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jpg  

 

在場警員見模擬結束,就將地上扮演陳家人的假人立刻收起。而扮演殺手的兩位警員則趕緊用滅火器撲滅現場的零星火花。

「而火場高溫不只會使無頭屍支離破碎,還有可能造成烤焦碳化,導致傳統的身份鑑別技術無用武之地,因而無法辨識出死者身份。」吳常說道。

「什麼是傳統的鑑別技術啊?」我問道。

「就是一個人的特徵嘛。就像五官、牙齒、髮型、身高、體重、性徵、疤痕、刺青這些啊。」志剛解釋道。

「喔喔,」我慶幸道,「那真的是還好有找到陳阿棟的頭顱耶,不然哪有辦法證明陳家慶沒死!」

「等一下、等一下!」小智又問:「有一點我還沒想通!那台沾有血跡的腳踏車又怎麼解釋?」

吳常正要開口,志剛就比手勢要他安靜,很有把握地比比自己說:「這我來就好。」

「六十幾年前,」志剛說,「還沒有什麼遠距通訊設備,放完煙火的陳家慶不放心,就換上預先準備好的衣物、喬裝打扮後,偷偷摸摸回到陳府,想確認任務有沒有完成。」

他邊說邊領著我們走到大門口,繼續解釋:「陳家慶看見大門前停放一輛裝滿鞭炮的腳踏車,就知道是陳小環已經進府了。他突然心生一計,與北門出來的殺手匯合時,要其中一位殺手載自己離開,另一位趁四下無人,將陳小環的腳踏車騎到綠石槽丟棄。」

「這樣一來,就可以誤導警方頭顱拋棄的地點。」吳常補充道。

「二來,」志剛又說,「如果小環有心幫若梅隱瞞手中拿著兇器的事,反而會讓自己顯得更像幫兇。這樣,『陳若梅殺人』這個推測,也就顯得更合理可信。」

「嘿,」志剛接著痞痞一笑,回頭看著陳府大門,語氣嘲弄地說,「滿腹心機的陳家慶都已經想到、做到這個地步,可是還是沒辦法讓自己完美脫身。」

「唉,看來這個世界上果然沒有perfect murder。」吳常仰頭看著青天說道。

「你是在嘆息個屁啊。」我瞪他一眼。

「啊?」小智一臉納悶地對吳常說:「你最後幾個字是在說什麼?」

「毫無破綻的謀殺。」我替吳常說道。這些日子跟在他後面白吃白喝,多多少少也學到些東西。

 

===================

 

副總統辦公室內,謝澤芳坐在沙發上,面色陰沉地看著午間新聞。

幾十年來,他處心積慮抹滅相關證據的陳年舊案,如今居然再次被搬上檯面!

往事飛快地在腦中輪播,他感慨地想:我哪一次不是出於無奈,才先下手爲強?為什麼這些來路不明的傢伙要緊緊咬著我不放?家家都有本難唸經,怎麼他們就不懂呢?

身為名門聯姻之後,表面上是何等風光,但是背地裡的心酸又有誰知道?

他爸爸—陳若石手上就只有那六間古董店,能有什麼出息?這點破生意,跟大伯、二伯相比,簡直九牛一毛、微不足道。收入連靠收租的大姑、小姑都比不上。

偏偏他爸爸又是個不思進取、沒有半點野心的廢物,從來不過問生意,連自己店裡雇了哪些人都不清楚。整天吃喝嫖賭就算了,還沾染毒品。最後,不只毒癮纏身,還賭債高築。但出於面子,若石一直沒讓兄弟姐妹知道,也沒跟他們要過錢。

他媽媽—謝芸芃就不一樣了。軍人世家出身的她,反而從小帶著他往店裡跑,要他跟在店裡管事的叔叔身邊學習經商。

打家慶有記憶以來,媽媽總是耳提面命地教他:「成大業者,唯己不棄。」

這句話,他聽了不下上千次,但是年紀還小的他,還不是很明白這其中涵義。

直到有天,他不小心偷聽到爸媽說話,無意中得知大伯、大伯母在年輕的時候,曾跟爸媽那輩聯合起來,買兇殺了大姑和她的未婚夫。

雖然爸媽一直很扼腕大姑沒死,沒能搶走她名下的資產,但在那一刻,他才終於明白,媽媽教他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成大業者,唯己不棄。為了成就一番事業,除了自己以外,沒有什麼是不能割捨的。就連親生父母的命,也隨時可以捨棄。

他感到豁然開朗。

但是,當時天真的他以為,憑自己的能力,就能打下一片屬於自己的江山,根本不用牽扯到家人。

家慶十三歲那年,乞丐打扮的德皓找上了謝家,為幾位謝家人摸骨看相,無一不準。接下來預測之事,也都料事如神,被謝家奉為上賓。

當時他一見陳家慶,便惋惜地說:「鴻鵠之志,麻雀之命。」

謝芸芃求德皓幫他改運,德皓倒也不推辭,爽快地一口答應,還獻策給謝芸芃和古董店幾位可靠的管事,利用若松、若竹掌管的海運、河運通路,以古董掩護,進出口走私貨。如此一來,便能在短時間內還清若石在外積欠的賭債。

