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4_小圖.png

 

「陽間真有這等荒唐之事?」紅袍判官跟著問道。

「呃姦淫擄掠,我是不太確定啦,」我有些心虛地說,「但是他真的有殺人、下蠱,還有施些邪門歪道的害人法術!」

「妖言惑眾!擅闖陰間宮闕者,罪該萬死!」牛頭指揮一旁持縛魂鍊的小差道:「來人啊,將她押下候審。」

那披頭散髮、惡鬼相貌的陰差,立即舉手甩了幾下縛魂鍊,朝我拋來。那鐵鍊像是有意識似的,竟自行捆了我好幾圈,將我紮紮實實地五花大綁起來!

「一派胡言。」閻羅王悶哼一聲,又道:「本王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此趟自己送上門來,就休想回去!」

「沒錯!」馬面趁勢罵道:「好你個陳小環!這陰曹豈是你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客棧!」

「且慢!」藍袍判官不知從哪拿出一大本比電話簿還厚的書,快速翻閱一瞥,說道:「稟大王,生死簿中,陳德皓壽辰已過一甲子有餘,可至今仍未到地府報到啊。」

「如此也不能證明陳小環所言為真。」黑無常開口說道:「陽間遊魂不知凡幾,多是流連塵世罷了。來人,將她帶走!」

「慢!」藍袍判官攔住小差的手,忙道:「是非真假,讓『業鏡』一照便知,諸位又何須多費唇舌、爭吵不休?」

「陰陽司判官所言有理。」身著橙袍的賞善司判官打躬作揖道:「正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我看這娃兒身無濁氣,絕非惡人,擅闖陰間也許真是情有可原。大王何不以業鏡試之?」

「好,」閻羅王撫烏鬚道,「本王倒要看看,那鬼術師德皓是何方神聖。」

紅毯右側七、八位小差馬上左右散開,露出後方掛著的一大張光滑紫緞,上頭以金絲繡出黃泉路的沿路景色,看來富麗之中,又帶有一絲蕭瑟淒涼。

一位舉槍小差將紫緞往後一揭,一面足足兩米長寬、光可鑑人的雕龍銅鏡立即在宮燈的光輝下,閃起粼粼波光,宛如夕陽下的海浪。

「這是什麼啊?」我問吳常臉藍袍判官。

「這就是業鏡。一個人一輩子的所見所聞、所作所為皆會顯影於鏡中。」藍袍判官回答。

我一聽立即心虛了起來:哎呀糟糕!要是讓大家發現我是個坑錢的導遊,那多不好意思!

「那個,」我連忙說道,「時間緊迫,祢們還是挑重點看吧!」

一名陰差一將我推到銅鏡前,紫袍掌奏判官就開始對銅鏡說話:「萬般因由,無所遁藏。鏡兒,方才諸位之言,你自然聽的清楚。快快顯像吧。」

銅鏡還真的聽得懂判官的話,立即散發出一陣柔和如午後暖陽般的金光,接著便顯現出我記憶中,所有陳德皓的影像,就連前世陳小環死前的幾幕也沒漏掉。

 

===================

 

陳府內院的露天教室中,各種各樣作為桌椅的回收廢棄物成了雷歐和小劉的最佳掩護。

然而,兩名殺手身手矯健,射擊又奇準,與雷歐不相上下,好幾次雷歐和小劉都差點在探出頭時,被對方子彈射中。雙方你來我往,四人手腳多少都被流彈波及,一時之間卻又都拿不下對方。

眼見兩名殺手步步逼近,雷歐冒險一個前滾翻閃身藏到以工地棧板拼接成的桌子後方,殺手子彈緊跟其後,「咻、咻、咻」掃過地板。

小劉自知手臂中彈,射擊準確度大減,無法再將對方擊斃,當即一個發狠,朝開槍者丟擲刺刀,那刀飛掠過幾張桌椅,正中對方眉心。

雷歐到定點後,立即將桌子翻倒遮住全身,整個動作一氣呵成,毫不拖泥帶水。他正要從棧板孔洞中瞄準剩下那一位殺手,沒料到對方居然比雷歐更快,換了彈匣就朝雷歐連續擊發。

那穿甲彈連汽車鈑金都打得穿,何況是年代久遠的棧板,瞬間雷歐的左膀右臂就被擊中數發,要不是他反應極快,連腦袋都會被射成蜂窩,

小劉趁對方拉近距離,立即扯下身後廢棄電視中的線路,敏捷地翻過一個卡車輪胎,向對方撲去,伸手就發力用線將對方死命絞住。

雷歐勉強抬槍,近距離「砰」一發斃了他,這才暫時瓦解掉對方殺手戰力。

就在四人激鬥之時,凱和金也陷入了與德皓的一場惡戰。

德皓撲向凱的剎那,眼睛餘光瞥到潔弟衝進近在咫尺的廁所,當即在空中轉身,欲將她拖出廁所。

凱和金同時開槍阻止,德皓的軀幹轉眼間就被他們射穿了好幾個洞,霎時之間碎肉橫飛,開花一般的彈孔卻都僅流出少量的絲絲污血。

金定晴一看,彷彿被潑了桶冷水似的,全身泛起雞皮疙瘩,連槍都差點脫手而出。

德皓那副活死人樣令他想起過去在北非駐守時,曾聽部隊中同樣來自越南的同袍說過,越戰時期,一處位於叢林之中,不到百人的小村落,明明就已經被敵軍屠村,只逃出兩、三個年輕人。後來在附近蓋碉堡、挖壕溝的士兵,卻在每天晚上都看見村裡還亮著火光,村民也都還依然如生。同袍的叔叔在頭幾天待命的時候,撞見都嚇的躲在壕溝裡,天亮前都不敢出來。

他到底是人是鬼?金懼怕地想。

就在他分心的那一秒,德皓竟在沒碰到凱的情況下,隔空將凱抓起往金丟過去!

