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jpg  

 

「說到證據,」吳常轉頭看向我,「你說的證物在哪裡?」

「對啊,哪來什麼證物?」志剛接著說:「當年我爺爺跟孫無忌調查的時候,應該都已經把陳府翻遍了吧。」他神情與吳常一樣,也是滿臉疑竇。

不等我說話,吳常便先想到了什麼,陡地一震問我說:「難道兇器還在!」

「嗯。」我點點頭:「那是我們最後的希望!」

 

===================

 

黑茜與路易一從醫院回到金沙渡假村內的飯店套房中,便立即發起網路視訊會議,對話方是一名年約六十出頭,梳著金髮油頭、戴著眼鏡,看來沉穩內斂的碧眼男子。

「老闆,這麼突然聯繫我,是又有什麼要我洩漏出去的嗎?」男人以法文問道。

「對。」黑茜同樣以法文說:「貝爾納,我要你放出消息,說黑維埃公司正打算『贊助』幾位季青島的關鍵官員,以換取一筆軍購案。名單晚點路易會提供給你,加解密的方式照舊。」

「好,沒問題。只不過,唉」貝爾納嘆了口氣,摘下眼睛,捏了捏山根,「我年紀也大了,商業間諜這樣的任務對我來說太刺激了,心臟受不了的,實在沒辦法長久下去。你還是盡快找人來代替我的位置吧。」

「快了。就如同我們先前約定好的,半年之內,一定讓你辭職。」黑茜安撫道。

視訊會議一結束,黑茜轉頭便問路易:「貝爾納在馬丁公司做的如何?有引起懷疑嗎?」

「沒有。」路易忍不住笑出聲:「看不出來這老傢伙還是個有潛力的演技派。也不知道你當初是怎麼挑的,我們公司這麼多法務,偏偏就選了個最老的。」

「老才有說服力。」黑茜面無表情地說。

她日前在瑞士總部與政府官員—艾瑪,和敵對的馬丁公司新任CEO—史提芬會晤時,史提芬曾將馬丁公司不顧信譽,硬搶黑維埃公司訂單的責任推給黑維埃公司的法務身上。

為了干擾馬丁公司的重大決策,黑茜在會議結束當天便將計就計,佯裝在盛怒之下,將公司的資深法務­—貝爾納給開除,暗地裡要他進馬丁公司做間諜。

果然貝爾納被開除不到一星期,馬丁公司就找上門來,名義上聘他作法律顧問,其實就是想從中獲取黑維埃內部的商業機密。

而貝爾納也假裝對黑維埃公司懷著恨意,並且對即時伸出援手的馬丁公司甚為感激,便屢屢將黑維埃公司暗中提供的消息,爆料給馬丁公司。

這些機密都是三分真、五分假、兩分模稜兩可,是以馬丁公司至今都還不疑有他,反而對於貝爾納的忠誠深信不疑。

黑茜飛快地在筆電上敲出幾個人名,上頭全是季青島的重要政府官員。

路易已與黑茜建立某種程度的工作默契,一看到她放下手,背後靠辦公椅,就知道名單打完了。立即彎腰看向螢幕,視線掃過一眼,便記住所有人名。

「可以了。」路易話語一落,黑茜立刻刪除剛才打的字。

「貝爾納好用歸好用,」路易隨即收起笑容,正色道,「可是萬一被馬丁公司識破怎麼辦?」

黑茜沒有直接回答,吩咐路易道:「我要你現在在巴拿馬建立幾個人頭公司,作洗錢的白手套。」

路易腦筋有些轉不過來,忙問:「你真的要『贊助』他們?我以為你只是要騙馬丁公司燒錢而已。」

黑茜賞路易一記白眼,不耐煩地說:「要演就要演全套。我就是要馬丁公司去試探一下。」

路易一聽,這才茅塞頓開:原來這些動作不只是要消耗馬丁公司的現金流,還要旁敲側擊出,誰最有可能是當年冤案的幕後主使人。

不過新的疑問來了,路易又問:「你怎麼知道拿錢的就是幕後主使人?」

「如果這個主謀身份真的如我所料,那他確實是個人才,不可能坐以待斃,一定會有所行動。譬如,在短期內想方設法取得老梅村的土地和地上建物所有權。」

「喔,如果要大量收購土地,」路易推論道,「就需要鉅額現金才能做到。」

「雖然你浪費了我那麼多的時間,」黑茜諷刺道,「我還是很欣慰你終究証明了自己屬於智人這個物種。」

路易早就習慣黑茜的冷嘲熱諷,聽她這麼說也只是假裝生氣地怒瞪一眼,她則回以一抹淡淡的笑容。

喝了口黑咖啡,黑茜又對路易說:「另外,你幫我傳話給那個潔弟,要她這次進村務必找到陳小環的屍體。」

「噢,」路易一臉反感,皺眉問道,「為什麼?」

「根據資料,陳小環未婚、沒有子嗣也沒有親戚。只有證明她確實死亡,她名下的陳府土地,才有可能轉到法拍,我們才有機會得標買下。」

黑茜又輕啜一口黑咖啡,說道:「說到這,現在就先聯繫我的財務管理公司,準備好現金。」

「那萬一幕後主使人也跟我們競標怎麼辦?」路易追問。

「那正合我意,」黑茜氣定神閒地說,「我就是要逼他出手。」

 

