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屍地_手_活埋2.png  

 

「純陰不化之地,埋屍於此,得年久不化,名曰『養屍』。若不是此地與純陽之地相衝,屍體定可保百年不朽、鮮活如生。」

「太噁心啦!」我全身都雞皮疙瘩了起來。

「這作惡多端的陳德皓,之所以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復活,就是利用這塊養屍地煉屍、煉蠱。若魂神即將消散,也能利用這穴氣休養生息、養精蓄氣。」

「真是個老不死!」

我才剛罵完,就發現地上居然還有幾具屍體!

它們被土石半掩半蓋,看不出來是男是女,我又問藍袍判官道:「這些屍體是村民的嗎?」

「非也。這些皆是當年死於陳若梅之手的碼頭工人。」藍袍判官言談之間頗有譴責意味。

「什麼!」我又忍不住為若梅說話:「那他們也是活該!誰叫他們殺了賴世芳,又毀了若梅清白!死有餘辜啦!」

看過生死簿的藍袍判官,自然是明白這其中因由,無奈嘆氣:「唉,只道是報應了。不僅不得善終,死後也不得安寧。這些人被陳德皓埋於此地,魄形已散,魂神遭毀,無法再入輪迴,可真謂『緣滅』了。」

我想起德皓的所作所為,以及他之前說過的話,便說:「這個臭豆腐那麼心狠手辣,會不會就是他把這群碼頭工人弄的魂飛魄散的啊?」

「確實如此。」藍袍判官又一副嘖嘖稱奇的樣子:「不過,縱使陳德皓一番作為人神共憤,但陳府底下的龍氣卻無半分沾染污腥邪氣,真是塊不可多得的風水寶地啊。」

「什麼龍氣、寶地的啊!我看啊,這都是迷信!」我不屑地擺擺手。「如果是真的,那陳府就不會那麼多人慘死啦。」

「小娃有所不知,陳山河乃修道之人,命中注定犯五弊三缺,只怕再好的風水也無法完全改變。如今能留下血脈,讓其孫子、孫女躲過一劫,已是大幸。」

方才入府的陰兵步出北門,打斷我們的對話:「大人,卑職於府上發現上百位亡魂,尤以孩童居多,是否一併帶走?」

「對對對,」我忙道,「你們快帶祂們走吧,不然祂們哪知道要怎麼去地府報到啊?」

我正要拉著藍袍判官入內查看,另一位陰兵又從府牆另一側來報:「大人,卑職等陸續於村內發現若干惡符,已全數搗毀。但有一邪物,其內似乎困住一魂,是否也一併押下地府候審?」

「喔?」藍袍判官伸手道:「邪物在何處?」

「卑職無能,其仍於田中。」那陰兵有些尷尬地說:「該物非同小可,憑卑職等的功力,恐怕無法觸碰啊。」

「稀奇。」藍袍判官對我說:「我去去就來。」說完,就與幾位陰兵一起消失在視線中。

我跟著另外幾位陰兵跑進陳府,內院裡已經有幾位小卒正分別向東、西、北棟大樓內喊話,但那些孩子們一時間都還躲在裡頭不敢出來。

「出來吧,」我站在其中一位陰兵身旁,「沒事啦,祂們不是壞人,是陰兵,要帶祢們去地府報到啦!」

「地府在哪裡?我不要去!」大虎從東棟一樓食堂探出頭。「我在這邊好好的,為什麼要去?」

「哪裡好?」小虎在祂身後說:「每天都玩捉迷藏,我都玩膩了!」

「你說的是真的嗎?」一位中年婦人樣貌的鬼魂從西棟二樓宿舍的窗內出現。聲音抖抖顫顫,聽起來有些惶恐。

「當然是真的啊!姊姊,」我仰頭對祂說,「祢們現在終於可以離開陳府了!」

「終於」祂與另一位同樣顧小孩的阿姨開心地相擁而泣。

我見了心中不免有些詫異:雖然我說的是真的,但祂們也太快相信了吧!以前的人都這麼好騙嗎?

幾位阿姨帶著幾十個小蘿蔔頭飄出大樓,來到我身邊。我看還有些孩子們不肯或不敢出來,就從院子西南角的廁所中拿出背包,裡頭還放著上次入村沒吃完的糖果、餅乾。

「好孩子才有糖吃喔!」我才剛把一袋養樂多軟糖拿出來,小虎就撲了上來。

孩子們一看小虎吃下軟糖露出的一臉陶醉表情,立即爭先恐後地衝了過來,內院瞬間變成鬧哄哄的一片。

別看陰兵那張不苟言笑的大叔臉,每個在小孩面前都成了超級奶爸,有耐心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跟著我和阿姨一番連哄帶騙下來,才總算將一百多個亡魂給全數找出來。

