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4_小圖.png

 

總統輕笑一聲,又說:「所以呢?這跟生意有關係?你們賣軍武的,賺的不都是災難財?什麼時候還在意過購買國的民生治安問題?」

「生意、生意,你一直強調生意。」黑茜語氣平淡地說:「你以為我這趟來季青島,真的是為了販售軍武?」她面露委屈。「我真的是出於善意才來提醒你的。就我看來,季青島目前的財政只不過勉強能入『潛在購買國』而已。恕我直言,你們國家太窮了,能下的訂單金額,根本就不值得我們公司冒著得罪你們敵國的風險接單。」

      「留意你說話的語氣。你正在跟一國元首說話。」總統沉下臉,將電視關掉。

「既然你也說了你是一國元首,那麼你應該清楚,上位者的工作之一,就是確保社會能正常、穩定地運作,才有可能持續吸引外資挹注。姑且不談軍購,就算我們集團想在這設廠建立產線,在初期評估階段,光是政局因素,就不會將季青島列入考慮了。」

「你這次來就只打算跟我說這個?」總統不耐煩地說。

「如果我跟你兜售軍武的話,你真的會下單嗎?」黑茜語帶諷刺地說。

總統當然知道她話中有話,這句話檯面下的意思是:你「敢」下單嗎?以季青島所處的國際局勢來看,我們都知道這無疑是癡人說夢。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總統冷著臉。「不過我們國家的內政,輪不到一個外國人插嘴。而我更不需要一家公司的CEO來教我如何當總統。這次是你最後一次以軍備展演為由,拿特殊簽證入境,下不為例。」

「你放心。我這次來可不是兩手空空。我們公司的確帶了一批新型產品來展售。不過展演對象在國防部的鄭重考量下,最高層只到部長。」

黑茜注意到牆上掛著一把古董軍刀,又對總統說:「自古寶劍配明君,但你知道,劉備、孫權和曹操,他們最為懼怕的是哪一把劍嗎?」

「什麼?」

「龍椅上方倒懸的劍。」黑茜直勾勾地盯著總統。

總統與其四目交接的同時,想起「達摩克利斯之劍」這個古希臘傳說故事,內心的不安與焦躁越發強烈。在黑茜來訪之前,他因握有全部高官首長的機密檔案,而以為自己牢牢掌握總統府。直到方才那則新聞,他才突然驚覺,自己的副手居然有國安局和調查局都沒查到的一段過去!

到底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這個老謀深算的政壇不倒翁,是不是還有別的事瞞著我?總統酌思道。

黑茜傾身向前,放低音量,輕聲對總統說:「我們的位子,時時刻刻都,搖—搖—欲—墜。一個不小心跌下去,就是,粉—身—碎—骨。」

她說完又往後靠上椅背:「這,就是金字塔頂端。」

「我們的面談到此為止,你可以離開了。」總統冷冷地看著她。

「當然。」黑茜自然清楚分寸的拿捏,伸出手對總統微笑道:「謝謝你撥出寶貴的十五分鐘見我一面。」

總統皮笑肉不笑地與她握手,連句客氣話都不講,拉開辦公室門,嘴裡只吐出二字:「慢走。」

黑茜邊走出辦公室門,意有所指地說:「真可惜,今天情況要是反過來,對方可不會手下留情。」

她轉頭面向門內總統,一臉無辜地說:「你該不會以為,他的野心僅止於『副』總統吧?」

一片陰霾立即籠上總統的臉,他下顎收緊、竭力表現平靜,一言不發地將門闔上。

一位一直在迴廊上等待的秘書室助理急忙上前,對黑茜說道:「這邊請。」

黑茜跟著她走下階梯往塔樓側門移動,嘴角有那麼一秒微微上勾。

歷朝歷代的統治者,不論古今中外,不論聖明昏庸,通通都具備三個人格特質:自私、善妒和多疑。

而剛才與總統四目交接的最後那兩秒,黑茜從對方眼神中看到了「動搖」。

任務完成。黑茜胸有成竹地想。

 

===================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簇火星從BBS八卦板、Facebook爆料公社等等網路前幾大論壇開始燃起,經過無數網民按讚關注和轉發分享,各大網路、電視媒體和報章雜誌,以越來越多的篇幅來報導一甲子前的「陳府滅門斷頭案」。

消息越演越烈,不少電視節目名嘴爭先恐後地拾人牙慧,拿網路上流傳的陰謀論當作是「可信消息」,在晚間黃金時段的節目上大肆「爆料」,並且如串粽子般帶出另外四宗罪。而這一系列舊案也引起全島熱議,成為全民最為關注的時事話題。

