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浪.jpeg  

 

吳常也許是個習慣隱藏自己情緒的人,但絕對不擅長背著自己的心意說謊。雖然他口頭上仍是拒絕,但語氣卻開始出現猶疑,我知道他的心已經在動搖了。

我聽了老師一番掏心掏肺的話,心裡也是又震驚又感慨,一時之間五味雜陳、思緒紛亂:雖然老師以前助紂為虐實在有夠幼稚、有夠欠扁的,但心地好像也不是那麼壞…… 不過,才講幾句話就要吳常放下過去、原諒這些師生,也太強人所難!唉!

我感歎一聲,內心糾結歸糾結,心裡也清楚,原不原諒這種事,只有當事人說了算,其他人實在沒有立場過問。

吳常先是轉身背對老師、試著平復情緒,接著又轉頭過來看我,眼神憂鬱中又帶有一絲詢問的意味。

「呃,你看我幹嘛?」我有些納悶地問說。

吳常沉默了兩秒,才開口:「要是你,會原諒他們嗎?」

我一聽,當即低頭皺眉苦思了好幾秒,越想越是找不到答案。

就在吳常正要撇過頭的時候,思緒已經糾結成一團毛球的我,甩了甩頭,順從直覺地回答他:「要原諒曾經重傷過自己的人,哪有那麼容易啊!」

吳常抬眼看著我,似乎在等著我繼續說下去。

「你當然有理由恨他們、報復他們!反正這也是他們活該自找的!就算你一輩子抱著仇恨,我都不覺得有什麼不對。」

「但是,」我停頓了一下,又說,「我從來沒看過這樣的人開心過…… 再說,他們不是都已經死了嗎?你還能拿他們怎麼樣?如果你還放不下,就只是跟自己過不去而已。人心裡有了疙瘩、有了恨,怎麼可能還有辦法開心啊?我覺得,你值得比以前過的更快樂。」

吳常靜靜地看著我、聽我說話,聽著聽著,竟然眼眶開始紅了!

我一說完,他馬上仰頭,像是在思索,又像是竭力不讓眼淚留下來。片刻之後,他眨了眨眼,才又低頭,喃喃道:「也對,人都死了……

吳常轉身,將手伸向海上的老師說:「上來吧。」

老師一聽,發出一聲哽咽,立即困窘地抿起嘴,點點頭,將雙手交給吳常。雙腳一離開水面,老師的臉上登時露出驚喜與欣慰的笑容。

當吳常將手伸向男學生時,男學生像是一臉不可置信地瞪著他,無聲張口了一會,突然激動地雙手扶額痛哭,邊哭邊斷斷續續地說:「對不起…… 我一直都知道你沒有作弊…… 對不起……

這句話對吳常似乎意義重大。他一聽,下顎線條隨之收緊,情緒明顯被牽動。

我在旁見狀也是兀自感動。與其說是被我說服,倒不如說是吳常本身就是個善良又容易心軟的人。我只不過是在他動搖的片刻,補上臨門一腳而已。

然而,我內心其實不太舒坦:老實說,如果這些曾經欺負吳常的人都還沒死,我還真不知道該說什麼!

一將男學生拉上船,船身就因吃重而往下沉許多,伸手出去都可以直接摸到水面。

同時,四週起了變化。明明沒有風,海面上的霧卻突然散去,海水和空氣也都溫度陡降。坐在船上都能感覺到沁人的寒意,背脊都有些發涼。

我抓住木槳,目光轉到船的另一側,打算接著去救其他學生時,赫然發現海面上的人竟明顯變少了!剛才還有七、八個,現在竟然只剩下三個!

還在等我們救援的學生,不再呼喊、揮手,也沒有像剛才那般急著自己游過來船邊。每個都是環抱住自己,全身顫抖著。他們臉色發青、嘴唇發紫,牙關都發出喀喀的打顫聲。

我使勁划了好幾下,才前進兩、三公尺。想來是船上載的人變多,前進的速度也沒辦法像剛才那般敏捷輕快。吳常從我手中搶過槳,接著賣力往學生的方向划動。

船速明顯快了許多。我正要開口誇讚吳常,耳邊就忽然傳來接連不斷的海潮聲和驚呼聲,海面上剩下的學生,一個個全都目瞪口呆地朝我們的後上方看。

感到詫異,船上四人同時回頭一看,我跟老師、男學生三個當場嚇得瞠目結舌,吳常則馬上加大力道划槳。

只見遠方竟平白多了一道越爬越高的水牆,綿延幾公里,正以飛快的速度向我們欺近!

