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28逮捕之前.jpg  

 

      那怪異的聲音聽起來很近,就像是從窗邊傳進來一樣。我一聽,渾身立即感到一股莫名的戰慄,不敢抬頭也不敢再輕舉妄動。

大虎摔在凱躲的長桌上,小虎則先是撞到長桌後方的牆上,再重重落在地上。

隨之自窗邊傳來的,是比食堂、二樓宿舍和後廂房還叫人作噁十倍的濃重臭味;聞起來腐朽、油膩,還帶有一股揮之不去的土腥。必須摀住嘴、閉住氣,才能壓下想嘔吐的衝動。

「跑」大虎氣若游絲地說,「快

「出來」窗外有股蒼老嘶啞的聲音說道。

不需抬頭,我一聽就認出他了,心裡直道:德皓!真的是他!除了他以外,還有誰講話聽起來像是渴了幾百年沒水喝的死樣子!

我的心頓時被嚇得漏跳一拍,別說是動了,我連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咻、咻!」屋外忽然傳來兩下槍聲,跟剛才那種連續射擊的槍聲比起來小聲許多。

「放肆」德皓語氣不太肯定地說:「你們不知道我是誰嗎?」

「管你是人是殭屍,今天都得死!」一個聲音中氣十足的男人喊道。

「咻!」又是一聲槍響。

緊接著就是重物撞擊的聲音,伴隨著剛才那個威喝德皓的男人發出的慘叫:「啊!」

我聽了心裡發涼,不知道外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就在此時,槍聲、風聲,各種擊打撲摔的響聲在上一刻還靜謐的院子中忽地同時發難,時不時夾雜幾聲哀嚎和嘶吼,彷彿外頭那些闖入者正遭受某種劇烈的苦痛,光用聽的都覺得場面混亂血腥。

凱趁機衝過來,一把抓住我往另一邊廚房的方向跑。才剛推開一道木門,進到食物貯藏室,外頭的聲音就戛然而止。

反應極為機警的凱,一察覺到,馬上就拉著我蹲下。我們的背才剛抵著破窗下的牆面,屋外便傳來「咚、咚、咚」幾下響聲,越靠越近。

嗯?這聽起來不像腳步聲啊,是什麼怪聲音啊?我疑惑地想。

不等響聲停,凱便往窗外丟出一枚類似煙霧彈的東西,瞬間散發濁白如漆的濃煙遮掩住窗框兩端。

凱一邊拉著我推開飾有壁虎浮雕的鐵門進到廚房,一邊吹起一支小巧如吊飾的金屬哨子。

怪的是我一點哨音都沒聽到。正摸不著頭緒,便有一道人影「咚」一聲閃身來到廚房窗外!

還來不及看清那人模樣,凱就一把將我推向雕有壽桃式樣的老鐵門邊,說道:「快去!我掩護你!」語畢便舉衝鋒槍,毫不遲疑地對準窗外的人開火。

「噠噠噠——」院子再度閃起一陣短促的亮光。

我知道情況危急,此時也顧不得凱和大虎、小虎了,立刻奪門而出,沿著南面迴廊狂奔。

院子裡橫豎倒了三個陌生男子,不知是生是死。唯一立著的,是一位站在廚房外頭的人。

他看來十分古怪,身穿破破爛爛的土色粗布衣,打著赤腳。定睛一看,露出衣服外的身體竟全像是被剝了一半的皮似的,隱約看得到裡頭血淋淋的筋肉!身上跟週圍滿地都是沙土,簡直就像是剛死沒多久,從土裡爬出來似的!

我看的全身起雞皮疙瘩,心中一片寒意:德皓找到新的屍體了!

更駭人的是他移動的方式,活生生像是具所有關節都被打散的魁儡,由幾條看不見的線控制,極為詭異、不協調。

那些打進德皓身軀裡的子彈,都像是打進棉絮堆裡的橡皮筋,絲毫奈何不了他。

他中了凱幾彈之後,竟在完全沒屈膝的情況下,身體像是被提起來似的,凌空高高一躍,往南邊迴廊方向閃避開來。

那一跳便頂到天棚,又像羽毛似地又輕又緩地飄落,發出「咚」的一聲落地聲,身形輕盈靈動地到可以說是「飄逸」的程度,就像是民間傳說中的「飛殭」!

「皮囊」德皓伸手就迫不期待地朝我撲來,滄桑的嗓音因過度興奮而抖抖顫顫,「我的

我被那張駭目的臉嚇得魂不附體,一時像是被人點穴似的僵在原地、動彈不得。

原本站在窗內狙擊的凱,見德皓身影跳到我身邊,立即一把刺刀就朝他擲去。那刺刀跟凱的槍法一樣又快又準,「嗖」地一聲就深深埋進德皓的一側大腿。

「快跑啊!」凱邊喊邊提腿朝德皓飛踢而去。

我被凱一吼才回過神,後知後覺地大叫一聲,往一排L型廁所後方的南邊迴廊奔跑,經過轉角,藏身在西棟大樓與廁所中間,自西面廁所邊緣探出雙眼窺視。

凱的接連拳腳攻擊暫時轉移德皓的注意力,不料德皓挨打了幾下,猛地反手一揮,凱居然就被打飛了出去,與剛才大虎、小虎受衝擊的樣子如出一轍!

