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23陳府.jpg  

 

「唰—唰—唰—」幾下重擊聲,伴隨金屬特有的嗡鳴傳入耳中。

「嗚……」女人們的啼哭聲隨之傳來,一下遠一下近,聽的人心裡發寒。

謝澤芳張開雙眼,四週很黑暗,他眨了眨眼,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過了一會,視線漸漸適應微弱的光線,眼前是擺滿菜盤湯碗的大圓桌,不時飄來香味,雖然看不太清楚裡頭的湯湯水水是什麼,但謝澤芳直覺就是有佛跳牆。

除了自己的位子以外,其它就近的位子也擺了碗筷杯盤,較遠靠牆的位子就看不清了。

「嗚……」背後又傳來一陣女人的悲泣。

謝澤芳轉身一看,視線越過一面拐子紋鏤空窗櫺,落在外頭的一處亭台水榭。

他倒抽一口氣,難以置信地說:「什麼!這裡是!」

再張望左右,見裡頭那側是擺了不少古董古玩的博古架,門邊這側則是綴以花竹盆栽的大櫥櫃。

不論過了多久,謝澤芳這輩子都不會忘記這個地方,這個夜晚。

那年的除夕夜,家裡的飯廳。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眼前景象看起來都不太真切,好像有哪裡不太對,但他說不上來。

「唰—唰—唰—」

這回,他一聽到屋外院子那頭傳來的鏗鏘,頭皮跟腳底便同時發麻。

他知道外頭在做什麼。

水池裡每斬下一顆頭顱,飯廳地板就會跟著微微震動。

難道我是在做夢?對,不然我怎麼可能會在這。他酌思道。

以往他也曾做過全家慘被滅門的惡夢,夢境雖千變萬化,但夢裡的氛圍始終都如現在這般陰森寒冷。

他曾求助過德皓大師,但沒有用。

大師說,那是心病。除非他願意被控制心智,否則就服藥吧。

他當然不肯。於是多年來,他幾乎天天都依賴肌肉鬆弛劑或安眠藥入睡。

「嗚……」那啜泣的聲音變得有些嘶啞。

想到哭啞的女人有可能是媽媽,謝澤芳不禁有些愧疚。往事歷歷在目,他心跳變得很快,倏地站起身,大步走出屋外。

他看著院子的景象,愣了一下,心想:不一樣。都不一樣。

記憶中,當年廳堂、廂房和迴廊紅燈籠的光芒,將院子裡滿地血跡斑斑的無頭屍體映照的觸目驚心。

但此刻,紅燈籠裡的蠟燭好像都熄滅了一樣,那些燈光都暗了下來,只剩下朦朧深沉的月光。四週與飯廳一樣,都是黑灰的色調。不同的是,此刻吸入鼻腔的,已不是菜香味,而是血腥味。

然而,這些屍體橫躺的位置,似乎與當年不太一樣。

謝澤芳不以為忤,走向離飯廳不遠的一具無頭女屍。與當年一樣,站在她身邊,低頭看著身穿那襲長洋裝的軀體。

多年不見溺愛自己的母親,往昔的銳氣與防備登時一退,謝澤芳神傷地說,「媽媽沒想到這麼多年了,還能再夢見你

他又再次捫心自問:不會歉疚嗎?難道都不會後悔嗎?

答案一直都是一樣,即便現在也是如此:當然歉疚,我當然知道自己不肖。

「但是我從沒後悔過。」他不自覺地脫口而出。

不,我才不後悔。我必須這麼做。

還記得大姑是怎麼被姦污的嗎?就是因為她蠢,對自家人不夠有防備之心!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我絕對不會犯下這種錯誤。

「要殺,就得全部殺掉。」他低聲說道。像是想向地上的母親解釋,又像是在說給自己聽。

如果因為一時心軟,留下爸媽兩個活口,難說他們日後會不會抓著這個把柄來威脅他。

謝澤芳不能忍受任何人抓著他的把柄,就算是父母也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週圍的無頭屍都緩緩動了起來,一具又一具地坐起身,軀幹正面猛地往謝澤芳的方向轉,像是扭頭朝他看過去的樣子!

      「怎麼會這樣?」謝澤芳又驚又懼,頓時倒退一大步。

地上的屍體慢慢爬起來,有的卻突然朝他的方向狂奔而來!

嚇得他大叫一聲,轉身拔腿就跑,跨過迴廊中央的垂花門,衝向外院。

「呃……」身後的無頭屍不放過他,緊追在後,近的彷彿伸手就能揪住他的衣服。

謝澤芳進到外院後,腳步沒停歇,立即又左轉跨過敞開的屏門。此時左邊是影壁,右邊就是大門了。

「呃……

一具無頭屍朝他撲了過來,他閃身避開,那屍體收勢不及,腳絆到對面一扇同樣開著的屏門門檻,摔倒在地。

外院還有好幾具無頭屍接踵而至。謝澤芳望向大門外黑幽幽的街道,不假思索地跨過門檻,就往外跑。

豈料,待他雙腳甫踏上門外的平台,要走下石階的那一刻,眼前竟是家裡那面灰色影壁!

