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道.png  

 

猛烈的海水衝擊力忽地一消,我睜開雙眼,眼前竟變成一片粉紅色的世界!

或者應該說是紅色,非常透明的紅色,像是景色被上了一層遮罩,或是戴上某種紅色眼鏡看東西一樣。

方才鋪天蓋海的水牆和白色巨輪都不見了。汪洋又恢復為最一開始的平靜,唯獨視野由紫轉紅。

「果然如此。」吳常的聲音吸引我的注意。

我轉頭望向他,他正從我右方十幾公尺的距離,好整以暇地朝我走來,朝我一步一步踩著海浪「走」來!

「嗯?咦!」我瞠目結舌地發出怪聲。

「沒什麼好意外的,混沌裡面沒有物理定律可言,什麼事都能發生。」聽我解釋幾句就好像成為混沌專家的吳常,往我腳的方向努努嘴,要我往下看。

我低頭一看,自己也是站在海上!

像是海面有某種看不見的玻璃地板支撐我們的重量似的,牢固地讓我如足履平地,一點也感受不到海浪上下起伏,只有海水在腳邊來回沖刷的清涼感。

「我們通過善域考驗,進到悔域了。」吳常走到我面前說道。

我想,每個人的資質、品性、境遇都不一樣,不僅在世時一點一滴地造就我們的人生,也在混沌中一沙一土打造自己的七域。

回首這一路過關斬將,我最大的難關是時域、空域這兩個邏輯虛無飄渺的域界,但對於吳常來說,大概就是善域吧?

吳常的話提醒了我一點,便馬上問他:「不對啊,為什麼善域裡面沒有考驗我的人啊?混沌祂是不是漏掉我了?」

吳常輕嗤一聲,說:「像你這麼鄉愿的人,連殺你的吳依樺都能馬上原諒,哪還需要什麼考驗。」

「又說我鄉愿!我哪裡鄉愿啦!」

吳常懶得跟我辯,話鋒一轉又問道:「悔域的九字訣是什麼?」

「木成舟,渡己罪,蕩歸道。」我反射性地回答,又不依不撓地追問:「喂,你還沒回答我,我到底哪裡鄉愿啦!」我插腰墊起腳尖,想增加一點氣勢,可惜高度還是不到他的肩膀。

吳常徹底忽略我的抗議與逼問,只是兀自點點頭,略思考了兩秒,便說:「所以破解的方法是對遺憾釋懷、原諒自己犯下的罪過。」

吳常的話令我腦中霎時跑出片段記憶畫面,歷歷在目。

十六歲時,因為一場死亡車禍,我墜入混沌。老師父將我從時域帶回陽間時,我曾得以一窺悔域,但當時還不明白眼前畫面所代表的涵義。一直到去年,也就是我24歲的時候,才驚覺當年在悔域看到的,是未來即將發生的遺憾。

當時我在國外帶團,突然接到爺爺病危的消息。雖馬上趕回季青島,卻只來得及在爺爺送火化前,在殯儀館見他的儀容。

我忍不住唏噓感歎悔域的考驗太折磨人:來不及在疼愛我的爺爺彌留之際見他最後一面,這種事要我怎麼釋懷?也太難了吧!

吳常問我在想什麼。我正要回答,手卻在不經意揮動時撞到了什麼。然而,我與吳常不過一、兩步的距離,中間只有空氣。

      我納悶地再次往吳常的方向伸手,竟摸到一堵無形卻堅硬的牆!

吳常也看到了,手同時伸過來,我們的手心疊在一起,卻感受不到彼此的體溫。

我感到錯愕,雙手在看不見的牆面上下左右亂摸,又往左跑了幾步,還是沒找到突破點。吳常手貼著平滑的牆,反方向跑出幾十公尺,也是一樣的狀況。

心感到一緊,我開始拍打面前的牆,沒有任何擊響,也感受不到牆面的震動。幾下之後轉為拳頭捶打,仍只有手心不斷傳來的痛麻。

吳常往回跑到我斜對面,猛力以肘撞擊、以腳踢踹,卻一點用也沒有。這堵隱形的牆壁堅不可摧,猶如無形的結界。

就在這個時候,毫無預兆的,我忽然腳底一空,整個人掉進海裡!

落水的瞬間,原本將我和吳常隔開的牆也似乎消失了,吳常下意識地衝向我,卻沒撞到任何東西,只是他還是慢了,伸手來不及抓住我,只抓到空氣。

感受到海水透心的寒涼,我在水下立刻擺手踩水往上游,即將浮出水面之際,頭竟像是頂到天花板似的撞了一下!

我抬頭一看,上面除了海水以外什麼都沒有,但是指尖確實是抵到了什麼東西。就像是走在冬天結冰的河面,不小心踩到薄冰而摔進河裡,卻在下一秒發現河面又再次結成冰一樣!

我出不去!我被困在水裡了!

我在水下無聲的尖叫,一波恐慌馬上洶湧地將理智淹沒,我開始猛力拍打、推擊著頭頂的隱形隔閡,滿腦子都在想:救命!我不能呼吸!快要沒氣了!

