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驚魂.jpg  

 

      阿嬤唸小學的時候,曾經遇過幾件詭異的事,她至今都還耿耿於懷,常常在想這幾件事是否彼此真的有關聯。

      她住的地方是個依山傍水的狹長谷地,居民在那裡都已經落腳了好幾代,鄉下地方大多生活恬淡規律,每年除了秋颱會造成災情以外,從來都沒有過其他天災。

      直到有一年端午節前,連兩天下豪雨,溪水暴漲,瞬間橫掃過下游谷地,不少臨溪的房舍一夜間被洪水沖垮。許多村民至此下落不明,連具屍首都找不到;也有不少倖存的人變得無家可歸,甚至三餐溫飽都成了問題。

      阿嬤唸的小學是那一帶唯一一所學校,附近好幾個村莊的孩子都是在那邊就讀。水災一過,校方便呼籲家長、學生多多幫忙這些受災的同學家庭。其實不用老師講,當時民風純樸熱情,家裡無恙的居民本來就會願意伸出援手的。

 

=========以下以阿嬤第一人稱視角敘述==========

 

      水災過後隔天,班上超過一半的同學都沒來。午休的時候,我發現跟我很要好的阿嬌沒帶便當,就問她是不是忘了帶。沒想到阿嬌被我這麼一問,馬上眼眶就紅了。

      「我沒東西吃了...田都被淹了,我們家也被水沖走了...」阿嬌邊擦眼淚邊說。

      我這才想起阿嬌那邊的村子,好多房子都在溪邊,這次水災過後,大概很多人都無家可回了。

      「那你先吃我的吧。」我把便當分給阿嬌吃,又問她:「那你今天晚上怎麼辦啊?要睡哪啊?」

      「這裡啊。老師說可以暫時住學校。」阿嬌有點苦惱地說:「只是我也沒有別的衣服穿了...

      「那我明天帶衣服借你穿。那叔叔、阿姨呢?」

      「他們送我來學校之後,就說要去找工作賺錢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要來接我...」阿嬌很難過地說。

      因為我們家的村子離溪邊比較遠,所以幾乎沒受到洪水的波及。看阿嬌現在一個人沒家又沒飯吃,也不知道下次看到爸媽是什麼時候,心裡也覺得很難過,她畢竟是我在班上最好的朋友。

      我很想幫忙,就提議道:「要不然你今天晚上來我家吃飯吧?乾脆過夜好了!」

      「真的嗎?」阿嬌一聽,眼睛都亮了起來。「可以嗎?阿姨會不會生氣?」

      「不知道,大不了把我也給趕出來,我們一起回學校睡好了!」

 

      放學我和妹妹芳芳、阿嬌三人走在回家的路上,阿嬌顯得非常雀躍,她一直很羨慕我家離學校很近,走不到一小時就到了。

      她們村要走兩個多小時,有時候下大雨常走的路還會跑出蛇,就得繞遠路,變成要走三個小時才能到學校。每天天還沒亮就要出門,放學還沒走到家的時候,週遭都已經黑摸摸的了,還得點起火把照路才能繼續走。

      村子附近都是乍看之下長的差不多的荒野,我們邊走邊聊天,一開始也沒注意到哪裡不對勁。走了很久,我才突然發現我們走到往阿嬌家的路上,與我家根本是反方向啊!

      「等一下!」我馬上拉住芳芳和阿嬌,問阿嬌說:「阿嬌啊,我們怎麼走到這啦?」

      「咦?」阿嬌定眼張望一下,也嚇了一跳:「嗯?這不是往我家的路嗎?」

      我們當下都以為是因為顧著聊天,所以才糊裡糊塗走錯路、越走離家越遠,雖然錯愕,但還不至於害怕。只是當時天色已經快暗下來了,我們三個女生也不敢多逗留,立刻就轉身往我家的方向前進。

      照理來說,阿嬌家往我家走的方向,會先經過我們念的學校,可是我們走了好久都還沒看到學校和學校附近的房子。很快天就黑了,我們收集一下枯枝,點燃照亮週圍時,又赫然發現我們來到阿嬌住的村子裡了!而且耳邊還開始聽到溪流的潺潺水聲,雖然還沒看到河,但是應該也離得不遠了。