「不可能!」他厲聲叫道,聲音卻顯得蒼老又衰弱。

謝澤芳回頭一看,後面反而是府外漆黑的青石磚道。他像是陷入了鏡射的弔詭世界。

前後望了兩眼,他不住躊躇了幾秒,不知該往哪個方向才好。

突然一陣陰風從背後吹來,他背脊一涼,立即全身起雞皮疙瘩。轉頭看向街道,一個長髮蓋臉的白衣女鬼迎面衝向他。

「還我命來!」祂尖聲大喊。

      「啊!不要過來!」謝澤芳往後一退,腳後跟被大門門檻一絆,重重往後摔去。

「我被你害的好慘!人不是我殺的!」女鬼疾速撲過去,恨恨地說。

「啊」謝澤芳聽祂這麼一說,立即失聲叫道:「大姑!」

此時的他如驚弓之鳥,少了德皓大師在旁護佑,他頓時覺得如海上蜉蝣那般渺小而脆弱,毫無自保能力,只能任邪靈惡鬼宰割。

「為什麼害我」女鬼在石階上止住身,上下飄蕩。

「我沒沒有,」謝澤芳邊用手撐著身體往後退,邊扯謊道,「是是祢自己要來的,被當成是兇手,是你你你倒楣!關我什麼事!」

「嗚」女鬼哭訴道,「你派人殺了我們全家

「我沒有!」謝澤芳喊冤:「我只要李忠、元義殺了他們,叫人殺你的不是我!」

「是誰快說」女鬼頭朝上轉了一百八十度,長髮還是遮住祂的面容,「是不是家慶

「我就是家慶啊!」謝澤芳像是怕祂不信,又再強調一次:「我是陳家慶啊!大姑祢不認得我了嗎?」

「那到底是誰?」女鬼的頭轉回來,又問:「說!」

「是我阿公!」謝澤芳毫不猶豫地說:「祢去找他,別再纏著我!」

「他在哪?」

「他早就死了。」

「呃……」外院的無頭屍立即前仆後繼地朝影壁前的謝澤芳湧過來。

「啊——」謝澤芳立即跳起來,雙手亂揮亂舞道:「走開!走開!祢們不要再逼我了!都已經過了這麼多年,為什麼還不放過我?」

女鬼忽地俯衝到謝澤芳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這是幫若梅打的!」祂怒氣沖沖地說。

謝澤芳一臉茫然,愣愣地盯著眼前的女鬼,詫異地想:難道祂不是大姑?

「啪!」女鬼又狠狠甩了謝澤芳一巴掌。

「這是幫楊正、孫無忌打的!」

「別別打」謝澤芳雙手合十,開口求饒:「看在我都一腳踏進棺材的份上

「少在那邊!」女鬼仰起頭,食指指著他的鼻子,怒不可遏地罵道:「別以為我會敬老尊賢!我告訴你,你以前就是個小王八蛋,現在就是個老王八蛋!」

「啪!」抬手又是一記耳光。

「這是幫孤兒院裡上上下下一百多條人命打的!」

正當女鬼要再甩謝澤芳一巴掌時,他突然伸手抓住祂的手,眼神轉為冰冷而銳利:「陳小環?」

「臭丫頭!就是你這雜種佔著我們家不走!」謝澤芳咬牙切齒地說。「不然我早就把家裡給拆了!」

 

===================

 

 幾天前,時值中午,警局內,志剛坐在會客室裡看新聞,見自己辛苦催生的焦點,竟就這麼被鄉土劇轉移,氣急敗壞道:「這明明就是裝死!竟然還有人信!」

「還同情他」這下連頭腦簡單的小智都無言了。口裡的便當菜色吃起來都味如嚼蠟。

「不行,打鐵要趁熱!」志剛一躍起身,一手插腰、一手搓著下巴鬍渣,來回踱步。「錯過這次時機,絕對不會再有第二次了。」

志剛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他從褲子口袋中掏出蝙蝠俠戰車造型硬殼的手機,看了一眼螢幕,接起電話。

「幹嘛?」志剛沒好氣地說。

「我要警力支援。」吳常直接了當地說。

「支援個屁啊,在忙查案啦。」

「查什麼?」

「干你屁事!」志剛有點心虛地說:「偵查不公開,沒聽說過喔!」

「跟我預期的一樣,遇到瓶頸。」吳常又說:「聽著,兩件事。第一,找出謝澤芳公開發言的影音檔,越早期越好,清晰度要達到能做聲紋鑑定的等級。」

志剛一聽立刻會意過來,神色轉為正經:「你的意思是

「沒錯。」吳常頓了頓,又說:「第二,謝澤芳接下來會出席世貿的國際電玩展。」

「電玩展?」志剛差點笑出聲。「糯米腸你不像是這麼幽默的人啊。這種活動市長出席就不錯了,還副總統咧。」

吳常懶得多做解釋,忽略志剛的訕笑,繼續說道:「出席的時間我會再讓你知道。當天派便衣刑警提早過來部署,人數至少十位,你最好也來。」說話口吻強硬,不容置喙。

志剛聞言,隨後沉吟兩秒,又問:「警力我的確是可以支援。但是,你有把握嗎?」

畢竟現在「滅門斷頭案」舉國關注,警方每一步棋都得下的萬分謹慎,絕不能給謝澤芳有機會反將一軍,否則將全盤皆輸。

如今的志剛了無牽掛,當然是輸的起。但如果他底下的隊員也被連累,事後被調職或被為難、混不下去該怎麼辦?

      志剛越想越沒底,又追問:「你到底要怎麼證明謝澤芳就是陳家慶,甚至是斷頭案的主謀?」

「偷天換日。」電話那頭傳來吳常自信的語氣。

 

===================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121

解謎

122

動機

123

大廈將傾

124

偷天換日

125

黑膠唱片

126

古宅尋跡

127

攻防

128

鐵證如山

129

閻王令

130

無臉鬼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