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甬道3.jpg  

 

吃完早餐,我立即將必備的東西都塞進背包,跟著路易到地下停車場與傭兵們會合。有幾位先到的正在一台黑色大廂型車裡著裝、準備。雖然穿著略有不同,不過都是一身黑。

彼得、小劉、雷歐、金和凱,這五位傭兵分別來自世界各地,都只會幾句簡易的中文對話,彼此之間主要以英文溝通。此行就是他們陪我去老梅村。

我之前都沒看過他們,也不知道他們的真實姓名,只知道他們在此次行動中的個別代號。非但如此,聽路易說,他們真正的長相也與現在戴上的矽膠面具完全判若兩人。

早上十點半,我們六人就共乘三台重機出發前往老梅村。

若像之前一樣,從濱海公路切進村內東西向大路,那一定會被「梅不老」等一排店家注意到。這次為了避人耳目,我們依照吳常的計劃,刻意繞一段路,從村側方的入口進村,再走南北向道路到四合院聚落。

村裡原本被迷霧籠罩的地方寸草不生,不過數日,田野間和聚落裡的石板路間隙便爭先恐後地冒出許多生命力頑強的野草。怪就怪在這些野草全都像是被烈火焚過似的,已經不是乾枯發黃,而是轉為焦黑欲裂,好像隨手一捏都會化為碳粉的樣子。

我察覺這異樣的同時,天空忽地流雲湧動,快速朝老梅村上方匯聚,不消多時便烏雲蔽日,雲層之中不時閃現悶雷,黑雲厚的像是隨時都會降下大雨。

此時接近正午,村內四週卻頓時暗無天光,且空氣中還帶有涼意,如午夜時分。然而,我看村外遠方還是晴朗藍天,與我們這裡涇渭分明,猶如處於兩個不同的世界。

如此異象更令我感到不安,忍不住往壞處想:該不會又是那個醜不拉嘰的德皓在這邊興風作浪吧?他是不是還有能力施法啊?

總覺得他像吳常說的,就在老梅村裡。可是又不知道他在哪裡,也不知道他到底還想施什麼陰謀詭計。

眼下突然轉暗,載我的凱處變不驚,立即開啟車頭大燈,繼續帶頭往陳府的方向奔馳。

凱是這次行動的隊長,是個身材高壯、安靜的跟啞巴一樣的華裔美國人,一路上沒聽他開口講過半個字;就連出發的時候也只聽他說過「坐我的車」這句。

這樣也好,我現在心情七上八下的,一點也不想跟任何人講話。

少了迷霧阻攔,又有重機代步,我們這回比徒步快上許多。沒多久六人便進到四合院聚落,長驅直入來到陳府大院的北門,也就是後門。

我拿下安全帽,凱就從重機上的行李側箱中,拿出iACH戰術頭盔遞給我。

「吼唷,我不要戴啦!重的要死!」我嫌棄地把它推開。

「戴上。」凱以英文說道。接著像是想到了什麼禮貌問題,又補充了一個字:「請。」

大概是因為戴面具的關係,講話的時候,臉部表情顯得有些僵硬、不自然。

「為什麼我就不能跟你們一樣,戴帥帥的夜視鏡?」我爭取道。

「你戴了也不會帥。」凱不容我拒絕,這次直接將頭盔戴到我頭上。

「哼,跩個屁啊,」我低聲用中文罵他,「死老外。」

凱沒答聲,但臉上一邊的肌肉突然抽動了一下。

咦,怎麼有反應?他該不會聽的懂我在說什麼吧?我心裡疑道。

「凱,你手機能用嗎?」我們後方的彼得走來問道:「我和雷歐的都沒訊號。」

「我們的也都不行。」車與彼得併排的金,也以手指比了比自己和小劉。

凱低頭測試幾秒,便說:「通訊中斷了。」

「又中斷!」我著急地搔頭。「煩死了!明明就沒霧,怎麼會訊號又斷了呢!」

「似乎跟它們有關係。」凱抬頭指向上空的厚厚烏雲。「一開始進村的時候,GPS還能用。天空轉陰之後,GPS就收不到訊號了。」

「唉,沒跟志剛回報狀況,等下出村的時候,肯定又要被他念一頓。」我說。

不過現在煩惱這個也沒用,還是趕快辦完正事、趕快出村,省得夜長夢多。我心想。

「算了算了,」我說,「那我們開始吧。」

依循前世的記憶,在強力手電筒的照射之下,我很快就在府外的西北角找到小環的屍體。我前世的屍體。

那日我從陰間返回,隨即連劈府外四根定魄樁,中間曾經與之錯過,當時只道又是那位村民的骸骨,卻不曾想是我自己的。

前世死前的最後一刻仍歷歷在目,我活活被無數霧中仙爭搶撕扯成無數屍塊。接著,殘軀被妖霧慢慢溶噬殆盡,二十五年後,如今只剩下散落滿地的碎塊。

驚心感慨之餘,我盡力平復情緒,拿出屍袋,蹲下來將碎骨殘肉一一撿拾裝進屍袋。

之前一番驚險經歷再次襲向心頭,我想起孤兒院裡的孩子們和老師,心裡猜道:孩子們和老師應該都已經到地府報到了吧?就不知道那個阿明是不是還陰魂不散地在小環房裡亂翻亂找。

我抬頭望向漆黑之中的陳府深院,這才注意到這堵無言的深色高聳圍牆竟仍散發出絲絲陰氣!

