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33無形的手.png  

 

當晚,吳常便與志剛整理出前前後後五項大案:「陳府滅門斷頭案」、「陳若梅冤死案」、「孫楊通匪叛國案」、「老梅無臉鬼案」和「陳氏孤兒院屠殺案」。

光是這五宗就死了不下百人,且皆行徑歹毒、令人髮指。還不包括方才提到鬼術師德皓利用霧陣煉人、企圖慢性毒死陳若梅的小雀,以及當年在拘留所內自盡的嫌犯—李忠。

其中,志剛最先提起的就是「無臉鬼案」。

「無臉鬼」他沉吟道,「沒想到『老梅謠』裡還真有一塊被遺忘的拼圖

在陰間禁丘時,我讀取陳若梅的記憶,才意外得知「老梅傳說」中的「無臉鬼」竟真有其人,而且還是陳若梅失蹤超過一甲子的情人—賴世芳!

當年,世芳的親友都以為他出海或遠走他鄉,此後不知去向,誰能想到,他不僅被人設計殺害,死後還被毀屍滅跡;先是臉部被毀容,又被裝進汽油桶中扔到海裡。

而世芳因無法實現迎娶若梅的心願,死後便含恨陷入自己執念之中,至今都還在棄屍原地,也就是老梅槽流連不去。

「等到我們從老梅村裡找到證物,我一定要替若梅幫世芳脫離執念!」我下定決心道。

「陳若梅知道殺賴世芳的兇手是誰嗎?」吳常問道。

「嗯,」我點點頭,「就是當年那群姦污她的碼頭工人。若梅死後馬上就把他們一一害死了。還有當年殺了陳府全家和屠殺孤兒院孩子的殺手,若梅一個也沒放過。」

「不論是殺手還是工人,應該都只是拿錢辦事」吳常尋思道:「不過,指使工人姦殺若梅的,真的是陳家人?」

「若梅確實是有聽到工人這麼說」我不太有把握地說,「可是,到底有什麼理由雇人去殺自己姊妹和她的情人?我實在想不通

「你們兩個也太不食人間煙火了吧。我跟你們說啊,自古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志剛從桌上水果籃中挑出一顆蘋果,又從口袋裡掏出瑞士刀,迅速地削起果皮來。

「上從帝王將相,下到商賈豪紳,」志剛邊說邊揮舞著瑞士刀,「哪家不是明爭暗鬥、爾虞我詐?你們想啊,老當家陳山河還在的時候,陳若梅算是長女耶,又那麼得寵,早早就被指名是下任當家。要是讓她真結了婚、世芳入贅進了陳家,還不再瓜分一大筆家業?所以我看啊,就是陳家人把賴世芳這個倒楣鬼給除掉的。」

「不—會—吧—」我不可置信道:「就為了這種事殺人?」

「懷疑啊?勝者贏的未必是錢,但敗者輸的往往都是命啊!」志剛俐落地切下幾片蘋果塞進嘴裡。「你這小妞不知道就算了,糯米腸你辦過這麼多案子還猜不到?真是遜斃了!」

吳常不以為忤,又追問道:「那到底是哪個陳家人買兇殺陳若梅?」

「會不會是長子若松啊?」我猜道:「因為忌憚若梅之後真的會接掌當家的職位?」

「『同仇敵愾』聽過嗎?」志剛又吃了一片蘋果,一副老奸巨猾地說:「聯合次要敵人,摧毀主要敵人,這是兵家常用的伎倆。商場如戰場,陳家人不用這招我才覺得奇怪。」

我還是想不太明白,只是憤慨地說:「那也沒必要殺若梅啊!」

「都經歷這麼多事了,還長不出心眼?」志剛嘲笑我道:「這點犯案動機都看不出來?陳若梅在發瘋之前,不是出了名的精明能幹、倔強剛烈嗎?你想想,要是讓陳若梅之後發現,賴世芳是被她家人派人殺害,她有可能會放過他們嗎?要是我是她兄弟姊妹,一定會先下手為強。」

「這就難怪了」我這才恍然大悟,有些失神地喃喃道,「那個時候,有個工人要若梅,要怪就怪她兄弟姊妹太狠

「不知道還找不找得到遺體。」吳常沉思道。

「對耶,如果找到那個汽油桶的話,說不定屍體還在裡面!」我興奮地說:「這樣就有機會安葬世芳了!」

「那你們自己去瞎忙吧!」志剛邊吃蘋果,邊含糊不清地說:「殺賴世芳的工人已經死了,買兇殺人的陳家人也都死了,還去找屍體幹嘛?麻煩還不夠多喔?神經病!」

「你怎麼這樣講!世芳是若梅的情人耶!」我生氣地指責道。

「是她姘頭也不甘我的事!賴世芳勉強算是你前世的姊夫,又不是我的誰!」志剛沒好氣地說:「我連我爸、我爺爺的清白都還討不回來,誰管他啊!」

「不行!我們通通都要管!」我插腰嚷嚷道。

「瘋婆子!」志剛腦子一轉,又道,「說到這個,陳若梅也真是斷掌命硬耶,被人姦殺不成、被人毒殺不成,到最後硬是被槍斃了才死。幹,那這樣斷掌超威的好不好!以後警察不只要有身高限制,還要有斷掌限制!」

