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車.jpg  

 

       原本從右方開下山的第一台是休旅車,再來是汽車,但是在彎道時,第三台山區小巴趁機在路肩超過兩台車,直驅而過。

       我們面前的山路很窄,開在前頭的第一台遊覽車也許還能勉強跟休旅車會車,但也許是遊覽車司機沒料到對向的山區小巴會忽然超車,就在小巴超車成功,從路肩切回山路的瞬間,本就高速行駛的遊覽車司機根本來不及閃避。

       我看見兩張不同五官卻同樣驚恐的側臉,同時都下意識往右猛打方向盤的手勢,在電光石火的剎那,小巴與我們擦身而過,猛烈撞上我右側的山壁;外側的遊覽車就這麼剛好、不偏不倚地在我們正前方翻車、墜下山溝!

       一切發生的太快,猶如一氣呵成,在場所有司機都來不及反應,我跟吳常更是差點就被撞過來的小巴波及!

       我心驚膽顫的連呼吸都忘了,渾身嚇出冷汗,十六歲那年的死亡車禍給我帶來巨大的陰影,至今都還心懷恐懼。

       那台遊覽車在衝出護欄之前,我瞄到擋風玻璃後的一張A4紙,上頭印著兩行字,上排四字,下排六字,因為車速過快,我只看清上排的「旅行」二字。儘管如此,在距離靠的這麼近的情況下,我還是一眼就認出,這是維特小學的專用車。

       車頭上方漆著「維特小學」四字,中央又印著大大的校徽。再者,這種車型的遊覽車,在車上座位數不到二十個,都是比照飛機頭等艙打造的單人座椅,在小時候可以說是非常高級豪華、獨一無二的訂製車。

       難道說,我們學校有哪一班發生過這麼嚴重的交通意外?這個疑問一生,我腦袋陡地想起吳常在善域時說過的話,他說他們班的同學在畢業旅行的時候都死了。

       既然這樣,會不會那張紙上寫的第一行是「畢業旅行」呢?

       下一行雖來不及辨讀,但既然是畢旅,那我猜,寫的可能是班級,也就是「六年X班專用」,這類意思的字。

       只是我越想越覺得不對勁:對啊,既然是畢業旅行,班上所有學生都罹難了,為什麼吳常沒事?

       來不及細想,一陣嗡鳴聲就害我分神,抬眼往護欄後方的大樹看去,留意到樹梢上空正滯留著一架空拍機!

心裡霎時有種說不出的突兀感:吳常八歲的時候是二、三十年前的事了。那個時候雖然有遙控飛機,但是應該沒有空拍機啊。至少,應該不普及。可是,山區這邊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啊?

還想不出個所以然,場景竟又是一轉,變成停放轎車和維特小學專車的停車場。環顧兩、三圈,我才確認這裡是校內的停車場。

此時天色已晚,月亮高懸,校園內亮著盞盞路燈,照明充足,可說是一目了然,只是視野仍是那令人作噁的紅色調。

一個穿著襯衫、西裝褲、皮鞋,儼然大人打扮的小男孩仰躺在一台遊覽車右前方的下頭,雙手拿著工具對著底盤又戳又轉,像是在修理什麼。他很小心,邊弄邊顧盼左右,注意四週動靜。

不想驚動小男孩,我彎腰墊腳,悄悄躲到斜對面一台休旅車後,探頭想看清楚他到底在幹嘛。

然而,我卻先看到那台遊覽車擋風玻璃後的紙上,印著兩行清晰端正的字畢業旅行,六年五班專車

我看著仍在埋頭苦幹的小男孩,忽然感到一股戰慄:不會吧……

小男孩拿著扳手戳了底盤一下,前車門立即旋轉開啟,他將所有工具收進各個口袋,確認眼下無人,才小心翼翼地爬起身。

走上駕駛座後,又掏出那些工具,在座位下擺弄一番,好一會才走下車,回到右前方底盤按了某處,車門關閉起來,他才總算離開。

剎那間,我全都明白了。

原來吳常還活著是因為他沒去畢旅,而不去畢旅的原因不是怕被排擠、被欺負,而是他知道即將有車禍發生。

原來這不是意外,是事先安排好的。而吳常他,就是這場謀殺的兇手!

我被腦中這個結論嚇的全身起雞皮疙瘩,誰能想到一個看起來可愛無害的八歲小孩,會是這起死亡車禍的始作俑者。

轉頭回望吳常,他頭髮凌亂,頹然無力地倚著車輪,蹲坐在地,不時有淚從他低垂的臉上滴落下來。

我在心裡問道:吳常,你之所以能這麼輕易在善域裡原諒這些傷害過你的人,是不是正是因為你已經報復過了?

我知道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地獄,但直到這一刻,我才知道地獄不是陰間才有的。

也許我們在世時可以逃避刑責、瞞過所有人,但卻怎麼都不能欺騙自己。誰能想到,總有一天,我們會有必須面對所有不堪的時候。

吳常再次親眼目睹自己曾經犯下的罪行,卻只能眼睜睜看它發生而無從阻止、改變,內心該有多懊悔?他不可能原諒自己、通過悔域考驗的,怎麼辦?