「王導……」熟悉的男人聲音自海底傳來,聽起來飄忽幽盪。同時,我的右腳腳踝一緊,被比海水更冰冷的東西攫住!

一股冰到骨子發痠的寒意立即從背脊末端往上竄至後腦,我忍不住發顫,心想:我帶過的團這麼多,會這樣叫我的團員就那麼幾個……而且這聲音,不就是……前陣子,在金沙渡假村被勒死的葉先生嗎!

「怎麼?沒臉見我?」葉先生以一種尖酸刻薄的口氣說道,一點也不像他在世時那般斯文溫吞。

混沌七域裡出現的熟面孔,都與陰陽兩界真實的生命無關,而是相由心生;純粹由域界從亡者生前點滴提煉、幻化出來的景象。我雖然清楚這點,卻還是忍不住被域界牽著鼻子走,沒辦法以抽離的角度,冷靜看待、面對事件的發生。

「你為什麼不開門?」葉先生埋怨道:「本來我還有救的!我會死,都是因為你!都是你的錯!」

我低頭往下看,只見葉先生七孔流血、雙眼上翻,嘴巴張的好大,長長的舌頭垂到一邊嘴角,腐爛的臉上都是一個個發黑的蛀孔!

我感到一陣愧疚與驚恐:不可能,這誰都不可能!發生這種事,誰有辦法不自責?誰有辦法原諒自己!這是人命啊!可是木已成舟,我沒辦法改變啊!

我心裡一直跟葉先生道歉,但祂感受不到,只是死命地將我往深海拉。不管我怎麼踢都踢不開,雙手也無法將他的手扳開,越是用力掙扎,吐出的空氣就越多。

同時,吳常跪在海面上,雙拳猛力捶打,但是結界就像是厚厚一層玻璃,根本無法撼動。

此時的我隨時都會氣竭,但出於求生本能,手腳更是發狂似地打水,拚命與葉先生往下拖的力道抗衡。

吳常接著站起來使勁往下跳,這次結界雖然還沒產生裂紋,但也許是由上而下比較好施力,所以力道顯著增強了。我雙手同樣貼著結界的手,開始感受到震動!

我激動地對吳常點頭,他好像明白我的意思,馬上從西裝外套裡抽出一支長得像針灸針、像冰鑿似的金屬開鎖工具,將它卡進鞋跟凹槽,猛力往下一踩。牢不可破的海面竟像是被鑿開似的,立刻出現輻射狀裂紋!

我一看,急忙閃開,果然下一秒,吳常奮力一躍,落下的瞬間,開鎖工具連同整隻鞋都直接插進海裡!

吳常眼明手快地彎下腰,一手拔針,一手探進水裡撈,成功將我拉出水面,直接將我橫抱起來,以免我一接觸到海面會又掉進海裡。

一離開水裡,我立刻拚命張口呼吸,感受到空氣大舉湧進肺裡的充盈感,如獲新生。

情緒尚未平復,週圍場景倏地一轉,我們竟被移動到某條山道上!

天光明亮,可是視野仍像是在暗房裡頭那般的血紅、那般的帶有危險的氣息,令我感到不安,全身不自覺地再次繃緊神經。

       「換我了。」吳常竟是以肯定的語氣說道。

       我沒有問他從何判斷出來的,因為我腦中現在是一片空白。雙手緊抓著他的手臂,腳怯生生地在山道上點了幾下,確定沒事後才敢同時雙腳著地。只不過出於剛才太過突然的落海,我一時驚魂未定,右手還是牢牢抓著吳常的衣角,不敢鬆開。

       耳邊突然傳來車聲,我低頭俯瞰,一台遊覽車在左下方不遠處,穿過枝葉繁茂的林蔭,沿著山道又彎又拐地往我們的方向飆來。幾秒之後,又有一台遊覽車跟在後面開上山,速度毫不遜於前面那台。

       我不由得為車上的司機和乘客捏把冷汗:這兩台車的司機就算再怎麼熟悉山路、再怎麼趕行程,也不用這麼玩命、開這麼快吧!這條山路超窄的耶!

       吳常沒有跟我一樣低頭往下看,但他似乎知道等下會來的是什麼,因為他一手插褲子口袋,一手摀住雙眼,呼吸變得有些急促,像是在極力緩和焦慮或畏懼的情緒。

       我不禁好奇:吳常的悔域,到底會是什麼呢?他也會有後悔或遺憾的事嗎?

       納悶之際,幾台車正巧從右上方山道開下來,速度也不慢。

       意識到兩邊方向的車將在此處會車,我連忙拉著吳常往山壁退避。完全忽略了,車子在遠方行駛時,看起來會比實際慢。所以,當我們才剛走到山溝上的水溝蓋,兩邊的車同時開到我們面前時,我當場嚇得跳起來!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91

空域

092

沒有線了

093

捨域

094

誤打誤撞

095

懼域

096

祂知道了

097

善域

098

告解

099

滔天巨浪

100

悔域

101

有罪

102

舊憶

103

四伏

104

閉眼

105

開眼

106

設局

107

五宗罪

108

其疾如風

109

我的屍體

110

三探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