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23陳府.jpg  

 

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是在說,小智在老梅村開槍差點射到我的事啊!

接著揪著胸口衣服,開始擔心地想:好可怕啊,那我以前有沒有得罪過他啊?

就在我憂心忡忡之際,吳常便逕自走進書房,將門鎖上。

 

===================

 

      午後的陳府大院前,坐北朝南、面對田埂的大門,與左右兩旁綿延數十公尺開外、高聳龐大的的玄灰色府牆,不僅顯得宅邸威嚴氣派,更帶有一絲神秘與肅穆。

沒了迷霧隱蔽,又不再處於跟時間賽跑的情況下,我第一次有機會看清陳府南面的全貌。

我、吳常、志剛和小智四人,一同站在大門前仰望門楣上《陳氏孤兒院》的木頭招牌。大概是都感慨萬千的緣故,難得四人同時佇立在石階上,靜默無語。

關於陳府的秘密,這個世界上,恐怕知道最多的,莫過於我,還有那個該受千刀萬剮的謝澤芳。又或者該說,陳家慶。

「都安排好了嗎?」吳常問志剛道。

「當然。」志剛看向小智,劍指向前,示意開始行動。

小智率先進入陳府,通知裡頭配合犯案模擬的警員各就各位。

      我則是以吳常助手的身份,一同跟在他和志剛身後,進入案發現場。

      進到內院以後,在犯罪過程模擬開始之前,吳常先向我們解釋滅門斷頭案的兩項準備工作。

      其一、為了犯案,陳家慶用計說服當時的新當家—陳若松,在內院按設計過的草圖建水池,上頭還煞有其事地另設雅致的亭台水榭。

      「可是當時民風迷信,西南方位是五鬼之地,應該不少人都知道這點,怎麼會同意把水池蓋在那?更何況水池是在斷頭案發生的前兩年建的,那個時候陳家慶才十三、十四歲。陳若松那時已經是一個商場鉅子,為什麼會聽信一個才國中年紀的侄子?」志剛問道。

「聰明反被聰明誤。如果不是陳家慶,而是鬼術師德皓做說客,以風水為由,建議陳若松興水池藏風納財,那可就不一定了。」吳常提出這個可能。

「還有,後院本來也有個小水池,為什麼當初陳家慶不直接改那水池的水門作為殺人工具就好,還要勞師動眾地在內院冒著被識破的風險,另外建立一個水池?」志剛又問。

「距離跟時間。」吳常先指向東邊大樓,再指向西南角的廁所。「你們還記得,除夕夜的煙火嗎?那場煙火規模盛大,除了陳府有這財力以外,無人能出其右。之所以被移到離陳府有段距離的地方施放,就是為了轉移村民的注意力。但是施放的地點也是經過巧妙設計,距離太遠的話,煙火的巨響就無法有效遮蔽住斬頭和陳家人呼救的聲音。」

吳常才說到一半,志剛就已全盤了解,自行推論道:「明白了。殺手利用煙火施放的短短幾分鐘內,斬九具屍體,所以那晚才沒人聽到陳府有什麼動靜。而也因為如此,作案時間有限,所以才在離飯廳較近的位置建水池,方便殺手就近斷頭。」

「沒錯。」吳常點點頭,補充說道:「雖然最近的位置是建在東廂房的飯廳旁,也就是東南角。但這麼一來,水池和飯廳的距離反而近的危險,很容易讓警方將兩者聯想在一塊,警方就很有可能將水池的水洩掉,進而發現小水門『不尋常』之處。」

      「可是殺人的方式這麼多種,為什麼一定要斬頭啊?」我納悶地問道。「而且,吳常,你又是怎麼知道其中一個死者其實是詐死的?」

「斷頭案明顯是事先預謀已久的謀殺。過去中外多項經典犯罪案例中,非臨時起意的斬頭式行兇,除了『行刑式殺人』這類儀式象徵的原因外,另外一個目的就是為了隱藏或混淆死者身份。」吳常解釋道。

「殺人就殺人,竟然還有什麼『經典』!」我難以置信地說。

「接著說下去吧,」志剛催促道,「我猜你要說第二項準備工作,與鞭炮有關,對嗎?」

吳常點頭,看志剛的神情中頗有讚許之意。

其二、為了支開當時陳府唯一的下人—陳小環,而且要她沒辦法在短時間內回到陳府,陳家慶選擇將大年初一放的鞭炮弄濕。

一來,一般店家在除夕這天是不營業的,小環若要買大量的鞭炮,就只能到就近的金山鎮上碰碰運氣。這樣騎腳踏車來回一趟,回到老梅村也已經是深夜了。二來,柴房就在灶腳旁邊,鞭炮放在柴房那,親自下廚的少奶奶們,就算下午時沒發現鞭炮濕掉,在傍晚添柴燒飯時,也一定會進出柴房,一旦發現鞭炮全毀,使喚小環立刻去採買也是遲早的事。