念頭一轉,當即想到:只有找出口出去了。對!出口!

我立刻結起「天圓地方」之印,沒想到這次的疼痛如此之甚,神經竟像是保險絲超過負荷、燒斷一般,我瞬間就失去了意識!

不知過了多久,待我再次醒轉,居然是站在一個明亮寬敞的歐式書房之內,而幽藍色的光牆橫越書房所有傢俱,直抵書桌後的對開窗戶。

眼前依然通紅的畫面令我越發心浮氣躁,一看見窗外那團白光,就想馬上拉著滿面淚痕的吳常離開這個域界。

不料我怎麼拉他、叫他,他就是對我不理不睬,出神似地盯著面前一對貌如母子的兩人,面色是我從未見過的憂鬱。

女人纖細高挑,穿著幹練的深藍套裝、黑色高跟鞋,盤著簡單優雅的髮髻,髮色雖是深褐色,立體的五官輪廓卻是典型的西方人,相貌非常美麗出眾。然而,她開口又是與季青人無異的流利中文。

「丟臉,我的臉都被你丟光了。」她講話的音量不大,但從她嫌棄的語調與冷酷、凌厲的眼神,不難看出她正在數落面前的小孩。

我定睛一看,才驚覺這個穿著襯衫、低著頭,雙手小指頭正不安地扭動的小孩,是剛才那個對遊覽車動手腳的小男孩,也就是八歲時的吳常。

「欺負?你還有臉來跟我說你被欺負?是期待我安慰你、哄你、替你解決問題嗎?」女人冷笑一聲,又說:「從來都只有我們家把別人踩在腳底,哪輪得到別人對我們動手。遇到敵人就得毫不留情、心狠手辣地處決他,這我不是早就教過你了嗎!」

我一聽,心中登時一凜,這才恍然大悟:原來眼前畫面是吳常對遊覽車動手腳之前。就是這臭女人一直給吳常灌輸極端、錯誤的觀念,才讓他以為只有殺死同學,才能解決問題!

女人冷眼責備到一半,忽然狠狠賞吳常一巴掌,將他打倒在地:「你簡直令我噁心!」

毫無防備就被打的朝右邊撲摔出去的吳常,一吃痛當即趴在地上哭了起來。

豈料,他的母親一聽到哭聲反而更加惱火,喝斥道:「哭什麼哭!不准哭!你這個廢物!教你多少次了,要喜怒不形於色,好惡不與人知,為什麼你就是學不會?為什麼你就不能跟茜一樣!」

我看著面前一大一小的吳常抿嘴啜泣,心中頓時大為光火,雙拳握緊到指甲都深深嵌入掌心,怒氣隨時就要爆發。

「你真是我們家的恥辱。」女人別過頭,不願看吳常。「不,我不允許我們家有你這樣的失敗者。我絕對不會承認你是我們家的人,你不是我兒子—」

「說夠了沒!你給我閉嘴!」氣炸的我馬上衝過去用力把她推倒在地。

她一撞到書桌,桌上一支水晶杯立即一晃,摔到地上濺起無數透明碎片:「哐啷!」

「你才丟臉!吳常有你這樣的虎媽真他媽倒了十輩子的大爛楣!」我氣急敗壞地大罵:「自己腦子有問題就算了,還拖累吳常,害他現在整天一副厭世、面癱的樣子,你很爽嗎!」

才罵沒幾句,房間突然如地震來襲般劇烈搖晃起來,天花板逐漸崩塌,地板一塊一塊往下塌陷,我見情況不對,連忙拉著吳常要離開。

才剛爬上書桌,桌子就猛地往下一沉,我連窗都來不及推開,只能牽著吳常的手,硬著頭皮撞破窗戶,在玻璃碎片中墜入這團白光!

 

===================

 

國際病房內,兩台維生艙併排在一起,艙外面板分別顯示吳常和潔弟的即時生命徵象,微弱卻穩定。

兩人面色好像只是陷入沉睡,然而軀體卻都早已沒了靈魂,生理機能的維持完全仰賴維生艙,只要維生艙一關,全身血液與器官就會即刻停擺,屍體就會開始氧化腐敗。

坐在吳常艙外這側的黑茜,這幾天不停思索著:心臟的第一下跳動從何而來?為什麼有時急救能讓死人復甦,有時不能?再來,人腦的心智、意識又是從何而來?為什麼有人就算再次擁有呼吸、心跳,仍是腦死?究竟驅動生命的核心是什麼?

只是這些問題,連世界一流的醫生都百思不得其解,黑茜又如何能知道。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091

空域

092

沒有線了

093

捨域

094

誤打誤撞

095

懼域

096

祂知道了

097

善域

098

告解

099

滔天巨浪

100

悔域

101

有罪

102

舊憶

103

四伏

104

閉眼

105

開眼

106

設局

107

五宗罪

108

其疾如風

109

我的屍體

110

三探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