德皓僵硬地往西南角的廁所方向轉過來,我趁他眼神掃過來之前,將頭縮到廁所後方。他不知道我已經跑到西面的廁所與大樓中間,仍往南邊廁所後面移動,輕鬆一躍就「咚」地落在迴廊上。

「出來」沒看見我的德皓語帶威脅地說。

冷汗緩緩從鬢角邊流下來,我很想逃跑,可是怕一動就被發現,只好杵在原地,心裡乾著急。

與此同時,小劉和雷歐分別從東、西門跑進內院,似是要助凱一臂之力,牽制住德皓,兩人正要朝他開槍,小劉舉槍的手突然一晃,衝鋒槍咔啦墜地。

中彈的小劉驚呼一聲,連槍都來不及撿,便與雷歐身手矯健地閃進院子的教室裡,拿桌椅作為掩護,視線雙雙掃過週圍,尋找隱藏在黑暗中的狙擊手。

雷歐抬手就舉槍射向西邊大樓側門,連瞄都不用便一槍解決對方。小劉則三兩下就包紮好傷口,動作非常熟練,掏出另把手槍,立即又與雷歐一起顧盼週遭,尋找其他闖入者。

還有兩個!到底在哪裡?我邊想邊不安地環顧四週。

迴廊上的德皓無視雙方攻防,又好像發現我的藏身之處,正朝我靠近!

從聲音聽辨起來,他似乎是礙於迴廊屋頂高度的關係,無法以跳的方式前行,像是被人拖行似地發出沙沙聲響,速度一點也不慢。

我感到手足無措,心裡瘋狂地祈禱著:拜託!老天爺幫幫我吧!

說時遲、那時快,倒在地上的凱一撈到槍,立即又翻身對德皓猛烈開火,又成功地暫時讓德皓停下腳步。

雷歐正想向前幫忙凱,兩名陌生男子忽然從北棟接近東棟的大樓門口現身,一邊朝雷歐和小劉藏身的桌椅快速前進,一邊朝他們開槍。

雷歐和小劉自然不甘示弱,立即也回敬幾槍,院子裡霎時陷入一陣槍林彈雨。

就在這個時候,幾間原本上鎖的廁所門竟同時自己「嘎咿」一聲慢慢打開,像是在邀請著誰進去一樣!

情況如此詭異,我看了也是暗暗心驚。但除了就近廁所的我、德皓和凱三人以外,其他人此時都已是分身乏術、無瑕顧及其他。

戰況膠著之際,距離比較遠的金,正從我們剛才入府的北門趕過來。他不僅一進內院就看到躲在西面廁所後方的我,更是一眼就看清院子裡的局勢,立即開槍幫凱轉移德皓的注意力。

我看機不可失,便一咬牙,閃身躲進西面最邊緣那間打開門的廁所,立即將門閂上!

我因為過於緊張和害怕,而腦袋一片空白,只是不停地喘著氣。外頭仍是槍械打鬥聲不斷。正當我呆愣地盯著廁所門時,左下方突然傳來小孩子又尖細又軟萌的聲音:「你是那個有糖的姊姊嗎?」

我緩緩轉過頭,一個留著齊瀏海、妹妹頭,沒有雙臂,看起來不過四、五歲大,身形半透明的小女孩,正偏著頭,用祂那雙空洞的眼窩打量著我。

我一下子就認出祂了,不只是因為我跟吳常那一次進陳府的時候,曾經親手喂祂吃糖,更因為祂是我前世收留的孩子之一。

「珠珠,」我蹲下身,直視著祂,心裡不再帶有一絲恐懼,「祢怎麼還在這?」

「我在幫院長看東西啊!可是不能告訴你是什麼。」珠珠突然想到了什麼,驚訝地說:「咦?你怎麼知道我叫什麼名字?」

前世的記憶很快就湧現出來,我感到一陣鼻酸,有些哽咽地對祂說:「珠珠真乖,一直幫我顧著

之前跟吳常一起進府找線索的時候,我就一直覺得還缺了一塊能將《木蘭詩》和《將進酒》兩首歌拼成一幅圖的拼圖。

當我在陰間前生石上看見過往片段時,才恍然大悟:原來缺的那塊拼圖一直都在我們手裡,那就是最一開始聽到老梅村民傳唱的兒歌—《老梅謠》!

       而《老梅謠》歌詞的第三段:「水車水車幾回停?竹筒無泉難為引。明火一亮石成金,夜半哭聲無人影。」指的就是兇器所在之處,也就是位於府上西南五鬼之地的水池!

       小環在聽了若梅的話,改建水池時,發現池底西北方邊緣下,有一處將水引至崖壁的地下排水道。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101

有罪

102

舊憶

103

四伏

104

閉眼

105

開眼

106

設局

107

五罪

108

其風

109

我體

110

三探

111

第三首歌

112

石成金

113

森羅殿

114

出手

115

棒打老妖

116

養屍地

117

領罪

118

狸貓太子

119

轉運蓮

120

輿論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