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png  

 

現場工作人員在幫謝澤芳穿戴各種裝置的時候,他忍不住心裡抱怨:這款VR遊戲要戴的東西還真多!

除了VR眼罩、耳機以外,還有手套、臂套、和兩條束在軀幹上的帶子,兩隻腳也要各別上一個迷你感測器。

要不是因為這些林林總總的無線裝置加起來重量還是滿輕的,他真的有可能會變臉。

正式戴好之後,廠商總經理對謝澤芳說:「遊戲開始之前,麻煩您先看一下兩分鐘的遊戲解說影片。」

VR眼罩的螢幕出現一群動畫人物在森林裡圍成一桌享用大餐的動畫,耳機則是傳來他們歡呼、乾杯的聲音。人物非常立體,光影和景深讓場景變得很真實,給人一種身歷其境的感覺。

謝澤芳真有那麼一、兩秒以為自己掉入某個卡通的世界裡。很快就入戲的他,豎耳聆聽他們的對話時,眼前卻突然一片黑暗,聲音也消失了。

      「不好意思,」廠商總經理對他說,「現場無線網路訊號不穩,需要重新連線。麻煩您稍坐,等我們一下。不好意思!」

謝澤芳忍不住嘖嘖兩聲,感到非常掃興。同時,感到有人扶著不耐煩的他坐在一張椅子上。

不知道是冷氣太涼、太舒服,還是怎樣,謝澤芳突然覺得腦袋很重、很昏沉,竟就這麼睡著了。

 

===================

 

火炬遊戲是間國內新創的VR虛擬遊戲公司,因為手持大筆矽谷創投資金,網羅了不少亞洲頂尖遊戲開發工程師與電影特效師,算是目前國內VR遊戲公司的先驅,更是政府栽培遊戲產業的重點廠商之一。

公司日前接到一家國外新創廠商的合作邀約,請公司依他提供的原始碼框架,改製成一款與「滅門斷頭案」相關的偵探推理驚悚遊戲,並且須趕在這屆國際電玩展時推出。

這麼聳動的遊戲題材一出,肯定會引起關注與正反議論。不過,哪裡有社會討論熱度,哪裡就有商機。火炬遊戲對這個題材要求並不感到意外。難就難在這間從沒聽過的廠商要求的開發工期實在太短,只給他們不到三週的時間。

火炬遊戲向廠商說明開發難度時,對方不只願意出高達八位數字的訂金作為前期專案投入資金,還保證會在開發期間內提供原始碼技術支援,而要求的報酬不過是上市後的35%淨利。

火炬遊戲一聽之下不得了,就算再怎麼算,這筆資金都遠遠大於既有公司內部成本,等於在開發這款遊戲的期間內,公司就已經在賺錢了。

雖然合作廠商財大氣粗地砸錢很可疑,但看在溝通過程中,對方一再表達願意出錢出力、極有誠意的份上,還是硬著頭皮簽約了。

之後火炬遊戲公司的電燈就沒關過,加人加錢、二十四小時輪班趕工,與合作廠商通力開發這款遊戲,總算如期在電玩展前完工。

這款VR遊戲《古宅尋跡》非常特別,有「標準」和「自由」兩種模式。

「標準」模式時,遊戲一次只能容一到三個人玩,玩家扮演偵探的角色,在一定的時間內,從陳家老宅院子中找出三樣線索,同時要避免地上爬起的無頭喪屍攻擊。玩家一旦被喪屍攻擊就會噴血,失血過多就會喪命,但若同場的其他玩家還活著,則會再半分鐘後復活。玩家分別可以拿槍對抗無頭喪屍,但子彈發數和補彈次數有限;且喪屍與偵探一樣,只要其中一個沒死,全體也會在半分鐘內復活。更重要的是,越多人玩,遊戲限時就越短,所以也是考驗玩家在火力與時間兩邊拿捏的衡量、評估能力。

「自由」模式則是更進階。遊戲可多達十二人玩,分偵探和無頭喪屍兩隊。偵探最多也是三位,無頭喪屍則是最多可到九位。喪屍的任務就是在偵探找到線索之前消耗掉對方血條,同時也要盡可能避開偵探的武器攻擊。若是兩隊中,喪屍數量不足九人,就會在遊戲倒數一分鐘時,出現一位工作人員玩的隱藏版大魔王—女鬼。女鬼攻擊力與喪屍雖然相同,但偵探的武器對女鬼不管用,所以要盡可能在最後一分鐘前找齊三項線索。

玩「自由」模式時,每個玩家穿戴的裝置更為高級。透過現場裝置進行即時動態體感偵測,遠端的超級電腦可以在210毫秒內完成演算、動作模擬,最後呈現角色在遊戲中的移動,玩家絕對感受不到反應延遲或動作類格。

《古宅尋跡》遊戲設定中,場景就只有大門一帶、外院、內院與東廂房飯廳。一旦離開這些區域,遊戲畫面就會出現鏡像般的特效,自動將玩家再導回遊戲場景中。

 