我人站在府外都還能感受到,裡頭不是藏著什麼怨氣極重的厲鬼,就是納有為數大量的鬼魂。

「祂們該不會還在裡面吧?」我正在錯愕之際,腳下竟倏地一陣地動。

五位傭兵也感受到了,俄羅斯人彼得立即舉起衝鋒槍戒備,率先出聲:「怎麼回事?地在跳?」口氣很是困惑。

「小心!」南越的小劉猜測道:「好像是地震。」

「什麼?」法國人雷歐,愣了一下才道:「原來這就是地震!」

「我什麼都沒感覺到。」來自北韓的金說。

「這不是地震。」與金一樣站在北門口臺階的凱指著面前一塊土地。「震動的只有你們腳下這塊地。」

所有人的手電筒燈光同時照亮北門外的土地。原本深如墨一般的土壤,在燈光下顯現出原來的赭色,地上的土石都在微微上下彈跳,彷彿底下有隻冬眠已久的龐然地牛正在醒轉。

「你們先進去查看是否安全。」凱命令完,又將我拉上臺階。

四位傭兵點頭將手電筒關閉,戴上夜視鏡,立即互相閃身掩護進府,動作熟練俐落,配合默契十足。

接下來的幾十秒,這塊土地的沙子都還在持續跳動。我越看越覺得詭異,不知道到底為什麼會有這種古怪的現象。

不到一分鐘,金就從門扉探出頭道:「後院、平房安全。其他地方還在巡查。」

與此同時,村子南方不遠處突然傳來一陣轟隆隆的引擎低鳴,就像是我們剛才騎的重機一樣,而且聽起來正在接近中。

「嗯?還有人沒來嗎?」我好奇地問。

「沒有。」凱催促著我說:「先進屋。」

「喔。」我立即跟著關掉手電筒,開啟頭盔的夜視功能。

一與我入府,凱便轉身將北門掩實鎖上,馬上又要其他傭兵把府內所有門上鎖,並派彼得守正門、金看北門、小劉站東門、雷歐顧西門,凱自己則在我旁邊保護。

府內死氣沉沉、萬籟俱寂,我與凱繞過後廂房,進到後院,一個鬼影都沒看到,連一聲孩子們嘻笑打鬧的聲響也沒有,當下又再次感到事有蹊蹺。

 

===================

 

金沙大飯店的P07套房內,保鑣應吳常叫喚,從客廳推門進入排練室,問道:「有什麼事嗎?」

「潔弟他們幾點走?」吳常邊問邊披上米色西裝外套,將魔術棒放進卡其褲外側窄袋裡。

保鑣打電話給路易確認,再將路易的話轉述給吳常聽:「重機已經送到,現在潔弟已經到停車場了,等傭兵一到齊就出發。」

「了解。謝謝。」吳常道。

「不會。」保鑣掛掉電話,低頭將手機放回口袋。

「再見。」吳常輕聲說道。

「啊?」保鑣不解地說。抬頭一看。

不見了!

他立即原地轉一圈,排練室裡除了自己和一堆琳瑯滿目的魔術道具、機關以外,根本沒別人!

半秒前還在眼前的人居然就這麼不見了!

Shit!」保鑣大罵一聲,立即拔腿衝出排練室。

 

===================

 

      我跟凱快步繞過北棟大樓,從後院走進被三棟大樓包圍的內院。

院子裡仍是三間分別朝向東、西、北方,看來亂糟糟的露天教室。但是原本在桌椅間跑跳追逐的童魂都不見了。

正感到納悶,就聽到東邊大樓傳來一陣尖細的女孩聲:「是你嗎?」

我立刻轉頭看去,一個綁著雙馬尾、眼窩凹陷如窟窿的女孩正從東棟二樓宿舍的窗戶露出一顆頭,像是在窺探著我們。

我一眼就認出祂,馬上向祂跑去:「大虎!」

「咦!真的是你!」大虎興奮地叫了一聲,穿牆而出,直朝我飄來。

身旁的凱似乎一臉茫然。看他的反應動作,應該也跟吳常當日一樣,聽得到聲音,卻看不到人影。

大虎抓住我的手,好奇地看了看凱幾眼,問道:「他是誰啊?剛才也有幾個人進來,看起來就是壞人。」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101

有罪

102

舊憶

103

四伏

104

閉眼

105

開眼

106

設局

107

五宗罪

108

其疾如風

109

我的屍體

110

三探


老梅謠前傳   🎩《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