由於事先完全沒半點徵兆,我愣了足足兩秒才結結巴巴地說:「那個是海嘯?」

「海嘯指的是朝沿海地帶推進的強浪。」吳常沒好氣地解釋:「不講究名詞定義的話,就叫它『巨浪』吧。」

我更是難以置信扭頭看向吳常說:「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那麼囉唆!」

這時也顧不得海水冰冷刺骨,出於求生本能,三個學生一回神,馬上擺動四肢往我們的船拚命游來。

大家一陣七手八腳,才總算先把第二、第三位學生拉上船。當第三位學生坐下時,我才認出他是懼域裡,帶頭痛毆吳常的高大男學生!

僅管他連連道謝、面露感激,我卻對他非常不以為然,因為我親眼看過他對吳常的殘忍。要不是看在他已經死了的份上,我還真想再把他踢回水裡去!

船上如今承載了六個人,不僅沒有多餘的位置可容人,船身也是再度下沉一大截,船緣高度都已經與海面拉近不到十公分了!

別說是多一個人,浪大一點,海水隨時都會淹進來!

最後一位仍在水中奮力打水的女學生,仍與我們有段距離。吳常想搖槳過去接應,此時卻是怎麼使力,船都聞風不動。

我們其他人看了也不可能坐在那邊乾著急,每個人都立刻將手伸進凍人的海裡,拚命划水。奈何小船除了左右打轉以外,硬是不肯前進半分!

「船太重了!」我驚愕地叫道。

女學生瞧見船上的狀況,便停下手腳,不再游動,只是眼眶泛淚,楚楚可憐地看著我們,不知該如何是好。

眾人耳中的浪濤聲越來越清晰,巨浪轉眼又往前推進了好幾百公尺,正以排山倒海的驚人氣勢襲來。

如今情況已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要是不減輕重量,船就划不動,大家就都逃不了了。

與其如此,還不如……

我這麼一想,便嗖地站起身,打算跳船。

坐在我旁邊的吳常立即揪住我的手,急道:「你幹什麼!」

「我一跳,你們就趕快划船!」我邊說邊甩動手腕,想將他的手甩開。

「要跳也是我跳,你重量影響不大。」吳常跟著站起身,雙手用力抓住我的肩頭。

說時遲那時快,老師竟一聲不吭地從船的另一頭跳下!

「老師!」其他學生驚呼一聲,沒人來得及勸阻他。

小船那頭立刻往上翹起一小截。其他學生立刻移位過去,一方面為了保持船身平衡,一方面也是想將老師再拉上船。

吳常與另一船頭中間還隔著三個學生,船身狹窄,他一時也無法移動到彼端。沒想到老師竟刻意繞過那三個學生的手,游到我們這頭。

「快上來!」吳常毫不猶豫地伸手對他說。

老師搖搖頭,口氣極為堅定地說:「我知道我以前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這次,請讓我有機會成為一個好老師!」

「老師!你快回來!會凍死的啦!」學生們呼喊著。

老師充耳不聞,又踏了幾腳水,游離小船,目光爍爍地看著吳常:「記住,你是我教過最優秀的學生!」

說完,不等吳常反應,他便吐出一大口氣,將頭埋入水中!

「老師!」吳常傾身伸手就要抓他,可是還是慢了一步,他整個人都已沉入水裡,沒有一點氣泡浮上來。

吳常正要跳下船去救他,忽然轟隆隆雷鳴般的巨響,眾人皆抬起頭來,驚見高度遠超過二十層樓的滔天巨浪正排山倒海而來!

更可怕的是,我們都清清楚楚地看見,紫色玻璃般的水牆上方,一艘白色巨輪竟高高懸在上方,被海水推到白色浪頭邊緣、搖搖欲墜,隨時可能會俯衝下來!

我心跳像是瞬間漏了半拍,簡直看傻了眼。

「來不及了」吳常淡定說道。

我推開他,不放棄地發力划槳,小船卻不為所動。一位男學生見狀,立刻接手過來划槳,我們其他人則猛力用臂當槳跟著划。

海面上霎時波濤、暴雨洶湧,那道水牆來勢如窮兇猛獸般緊追在後,轉眼就來到我們船後!

剎那間濁浪排空,猶如泰山壓頂,瀑布般的水花不停從上空落下,頃刻就將我們全都淋得濕透,瞬間灌注進船內的海水,讓船身再次下沉。我們徒手舀水的速度遠遠跟不上落下的水量,眼看隨時會滅頂,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除了吳常之外,所有人都開始歇斯底里,全都聲嘶力竭地大吼大叫,卻無法聽清楚彼此和自己的聲音,驚濤駭浪的轟鳴聲將所有聲音都給淹沒。

在滅頂前的最後三秒,我抓緊吳常的手,絕望地抬頭看向漫天蓋海的水牆掃來,將我們一舉鯨吞!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91

空域

092

沒有線了

093

捨域

094

誤打誤撞

095

懼域

096

祂知道了

097

善域

098

告解

099

滔天巨浪

100

悔域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