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星際過客.jpg

 

吳常再將腳抬的更高,嘗試找出可落腳的地方。才試不到半圈,腳尖就頂到肉眼看不見的一堵牆。

他左腳先試探性地踩了牆面幾下,確定穩固,便抱緊潔弟,迅速提氣、發力將右腳也同時踩上。

吳常右腳甫落,離奇的現象就出現了,空間重心像被瞬間轉了九十度,整個人又像是站在尋常地面上那般的平穩自然。

混沌一再打破已知物理定律,令吳常雀躍無比,心中不禁讚嘆起天地的奧妙。

接著,他低頭凝視懷中閉目的潔弟片刻,才邁開步伐,朝眼前一望無際的白光,踽踽走去。

 

===================

 

我一下子從純然的白墜入極端的黑。週遭深手不見五指,佔據這個未知空間的千萬隻眼睛陡地同時睜開來!

黑暗全面將我包圍,我卻無處隱藏。直覺告訴我,那一隻隻眼睛都在瞪著我!

祂們無聲的目光與眨也不眨的眼皮,流露出詭異妖魅的氣息,帶給我無形卻龐大的壓迫感。

我嚇得冷汗直流,拔腿就跑,沒幾步就被絆倒,猛地飛撲出去,落地的前一刻才赫然發現地上也全是眼睛,一隻隻眼型、瞳色各異的眼睛!

 

===================

 

國際病房內,吳常的維生艙面板上,心跳指數忽然從平穩微弱的低緩波形,飆高至九十。

正喝著熱義式咖啡的黑茜一見,立即從椅上站起身,透過防爆玻璃罩,屏氣凝神地盯著艙裡的吳常看。

有一度,吳常的睫毛微微顫動幾下,黑茜眨了眨眼,不敢相信眼前所見,以為是這些天來的疲倦所造成的幻覺。接著吳常又輕抬眉頭,隨即皺起。

Lumière!」黑茜見狀,馬上拍起玻璃,激動地喚道:「吳常!快醒來!你可以的,快醒來!吳常!張開眼睛!拜託!」

黑茜身旁的路易更是震驚萬分,他原本還想,等老闆黑茜喝完手中那杯咖啡,就要開口勸她認清事實、著手辦理後事、盡快回瑞士主導大事。要是她再不歸營,這個位置恐怕就要拱手讓人了。

「去把我們的醫生叫來!」黑茜吩咐路易道。

「知道!」路易又問:「要通知楊志剛嗎?」

黑茜思索半秒,點頭回道:「去吧。」接著又再次朝艙裡的吳常喊話。

吳常耳邊聽到的悶響逐漸清晰,是黑茜的聲音。幾秒之後,他才聽清楚,她叨叨不休念著的是他的名字。

眼球轉了幾下,緩緩睜開一條縫。初時視線仍非常模糊,僅能感受到柔和的光亮。慢慢的,視力恢復,他有一秒期待眼前模糊的人影是潔弟。待他看清玻璃外的人是黑茜時,更是又驚又喜:「茜