「磅!」凱和來不及閃避的金立即摔成一團。

德皓才轉身要往廁所一躍,又被人從背後射穿了兩腿膝蓋。他登時大怒,回頭一看,凱已衝進內院的西側大樓內,地上倒著的金則繼續朝德皓開槍。

德皓一躍而起,「咚」地一聲跳到金跟前,以不可思議的蠻力一把搶走金手上的衝鋒槍,徒手將其折彎,扔到一旁甬道內。

金怕雖怕,卻還是硬著頭皮,打算拚他一拚。登時雙手拍地,腰一發力,整個人彈跳起來,雙腿猛踢向德皓。

德皓像是吊鋼絲似的,輕鬆往上一躍,就跳了兩、三公尺高,避開金的攻擊。

西棟大樓內的凱快速從北邊的門跑向南邊,衝出門口時,恰巧見德皓又是一躍落地,馬上舉槍要朝他開槍。

德皓一察覺,反手就將凱摔在廁所門上,發出「磅」一聲巨響。凱才一滑落,德皓手朝左一揮,凱就像是被人硬生生拖走似的,身子猛地向左摔出去五、六公尺。

「咚!」德皓跳到潔弟躲的那間廁所前,僵硬的嘴角勉強向上一勾,露出陰森詭異的賊笑。

 

===================

 

閻羅王與其他在場判官、差吏皆目不轉睛地盯著業鏡看。諸位判官一看便張口結舌、面面相覷;黑白無常則是如坐針氈、神色驚恐,不時偷瞄閻羅王的反應,畢竟祂們兩位可都是負責陽間巡察事務的頭頭;牛頭馬面雖掌理陰間囚犯押解、尋常亡魂送審和一般巡察事務,也因擔心自身會被閻王怒氣掃到,而滿面愁容。

閻羅王本尊則是真的氣到七竅生煙,頭頻頻發出縷縷螢綠霧氣,原本就若隱若現的面目顯得更為朦朧不清。

閻羅王猛一拍桌,大聲怒喝:「可惡!」

大殿隨之劇烈晃動,猶如強震來襲,潔弟一不小心沒站好,同殿上幾位夜叉一起摔倒在地。

「巡察司竟容此等妖魔鬼怪橫行陽間七十餘年,還絲毫未覺!」閻羅王斥責道:「如此怠忽職守,該當何罪!」

「臣知罪!」在場的黑白無常立即跪伏在地,頻頻磕頭認錯。

同為巡察司的牛頭馬面則緊張地低頭聳肩,站在一旁,怕的連屁都不敢放。

「看吧看吧,」潔弟還沒爬起身,就搶著酸這些陰差幾句,「祢們攻擊能力強不強我是不知道啦,但索敵能力肯定很差!」

「傻娃兒別多嘴!」紅袍判官一把將潔弟拎起身。

「解!」藍袍判官一個劍指指向鐵鍊,潔弟立即被鬆綁。

陰差一抬手,那縛魂鍊就像回力鏢似的,立刻飛回祂手裡。

「陳小環,或王亦潔,」閻羅王瞪著潔弟說道,「功過不能相抵,本王定會犒賞你稟報陳德皓一事,但你多次擅闖陰間,尤其是宮闕堂殿,仍應依陰間律例判罰。你可知罪?」

「當然不知,也不服!」潔弟挺胸插腰說道:「陰間律例之所以叫陰間律例,就是因為它適用於陰間嘛,那當然是拿來判死人的啦,怎麼能判活人呢?」

「強詞奪理。」閻羅王很快又蒙上一層不悅的臉色。「你死也好,活也好,總而言之,犯法就應當受罰。」

潔弟一聽,眼睛頓時發光:「這麼說,死人你也管,活人你也管?既然我們怎麼樣都是歸你管,那幹嘛要管我們人在哪裡?為什麼還要分陰間、陽間?」

閻羅王猛地拂袖,質問潔弟:「你這小娃說話如此放肆,就不怕本王重重罰你?」

「怕啊,但還是要賭一把啊,」潔弟不忘狗腿道,「我就賭你閻羅王是個明君!」

閻羅王才不吃阿諛奉承這一套,正要發作,紫袍掌奏判官便先跳出來緩頰,諫言道:「稟大王,臣以為,當務之急是將這陳德皓抓拿歸案,其他稍後再議也不遲啊。」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111

第三首歌

112

石成金

113

森羅殿

114

出手

115

棒打老妖

116

養屍地

117

領罪

118

狸貓太子

119

轉運蓮

120

輿論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