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曹地府2.png  

 

      排水道本身是由岩盤開鑿出來的,水池外觀、邊緣和底部也都是循普通工法石造。所以小環萬萬沒想到,當她舉著火把照看排水口時,小水門會在火光的照耀下,輝映出金屬獨有的熠熠光澤!

她立即想起自己一人初回陳府留宿時,每晚都會聽到的「唰­唰唰」九下重擊聲,忽然茅塞頓開,明白為什麼陳家上下九口的屍體都沒有頭顱了。

真正的兇器根本就不是現場找到的那把大刀,而是用來作為斷頭台的小水門!

興許是當年的幕後主謀早在建水池時,便策劃好將小水門作為滅口的工具。或者更甚者,整個水池都是為了隱藏這個殺人機具而建,以便藏樹於林!

然而,即便有如此重大且關鍵的發現,小環還是不知道要怎麼向警方證明陳家人是被那個兇器殺死的;更別提是否可以此兇器得知主謀或殺手身份。

更重要的是,她不知道還有哪個警察大人可以相信了。

訴冤無門的小環,想替已遭滅口的若梅、楊正和孫無忌翻案,但又不得其法,只得先按照若梅的吩咐,將水池改建成廁,並在小水門的上方以紅磚將其砌藏起來。

為了後世能遇有緣人翻案,若梅又作《老梅謠》,將諸多線索藏於歌詞之中,要小環教孤兒院裡的孩子傳唱。

若說《老梅謠》是解開整起滅門血案和無臉鬼案的主體,那麼《將進酒》和《木蘭詩》就是輔助。

《老梅謠》中的「明火一亮石成金。」就是指小環發現小水門的經過。而另一行:「水車水車幾回停?竹筒無泉難為引。」則是指殺手為了要利用池底的機關砍下陳家人的頭,必須要先將水池中的入水閥關閉,並將小水門打開將水排出。等屍體的頭被一一斬下,再將小水門恢復原位,重新開啟入水閥,那麼水池很快就會再度注滿。

小環留下的《將進酒》中,「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指的不只是水池中,引自灌溉渠道再經池緣出水口排出海的山泉水;也指當年被小水門斬下的頭顱!

小環自盡之後,若梅又將《木蘭詩》留在教室黑板上,便萬念俱灰地離開陳府。歌詞裡特別強調「機杼」,就是指小水門這個機關。而黑板上的若梅字跡之所以與小環相像,正是因為小環小時候臨摹學寫字的對象是若梅。

而藏在廁所中的童魂—珠珠,是唯一一個老梅村出生的孩子。照理來說,祂的魂魄不僅可以跟若梅一樣任意出入陳府,也可以任意進出老梅村,不受霧陣的侵擾。祂至今仍待在陳府的原因,還得從幾十年前說起。

在孤兒院遭血洗屠殺之前,調皮的珠珠在敲毀廁所紅磚時,無意中發現磚頭縫隙之間有東西在反光。她馬上就跟小環院長說這件事。小環要她保守秘密,千萬不能說出去。

珠珠以為紅磚下藏的是院長的寶貝,便答應院長會好好看著它,不讓任何人發現,便用些砂土將縫給補起來。即便死後,珠珠也還是繼續執行院長交待祂的「任務」,所以才一直沒離開陳府。

我輕聲對珠珠說:「我就是陳小環,就是院長。我轉世了。祢懂嗎?」

珠珠皺眉地搖搖頭,嘟起小嘴,很是疑惑的樣子:「你不是院長,她不是長這樣的。」

我沒時間跟祂解釋那麼多,直接就抽出刺刀插入珠珠當年敲開的縫隙,打算將地上幾塊黏腳的紅磚給撬起。

珠珠在旁邊看了很心急,一直想阻止我。但祂哪是我的對手,我隨手從背心口袋拿出一條巧克力就堵住祂的嘴了。

原本還擔心這紅磚會砌的太牢固結實,殊不知使勁又戳又撬幾下,就敲開了兩、三塊碎磚。大概是糞坑週圍的地板長年遭污水滲浸,根基已逐漸鬆動所致。

怪不得當年珠珠這小屁孩沒砸兩下,就砸出了一道裂縫。我心裡想道。

一股腐腥之氣隨即從缺口衝出,臭不可聞。我像是被辣椒蒜頭給刺激到,登時被熏的掉眼淚。

拉下面罩,開啟頭燈一照,磚下的小水門雖已嚴重遍生絳色繡花,但仔細查看,上頭還卡著幾絲碎布!