吳常乾啞微弱的聲音透過氧氣罩、玻璃艙罩勉強傳到黑茜耳裡。黑茜立即喜極而泣,摀住嘴,不敢相信奇蹟真的出現。

志剛一接到路易的電話便飛車趕至醫院。路易前腳才與醫院值班醫生和輪班待命的隨行醫生跑進病房內,志剛後腳就衝了進來。

吳常維生艙的玻璃罩已被掀開,五位醫生正興奮地包圍著這個稀世案例,邊忙碌地為他診斷、檢查生理狀況,邊七嘴八舌地討論維生艙卓越到可以稱之為神奇的功用。

「怎麼樣、怎麼樣?」志剛大步走到一旁的黑茜與路易面前,拋出一連串的問題。「他身體還好嗎?只有他清醒嗎,潔弟還沒?」

黑茜對他的問題充耳不聞,只是伸長脖子、全神貫注在醫生的對話中,不願錯過任何細節。

路易搖搖頭回道:「沒有。她連vital signs生命徵象都沒半點起色。」他見志剛原本振奮的神色一轉落寞,又開口安慰:「我很遺憾。再等等看吧。」

路易安撫的話傳進志剛耳裡如縫衣針般的鋒利刺耳,不到二十四小時前,他也是對黑茜說相同的話。現在聽來如此諷刺,令他心中頓時五味雜陳。

志剛走到無人問津的潔弟維生艙前,隔著玻璃罩說道:「快醒來、別睡了。」

面色蒼白的潔弟仍是一動也不動,志剛突然有點感到鼻酸,不禁悲從中來,低頭對她說:「再不醒,我怎麼跟你家人交代?快醒來啊!潔弟!王亦潔你聽到沒有!」

「磅!」志剛一時激動,拳頭發力捶了一下玻璃罩,嚇的一旁醫生全部停下手邊工作,與路易同時扭頭張望。

黑茜雖知道維生艙罩材質是防爆強化玻璃,沒那麼容易碎裂,但其造價非常昂貴,見志剛下手不知輕重,也是不悅地冷冷瞪他一眼。

志剛毫不在乎眾人注目,繼續喊道:「聽到沒有!」舉拳又是一捶。「王亦潔!」

艙裡的潔弟忽然詐屍似地彈坐起身,雙眼猛然睜開、對上志剛的目光,嚇得志剛鬼叫一聲、身子往後跳開一大步,差點被椅子絆倒。

「靠北啊!」站穩腳步的志剛,驚魂未定地對潔弟吼道。「你他媽是不是想親我!幹嘛臉突然湊上來!」

不等潔弟回答,兩位醫生立即開啟艙蓋,檢查她的身體狀況,並扶她躺下休息。

醫生們一致認為吳常與潔弟兩人除了營養不良及身體虛弱外,皆已無大礙,再住院觀察、靜養幾天就可出院。

路易見醫生們還在雀躍討論著兩起絕無僅有的臨床病例,便將他們帶出病房,留給四人獨處的空間。

「哇靠,死而復生耶!」志剛一關上房門,就再也無法抑制心中的澎拜激昂,喜出望外地連連高聲歡呼:「真他媽奇蹟到邪門!嗚呼—」

「你給我閉嘴。」黑茜怒視他,低聲說道:「沒聽到醫生說吳常要靜養幾天嗎?」

志剛意識到自己失態,立刻尷尬地閉上嘴,湊到吳常身邊說:「哎,怎麼樣兄弟?」他不改自己一貫的吊兒啷噹,劈頭就問:「見到什麼沒有?那邊有沒有金髮比基尼正妹?」

吳常接過黑茜遞來的水杯,喝了幾口水,硬是不作聲回應,只賞他一記白眼。

「再打擾到他休息,就給我滾出去。」黑茜下逐客令。

「好啦好啦,醫院又不是你家開的。」志剛感到自討沒趣,就轉身朝一旁閉目養神的潔弟關心道:「不錯嘛小妞,還真把人救回來了。等你出院,哥請你吃麻辣火鍋!」

「爸爸媽媽」潔弟低聲呢喃道。

志剛一聽,表情立刻嚴肅了起來:「怎樣?要我通知你爸媽嗎?」

他調整潔弟維生艙的床墊高度,讓她得以斜坐起身,再倒杯水給她喝。

潔弟先是一口氣將水喝個精光,才揮揮手,虛弱地說:「不要...我只是想他們。我還有件事沒做...

「還有什麼事?」志剛納悶地叉腰問道。

「證據...」潔弟又嚥了嚥口水,「還在...

「什麼!」吳常與志剛兩人同時震驚叫道。

「真是不死心啊。」黑茜冷嘲熱諷道:「都已經進了棺材還不掉淚。」

Ombre…」潔弟說道。

儘管她們倆是第一次見面,潔弟還是馬上就認出對方,只因她的長相、氣質都與吳常懷錶裡的照片一模一樣。

「她有中文名字,叫黑茜。」志剛補充道:「我在場的時候,不要講外文謝謝。」

「你也知道我?」黑茜挑了挑眉,冷笑一聲,正要說什麼,就先感受到吳常射來的警告眼神。她立刻就會意過來,知道他這是要她講話別太過份。

黑茜翻了圈白眼,勉強釋出一絲絲善意,對潔弟說道:「聽志剛說,是你把吳常帶回來的。雖然荒謬,但無論如何還是謝謝你,我們黑家欠你一個人情。以後需要幫忙,儘管開口。」

吳常讚許地朝黑茜點點頭,她注意到,又是回以一記白眼。

「黑茜,小心走漏風聲。」志剛忽然開口叮嚀道。

此時神態已然輕鬆不少的黑茜,當然知道志剛指的是兩人復活一事,淡淡回道:「無所謂。現在吳常已經醒了。等他休養幾天、確定沒事,我就立刻帶他回法國。傭兵守個幾天不是問題。」

吳常正要抗議,志剛也正欲追問,就先被潔弟給搶先。

「傭兵傭兵」潔弟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急忙舉手說道:「我需要幫忙

「現在?」黑茜輕蔑地笑出聲,又道:「你真的知道黑家的能耐嗎?只有一次人情,你最好想清楚。」

「想很清楚了」潔弟雖講話有氣無力,但神色十分認真,「我要跟你借傭兵

「潔弟!」吳常立刻知道潔弟目的為何,便出聲制止。

「借傭兵?」志剛也隨即意會過來,忍不住罵道:「哇靠你這個瘋婆子!你該不會又要—」

「我要再進村!」潔弟打斷志剛的話,固執道。

「我陪你。」吳常對潔弟說。口氣好像只是陪她去樓下美食街買便當那樣的稀鬆平常。

「不准!」黑茜立即強勢喝道:「吳常你給我待在醫院休養!」

「茜,」吳常蹙眉抗議道,「你不能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要賭嗎?」黑茜一臉不懷好意,冷冷說道。

「安啦安啦,如果有傭兵陪的話,事情就好辦了啦。」志剛出來打圓場。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101

有罪

102

舊憶

103

四伏

104

閉眼

105

閉眼

106

設局

107

五宗罪

108

其疾如風

109

我的屍體

110

三探


老梅謠前傳   🎩《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