在世貿開館之前,戴上矽膠面具的我和吳常,與假裝成是國外廠商工作人員的志剛一行人,在火炬遊戲這家攤位會合。

在「自由」模式中扮演女鬼的我最衰,不只要戴基本的VR裝置,還要在裡面先穿上類似潛水衣的感測服,頭還要套上要去搶銀行似的黑色挖洞頭套,全身上下89個偵測白點,要不是遊戲室背景是刷黑而不是綠幕,我都以為自己在拍什麼3D科幻大片咧。

謝澤芳進遊戲室、戴上VR裝置後,室內的現場與遊戲畫面就全權交給我們處理,廠商總經理則被帶著「凱」面具的吳常請出遊戲室,到攤位外頭繼續接待貴賓。

兩位副總統隨扈完全沒料到會有突發狀況,在鬆懈的情況下,很快就被假裝成是工作人員的便衣刑警逮到機會,眼明手快地用特殊迷藥手帕給放倒。謝澤芳則在一款兒童遊戲《小紅帽勇闖黑森林》開頭沒幾秒,就被眼罩下方預先藏好、釋出的麻醉氣體給弄昏。

我們這群已經換好感測衣的人像是魔術師的助理一般,立刻按照計劃,從旁邊一間緊鄰的秘密小房推開暗門走進遊戲室。

志剛和其他八位刑警躺在內院的地上待命。一等他們自己的眼罩中,遊戲畫面單方出現指示,他們就可開始起身抓偵探—謝澤芳。此外,遊戲室的幾個角落還各部署一位便衣刑警作為機動支援。

我則站在遊戲中大門外的位置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等不及要把謝澤芳抓起來拷問一番。

因為遊戲中的女鬼設定是在遊戲最後一分鐘才會出現在偵探和喪屍的眼罩畫面,為了避免現身之前或現身的瞬間被其他角色撞到,吳常建議我站在大門外的位置,等到遊戲倒數最後一分鐘到時,再往內院移動。

接下來等待的時間異常漫長,站在大門外的我也看不到裡頭的動靜,索性就先把VR眼罩拿下來,頭上就只戴矽膠面具,外面再一層搶匪似的頭套和無線耳機。

心裡想著:其實女鬼這角色又不用入戲,只是工作人員負責嚇嚇偵探、想辦法不讓他過關而已,根本就不需要戴VR眼罩嘛。

 

謝澤芳眼罩中播放的遊戲被切換成《古宅尋跡》後,昏睡的他很快就被遊戲背景音效給驚醒。

然而,這次「自由」模式中,偵探方只有他一個人,他既不知道遊戲規則,也沒有任何武器,只得獨自面對接下來即將發生的未知情境。

時間一到,地上四仰八叉的喪屍,依眼罩中的指示一個個爬起身。誤以為自己在作夢的謝澤芳,才向地上似母親裝束的無頭屍告解到一半,就被幾個太心急、跑太快的喪屍給嚇得扭頭就往大門方向跑。

就在謝澤芳跨出大門、差幾步就要撞到我時,他自己就先被鏡射畫面混淆而停在原地不敢亂跑。

我當時看他停下的瞬間,還擔心地想:他會不會是猜到自己看到的是遊戲畫面?

還好幾秒之後就輪到我登場,我立刻撲向前嚇謝澤芳,趁場面失控之前吸引他的注意力、中斷他的思路。

我原本打算按照事前吳常安排好的計劃套謝澤芳的話。為了增加一點恐怖效果,還把頭套扯下來轉半圈再套回去,果然很順利就嚇得他一愣一愣的,還把我當成是他大姑若梅。

可是那不要臉的人渣,先是說若梅揹黑鍋被槍斃是她活該倒楣,接著又一副很委屈地抱怨大家為什麼不放過他,我腦袋轟地一下就一片空白,一時也忘了他是副總統,馬上就拋開理智,抬起胳膊狠狠甩他幾個耳光。

眼角餘光瞥見扮演喪屍的志剛步履蹣跚地作勢要來制止,我直覺就想在志剛攔下我之前再多甩謝澤芳幾個巴掌。

就在這個時候,我抬起的手突然被謝澤芳猛地攫住!

我暗暗吃驚:慘了!他該不會發現這一切只是遊戲了吧!

沒想到他卻是把女鬼誤認成是陳小環,還惡言以對。

我當下正在氣頭上,聽他這樣講,想都不想,抬腳就要踹他的小夥伴。

吳常從頭到尾都抱著筆電跟在謝澤芳旁邊,一邊盯著運作的程式碼,一邊全場盯場。見我要攻擊謝澤芳的要害,馬上欺身向前卡在我跟謝澤芳中間,一隻手將筆電拋給角落的便衣刑警,另隻手反手拍了下我的膝蓋。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121

解謎

122

動機

123

大廈將傾

124

偷天換日

125

黑膠唱片

126

古宅尋跡

127

攻防

128

鐵證如山

129

閻王令

130

無臉鬼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