大夥心想,憑藉著謝家這邊的軍官人脈,把持通商港埠的稽查不在話下。也就是說,從進出口搬箱運貨、河海運的人員和稽查人員通通都可以安排自己人。這法子可行啊。

自此,古董店藉著這樣的方式神不知鬼不覺、暗地裡牟取暴利,很快就還清了賭債,還有一大筆資金可以用來另外發起海內外貿易。

家慶滿心期待著自己成年的那一天,到時候他就可以以自己的名義,出外打拚一番事業。屆時功成名就,不過是探囊取物。

豈料,有次商船進港卸貨的時候,一批古董裡的花瓶裂了開來,裡頭的黃金自裂痕中露出閃耀的光芒,好死不死這一幕被正在碼頭巡視的大伯若松撞個正著。

若松是個表裡不一的人,為人雖陰險,可是將名聲看的比什麼都還重,他馬上就命人舉報那批貨。

港口稽查人員平時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是這回是陳當家派人檢舉的,自然也不好不受理。所以那批古董就這麼連同黃金一起被扣押了。

同時,若松又氣沖沖地跑去找若石興師問罪,但向來都沒在管事的若石,自然是不知道這件事。他好好待在家,平白無故地被長兄罵了一頓也就罷了,他就算再不濟,聽若松這麼說,也知道自己明明白白因若松舉報的關係損失一批古董。 

幸好後來謝家人出面,把這件事壓下來,將這次扣押的貨發還。雖然那批古董和走私黃金還是有如期交貨,但家慶還是恨壞事的大伯恨的牙癢癢。 

從那一刻起,家慶就發誓,他一定要將陳家所有生意都搶過來,掌握在自己手中。到時候就沒有人能阻止他做他想做的事。

德皓身為謝家的門客,一察覺家慶的野心,便當場表態願助他一臂之力。 

而這走私黃金一事還沒完。當晚全家在吃飯的時候,若松又當著其他家人的面辱罵若石一番

家慶可以從面前幾位伯伯、伯母的眼神中看出,他們都以為自己知道了這件醜事後,就掌握了若石的把柄。

委屈的若石從小與兄妹一起長大,當然也看的出來這點。所以他大為光火,當場連飯都不吃,氣沖沖地上黃包車,出村去找六家古董店管事的人,追究那批走私黃金的責任。

此舉令局內人家慶如芒刺在背。要是查到他身上,全家人皆知的「若石的污點」,就會轉為「他的污點」。更糟的是,要是若石出面制止他,那他之前的努力,以及謝家所有的佈局都有可能會功虧一簣。

所以,家慶決定,先下手為強,將掌握他走私把柄的人全數滅口。

首先,奇人—德皓長住謝家作客一事,尋常外人雖不知道,但家慶有意無意地講給陳家人聽,引起大伯若松的興趣。待德皓應若松之邀,來到陳府時,陳家人都已對他有所耳聞。雖然未必盡信,但對他是以禮相待、敬重有加。

德皓在謝家那,早就探聽清楚陳家的大小事,假借算命一一指出陳家目前面臨的困境,與自家人間的矛盾、煩惱,令大伯若松好生佩服。德皓不過與大伯見過幾次面,便說服大伯在內院興建水池以聚財納寶。

水池一成,謝家慶便開始著手準備滅門的計劃。年紀尚輕的他,人脈不廣、見識也不多,只能從週遭物色殺手的人選。

謝家是軍官世家,戰爭雖已結束多年,部眾仍健在,分散在全島各地。家慶手上很快就有這些表現良好舊部的清單,上頭包括如今在礦區當礦工的李忠和元義。

隨後,礦坑塌陷,這批礦工頓失生計,家慶他以軍官後人的身份,私底下接濟李忠和元義。博取信任和忠心後,再以高額報酬請兩位執行滅口的計劃。

為了確保計劃萬無一失,除夕夜那晚,德皓親自上陣施展迷魂術,一邊令府上四對夫婦精神恍惚,一邊引陳若梅入府。

待滅門計劃完成,大事抵定,家慶秘密聯絡上謝家的阿公,反其道而行,向他開誠佈公,央求他的庇護。

阿公怎麼也無法想像年僅十五歲的孫子會心腸如此歹毒,再加上一夜之間痛失愛女,也就是家慶的媽媽謝芸芃,而受到強烈的打擊,不願再見到家慶。

幾天之後,阿公才在德皓的巧言說服下,答應私下接濟、庇護家慶。

原本家慶以為滅門案很快就會結案,這風波也很快就會平息,但事情的發展卻不如他所想的那麼簡單。

他不懂,明明都已經替檢調找好替死鬼陳若梅和目擊者陳小環,為什麼他們還不結案,非要追根究底?真是給臉不要臉!

在家慶的心中,李忠和元義雖已卸甲歸田,成為低賤的奴工。但一旦要他們出手,個個都仍是當年戰場上的好漢,眼神中仍帶著視死如歸、死士一般的氣慨。

當他知道李忠遭逮,阿公決定派親信沈懷文檢座勸李忠自殺時,他心痛了好久好久。

那姓楊的檢座和姓孫的刑警步步進逼,逼得他們謝家親自出手,解決掉他們和大姑若梅,才把事情搞定。

家慶原本還想找機會將陳家老宅整個打掉、剷平,以免留下後患,但是這麼一來,他又怕會打草驚蛇,只好暫時按兵不動。

接著,他頂著陳阿棟的身份回到古董店,繼續走私,因而發家致富。

在外蹲了多年後,阿公見時機成熟,便提議收他做義子,他才改名換姓成謝澤芳,終於正式回歸謝家的懷抱。同時,身為謝家真正子嗣的他,也一併接收了陳若梅與陳若石的遺產。

此後,他更可大大方方承襲長輩在政商界中的人脈,並大肆利用古董與走私進行政商圈慣用的洗錢、賄賂伎倆,逐漸踏向平步青雲的從政之路。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121

解謎

122

動機

123

大廈將傾

124

偷天換日

125

黑膠唱片

126

古宅尋跡

127

攻防

128

鐵證如山

129

閻王令

130

無臉鬼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