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feteria.png  

 

「喔他們都是我朋友,跟我一起來的。祢不用怕。」我安撫道。

「真的嗎?可是我一看到他們,就全身不舒服。」大虎想了想,就說:「跟那天闖進來攻擊你們的那些人一樣。這個大概就是嘉嘉老師說的戾氣吧。對了,」大虎東張西望地說,「那個很好看的哥哥呢?」

「他沒來啦。」我忙問大虎:「祢們怎麼還在這裡?」

「不在這,要在哪啊?」大虎頭歪向一邊,疑惑地問我。

「呃」我一時不知該怎麼讓大虎明白我的意思,又問,「那雯雯、小惠、嘉嘉祂們呢?」

大虎低頭皺眉,聲音悶悶道:「祂們三個都不見了」祂抬頭看向我。「是不是我們太皮了,老師就不要我們了?」

「怎麼可能啦!」我直覺這當中一定有什麼隱情,便喃喃道:「到底我們離開之後,發生了什麼事啊?」

「你們走了之後,又有一群人進來。有一個乾巴巴的老人,講話聲音很難聽,看起來好可怕!我們一看到他,就躲的遠遠的。一直到他們離開,我們才敢跑出來。」大虎邊說邊握緊拳頭,神色緊張。「可是老師祂們就不見了。只剩下阿明老師。」

「那個老人,他的衣服是不是有帽子?然後手上拿著蠟燭?」我追問道。

「對!」大虎驚道:「你認識他?」

我心裡暗叫不好:是鬼術師德皓!是不是他對這幾個老師做了什麼?

「大虎!那個老人是大壞蛋!」我提醒道:「祢快去跟大家說,要是再看到其他不認識的人進來,一定要躲好!知道嗎!」

「大虎!阿姨叫祢進去!」一個無髮無耳的小男孩也跟著現身,站在東棟一樓,一扇中間有著蝙蝠浮雕式樣的老鐵門邊。

「為什麼?反正現在也沒事啦,他們又不是壞人。」大虎仍拉著我的手說。

「小虎。」我喚道。

「咦!是你!」平頭男孩一看到我,就伸手向我討糖果吃:「還有糖嗎?」

我正要笑祂貪吃,凱突然要我們噤聲。他指了指陳府南方的大門。

仔細一聽,剛才遠方的引擎悶響一轉眼就來到大門外。沒幾秒就傳來「碰」一聲巨響,看來是直接把門鎖給轟掉了!

彼得沒事吧?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志剛他們不是隨時盯著村外四週嗎?怎麼還會讓人跑進來?我不解地想。

「噠噠噠噠噠——」緊接著一連串槍響,高牆上閃現一簇簇光亮,門口陷入激烈槍戰。

凱立刻拉著我衝進就近的東棟大樓裡。大虎、小虎也察覺情勢不對,緊跟在我們身後進屋。

 

===================

 

地府大殿之中,氣氛嚴峻壓抑,高堂上的司官們皆戰戰兢兢、不發一語;高堂下方,站在紅毯兩邊的武將、夜叉們則各各提心吊膽,就怕一個不小心自己就被閻羅王怒氣給掃飛出去。

紅毯之上,將紅袍判官帶至五殿的戟長據實稟報忘川河畔情形,而紅袍判官則跪在閻羅王跟前,低頭不語。

閻羅王聽的是一頭霧水,又不願未審先罰,便問:「兵部判官如此作為,究竟是何用意?」

紅袍判官不想有所欺瞞,便立刻悉數從實招來。

閻羅王一聽,登時龍顏大怒,不再稱呼紅袍判官「卿」,轉而直呼「你」了。

「大膽!」閻羅王王冕珠簾一晃,拍桌大喝:「為了區區幾件陽間冤案,你竟毀忘川河畔!若不是此番無亡者受傷,本王定立刻將你發落刀山地獄!」

石階下方的夜叉們被閻羅王怒氣這麼一捲,立即如飛沙走石般,猛地飛了出去,落地之後個個痛地哀嚎不停。

「冤枉就是冤枉!就是不公不義!為何要分陰陽兩界!」紅袍判官激動地說:「若非大王抹去臣等記憶,臣早就—」

「荒唐!」閻羅王打斷祂的話,倏地站起,王冕直抵大殿木樑。

高堂上,眾司官見閻羅王起身,也跟著站起,但身型遠不如閻羅王那般威武高大,個頭都還不到閻羅王腰際。

「匹夫啊匹夫!」閻羅王罵道:「你出任陰曹要職,怎能魯莽如一介草寇!本王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點你們,陰陽兩不相犯。縱使你今日插手相助又如何,難道就真能沉冤得雪嗎!哼,明知故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干擾因果業報運行!你該當何罪!」

