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棋_棋局.jpg  

 

「甘你什麼事?輪得到你插嘴?」黑茜看向志剛,雙眼冒出騰騰殺氣。「最沒資格講話的就是你。」

「又我?好啦好啦,」志剛轉頭對潔弟說,「反正現在那妖霧也沒了,大不了這次我陪你進村啦!」

「不行,」吳常反對道,「你的身份是刑警,對方肯定也是盯著你的行蹤。太早插手,很容易打草驚蛇。」他看向潔弟說:「還是我陪你吧。」

Lumière!」黑茜怒喊吳常的法文名字,又對潔弟說:「傭兵借你沒問題,但我不允許你再把吳常拖下水。」

吳常心生一計,當即冷靜下來,對黑茜比手勢要她過來身旁:「茜,幫我兩件事。」遂覆耳向她講起悄悄話。

潔弟和志剛都伸長脖子、豎起耳朵,卻都只偷聽到幾段嘰嘰喳喳、沒有意義的音節。

黑茜聽完,斜睨吳常一眼道:「舉手之勞。不過這對我有什麼好處?」

吳常知道黑茜要的是什麼,便順著她的心意說道:「你不是一直要我跟你一起回法國嗎?如果這些案子能破、幕後主使人可以繩之以法,我就跟你一起回去。」

果然,黑茜一聽,立即眼睛為之一亮,喜上眉梢地說:「一言既出。」

「駟馬難追。」吳常接道。

潔弟只知面前這位貌美的女人是黑茜,卻不知她與吳常的關係,見兩人交談如此有默契,眉眼間盡是說不出的熟悉與熱絡,還以為兩人是舊情復燃,心裡霎時感到一陣揪痛與心酸無奈。

這樣也好,反正本來就不屬於我。把吳常帶回來,起碼還有機會促成一件好事。潔弟暗暗成全在心。

「好。」黑茜轉頭高高在上地對潔弟說:「傭兵借你一用。你只管找出證據,其他我來處理。」

一旁旁觀的志剛,從頭到尾將三人的一舉一動看在眼裡。他心念一動,大抵猜出吳常的意圖,但還不太肯定。

此外,志剛先是留意到黑茜沒有制止醫生檢查潔弟身體狀況,現在又觀察到黑茜與吳常的互動,便陷入自己的沉思之中:黑茜這女人太犀利了,肯定現在也知道主謀是誰。現在吳常醒來,她的態度已經軟化,只要她願意幫忙,這案子也許真能……

 

===================

 

大概是因為我死了七天,所以醒來以後除了全身僵硬無力以外,還異常飢餓,不到半小時就狼吞虎嚥了八塊炸雞。

黑茜因有要事很快就帶著路易離開,不過門口還是有兩位保鑣留守。

「好吃、好吃」我邊嘖嘖吮指,邊心滿意足地摸摸肚子。

剛從浴室洗完澡出來的吳常,正用浴巾擦著濕潤的頭髮,他的氣色已紅潤許多,雙眼也恢復往常的銳利有神,此時看到我面前小桌上堆積如山的雞骨頭,立即皺起眉頭。

「你已經七天沒有進食,不應該一復活就吃份量那麼多又油膩的東西,對腸胃的負擔太大。」他不贊同地說。

「不會啊,吃飽喝足好做事嘛!你看我現在力氣都回來了。」我看吳常醒來之後除了水以外什麼都還沒吃,就隨手捧起只剩碎碎炸麵粉皮的全家餐桶說道:「你要不要吃點?」

「我不吃廚餘。」吳常連看都不看,就坐回自己的病床上。浴巾一掛,便扭頭對志剛說:「繼續。」

「嗯。」志剛與他已有某種默契,也不再多說廢話,立即接話:「我的人手不可能一直顧著老梅村,潔弟必須盡快進村找出證物。」

「當然。」吳常從iACH頭盔取出記憶卡交給志剛。「這是我們在村裡錄到的影像。」

「這是第一手資料吧?」志剛接過來,打量了幾眼。「你那邊不用先備份?」

「已經備了。一旦頭盔偵測到手機訊號,就會自動上傳到雷斯特的雲端硬碟中。」吳常說。

我聽他們提到頭盔,就想到盤據老梅村的妖霧,立刻跟他們提起我在陰間三生石上看到的前世記憶,包括德皓用霧陣煉村人、小環被逼自盡的片段。

「也太玄了吧!」志剛愕然嘆道。

吳常想到了什麼,立刻接著說,「我們在村內的確只找到警察的屍骨。但我想,這並不是像謠傳說的,只要是警察都死的特別慘。相反的,也許是警徽對於霧氣有某種抵禦的效果,所以警察不如其他村人一樣很快就被霧氣抽煉到連屍骨都不剩。」