「離題了,回到案情上。」吳常將話題導正:「殺死陳若梅、孫無忌和楊正的兇手是同一人或同夥。陳若梅生前矢口否認殺人,在罪證不足之下,卻被作為代罪羔羊,立即就被強行槍決。連同承辦的孫無忌和楊正,也當場被滅口。行刑者明顯可以任意出入看守所,行徑又這麼乖張大膽。他或他們的身份,志剛你一點頭緒都沒有嗎?」

志剛長嘆一聲,神情立轉落寞:「當然有。只不過我沒有關鍵證據。」

雖然我在陰間時,有看到陳若梅報復殺手的片段記憶,可是都只看到畫面,也不知道那些殺手到底是誰、是什麼來歷。只能憑直覺亂猜測。

「啊!是不是就是那個接手楊正工作的檢座—沈懷文?還是更高一層的檢總?」我說。

「不對,檢察官沒有配槍。」吳常道:「不過,從密件公文函可以看出沈懷文跟檢總雖都不是主謀、槍手,可是確實都參與其中。再說,你忽略了當年張芷從看守所所員那詢問到的細節。早在沈懷文和法警押送陳若梅到刑場前,已經有一批人先到了。我認為,沈懷文的工作有二。一是逼槍手之一的李忠自盡,二就是帶陳若梅到刑場與那批人會合,將她交給對方處決。」

「吼唷,到底那些人是誰啊!」我懊惱地說。總覺得自己就算想破頭也還是不得其解。

「槍殺陳若梅、孫無忌和楊正的行刑者雖然未必就是斷頭案的殺手,但我認為,」吳常推測道,「兩方很有可能是有關聯的。至少,是相同出身。」

「你已經有些眉目了。」志剛鼓勵道:「接著說下去。」

「楊正對於斷頭案殺手的側寫十分準確,可惜不夠深究。兩方殺手背景不是警就是軍,後者的可能性又更大。而李忠在當礦工之前,很有可能就是軍人。戰後卸甲歸田,才去從事採礦這類的勞力工作。同夥的殺手可能也跟他一樣。」

「該不會都當過軍人,而且也都曾經是礦工吧!」我驚訝地說。

吳常點點頭,又說:「陳家若竹負責的產業就是礦產。根據當時助手阿杉的陳述,斷頭案發生的前幾個月礦坑崩塌。」

「對耶!」我驚道。聽吳常這麼一說,我才想起這件事。「那,這些活下來的礦工不就沒坑可以挖了?」

「如果其他礦坑開挖人力需求不高的話,這些礦工就會失業。為了生存,就容易在有利可圖的情況下挺而走險。」吳常一邊推論,一邊眼神凌厲地看向志剛,似乎在等待他證實什麼。

「而能調度軍人,並且找上曾經是軍人的李忠的人,」志剛好像有些顧慮,不太情願地說出想法,「最有可能的就是軍官。」

我的記憶仍保有前世小環的部份,出於自覺,我立刻就脫口而出說:「該不會是三少奶奶家吧?」

「謝家。」吳常和志剛異口同聲地點頭說道。

「啊!所以中間這麼多黑幕」我震驚到有些愣住,連話都說不好,「都是因為官官相護嗎?」

「不然咧?」志剛苦笑道:「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一直阻止你們查案?」

一揭開掩住真相的面紗,看到裡頭隱藏的醜陋人性,我頓時感到一陣惡寒,下意識地環抱住自己:「滅門的主謀就是謝家、指使殺若梅、楊正、孫無忌的也是謝家太可怕了該不會殺死孤兒院上下的殺手也都是同一夥人吧?」

「不對。」志剛否定:「『孤兒院屠殺案』跟『斷頭案』中間相差超過三十五年,犯下斷頭案的殺手最少也要三十歲,過了三十五年都已經六十五了,不可能有能力再作案。」

「再說,孤兒院的童魂對於殺手的描述是成年男子。」吳常補充道:「很有可能斷頭案發生時,他們都還沒出生。還有,兩案中間的三十五年來,軍警體系有很大的變動,不可能再像斷頭案時那樣目無王法、私下處刑,應該跟這次我們進村一樣,都是聘雇外籍傭兵。我們在陳府找到當年殺手屠殺孤兒的兇器,5-5-6 NATO子彈彈殼跟彈頭,後續可以交給鑑識組做槍枝來源比對。

「不過主導這場屠殺的也是謝家吧。」吳常對志剛說。

「我是這麼認為。」志剛悶悶地回應。「但沒有確切證據。」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101

有罪

102

舊憶

103

四伏

104

閉眼

105

開眼

106

設局

107

五宗罪

108

其疾如風

109

我的屍體

110

三探


老梅謠前傳   🎩《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