除了激動和欣慰,更多了一份驕傲,我不得不佩服前世的自己。小環竟然想得到要「截直取彎」,另外挖一小段水道,將污水繞過水門、再引回原來的水道將排泄物排出海。如此小水門在改建之後,上頭殘留的微量跡證就不會再被水沖刷掉了。

「咦?怎麼外面變得怎麼安靜?」珠珠好奇道。

不過幾秒鐘的時間,外頭便已不再有槍聲,也不再有肉搏過招的「磅、磅」摔撞,而是陷入一片懸宕的寂靜。不知是子彈告罄,又或者是持槍的人都已不支倒地。

「我去看看。」珠珠話語未落,魂就先穿牆而出,任由吃剩的幾口巧克力摔落地面。

我也察覺到狀況不對,便將一邊耳朵貼上門板,屏氣傾聽。

「咚!」忽然一下墜地聲傳來。

德皓雙腳落地的聲音聽起來還離我有段距離,但就不知道凱和另外三人是否已控制住場面。

「快跑啊!」珠珠衝進來,滿臉驚恐地尖叫道:「有怪物!好可怕!」

「咚!」聲音明顯拉近一大步。

我心跳開始加速,就在預期德皓即將躍出的下一步到來之前,有樣東西猛地重重撞上門板,發出震耳一聲:「磅!」

我嚇得倒抽一口氣,心臟彷彿漏跳一拍,往後跳一大步,差點一腳踩進糞坑!

「呃」凱在門外悶哼一聲,接著緩緩貼著門的另一面滑落。

原來剛才那聲巨響是凱撞到門上!我心裡大驚。

我不敢再耽誤時間,立刻從背包中拿出證物袋和鑷子,打算能帶多少證物就帶多少。正要伸手夾起離我最近的布條時,門外又傳來別的聲音。

「唰­­——」凱像是被人強行拖走。

我心中警鈴大作:來不及了!

還來不及反應,便先聽到「咚」一聲!

德皓來了!就在門外!

我在心裡無聲的尖叫,身子不自覺地顫抖了起來:怎麼辦、怎麼辦?不行!絕對不可以讓德皓抓到我!他現在要的就是我的肉身,絕對不可以讓他得逞!

就在這危急存亡之際,我忽然心生一計,將撬開的磚頭草草放回原位,把背包放在地上、把裂縫遮住。

「把門打開。」我對珠珠說。

「不要!好可怕!」珠珠失控地瘋狂搖頭。「可怕死了!」

「那祢先跑!」

「不要,我要在這!」珠珠異常固執地說。「你陪我啦!」

「不行!我一消失,你就跟著躲起來!聽話!」

語畢,我立即雙手結印,腳往後一退,進入陰間!

 

===================

 

懸浮於九泉之上的陰曹森羅殿中,林立木柱皆有兩人環抱之粗,飄浮於空中的紅燈籠雖燭火盈盈,卻帶有陰森肅穆的氛圍。

地上紅毯如張嘴巨蟒的舌信,向內可延伸幾十公尺,盡頭深處左右兩旁站立一排頭頂尖角、面相駭人,手持各種刑具的陰吏鬼差,由牛頭馬面與黑白無常各自領頭。

石階之下,吳常臉的陰陽司判官與柴犬頭兵部判官,兩人各自雙膝跪地於中央位置。

高堂之上,一位身形極為高大魁梧,著頭冠、龍袍的男子坐中間高位,左右兩排則是同樣坐在桌後的判官,每位官袍顏色、樣式各異。這些我都似曾相似,因為前世小環也曾求見閻羅王過。

現在唯一不同的是,祂們全都瞠目結舌地盯著憑空出現的我看。

「大膽陳小環!」閻羅王一開口,便令整個大殿都隨之震動。「陰曹地府豈可任由生人進出!」

閻羅王低沉攝人的聲音傳進我耳裡就像是猛獅咆哮一般,被祂這麼一吼,我登時覺得有一半的魂魄出竅了。

足足愣了兩秒,我才回過神,連忙衝向閻羅王求救:「救、救命啊!」

還沒踩上台階,就先被牛頭馬面的三叉戟和長柄大刀給攔下來。

「休得放肆!」牛頭喝道。

我也懶得跟祂廢話,劈頭就先大聲罵道:「還不都是祢們辦事不牢靠!」

「小娃再口出狂言,老夫定掌你嘴!」馬面手持長柄大刀指著我鼻子說道。

「本來就是嘛!」我挺胸插腰道:「要不是祢們一直不抓那個活了幾百年的老妖怪、任憑他在陽間作亂,我又何必逃來陰間求救?」

「此話當真?」藍袍判官問我。

「那當然啊!」我見機不可失,直接就劈哩啪啦地將鬼術師德皓吞服續命丹後,不停轉換肉體寄生,橫行人間、為非作歹等諸多惡行,告訴在場所有官吏,再順便加油添醋一番。

「唉不是我講話浮誇啊,德皓他那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殭屍簡直就是人渣啊!什麼殺人放火、姦淫擄掠通通都幹!要是再讓他搶了我的肉身,一下子威力大增,那不只是陽間生靈塗炭而已,恐怕到時候就連閻羅王、玉皇大帝,他也不放在眼裡了!」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111

第三首歌

112

石成金

113

森羅殿

114

出手

115

棒打老妖

116

養屍地

117

領罪

118

狸貓太子

119

轉運蓮

120

輿論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