「你的意思是,這霧氣會像王水一樣,把人給溶解掉?」志剛試圖自行推敲:「那霧中仙該不會其實就是老梅村民

「或是當初進村協尋村民的義勇鄉民,和歷年來跑進去的逃犯。」吳常補充道。

「嗯」志剛神色嚴肅地說,「現在霧散了也好,等這件事告一個段落,那些家屬也總算可以進去收屍了。」

「所以我們動作必須快,那些屍體沒有霧陣隔絕,在自然環境中會腐化的更快,也會越來越難以辨識死者身份。」吳常道。

「說到屍體,」志剛又提出一堆問題,「那把劍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你們明明被劍捅穿了,還會馬上癒合?那個鬼術師德皓又是什麼人?為什麼潔弟說他不死不活的?」

我跟吳常互看一眼,這才是真的玄。就算是天才吳常,一下子也不知道該怎麼向志剛解釋,何況我自己也似懂非懂。

我把我所知的都告訴吳常,根據他的猜測,瑤鏡劍是具靈性的神器,會自己擇主,而且絕不會傷害到主人。也許瑤鏡劍當初並不是真心認定我可以駕馭它,純粹是被我想救人的心給感動,才勉強暫時讓我當它的主人,所以我的傷才能馬上癒合。稍後,瑤鏡劍一見到吳常,便認定其為主人,遂主動飲其血結為主僕。但寶劍也馬上意識到吳常已死亡,所以失去主人的它,再次陷入沉睡,而劍身也隨即鏽化。

「難怪這劍在潔弟手上是閃銀光,後來刺吳常的時候是閃金光。」志剛茅塞頓開道。

「哼偏心!搞什麼一見鍾情啊!」我忿忿不平地瞪著那把放在電視櫃上的瑤鏡劍說:「你這個肉食女!」

「咦,對了,說到肉食,」我突然想到吳常中蠱的事,便轉頭問他,「你現在看起來沒什麼事了耶,是因為那個德皓消失,蠱毒也失效了嗎?」

「做夢咧!」志剛立即挺胸邀功道:「還好你偶像我以前在道上混的時候有認識高人,才在吳常死的時候幫忙拔蠱。不然你以為就憑現在醫學可以三兩下就清完死人身上的寄生蟲嗎?」

「你才做夢咧!我的偶像幾百個,裡面絕對沒有你!」

我還打算再多嗆幾句,吳常就先插話:「潔弟,還記得你跟我說過的續命丹嗎?」

「啊?」我見吳常一臉嚴肅,也馬上認真回想。「嗯……喔!是德皓當年從玄清派掌門身上搶走的續命丹!可是這樣也很奇怪耶,師父說,當年老道上山清理門戶、安葬掌門的時候,就已經看到德皓的墳墓了,為什麼他現在還活著?而且還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有沒有可能,」吳常推測道,「續命丹的功用不是讓人不死,而是讓人起死回生?譬如說,人服下續命丹,死後入土後,這丹藥才會發揮功效,讓人再次還魂。」

「喔——」我好像有點明白。「也許當年老道在山上看到德皓的墳時,德皓才剛死。等到丹藥起作用,德皓還陽時,老道已經下山了?」

「有可能。」吳常同意道。

「那續命丹也真是黑心食品,只負責還魂,軀體還要自負。德皓就算復活了又怎麼樣?長相比殭屍還噁心,還要拿別人的臉皮來戴!」我一想到他的面孔,又是一陣頭皮發麻。

「重點不是美觀問題而是在於他是不是還會再復活?」吳常一針見血道。

他將死前見到的那幕講給我和志剛聽,認為德皓應該因蠟燭被他砍斷而元氣大傷,但並沒有真正死亡,而是魂神拋棄軀殼遁逃了。

「如果德皓還有續命丹或是當年吃下的丹藥還有效,那說不定又蟄伏在某處的土裡,等待時機一到,又可以再次借屍還魂。」

吳常這個推論實在可怕到讓我毛骨悚然,但又不得不承認確實很有可能。更重要的是,我立即想起前世德皓在設霧陣時曾經說過,老梅村或是陳家週遭是塊風水寶地。

「會不會德皓就是把自己藏在村裡?」我猜測道。

志剛一聽,當即想到一個可能:「這幾天一直頻頻在老梅村外探頭探腦的人,說不定不只是想毀掉陳府,也有可能是想入村找這個鬼術師德皓。」

「如果是的話,就再好不過。」吳常對志剛說:「那夥人也許會有找鬼術師的方法。乾脆你把人手撤掉,讓對方以為有機可乘。你們再趁他們入村找到德皓以後,甕中捉鱉,順勢揪出幕後主謀。」

「行,不過要等你們找到證物、平安出村以後再來設局。」志剛又說:「但在你們進村之前,至少要讓我知道你們手中掌握到的所有細節吧?」

「當然。」吳常點頭道。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101

有罪

102

舊憶

103

四伏

104

閉眼

105

開眼

106

設局

107

五宗罪

108

其疾如風

109

我的屍體

110

三探


老梅謠前傳   🎩《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