,力道之大,我霎時整個身子都往後弓起,腳尖瞬間抬離地面!

背後的人不只是勒住我,另一手還用力將我的頭往後扳!

我心念一動,登時大驚:他是要把我的脖子扭斷!

意會到這點,我脖子立刻往他轉動的反方向發力,死命抵住,不讓他得逞。同時瘋狂地往後打他、踹他,可是他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似的,完全不為所動,勒住我頸項的手勁還越來越大!

我漸漸喘不過氣,反擊力道也越來越小,臉被扭到左邊的時候,我看見勒住我的人,驚訝地發出怪聲:「呃

他竟然是剛才那個摔下樓的高大男生!

怎麼可能沒死!你這才叫作弊吧!我心裡想這麼罵他,卻苦於有口難言。

再差一點點,我脖子就要被往後扭斷。就在我即將氣竭的那一秒,一隻木棍般的東西忽地往扳著我臉的手重重落下,感受到一震,那手隨之從我臉上移開。

我再用力將脖子的手一扯,立即脫離鐵臂的勒制,登時本能地張口貪婪呼吸,如釋重負。

就在這麼幾秒間,吳常已俐落地打趴這幾個學生,像拎垃圾一樣,前後將三個學生扔下樓,而剛才打他打的最狠的高大男學生則被鎖進吳常原本被關的那格置物櫃裡。

這下換高大的學生從裡面不停「控控控」地敲打著鐵門,吵著要出來。

「吳常!」我目瞪口呆地盯著他,實在沒想到他可以這麼快就克服自己的恐懼。

「你怎麼會在這裡?這裡是什麼地方,你知道嗎?」吳常四處打量問道。

「嗯,」我點點頭,突然覺得好感動,不禁有些哽咽,話都說的有點含糊,「太好了,你成功克服自己的恐懼了

「此地不宜久留,」吳常邊顧盼左右,邊牽起我的手往活動中心的方向走,「快走!」

「不對不對,」我立刻拉住他,向反方向努嘴,「這邊才對。走這邊去三樓!」

吳常沒有太多猶豫,馬上跟著我順著樓梯下到三樓,而我則一路仰賴光牆指引。原以為只要再過幾秒,就可以順利逃出懼域,豈料,跑進三年三班時,我卻意外發現路徑的終點不見了!

「那團白光呢?」我在教室內轉了一圈,裡頭除了普通課桌椅以外,空空如也。光牆到第二排桌椅中段也斷了,不再有藍線。

「怎麼會這樣?」我又急又不解地說。「盡頭出口應該在這裡才對啊!」

「這裡到底是哪裡?」吳常又問。

「混沌七域,陽間與陰間之間的過渡區。我們在七域裡的懼域。原本可以從盡頭這裡逃出去的,可是現在出口不見了!」我驚慌失措地說。

「還有別的出口嗎?」

「沒有。每個域界都只有一條逃脫路線,路的盡頭就是出口。照理來說,照著路線走就一定會找到唯一的出口,除非—」我忽然想到什麼,止住了嘴。

「除非?」

「祂知道了」我轉頭看向吳常,驚恐地說:「混沌知道我們正在逆行七域了!」

話才剛說完,教室的地板突然垮下,感到腳下一空,我們兩人都措手不及地跟著地板一起墜落。

耳邊傳來嘩啦嘩啦落水聲,心下才剛起疑,我與吳常身子就噗通、噗通兩聲,接連掉進水中!

遍體感受到冰冷刺骨的寒意,我隨即浮出水面,忍著發痠微刺的不適,睜開雙眼一看,我竟然正在活動中心一樓大廳後方的游泳池!

學校泳池非常大,前方是十二道四百公尺水道,水深都是標準一百二十公分深;後方則是深潛區,專門給潛水社練習水肺潛水用的。標準水道和深水區之間,水面上和池底都有條橫向水道繩作為界線,水中則有無數條直立式水道繩鈎住上下兩端,以免學生誤入深水區。

而此刻我正在泳池前方,由左數過來,第四排標準水道內。四週光線仍舊昏暗,卻意外比剛才在教學大樓、在樓上時還要明亮許多。

沒看到吳常身影,我開口喚道:「吳常!」同時邊踢水邊到處張望。「吳常!」

「啵啵啵啵啵!」右前方,與我相隔三條泳道的水面上,突然冒出一連串正在移動的泡泡,看來水下吐氣的人正在離我而去。

我馬上深吸一口氣,潛入水中,往那條水道看過去。

池水冷冽清澈,幾乎沒有雜質,能見度非常高。只見吳常身體後弓,雙手雙腳都被一大團烏漆抹黑的東西從後方五花大綁,而那團東西果然正將吳常往後方深水區的方向拖去!

水中施力困難,找不到施力點的吳常,只能憑藉自身肌力試著掙脫,但他一看到我,便立刻停下動作,只對我猛搖頭,像是在警告我,叫我不要過去。

我直接忽視他的肢體語言,立刻擺動四肢、游起自由式追在他身後。那團黑濛濛的東西速度不快,不到幾秒我與它的距離就拉近到七、八公尺。

那東西撥開標準水道和深水區之間、立著的排排水道繩,將吳常拉進深水區。水道繩立即又恢復原位,像簾幕一樣將後方景象遮掩的影影綽綽。

隨後趕至的我也依樣畫葫蘆地撥開幾顆繩上的浮球,游進光線更暗的深水區。

然而,即便如此,這光線也足以讓我看清縛住吳常的東西是什麼。方才乍看之下,我以為那無數條茂密粗長、隨水流漂蕩的東西是黑色海草,直到我看見好幾頭濃密的長髮,髮絲間還有好幾雙手,才驚覺大事不秒!

水鬼!一大群水鬼!我心中驚駭道。

吳常肺裡的空氣告罄,他不再吐氣、不再搖頭,一直盯著我的眼神逐漸失焦,轉為茫然。他身子開始往下沉,被那群水鬼拖下深淵般的幽黑!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91

空域

092

沒有線了

093

捨域

094

誤打誤撞

095

懼域

096

祂知道了

097

善域

098

告解

099

滔天巨浪

100

悔域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