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23陳府.jpg  

 

「哼,」閻羅王一聽到陳德皓三字,立即怒火中燒,轉頭對紫袍判官說,「本王若要他三更死,絕不留他多一刻!兵部判官聽令!」

「臣在!」紅袍判官抱拳。

「本王命你即刻緝拿陳德皓!若其不從,便將其打下十八層地獄,爾後再提魂來審!」閻羅王怒不可遏,氣勢逼人地拍下驚堂木。

紅袍判官大喜,精神為之一振:「臣遵旨!」接著高喊一聲:「破魂———」

原先深陷忘川河畔,名為「破魂」的鬼頭狼牙棒忽地猛烈搖晃,岸邊為之震動,接著狼牙棒在成千上萬的亡魂目光之下,帶起一陣狂暴的風流,疾速向上竄升至森羅大殿,飛回判官手中。

柴犬頭紅袍判官手一伸,接住全速飛來的狼牙棒,一邊嘴角一撇,就對潔弟露出一個自以為帥氣不羈的笑容。

「好可愛!」潔弟激動地握拳尖叫。

柴犬頭的嘴角立刻垮了下來,心裡覺得很沒面子。

「還有,本王將另派百位陰兵助你一臂之力,必將那陳德皓押回陰間!」

紅袍判官馬上回神,答道:「謝大王!只不過陰陽兩界時辰相距甚遠,只怕來不及逮那老賊啊!」

「未必,」藍袍判官出言,「若用庫房法寶,即可直抵陽間任一時、地。」

紫袍掌奏判官轉頭直勾勾地看著位居高位的閻羅王。

閻羅王當即會意,王冕珠簾後,沉著一張臉,心不甘情不願地說:「哼,愛卿就是愛多管閒事。也罷,就讓本王送諸位一程,若是無法將他緝拿歸案,」祂指著紅袍判官和潔弟說,「本王就要你倆提頭來見!」

「什麼!」潔弟抗議道:「甘我什麼事啊?」

閻羅王充耳不聞,舉起單手,手掌反轉一圈,一股氣流頓時自祂掌心孕育而生,形同紫霧藏金粉。

「去!」閻羅王手掌朝紅袍判官和潔弟一送,兩位登時感到一陣強勁陰風吹面而來!

 

===================

 

金沙大飯店的P08套房中,黑茜正在開跨國網路視訊會議,路易領著負責保護吳常人身安全的保鑣進門,比手勢要黑茜先將麥克風關掉。

黑茜挑了挑眉,見路易面色嚴肅,便將視線移到保鑣身上。

「呃」保鑣以生硬的中文說:「是吳先生—」

黑茜一聽到關鍵字,神色一凜,立刻伸手打斷保鑣的話。

「各位,」黑茜向多國分公司的執行長說,「我有一通重要電話需接聽,請稍待一下。」語畢立即關掉麥克風。

「怎麼辦?要報警嗎?」路易進一步詢問。

「撥電話給志剛,我來跟他說。」黑茜指示道。

「鈴—鈴—鈴—」飯店電話突然響起。

就近的路易順手接起來:「你好。」

「路易先生,請問黑茜小姐方便接聽電話嗎?」廖管家問道:「有通電話在線上等待。」

「她現在正在開會,」路易習慣性地替她過濾,「請問是哪位?」

「對方是岡本剔志先生。」

「岡本剔志?」路易疑惑地說。

黑茜一聽便知對方是誰,點頭要路易接聽。

電話一通,對方只對路易說了四個字:「黑茜,報警。」說完立即掛斷。

路易馬上轉述對方的話給黑茜聽,她琢磨了幾秒,立刻意會過來。

「路易,手機給我。」黑茜一貫神色淡然地說。

「啊?」路易一臉錯愕地交出手機。「那個岡本先生是誰啊?」

「就是楊志剛。把他的名字重新組合起來就是岡本剔志。」黑茜將手機用傳輸線連結筆電。「雷斯特,我現在要打通電話,把發射訊號的終端位置跳到老梅村的陳氏孤兒院。」

「好的,請稍後。」雷斯特透過筆電喇吧說。

幾秒過後,雷斯特又說:「陳氏孤兒院沒有行動裝置可發射訊號,就近的行動裝置屬於這次行動的隊伍,他們剛進入老梅村,跳到他們其中一人的手機,來發射訊號好嗎?」

「好,但要屏蔽掉行動裝置的識別碼,我要接聽端無從回溯。」

「沒問題。」雷斯特頓了頓,又說:「跳板完成。」

黑茜立即撥號報警,電話一接通,她刻意摀住話筒,講話講的很小聲。

「喂,」黑茜語氣變得極為驚慌失措,「我我我要報警!有人殺人啦,死了好多人!對,我現在就躲在附近,快來啊!就在巽象市石門區,就是那個老梅槽附近的老梅村裡面。在陳氏孤兒院。你們快來啊!那兇手隨時會跑啦!」