===================

 

還陽之後,路易安排我跟吳常做了一系列的全身檢查,除了營養不良以外,都沒什麼大礙,住院觀察三天就出院了。

我爸媽帶著哥哥出國玩,吳常為了著手準備與我再次入村,又視速食為洪水猛獸,怕我一個人在家會亂吃東西,就叫我跟他一起回飯店休養。

我當然是樂得連連點頭,恨不得再白吃白喝個十天半個月。倒是志剛和小智似乎工作繁忙,從我們出院至今都沒來吳常這蹭過一頓飯。

而黑茜跟吳常雖互動親暱,兩人也明明都住在金沙大飯店,可是卻又不是住同一間,而是跟路易兩人住隔壁的P08套房。

      我心裡覺得很奇怪,就趁四人一起在吳常套房內的餐廳吃早餐的時候,問黑茜道:「那個,你跟吳常為什麼不是睡同一間房啊?」

黑茜冷若冰霜地斜睨了吳常一眼,他立刻心領神會,一臉無辜地說:「我說過,我睡習慣這間了。」

我不太懂得他們眉來眼去是什麼意思,又問:「那黑茜你搬過來跟吳常睡不就得了?」

「兩個人睡一間也太寒酸了吧。」黑茜白了我一眼。

「那你可以睡我這間客房啊。」我提議道。

「我才不睡你這個社會底層死老百姓睡過的房間。」黑茜神色泰若地說,看不出任何情緒。

「茜!」吳常眼神凌厲地瞪著她。

「實話實說而已。」黑茜迎向吳常的視線,擺出一臉「你奈我何」的表情,繼續享用她的黑松露骰子牛沙拉。

「你別在意,」路易連忙打圓場,幫我倒茶,「她講話毒歸毒,沒什麼惡意。」

雖然黑茜講話是夾刀帶棍的,可是我聽出端倪,當下只竊喜在心:天底下哪有情侶會嫌閨房太小而分居二室的啊?他們現在一定還沒正式在一起!那我到底應該要有成人之美,還是就乾脆狠下心來,橫刀奪愛呢?

我邊想邊打量著吃相優雅的黑茜,我是女人都覺得她美。生的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身型雖嬌小,可是胸部看起來就是比我大!她跟吳常兩人處在一起就像是韓劇畫面,那個畫風怎麼看,就怎麼唯美。

我邊咬著叉子邊不甘心地想:唉,媽,你怎麼不把我生的漂亮點啊!女兒我現在輸慘啦!

「潔弟,」吳常打斷我的思緒,「你在想什麼?」

「啊、啊?」我立刻回過神,對他說道:「喔喔,沒什麼啊。在想要進村的事。」

吳常正要再說什麼,志剛就先衝進套房內的餐廳,還沒坐下就急著先開口:「你們今晚就得入村!我突然接到上頭指示,要去支援一起『捷運炸彈案』的嫌疑犯排查工作。我已經盡量往後壓了,最多只能顧老梅村到後天中午。」

「怎麼那麼巧啊!」我訝異地說:「什麼事都剛好卡在一起!」

「對方開始動作了。」吳常沉思道:「看來比我們預期還要快。」

「啊!」我又是一陣錯愕地說:「所以是有人故意聲東擊西,把志剛的人手引開的嗎?」

「懷疑啊?」志剛有些心浮氣躁地說:「小妞啊,我看你還是老老實實帶團吧,晚上我帶傭兵一起進村找證物。」

「不行,你絕對不能輕舉妄動。」吳常說:「你一進村,我們的行動一定會曝光。」

「等等,不是說後天中午才要撤走人手嗎?那不是還有兩天嗎?為什麼一定要今晚啊?」我不解地說。

「其疾如風。」黑茜道。

「沒錯。《孫子兵法》的《軍爭篇》提到的一點,」吳常向我解釋,「就是用兵之際,行軍時要快如疾風,迅速而無跡。對手快,我們就得比他們更快,甚至比他們預測我們行動的速度還要快。潔弟,你待會吃飽就開始準備。不等入夜,中午前就進村,明天天亮前出村。」

「路易,確保潔弟和傭兵要的東西都帶上了。」黑茜命令道。

我正要說謝謝,黑茜又開口:「還有,給我盯著吳常,不准他離開房間。他這傢伙什麼不會,就會耍把戲。」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101

有罪

102

舊憶

103

四伏

104

閉眼

105

開眼

106

設局

107

五宗罪

108

其疾如風

109

我的屍體

110

三探


老梅謠前傳   🎩《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