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07混沌七域.jpg  

 

我一聽覺得好有道理可是又不想承認,所以一時之間不知該作何反應。

吳常一臉無辜地看著我,以為我沒聽懂,又問道:「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明白、明白。」我以手勢請他閉嘴,立刻轉移話題:「我看我還是先開個天眼吧。省得混沌七域一天到晚要人看破紅塵,搞得我心力交瘁、糾結的要死。」

雖說是轉移話題,但說的這些其實也是我的心裡話。在逆行七域的過程中,心裡或多或少都會有那麼幾條坎,是不管再怎麼努力都過不去的。我想,也許是因為知道自己還有復活的機會,所以不像一般亡者一樣,認清到自己已死亡的事實;也沒有那種「萬事已成定局」的認知;自然也更難做到樣樣都釋懷、放下吧。

「開天眼不是越來越痛嗎?」吳常不解地看著我,不明白我為什麼不考慮正面挑戰捨域出的考驗。「只要能放下最在乎的人事物,不就能通過考驗嗎?」

「唉唷,就是因為越來越劇烈才會痛到沒知覺嘛!你不要囉唆啦!」

我一邊四兩撥千金地打發吳常,一邊心裡罵道:你懂個屁!再痛我也得開天眼!能捨得的話,我還需要自捅一劍來找你嗎!

趁著自己的愚勇還沒消退,立即結起天圓地方,殊不知這次開天眼卻不如在悔域時那般的好過,腦袋連同七竅都像是瞬間慘遭過境蝗蟲兇殘無情地啃噬殆盡。那種侵入肌理、深至骨髓似的苦痛,來得又快又猛,我來不及尖叫、甚至忘記呼吸,雙膝一屈,立即跪倒在地。

等到劇痛緩和了些,才又開始大口大口呼吸;即便我明明知道混沌七域實際上是一片虛無,還是貪婪地想將週邊空氣盡數吸進肺裡。

吳常扶我起身,我見他神情有異,像是此刻陰晴不定、甫入夜的天空,但此時我已無心去猜測他心裡在想什麼,只想趕快找到出口。

眼前由數以萬計的幽藍光線所編織成的光牆,貼著警局外的濱海公路白色路面邊線,朝南北向延伸出去。往北邊看,冷藍光牆消失在彎道盡頭;朝南方望,約五、六百公尺處竟就是出口的那團白光!

「哇!太幸運了!」我興奮地嚷叫著,連忙拉著吳常往出口的方向走。

那道白光像是察覺到我們正在接近它,故意不讓我們得逞似地,開始閃動起來!

我一發現就直覺不妙,趕緊把眼前所見告訴吳常,這下反倒變成吳常拉著我往前奔跑。

白光剛開始閃動的頻率大約每五、六秒一次,等我們跑到距離白光三、四百公尺時,已經變成每兩、三秒閃動一次!

那團白光位置就在馬路的外側車道中央,而且最後一段路的路面邊緣就是懸崖,我們勢必得跑上濱海公路的路面。更可惡的是外側車道的車流方向都是由南往北,我們現在由北往南跑還是逆向!

「嗶、嗶!」

「嗶嗶嗶—」

我們在高速車流中來回穿梭閃躲,一台台汽車與我們擦肩而過時,各種各樣的喇叭聲不斷在我們耳邊輪流炸開,既刺耳又令我膽戰心驚。

此時白光閃動地越來越快,像是斑馬線上倒數三秒的奔跑小綠人燈號,而迎面而來的車子也越來越多。

我看的越來越著急,忙道:「怎麼辦!白光現在一秒都閃好幾下了啦!」

吳常更是加快腳步,往距離剩二、三十公尺的白光衝刺,我與其說是被他牽著,倒不如說是被他拖著跑,連腳尖都快點不到地。

就在此刻,一台休旅車閃過我們的瞬間,後面一台比火車還大的聯結貨車登時出現!

「叭叭叭———」聯結車的喇叭聲如低音號角般的渾厚,近處聽來音量大到都快震破耳膜。

此時我們與聯結車根本都來不及閃避,我第一次注意到聯結車連輪胎、底盤都那麼高,預料到自己即將被撞飛,正打算閉眼、撇過頭去的前半秒,吳常大聲對我說:「相信我!」

我還來不及說聲「好」,聯結車便先迎面撞上來。

吳常抓準時機,摟住我的肩往後倒,趁勢滑壘到聯結車底盤下方,同時我們也被一片白光包圍!

 

===================

 

眨了眨眼,四週是無邊無盡的柔和白光,方才緊張的情緒還未緩和下來,我的心臟還在劇烈跳動,耳邊彷彿都還能聽到「咚咚咚」的心跳聲。

一發現身邊的吳常不見了,我的緊張頓時升高到惶恐,原地打轉了幾圈卻一無所獲。

「吳常!」我高聲吶喊:「你在哪啊?吳常!有聽到嗎?吳常!」

我一時忘了要冷靜,腦中一片空白,只是用盡全力地向前奔跑,恨不得自己會飛,能趕快飛去找吳常。

片刻之後,我才開始起疑:一直往前跑,會跑到哪裡?

