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22小環.jpg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這所學校的鐘聲是那麼的熟悉,與我唸書的時候一模一樣。但這裡不是我以前讀的學校,而是位於巽象市的石門國中。

第四節下課鐘聲一響,各班教室的學生像是一群被驚動蜂窩的蜜蜂,立即鬧哄哄地蜂擁出教室,奔向走廊、球場、福利社。校園像是瞬間甦醒過來,充斥著歡笑、尖叫和吵鬧聲,顯得十分熱鬧。

我在吳常的要求下,跟他一起假裝成新聞系學生和石門國中校友,以製作校史特輯作為暑假作業為由,來學校進行採訪。

我們依預約時間到警衛室,來接待我們的是秘書室的郭秘書和一位貌似大學生的暑期工讀生。

郭秘書是個身材圓潤,說話有些直率、大嗓門的中年大嬸。她一見到我們就先吃吃吳常豆腐、與他寒暄幾句,接著便領著我們和工讀生前往學校二樓邊間的校史室。

這間學校的校史室很特別,像是百貨公司的櫥窗,靠近走廊這面是一大片的落地玻璃。獎盃、錦旗、舊校服、照片……等具紀念價值的物件,在幾盞鹵素燈光的映照下,靜靜地見證時間的流逝。

時值盛夏,校史室平常沒在使用,裡頭除了鹵素燈外,什麼都沒開,就連窗戶也是。是以我們一踏進去,便覺十分悶熱。

郭秘書立刻按下門邊的開關打開燈和冷氣。

我一感受到通風口吹出來的風,瞬間暑氣全消,整個人杵在通風口下方,捨不得移動半步。

舒服地嘆了口氣,才張開眼環顧室內一圈。撇開頭頂的天花板吊燈和溫度高的鹵素燈,壁燈、嵌燈這類間接照明特有的柔和光芒,將校史室襯托的很有質感。

「這個嘛該從哪時候開始說咧?從創校開始嗎?」郭秘書揮手朝自己臉扇了扇風,轉頭問我們道:「啊還是你們對哪個時期比較感興趣?」

「這個嘛,」我忙說出事前與吳常套好的詞,「因為到時候開學,我們每組都要上台報告小組作業,所以想說,有沒有什麼歷史紀念價值的影片可以讓我們擷取精彩片段播放。」

「那你們來的正是時候!」郭秘書笑道:「學校一直都有陸陸續續把這些具有歷史紀念價值的音檔、影像給慢慢數位化啦。像是錄音帶、錄影帶轉成CDDVD啊。最近政府不是一直在推『智慧校園』嗎?明年搞不好會把這些光碟又轉存在雲端硬碟裡咧。」

「喏,」她指著角落一排堆放光碟的木櫃說,「這學期才把檔案室的照片、光碟那些都重新整理過一遍。學校從創校以來到現在,所有的光碟都放在這。」

「所有?」吳常視線掃過一遍光碟櫃,說道:「幾十年前應該沒有光碟吧?原始的錄音帶、錄影帶那些還在嗎?」

「錄音帶、錄影帶那些好像都壞了耶」郭秘書偏頭思考。「應該早就丟掉了吧。」

「喔,」工讀生突然想到,「我有看到一些黑膠唱片耶,那裡頭錄的應該就是原始檔吧。」

他邊說邊走向一處展示照片的玻璃櫃,蹲下拉開下方的抽屜。裡頭直立擺放著二、三十張黑膠唱片盒,盒背都清楚寫著標題和錄製日期。

「喔對對對,我都差點忘了。」郭秘書彎腰挑出最左邊的唱片盒,對我們說:「這是我們學校第一張黑膠唱片,應該算有紀念價值吧。」

唱片盒背上的標題:《十週年校慶  195616日》

吳常一看到盒背,眼神都變的銳利了起來。

我想,大概是因為這日期剛好早於斷頭案的關係,就是不知道會不會錄到什麼有用的音訊。

「你們有錄製黑膠唱片的刻片機?」吳常問郭秘書。

「喔對啊,學生家長送的啦。聽以前的老校長說啊,以前有個有錢人的小孩念我們學校。就是在十週年校慶的時候,那學生因為因為啊忘了什麼原因,反正就是要上台致詞就對了。他們家裡就買了台刻片機錄下他那天的致詞。後來連刻片機還有一疊空白黑膠唱片都送給學校用。啊聽說那個時候黑膠唱片貴啊,唱片錄完之後,那學生早就畢業了,學校也不好意思再請家長贊助,又沒經費自己買。所以唱片就只有這些了。」