黑茜說完就馬上掛掉電話,不給勤務中心進一步詢問報案人的機會。

「行了,雷斯特,設定復原。」黑茜吩咐道。

路易便問:「到底怎麼回事?」

「為了師出有名。」黑茜將手機還給路易。「志剛那裡應該是臨時發生了什麼事,打斷他調派人手的節奏。」

「喔,我懂了,」路易立刻推敲出來,「如果有人報兇殺案,又有勤務中心受理紀錄,警方就沒辦法私下吃案,志剛才有機會被指派過去調查犯罪現場。」

「不是有機會,是一定會,而且還能順理成章地帶上鑑識人員。」黑茜又說:「志剛那個人花招不少。」

路易撇撇嘴,露出不置可否的表情。

「坐吧。我們速戰速決。」黑茜再次將網路會議的麥克風打開,向多位執行長說:「久等了,我們繼續。」

 

===================

 

德皓手貼著廁所門,輕輕一震,門上的握把、鎖,甚至是門軸都登時墜落,發出清脆的鏗響。他稍微使力,就將門給扯下,隨手丟在地上。

沒人!

他看著廁所地上的背包愣了兩秒,怎麼也沒想到,廁所裡頭竟然空無一人!

突然之間,一股強烈的殺氣撞擊德皓的心頭,他感到前所未有的不安和恐懼,還搞不清楚怎麼回事,背後就先傳來孔武有力的男子叫罵聲。

「大膽妖孽!」紅袍判官舉起狼牙棒指著德皓,殺氣騰騰、神情凶惡地說:「還不快快束手就擒!」

然而,在德皓眼中,紅袍判官的面貌卻是他再熟悉不過的那張臉。他生前那張滿面紅潤、意氣風發的臉;他在被德丹一劍刺死前的臉!

「不,不可能!」德皓震驚到說話都破音,雙手巍巍顫顫地伸向判官。「我的臉這不是我的臉嗎?這啊!」

德皓驚呼一聲,本來就剝離的差不多的頭皮,被人突然從背後猛擊,這下馬上就砸出一個洞,露出裡頭又紅又白的頭蓋骨。

「臉你媽!」潔弟雙手舉起自拍神器,又是給德皓一記爆頭。「你這個王八蛋!」

力道之猛,霎時就將自拍神器給打斷。

德皓也因而被打斷鼻樑骨,所剩無幾的臉皮也被削下了一大塊。

「別以為我不敢傷你!」德皓怒目而視道。

他正要反手將她打飛,紅袍判官便搶先甩起鬼頭狼牙棒,朝他隔空揮了一下,喊道:「除!」

一陣猛烈的陰風掃過內院,德皓和潔弟兩人立即被吹飛了出去,前者摔到迴廊外又滾了幾圈,後者跌在凱身上,手上那根斷掉的自拍神器差點就插進凱的鼻孔裡。

凱吃痛悶哼一聲,潔弟立刻狼狽地爬起來,尷尬地直道歉:「啊啊,對不起啊!對不起、對不起!」

德皓僅剩的一點殘缺臉皮,都被粗糙的地面給徹底磨光,牙齒混著血從嘴裡流了出來。

他恨的咬牙切齒,正想爬起身與那詭異的紅袍大漢較量,卻赫然發現不只嘴裡,連身上的傷口也正泊泊淌著污血!

全身劇烈疼痛,手足變得難以控制,他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強坐起身。

「這是怎麼回事...」他盯著自己的雙手手心,含糊不清地喃喃自語,「我的功力

「沒啦!」紅袍判官揮揮手說:「要不是怕傷到娃兒,我早就一棒打的你魂飛魄散!」祂頓了頓又說:「喔不對,你魄早沒了。」

祂只是甩了下狼牙棒,根本沒碰到我,就能除去我九成功力!德皓暗暗心驚。

他如今猶如被打斷全身筋脈的廢人,根本無從反抗,只能任人宰割。

看著那張擁有自己原來面目的紅袍大漢,德皓又驚又懼地問道:「祢祢究竟是何方高人?」

「老子乃陰曹兵部判官!」紅袍判官威喝道:「乖乖跟我回陰間,否則老子一棒把你打下地獄!」

「啊!」德皓失聲大叫,他萬萬沒想到對方會是率領陰間百萬兵士的大將軍!

不行!要是連魂都被拖去陰間,甭說是續命丹,就算是神仙賜的靈丹妙藥,恐怕也無法還陽了!德皓恐慌地想。

他雙手一揮,施展僅存的微末功力,招來一陣小龍捲風,趁院裡飛沙走石逼得人人睜不開眼之際,魂神立即棄肉身再次遁逃。

紅袍判官輕揮幾下狼牙棒,龍捲風隨之一散。

「想逃?哈,不過一具行屍走肉!」紅袍判官竟啼笑皆非道:「未免也太瞧不起我了吧!哈哈哈哈哈——」笑音未落,人就突然憑空消失。

「咦?人呢?怎麼不見啦?」潔弟一臉茫然。

她跑到紅袍判官幾秒前站的位置,轉了一圈,大喊:「喂— 判官— 祢在哪裡啊———」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111

第三首歌

112

石成金

113

森羅殿

114

出手

115

棒打老妖

116

養屍地

117

領罪

118

狸貓太子

119

轉運蓮

120

輿論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