      我心裡覺得好毛、好可怕,可是又要保護芳芳,硬是忍住眼淚,努力保持冷靜地問阿嬌說:「這裡是不是你們村啊?」

      「嗯...」阿嬌的臉在橘紅色的火光下,顯得惶恐而僵硬。

      「我們怎麼會走到這啊?」芳芳問道,暫時還搞不清楚狀況。

      我怕芳芳知道了以後會嚇哭,一時之間又不知道要怎麼解釋,只有抓緊她的手說:「別問那麼多,反正跟緊我就對了。」

      「現在怎麼辦?我們還要繼續走嗎?」阿嬌問我。

      我看附近有幾戶人家,窗裡都是亮著的,就問阿嬌說:「你認識那幾家的人嗎?他們家有電話嗎?我們可以打電話回家,要爸爸來找我們。」

      阿嬌一轉頭,人當場就愣在那邊,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那個屋子。

      「怎麼啦?」我問阿嬌。

      「咦?」有個小女孩的聲音從我們背後傳來。

      我們三個同時轉頭看去,是另一個班上同學春花,她家就在阿嬌家附近。

      「你們怎麼在這啊?」春花朝我們走來。

      我正要走向前跟她打招呼,卻在開口的瞬間被人摀住嘴巴。

      「春花!」芳芳立刻喚道,又轉頭跟我說:「你不是跟我說她家有電話嗎!」

      春花一聽,立刻就笑了起來,臉上的表情卻變得好陰沉、好詭異!

      我注意到春花衣服黑黑的,全身好像都髒兮兮、濕搭搭的樣子。她離我們越來越近,可是臉越來越暗,好像火光都被什麼擋住了一樣,照不清楚她的臉。

      我直覺不對勁,但眼睛就是移不開視線,越看春花越出神。

      芳芳一邊跟春花揮手打招呼,一邊向春花走去,可是因為她手被我牢牢牽住,所以也走不掉。

      突然一股力量緊抓住我另隻手,將我猛往後方拉去,我一轉頭就發現阿嬌拉著我回頭跑,馬上回過神,也拉著芳芳跟著跑。芳芳雖然搞不清楚狀況,但還是乖乖被我牽著跑。     

      因為三個人牽著手,又步伐不一致,跑在最前頭的阿嬌腳突然絆到石頭,沒辦法平衡重心,立刻就撲倒在地,我跟芳芳也跟著摔倒,三個人都跌的不輕,不是膝蓋,就是手掌、手臂破皮流血。

      爬起身、撿起火把時,我們發現週圍的住家都不見了,或是屋內燈燭熄了所以看不到房子的輪廓。心下又是一陣詫異,不過阿嬌很快就注意到學校附近的路燈燈光了!

      阿嬌帶著我跟芳芳,一路往路燈的方向前進。這次終於順利走到學校,我們又接著往我家的方向走,果然不到一個小時就到家了。

      可是到家的時候居然已經晚上十點多了。

      我從來沒有這麼晚回家過,媽媽以為我帶著芳芳玩到不知道要回家,原本連聽都不聽我解釋,氣得雞毛撢子掄起來就要揍我。好險阿嬌連忙替我說話,我才免除一頓毒打。

      我媽平時是很小氣、很愛討價還價、斤斤計較的人,連不小心把蛋摔破都會被她扁的那種。但是那天不知道為什麼,她大發善心要阿嬌留下來多住幾天,還說家裡不差副碗筷,要她當自己家就好、別見外,把我嚇得一愣一愣的,以為媽媽瘋了。

      後來趁阿嬌洗澡的時候,我媽才悄悄告訴我,那是因為阿嬌救了我跟芳芳。她認為我們應該是在回家的路上遇到魔神仔。

      「不然都窮到快被鬼抓走了,哪還想多張嘴吃飯啊!」我媽又說:「也不想想你跟芳芳都那麼會吃!養你們一個都可以養三個男孩子了!」

      「那到時候弟弟還是妹妹生出來,還不是一樣要多張嘴吃飯嗎?」我不解地問。

      「所以啦,到時候你就得多幹點活,不然我只好把你賣了。」媽媽故意嚇我道。

      「真的假的啊!那我值多少錢啊?為什麼不賣芳芳?」

      「還問!功課寫了沒!這次考試再拿五分回來,看我扁不扁你!」

 

      還好晚上有聰明的阿嬌幫我,作業寫起來如有神助,不到一小時就全部寫完了。

      原本芳芳還想找阿嬌一起玩遊戲,可是阿嬌昨晚都沒睡,一爬到通舖上躺平就馬上睡著了,等到芳芳洗好澡出來,阿嬌早就睡到打呼了。我跟芳芳都怕吵到阿嬌,所以也都早早就睡了。

      可是隔天一早,我醒來就發現芳芳很反常,竟然都六點多了還在睡。她平常都是家裡最早起床的,雞都還沒叫,她就先醒了,從來沒有晚起過。

      接著我跟阿嬌就發現芳芳臉色非常蒼白,連嘴唇都有點白到發青。雖然還有氣息,但是身體變得很涼,還硬梆梆的,而且怎麼叫都叫不醒!