「若是可為呢?」藍袍判官忽地出現在殿門外,快步走上大殿,跪在紅袍判官身邊,雙手抱拳。「稟大王,臣也有一事要報。」

「兄弟!」紅袍判官使眼色要藍袍判官別插手,以免惹禍上身。

閻羅王正在氣頭上,便不耐煩地擺擺手,准藍袍判官稟報。

豈料藍袍判官竟也全盤脫出自己協助陳小環用三生石查看前世淵源;以及使用陰曹庫房之寶物,助小環返回陽間。

「豈有此理!」閻羅王這下更是氣得七竅生煙:「此舉簡直可笑至極!你二人此舉,分明是存心要讓本王難受!難道要本王痛失左膀右臂才甘心嗎?」

「臣不敢。」紅袍與藍袍判官齊聲說道。

「哼!」閻羅王怒道:「本王現在就除去你二人要職,即刻發往孤獨地獄,直至原職任期結束!事到如今,你們還有何話要說?」

「臣懇請大王,在臣下地獄之前,能讓臣上望鄉台見陽間家人最後一面。」紅袍判官俯首懇求。

閻羅王又冷哼一聲,說:「准。」語畢便坐了下來,左右兩旁站著的司官這才跟著入座。

「謝大王。」紅袍判官叩首在地。

「臣也有一事相求。」藍袍判官說。

「想必也是上望鄉台吧。」閻羅王道。

藍袍判官搖頭,稟道:「臣斗膽,想請大王讓臣依約轉『運蓮』一回。」

「你!」閻羅王氣到一時說不出話。

祂才剛坐下,這下又被藍袍判官氣得「嗖」一聲站起來。身旁司官見狀,又立刻跟著閻羅王站起身,不敢逾越君臣之別。

「還不死心!還心心惦記那個陳小環!」閻羅王怒道。

「大王向來一言九鼎,言出必行。」位列閻羅王右邊的紫袍判官,躬身勸道:「陰陽司判官縱使有過,當初大王允諾之事,也仍應守信啊。」

閻羅王拂袖而坐,雖是滿面怒容,卻不再大聲責罵。半晌之後,才嘆了一口氣,說道:「准。」

「謝大王。」藍袍判官連叩三拜。

「等等,方才陰陽司判官一番話,大王還未指教呢。」坐閻羅王左方的靛青袍判官說:「若是『可為』呢?若是陳小環真能為故人洗刷冤屈呢?」

「癡人說夢。」閻羅王怒氣已平息下來,此時僅面有不悅道:「若真如此,本王高興都還來不及!不僅祂們倆從輕發落,本王更將大赦九泉!」

「既然如此,陳小環此世尚未亡,成敗也就未定,是否能請大王,先暫緩陰陽司判官與兵部判官之懲處?」坐紫袍判官右邊的橙袍判官也開口說道。

「這」閻羅王這才意會自己陷入屬下的圈套。一時又是氣惱,又不得不佩服眾判官的機智。

「賞善司判官所言甚是有理。」靛青袍判官看向橙袍判官,又稟閻羅王道:「況且,兩位判官皆身居要職,若即刻下地獄,其原掌理之要務恐怕無合適人選可接手啊。」

「行了!」閻羅王擺擺手,說道:「幾位愛卿言之有理,本王姑且納諫。」

 

===================

 

一進到屋裡,濃重的血腥惡臭便撲鼻而來。我們此時就在前幾天曾查看過的食堂之中。

凱將我拉到食堂一處碗櫥旁,比手勢要我蹲下。他自己則藏在我斜對面的長桌下方。

槍戰很快就結束,中間曾回到原本的靜寂,但幾秒之後又接連傳來幾下槍聲。

到底外面怎麼了?來的人是誰?又是殺手?我心裡惶惶不安地想。

對方的腳步又輕又快,直到跨過垂花門,進到內院,才聽到窸窸窣窣的腳步聲。

大虎和小虎兩人趴在窗邊往外看去,將院子裡的情形告訴我們。

「喔!有人來了!」小虎說道。

「一、二、三、四.來了四個!」大虎頓了頓又說:「五個!咦,又來了一個!六個!六個人!」

就在這個時候,大樓突然劇烈地上下震動,外頭狂風大作,我在室內都能聽到其肆虐而過的咆嘯聲。

我的心像是被揪住似的忽然一緊,總覺得好像有什麼邪惡的東西進到陳府了!

斜對面的凱注意到我的動作,也舉起了槍,嚴正以待。

突然之間,小虎尖叫一聲,大聲嚷嚷道:「妖怪!」

「噓!」大虎要祂別出聲。

「碰!」所有窗戶同時從外朝內爆破開來,大量的玻璃碎片猛然應聲飛濺進屋,「哐啷、哐啷」的洩了一地。

我下意識以雙臂護住頭部的瞬間,竟看見大虎、小虎兩人同時驚呼一聲往後跌出去!

好像有什麼力量打破玻璃的同時,也將兩個孩子往後猛力推出去。

我一時忘記祂們已經死了,直覺就伸出手要拉住祂們,沒想到這麼一動,卻不小心踩到地上一顆彈殼,發出「喀啷」一聲極細微的輕響。

我斜上方的窗外,立即傳來一陣又重又長的哈氣聲:「呵……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101

有罪

102

舊憶

103

四伏

104

閉眼

105

開眼

106

設局

107

五罪

108

其風

109

我體

110

三探

111

第三首歌

112

石成金

113

森羅殿

114

出手

115

棒打老妖

116

養屍地

117

領罪

118

狸貓太子

119

轉運蓮

120

輿論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