正當陰兵清點完畢,欲先行將祂們帶走時,原本守著廁所的珠珠突然掙扎地從陰兵懷抱中跳下來,朝我跑來。沒有雙臂的祂,在空中跑起來還是那麼搖晃不穩。

「院長!」祂撲進我懷裡。「祢要去哪裡?」

我一時語塞,不知道怎麼回答,愣了兩秒才說:「就在這裡。」

「那祢什麼時候要來找我們?」

我實在不忍也不知道要怎麼告訴祂,我們的緣份也許就只能到這邊了。我出現的意義對祂們來說,最多就只是送祂們最後一程而已。

「現在告訴祢也沒用,」我假裝若無其事,卻還是有點哽咽,「等到下次見面的時候,祢一定又認不出我了。」

珠珠沒察覺我聲音裡的顫動,只是不好意思地扭捏笑道:「那你到時候再跟我說,你是院長就好了嘛!」

「嗯。」我又塞了塊巧克力到祂嘴裡。

「走吧。」陰兵將珠珠再次抱起,對我點點頭,轉頭走回隊伍之中。

隊伍四角持長槍的陰兵同時舉槍擊地的瞬間,將內院塞的水洩不通的近兩百位陰兵、童魂,就這麼悄然消失,連陣風也沒有!

院內又再次顯得冷清寂寥,除了倒在地上的殺手身軀、坐倚牆面昏睡的傭兵、我和另一位陰兵以外,再無他人。令我頓時心生許多感慨。

一眨眼,藍袍判官便領著幾位陰兵再次現身。

「這麼快!」我見藍袍判官手拿著一個像是人頭骨製成的缽,立刻站遠幾步,有些發毛地說:「這就是那個什麼『邪物』嗎?我要不要再站遠一點?」

不等祂回答,我就退到院子角落,只露出頭來查看。

藍袍判官又好氣又好笑,直接將骨缽上的邪符給撕了,正要將頭蓋骨打開,裡頭一股污濁黑氣便先自骨缽的七竅窟窿散逸而出,那些流出的黑氣又立即聚成一團,轉眼就出現一個哀怨中又不失清麗的女鬼樣貌。

「嘉嘉!」我立刻朝她跑去。

嘉嘉一見到我也有些欣喜,幽怨之氣也頓時散了幾分。

還沒跑到祂身邊,一位陰兵便先將祂雙手銬起,又緊抓著連至銬上的鐵鍊,好像深怕祂會逃走一樣。

嘉嘉怎可輕易就範,馬上變臉,騰騰黑霧將祂全身籠起,正要發作,兩位陰兵又將圈索套上祂頸項,將祂立即帶下地府。

我正想阻止,藍袍判官卻突然身子為之一震。祂的臉不自覺地抽搐了幾下,神情很是激動,蹲下來想要伸手去碰倚在迴廊柱上、沉睡不醒的凱,手卻又在半途中縮了回來。

忽然刮來一陣強勁而銳利的風流,颼颼幾下就將院子裡的天棚割出好幾大口子,防水布撕裂的聲音令我聽的渾身起雞皮疙瘩。

「喂!」頭頂傳來紅袍判官的聲音:「走啦,還在那邊磨磨蹭蹭!跟個婆娘似的!」

我轉身抬頭一望,驚見一顆巨大的柴犬頭探進東、西、北棟中間,朝我們左右打量,頓時感到泰山壓頂,總覺得祂伸伸舌頭都可以舔的我們滿身口水。

藍袍判官一聽,身子又是一震,但這次祂很快就撫平了情緒,立即站起身,面色如常地對紅袍判官說:「我們也該走了。」

「廢話,還不是在等祢這個慢郎中!」紅袍判官大咧咧地露出兩排白森森的犬牙,像是在大笑一般。

「我們要回地府向大王交差了。」藍袍判官摸摸我的頭說道:「小娃你好生珍重。」

我還來不及說些離別的話,祂就一揮衣袖,與紅袍判官一同消失了。

與此同時,少了作亂的德皓,陰兵陰將一走,天上黑壓壓的烏雲也立即一掃而空,屬於夏季的藍天白雲再次顯現,我頓時有種撥雲見日的豁然開朗!

我迫不及待地將沉甸甸的頭盔拿下來,收進背包裡。而院子裡的傭兵們也一個個悠悠醒轉,紛紛將自己戴的夜視鏡取下。

我伸手正要扶就近的凱起身,凱居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折斷地上要斷不斷的自拍神器,朝我射出兩截不鏽鋼桿!

我完全來不及閃躲,眼睜睜地看著它們朝我飛來。電光石火之際,兩支鋼桿帶著強勁的氣流,分別掠過我左右兩頰;距離之近,我都能感覺到臉龐、耳際的風呼嘯而過。

我倒抽一口氣,後知後覺地摸摸臉頰,又朝凱大吼:「你幹嘛啊!」

「砰、砰!」兩下槍聲緊接著傳來。

「謝啦!」身後的金有氣無力地說。

我扭頭一看,兩個殺手正分別在我和金的面前緩緩倒下,手上各自拿著刺刀和細鋼索!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111

第三首歌

112

石成金

113

森羅殿

114

出手

115

棒打老妖

116

養屍地

117

領罪

118

狸貓太子

119

轉運蓮

120

輿論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