「那為什麼要支開小環?陳家慶該不會暗戀她,捨不得殺她吧?」我亂猜道。

「做你的春夢吧!」志剛揶揄道:「小環跟若梅兩人不過是整起斷頭案的棋子,各自被陳家慶安排當不同的角色。一人當代罪羔羊,一人當目擊證人。至於誰當哪一個,大概是取決於兩人進府的順序吧?」志剛看向吳常。

「對。」吳常同意道:「不管如何,陳家慶一定會想辦法錯開兩人進府的時間。放火之前進來的,就是被設計的兇手;放火後的,就是目擊者。」

「他連『要嫁禍的對象』都事先想好了?」我驚道。

同時想起,若梅在除夕夜當晚,在家等待小環來時,曾經有聽到屋外的敲門聲。接著,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就鬼使神差地往陳府走。

難道說,那敲門聲不是若梅聽錯,而是陳家慶安排好,差人引她出門、一步步邁向陷阱的伎倆?會不會又是臭豆腐德皓施了什麼邪術的關係?

「前置作業說完了,」吳常頓了頓,對我們三人和現場其他警員說道,「現在我要你們想像自己跟著我,回到那年的除夕夜。」

我閉上雙眼,前世的畫面一幕一幕自腦海中浮現。

 

===================

 

再次張開雙眼時,眼前不再是屋況凋零斑駁的三棟水泥房、褪色殘破的天棚、寒酸窘迫的露天課桌椅,和那陳舊簡陋、又髒又臭的茅房。

而是建築壯闊氣派,處處雕樑畫棟、輔以花鳥吉獸彩繪飾樣,盡顯豪奢、巍峨氣象的陳府大院。

一甲子前,寒冬中的除夕夜。陳家人正聚在東廂房的飯廳享用團圓飯。

吳常略帶磁性的迷人嗓音屢屢在我耳畔響起,在我的想像中,我、吳常、志剛、小智,是這年除夕夜的陳府裡,唯一身處其中,如透明人、如空氣般的旁觀者。

三位蒙面殺手以陳家慶提供的鑰匙,自人煙最少的北門,也就是後門闖入,一路長驅直入,經過我們面前,進到飯廳,假意挾持位子坐離門口最近的家慶,以入室搶劫為由,要陳家人配合。

有了家慶這個看似隨意挑選的人質,再加上其他受害者都被套上麻布袋背對飯廳門口,無法確切得知外頭狀況,僅管殺手只有三人,還是很快就控制住局面。

第一位殺手口頭要脅家慶帶他去拿府上值錢的寶貝,其實他老早就知道府上古董財物所藏之處,之所以這麼說,只是要把家慶帶離飯廳,讓家慶有時間騎腳踏車,將柴房裡的煙火運去特定地點,在約定好的時間施放煙火罷了。

第二位殺手則負責先一步洩掉池水。他在關閉水池入水閥門、開啟排水的小水門後,便前去與第一位殺手會合,一同搬運金銀財寶。

第三名殺手則是在這段時間內,負責監視飯廳內的八位陳家人。

等到約定動手的時間一到,水池也早就見底了。不論當下值錢的東西是否搬完,兩位殺手都必須回到內院集合,準備進行這趟任務最重要的階段—滅口。

午夜一到,一發又一發絢爛璀璨的煙火在黑夜中此起彼落地爆開,為陳家人敲響了喪鐘。

在夜空徹底暗下之前,八位受害者一一被送上斷頭台。

然而,其中一位蒙面殺手卻萬萬沒想到,他會在下一秒被另外兩位殺手幹掉,頭顱跟著陳家人一起滾入陰暗濕冷的地下排水道,成為第九具無頭屍。

他,正是三少爺若石和陳家慶的心腹—陳阿棟。之所以選擇他當替死鬼,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他與陳家慶的身材體格相仿,其次才是因為陳家慶對他極為熟悉,能輕易模仿他的言行舉止。

為了不讓警方懷疑這水池,兩位殺手按照計劃故佈疑陣,將屍體分佈內院各處,頭分別朝不同方向,再隨機砍屍體幾刀,製造錯誤的死因,混淆警方偵查的方向。

「案發時,警方發現,男性屍體都剛好靠近內院南方迴廊。但其實這說法不夠精確。」吳常指著內院西南角說道:「靠近的,應該是水池才對。殺手在移屍時,不自覺將較輕的屍體,也就是女性屍體移動的較遠。」

「陳若梅先陳小環一步走進陳府,躲起來的殺手趁機從背後將她打暈,再將大刀刀柄塞入她手中。接著縱火,再走原路,從進來時的北門離開。」志剛推論道。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111

第三首歌

112

石成金

113

森羅殿

114

出手

115

棒打老妖

116

養屍地

117

領罪

118

狸貓太子

119

轉運蓮

120

輿論

121

解謎

122

動機

123

大廈將傾

124

偷天換日

125

黑膠唱片

126

古宅尋跡

127

攻防

128

鐵證如山

129

閻王令

130

無臉鬼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