      我跟阿嬌都嚇壞了,立刻跑去找媽媽。媽媽一看大叫不好,立刻打電話跟學校請假,又要我去田裡把爸爸叫回來,把芳芳綁在背上,騎機車衝去衛生所看醫生。

      村裡的人都熱心,醫生和其他人看到我爸背著不省人事的芳芳,都趕緊過來關心狀況,只不過醫生檢查了老半天都檢查不出問題。

      有位年紀很大的老鄰居聽說了情況,就去附近抓了一把菖蒲回來,捲成一股就綁在芳芳頭上。說也奇怪,芳芳身體馬上就恢復正常,臉色也沒有原本那麼難看了,只是變得一直哭叫,卻又叫不醒。

      老鄰居又拿了張紅紙剪成一隻老虎夾在芳芳上衣和外套中間,要我爸爸再觀察看看。  

      爸爸只當這是迷信,隨口謝謝老鄰居,馬上就帶著芳芳去城裡大醫院看病。

      結果還沒到市區,芳芳就醒了!

      醒來之後,好像一點事也沒有,只跟爸爸說她作了好恐怖的夢。

      芳芳夢到春花要帶她去吃雞腿,她就很開心地跟著走。走到一半,她又想要找我一起去,就跟春花說,她要回家叫我一起去吃雞腿。春花不答應,硬是拖著她、不讓她走。春花的力氣很大,芳芳根本掙脫不開,一直被她拖著走。突然之間,春花尖叫了一聲,把手鬆開,馬上就露出兇狠的樣子對芳芳破口大罵。芳芳嚇得邊哭邊跑,可是怎麼跑都會跑回原地,根本甩不掉春花。就在芳芳感到很絕望的時候,一隻紅通通的老虎突然從草叢中跳出來,落在她和春花中間,朝春花撲過去的剎那,芳芳就聽到很多汽車喇叭的噪音,接著就醒過來了。

      爸爸在轉述芳芳作的夢給我和媽媽聽的時候,阿嬌也在旁邊,便跟著提起一件事。

      阿嬌家裡那一帶臨河的房子都被那一晚暴漲的溪流淹沒,不是整個房子被沖走,就是被沖垮,裡頭根本不可能住人,怎麼可能會有燈光。而且她和我、芳芳放學經過的時候,房子竟然看起來那麼完好,她直覺就是不對。

      再說,春花一家的房子也被沖走了,大家都說這下可能真的回不來了。

      所以那晚阿嬌跟我們在路上一看到春花,就更覺得不對勁。她阿公曾經告訴她,如果遇到死人叫她,千萬不要回應,連出聲都不要。最好跑的遠遠的,來不及跑就躲起來。

      所以當春花朝我們走來的時候,阿嬌下意識就摀住我嘴巴,可是來不及阻止芳芳叫春花。

      我跟爸媽三人聽了都同時全身起雞皮疙瘩,誰能想到芳芳差點就這樣被帶走了,連我也可能因為回話而再也回不來。

 

 

      後來,我爸媽抓了一對雞要送給老鄰居,感謝他幫忙。

      老鄰居很客氣,只說自己當日也是姑且一試,又適逢端午節前後,菖蒲易得,所以芳芳有救是她命大,不是他的功勞。

      媽媽也很好奇老鄰居怎麼會這些道術,就大家有印象以來,他一直都是非常樸實單純的莊稼人啊。

      老鄰居就解釋說,他不是道士,也不知道這些方術的由來和原理是什麼。只是很久以前看過道士這麼做,後來遇到類似的情形都是依樣畫葫蘆,有的時候有效,有的時候沒效。

      老鄰居接著又提醒我爸媽,要好好教育我們,以後再遇到這種狀況,千萬不要再回話了。

      雖然那天雞沒送成,但從此之後,我媽幾乎每個禮拜都會要我和芳芳上學的時候,順便帶上幾顆蛋送去老鄰居家,直到老鄰居去世。

      這件事情就這麼有驚無險地過去了。

      只是有個問題至今都還困擾著我:菖蒲不是用來驅蟲的嗎?那到底那天見到的春花是魔神仔或是什麼蟲獸精怪化成春花的樣子呢?還是真的是春花死了想找替死鬼?

      而芳芳作的那場惡夢,又是否真的跟那天放學後的遭遇有關呢?

 

 

===================  

想看更多  鄉野奇譚 

 

☢️ 推薦其他短篇💀 👻  

都市傳說】   捷運百鬼夜行 

校園鬼話】   異國怪談 

海中迷藏  

 

☢️ 我要挑戰長篇🔪🔫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已完結)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