經過幾天的延燒,網路上關於「斷頭案」、「陳若梅冤死案」和「孫楊叛國案」的謎團和案情癥結點,皆導向季青島名門之一,也就是陳家當年的親家「謝家」。

位居政府高位的謝澤芳副總統自然首當其衝,成了各家媒體詢問採訪、追逐跟拍的首要目標,一舉一動都成為矚目焦點。

我跟志剛、小智在吳常套房客廳中,觀看謝澤芳在路上被記者包圍提問時的電視新聞。倒是主人翁吳常對新聞報導一點也不感興趣,正坐在沙發一角,自顧自地敲著筆電鍵盤改寫雷斯特的程式。

謝澤芳受訪時的形象,依舊是一貫的神采奕奕、謙和睿智,對於記者的追問,一概以同一個答案回覆。

「這些消息都是空穴來風,是有心人士惡意栽贓、抹黑。幕僚團隊已經在蒐證,不排除追究法律責任。也請民眾千萬不要相信,也不要跟風造謠,否則需負連帶法律責任。謝謝大家關心。」

「志剛啊,這些小道消息該不會都是你在搞鬼吧?」我狐疑地看著他。

「廢話!」志剛邊吃廖管家端上來的水果,邊回答我:「要不然是死人自己開帳號爆料喔!」

「這樣聲張不好吧!感覺謝澤芳會更想要找機會打壓你們警方,把這件事情壓下去耶!」我擔心地說。

小智邊吃鳳梨,邊狂點頭附和我的話。

「你們懂個屁!」志剛吐著西瓜籽,用鼻孔瞪我跟小智,說道:「我就是要把事情搞大!你們接下來就坐著等看好戲吧。」

小智想起偵辦工作上面臨的問題,立即開口說:「唉說真的,其他幾件案子就算了,斷頭案這件我還是有很多地方沒搞懂耶。」

「帶糯米腸去重建現場啊。」志剛又吐了一口西瓜籽,對吳常說道:「反正現在已經完成鑑識工作,村內、府內的屍骨、證物也都帶走了。」

「這種無聊的犯案過程你們自己模擬就行了。」吳常冷淡地說。

「啊剛才小智不是說了嗎,還有很多疑點沒有釐清。你又不解釋一下,是要我們怎麼模擬?」志剛一手蓋住吳常筆電鍵盤,瞪著吳常說:「你他媽的當初不聽別人勸阻,自己去挖了個陳年糞坑,現在屎都挖出來了,就打算鏟子丟一邊、拍拍屁股走人嗎?那你跟當初那些拉屎的有什麼兩樣?」

「手拿開。」吳常冷眼斜睨志剛一眼。

「偏不!」志剛一臉欠揍地說:「你能拿我怎樣?有種單挑開鎖啊!」

吳常忽然放下筆電、站起身,面無表情地走進表演排練室。

「他幹嘛?生氣囉?」小智問說。

「都是你啦!」我生氣地罵志剛:「沒事一直屎來屎去的!自己手黏搭搭地還糊在別人筆電上!」

我正要跑進排練室關心吳常,他就迎面朝我走出房門,一手將我撥開,一手舉起一把橫放的黑弓,冷藍色的雷射光瞄準志剛。

「嗖!」一枝全黑的箭快狠準地朝志剛射去!

這攻擊來得太快、太出乎意料,我完全反應不過來,來不及出言警告,只能下意識瞪大眼睛順著飛箭看向志剛。

志剛新買的手機瞬間就被射個對穿,正式壽終正寢。正要接聽來電的他,手懸在半空中,徹底呆掉。

「十字弓!」小智驚喊。

「是十字連弩。」吳常糾正道。接著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舉弓的手一偏,竟朝小智射出第二枝箭!

志剛的反應極快,在毫秒之內將小智推開,那枝箭轉而射爆從小智手中飛出的那片鳳梨,深深埋進沙發椅背!

小智倒在沙發扶手上,愣愣地盯著與自己擦身而過的箭,吃驚到說不出話來。

我終於找回自己的聲音,拉住吳常的手,高喊:「你幹嘛啊!」

「順便。」吳常好整以暇地回我兩字,好像這解釋就足以說明一切似的。

「靠夭咧,你不要那麼記仇好不好?」志剛沒好氣地說。

我硬是從吳常手中搶下弓,把它往排練室一扔,將吳常推到客廳,擋住排練室房門,不讓他進去。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吳常轉頭,一臉不滿地對志剛說。

「喂,小智那個時候又不是故意射潔弟的。再說,」志剛對我努努嘴,「人家都原諒小智了。你是在打抱不平什麼?」

「鄉愿。」吳常低頭瞪我一眼,神情盡是鄙視。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111

第三首歌

112

石成金

113

森羅殿

114

出手

115

棒打老妖

116

養屍地

117

領罪

118

狸貓太子

119

轉運蓮

120

輿論

121

解謎

122

動機

123

大廈將傾

124

偷天換日

125

黑膠唱片

126

古宅尋跡

127

攻防

128

鐵證如山

129

閻王令

130

無臉鬼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ss.T
  • good!!!
  • .
    thank u!
    .

    Flo 於 2017/05/30 16:3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