「你的意思是說,」我喜不自勝地指著她手上的唱片盒說,「那學生當年的致詞,就在這片黑膠唱片裡?」

「對啊,可是現在不要說是刻片機了,連唱片機都壞了,不能放了啦。」

「我、我們學校有!」我舉手撒謊道。「我們系辦就有一台可以用!」

「真的假的?你們那台買多少?」郭秘書睜大眼睛問我。

我正打算隨便編個金額矇混過去,門邊就先響了幾下「叩叩」聲。

一位看起來約莫四、五十歲的短髮女人站在門外敲門,只有頭探進來。

「哈囉,來一下。」她對郭秘書招招手,隨即又對我們禮貌一笑。「不好意思喔。」

「你幫我招待他們一下。」郭秘書隨手放下手中的唱片盒,將我們拋給工讀生,就走到門外跟那女人講話。

那女人不知道說了什麼,郭秘書一臉驚訝,走到門口又把面前這位有些靦腆的工讀生給叫出去。

接著郭秘書對我們說:「不好意思,給我五分鐘,馬上回來。」說完就把門帶上。

透過面對走廊那片玻璃,可以看到郭秘書和那女人正在一起討論、吩咐工讀生一些事情。

我看他們目光不是落在我們這頭,手肘就頂頂吳常問道:「喂,你還沒告訴我,到底來這邊找陳家慶唸書時候的影音檔幹嘛?」

吳常輕輕拿起玻璃櫃上的那個唱片盒,端倪兩下,說道:「斷頭案發生那年,陳家慶讀國三;陳阿棟22歲。除了早發育的他,體格與成年的阿棟相仿外,還有一點相似,就是聲音。家慶當時應該已經過了變聲期。」

「所以咧?」我試著猜測道:「他的聲音聽起來像大人?」

「更重要的是,過了變聲期,音色會趨於穩定。」

「喔,那所以咧?」我還是摸不著頭緒地問道。

吳常翻了翻白眼,不再搭理我。

 

===================

 

世貿三館內,人潮湧動。不少玩家穿梭在各家遊戲、電競業者攤位之中,拿DM傳單、排隊等試玩遊戲,或參與各家問答活動拿贈品。也有不少人扛著大砲般的專業級相機「咔擦咔擦」地捕捉Show girls美麗的倩影。

除了Show girls外,現場國際大廠的大攤位本身更是吸睛。家家架上大尺寸螢幕播放遊戲畫面、再將音效開到最大聲,配合各家展場的主題造景佈置、燈光,顯得聲光效果十足,令人目眩神迷。

位於大攤位中心的舞台上,謝副總統正在台上發表落落長的致詞。

除了主打的VR虛擬實境遊戲,這次電玩展還有AR擴增實境遊戲喔。大家不要覺得AR遊戲陌生、離平常生活很遙遠。像寶可夢啊,大家都知道吧?」謝澤芳在台上唱作俱佳地說:「就是一款AR遊戲嘛。可是它也不只是手遊而已喔,它還改變了遊戲的模式、改變了我們的生活習慣。那將來這些遊戲與日常生活的結合方式,也可以提供給其他產業或城市計畫,甚至是國家發展做借鏡嘛。像是我們一直在努力推行的『智慧城市』、『智慧島』啊。例子到處都是,應用太廣了!所以我們政府非常鼓勵國內電玩啊、手遊業者

謝副總統邊說邊注意到主持人尷尬的微笑,這才總算意識到自己致詞時間已經超時,便趕快收尾,在現場一片客套又稀落的掌聲中下台。

然而,謝副總統此刻的心情卻比剛抵達展場的時候好很多。

前幾天沈總統請他出席電玩展時,他還滿心不樂意,認為這活動太不入流,對於他塑立形象、增加影響力一點幫助都沒有。

但是從沒出席過電玩展的他,一來到現場,便被眼前的人山人海給震撼住。

他像是被當頭棒喝一般,瞬間意識到年輕世代的重要性。

也許將來這就是我脫穎而出的票倉!看來有必要好好耕耘才是。他在心裡暗暗盤算。

在幾位身穿西裝、不苟言笑的隨扈、媒體記者包圍中,謝澤芳在其中一家事先安排好要參觀的廠商帶領下往攤位移動。

「謝副總統,這就是我們的攤位。」廠商總經理殷勤地對他說。「光是一款VR遊戲室就佔地超過三十坪!您要不要試玩一下?」

「喔?」謝副總統雖已過古稀之年,但還是被現場的遊戲聲光效果給深深吸引。他興致一來,又想拉攏年輕族群,便說:「好啊。」

「但是先讓我試玩一下,」他開玩笑似地轉頭對媒體攝影師說:「玩得好,你們才可以進來遊戲室拍。」

「沒問題、沒問題,我們先練習幾次。」廠商總經理畢恭畢敬地帶位。「請往這邊走。」

遊戲室完全封閉,六面皆是刷黑,即使有些隔板作為格局,還是顯得非常空蕩。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121

解謎

122

動機

123

大廈將傾

124

偷天換日

125

黑膠唱片

126

古宅尋跡

127

攻防

128

鐵證如山

129

閻王令

130

無臉鬼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