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亭.png  

 

      朝思暮想的連假即將到來,公司裡,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都是「要去哪裡玩」。預算比較多的大多是出國渡假,預算比較少的則是去離島或外縣市玩,像我這種沒有預算可言的人能就近上山去吃個飯、看個夜景,也就心滿意足了。

      就在我問同事,陽明山上哪家餐廳便宜又大碗時,一位男業務馬上從位子上探出頭說:「陽明山吃飯、看夜景可以,就是千萬不要走小路!」

      總機小妹一聽,直覺就有八掛,馬上露出青春洋溢的甜美笑容,要男業務趁午休快快跟我們分享。

      男業務身經百戰,什麼世面沒見過,唯獨就是經不住青春少女的光芒,立刻拿著便當湊過來,侃侃而談這段往事。

 

=========以下以男業務第一人稱視角敘述==========

 

      好幾年前,客戶Jerry指名要吃陽明山一家高級餐廳的白松露套餐。那家餐廳很貴,他點名的那一客就要五千多。要不是快到年底,業績還沒達標,正缺他手上那張遲遲沒蓋章的單,我才懶得理他咧。

      我那個月能報的應酬額度剩不多了,就找同team的業務Den一起請Jerry吃。雖然Jerry不是Den的客戶,但他老婆的公司就是。Den也很阿莎力,一口就答應下來,還說那天我負責開車送他跟Jerry回家就好,他負責跟Jerry拚酒。

      我一聽笑的合不攏嘴,Den他酒量可是出了名的海量啊。本來我最近胃就不太舒服,偏偏Jerry愛找人喝酒,酒量又是千杯不醉,現在有Den在,這些就不是問題了。

      一頓酒足飯飽之後,我載JerryDen從山上餐廳開下山,開到一半路上突然起大霧,霧濃到伸手不見五指,都開了大燈、霧燈,能見度還是很差。

      畢竟當時是十一月底,天氣一冷,山上起霧也很正常,我雖然有些擔心,但也只是放慢車速而已。坐副駕駛座的Jerry不以為意,只是嫌我開太慢,就叫我開另一條路下山。

      那時候GPS導航還不普及,也還沒有google maps,大家開車不是看地圖就是問路,既然客戶報路,我當然就照他講的開。

      「你就這條路直直開,開過一個涼亭再左轉往下開,之後一直直走就到山下了。」Jerry吩咐完就倒頭大睡。

      我聽他這樣講,感覺路線很單純,也就不疑有他地往馬路深處開去。

      才開十幾分鐘,柏油路就變成產業道路,只剩下巷弄間那種勉強可通行的單行道寬度。

      「你確定是這條嗎?怎麼路越開越窄啊?」我問Jerry說。

      Jerry好像睡死了,一點反應也沒有。

      「我也覺得耶,」坐後座的Den對我說,「要不然你前面找地方掉頭好了。」

      我又往前開了兩分鐘,路還是一樣窄,但是前方出現涼亭了!

      「喂Den,那是涼亭對吧?」我說。

      Den原本低頭在玩手機,聽我這麼一說,身子湊到前座中間,往前一看,登時倒抽一口氣,猛往後一彈,重重撞到椅背上。

      我被他的反應嚇到,暗罵一聲髒話,就說:「你幹嘛?」

      「回頭!快點!快點走啦!」Den一臉驚恐地狂拍我座椅說道。

      「為什麼?不是說開過涼亭再左轉就可以下山了嗎?」我不明就裡地說。

      此時我們正在接近涼亭,涼亭的細節也逐漸清晰,極為簡陋的涼亭裡面,什麼都沒有。

      不知道Den是在緊張什麼?我有點納悶地想。

      「你他媽的別問那麼多啦!快點回頭啦!」Den對我破口大罵。

      我平白無故被兇,自然也不爽,就說:「好好的幹嘛回頭?你要走剛才那條是不會早點講喔?要走你自己跳車走啊。」

      沒想到他竟然還真的去拉車門,還好後座有兒童安全鎖,不然他真的會摔出去。

      你幹嘛!」我連忙叫住他。

      「回頭!快回頭!」Den雙手握拳,歇斯底里地說。

      我突然覺得不對勁:別說是神經質了,Den平常就是那種豪邁、大剌剌的人,現在突然起肖,會不會前面真的有什麼?

      「好啦好啦,可是回頭也要有地方迴轉啊!路這麼窄,你叫我怎麼回頭?」我又忍不住唸他一句:「沒事在那邊瞎吵回頭個屁!」

      Den不知道是被我的話刺激道,還是因為距離涼亭只剩十幾公尺,他抓狂似地大聲咆哮:「涼亭有鬼啊———」

      我一聽,頸後寒毛瞬間直豎,身體比腦袋的反應還快,立即踩煞車,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音:「嘰——」

      Jerry被煞車聲吵醒,一開始看到涼亭好像要說什麼,接著卻愣了一下,朝擋風玻璃伸手說:「美...好美啊...

      我被這兩個人的反應嚇到,知道不可以再過去了,立刻打倒退R檔,猛踩油門往後衝,回到原本的大路。而Jerry也在涼亭消失在視線範圍內時,立刻又呼呼大睡。

      一直到送Jerry回家,車上只剩我跟Den的時候,我才問他剛才怎麼了。

      Den「嗯」了一聲,隔了好幾秒才說:「你都不覺得奇怪嗎?山路那麼黑,為什麼就只有那座涼亭看起來那麼清楚?」

      「對耶,還真沒注意到。」我邊開車邊說。「可是那又怎樣?」

      Den說,涼亭中間突然出現一個上吊的白衣女鬼,垂著頭、長髮及腰,原本背對我們的身子搖搖晃晃的,接著慢慢轉了過來。他才剛注意到祂吐著長長的舌頭,祂就慢慢抬起頭,朝我們招手......

 

 

===================   

想看更多  鄉野奇譚

 

☢️ 推薦其他短篇💀 👻    

都市傳說】   捷運百鬼夜行   

校園鬼話】   異國怪談   

海中迷藏   

 

☢️ 我要挑戰長篇🔪🔫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老梅謠前傳)(已完結)    

老梅謠(現正熱播中)     

===================     

📬 熱門文章更新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