驀然意識到自己是在漫無目的的奔跑,立刻停下腳步,竭力要自己靜下心來思考。喘了幾口氣,我也稍微定下神。即便天眼再次閉闔,光以凡眼打量四方,也足夠判斷出身在何處。

「光域」是混沌七域中最好辨別的域界,純然的白光就是它的特色。而此域也是逆行七域順序中的最後一個域界。也就是說,通過這關考驗,就能還陽了!

這麼一想,我立時精神為之一振。只不過,一想到吳常不知所在何方,又隨即感到苦惱焦慮。

一條細長、帶有絲綢般光澤感的黃布,自我頭頂上方飄然而下,吸引了我的注意。我才剛低頭查看,一條同樣細長的藍布也尾隨落下。緊接著,綠色的、紅色的,橘色的、紫色的,上百條五顏六色的彩巾跟著飄落。天空彷彿下起一陣巾雨,剎那間就將天地點綴出鮮豔的色彩。

我伸手接住其中一條黃色碎布,定睛一瞧,便愣了一下:「這這不是吳常的魔術道具嗎?」

「是。」我急欲找尋的人的聲音突然從我後方響起。

我一轉身,吳常竟就這麼突然出現在我身後,正以一貫優雅的步伐,不疾不徐地朝我走來!

「你跑去哪啦?」我急忙奔向他。「快把我嚇死了!找不到你,這趟就白來了!」

「我也不知道。」吳常也是面露困惑。「我跟著一路從天而降的絲巾走過來,就看到你了。對了,」他立即將話題帶回正事:「光域的九字訣是?」

「路無向,煥廣佈,觀圓方。」我喃喃背誦給他聽。

吳常一聽,當即臉色一沉。

「怎麼了嗎?」我開玩笑道:「你該不會也解不出來吧?真難得有你不懂的口訣啊。」

「如果你記的九字訣沒錯,那麼,這代表光域沒有考驗。也就是說,」吳常頓了一下,才又接著說,「只有開天眼找到出口,才有辦法離開光域。」

我睜大了眼睛,吞了口口水,想到剛才在捨域那種毒辣辣的灼痛,頭皮就直發麻。可是同時心裡也想著:我們都已經一路披荊斬棘地走到這邊,都已經最後一域了怎麼能退縮?反正也不差痛這一次,還是速戰速決吧!

「潔弟,你—」

「開就開!」我打斷吳常的話,不知為何不想聽他說完。同時,十指併用,結起天圓地方。

前面每一次開天眼,我都以為當下所感受到的疼痛已經是極限了,不可能會有比那一刻更劇烈的痛。然而每到下一個域界,開天眼的瞬間,我才又重新認知到何謂痛的極限。

而這次的痛,遠遠超乎我的想像,以及我所能承受的程度。

說是痛的錐心刺骨、肝膽俱裂都不為過,不只是頭部,全身的五臟六腑好像都被激烈的翻攪過來,一股熱意突如其來湧上喉頭,我隨之吐了好多血。感到體力不支,連自身的重量都無法支撐,一陣天旋地轉,我立刻向後倒下……

 

===================

 

吳常見潔弟痛苦地揪著胸口的衣服,卻又愛莫能助。不料,潔弟下一秒忽然臉色大變,張嘴便吐出大量鮮血、立即閉眼暈厥過去。他連忙在她倒地之前,一個箭步上前扶住她。

「撐著點!」吳常將她橫抱起來,試圖喚醒她。「就只差最後一步了,潔弟!」

「最後一步」潔弟氣若游絲地說。

「對!」吳常邊說邊輕輕搖晃著她。「快,睜開眼睛,不准放棄!」

潔弟奮力掙扎著,三眼好不容易微微睜開,額上的天眼竟佈滿血絲,隨即流下一行觸目驚心的血淚!

「潔弟!」吳常失聲叫道。縱使是料事如神的他,也絕沒想過潔弟會傷的這麼重。

潔弟三眼無神地四處游移了一會,眼睛突然發亮,她皺眉使勁全力將手抬起,食指指著他們頭頂上方的方向。

「往上走?」吳常不太肯定地問道。

「直直」潔弟微微點頭,看向吳常,又是一道血淚自天眼流下。她奄奄一息地說:「相信」話未說完,三眼一閉,再次暈了過去。

「好。」吳常再看一眼潔弟,便抬頭仰望這片廣袤無涯的白光。

他先是想像身邊有個梯子或階梯,原地每個角度輪流抬起雙腳,但都不意外地落回地面,什麼都沒勾到。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101

有罪

102

舊憶

103

四伏

104

閉眼

105

開眼

106

設局

107

五宗罪

108

其疾如風

109

我的屍體

110

三探


老梅謠前傳   🎩《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