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24說詞一.jpg  

 

我愣了一下,腳懸在半空中的空檔,他已經一手幫我卸掉謝澤芳掄過來的拳頭,另一手又以大拇指指節擊向他揪住我的手,一連串動作一氣呵成、狠疾如電,就連一旁接住筆電的便衣刑警也看傻了眼。

謝澤芳手臂被擊中的點似乎是穴道,遭戳到的瞬間,手猛地震了一下,接著劇烈地顫抖個不停,五官全皺在一起,齒縫間嘶嘶抽著涼氣。

我趁他虎口一鬆,趕緊把手抽回來、退後好幾步。這時冷靜下來,才意識到自己剛才竟打了副總統這麼多巴掌。

吳常隨即丟給已經拿下眼罩的志剛一個眼神,從便衣刑警手中抽回筆電,一把把我拉回遊戲室旁邊的小房間。

一想到以後說不定就沒機會再見到謝澤芳,我恨不得衝回去再痛扁他一頓。在吳常用肩頂開暗門之前,一直頻頻回頭的我瞧見志剛與其他扮演喪屍的刑警將謝澤芳團團包圍,作勢撲抓著他。

我猜想吳常剛才是在暗示志剛,「可以結束遊戲了」這一類的意思吧。

進到小房間後,都還聽得到隔壁遊戲室傳來謝澤芳歇斯底里的尖叫。一想到外面等候的媒體記者也聽得到,我就有種惡作劇成功的快感!

同時,裡頭的兩位隨扈大概是被謝澤芳的叫聲吵醒,紛紛傳來他們問工作人員的聲音:「遊戲開始了?我睡著很久了嗎?」

幸運的是,他們對謝澤芳的激動反應並未起疑,也沒打算要強制中斷遊戲,似乎只以為是遊戲畫面太過逼真、驚悚。

我一邊捂嘴竊笑一邊順著吳常的目光,看向他手中的筆電。螢幕上有兩個視窗,一個是密密麻麻、快速跑動的程式碼,一個是謝澤芳的VR眼罩看到的遊戲畫面。

此時遊戲裡的偵探—謝澤芳正在被一群喪屍瘋狂攻擊,眼前畫面不停濺血,下方的血條正快速地遞減。但他沒有奔跑,只是坐在地上狂亂地揮舞著雙手試著抵禦喪屍的攻擊。

血條歸零的剎那,畫面一黑,遊戲結束了。

吳常快速敲著鍵盤,謝澤芳的VR眼罩畫面和程式碼同時關閉,轉而開啟遊戲室裡的監視器畫面。

 

===================

 

其他扮演喪屍的刑警都拿下眼罩、耳機,不過他們此時與我們一樣,露出的都是矽膠面具,而不是真容。志剛則避開謝澤芳打來的手,幫他把眼罩取下。

謝澤芳眼前突然一亮,畫面從陰暗的老宅變到四面黑牆,他登時呆若木雞,一下子反應不過來。

愣了好幾秒,他才如夢初醒,意識到自己正在電玩展的遊戲室裡。

他盯著志剛手上那副眼罩,一瞬間想通:方才的「夢」不過是有心人士利用VR遊戲設下的圈套!很有可能就是最近咬著他不放的警察!

「你」他登時氣的目眥欲裂,扯下耳罩,惱羞成怒地對志剛怒吼:「你們敢陰我!」

就陰你怎麼樣!老畜牲!志剛心裡一邊咒罵,一邊佯裝錯愕的工作人員。

「呃...謝副總統,請你冷靜­—」

「叫我怎麼冷靜?」謝澤芳打斷志剛的話:「想逼我認罪?門都沒有!」

他出手欲推開志剛,卻被後者閃過,一時收勢不及,就往前撲倒在地。

兩位隨扈見狀立刻箭步向前。圍住謝澤芳的便衣刑警原本要搶先一步擋下他們,但一看到志剛微微搖頭示意「不要輕舉妄動」,伸出去的手腳立刻又收了回來,反而站開讓隨扈攙扶起謝澤芳。

「你們現在這樣是在動用私刑,是違法的,你們知不知道?」謝澤芳邊罵邊起身。一站穩腳跟,就開始胡亂扯下身上的裝置。

扮演工作人員的便衣刑警想上前幫忙、做做樣子,都如預期一般被隨扈擋下。

在一番蠻扯亂拉之下,謝澤芳總算把身上大部份的裝置扔在地上。

要步出遊戲室之前,志剛又裝作一臉尷尬地說:「那個,謝副總統,你腳上的感測器­—」

謝澤芳聞言,連彎腰拆感測器都不願意,直接暴躁地脫下兩隻皮鞋,砸向志剛。

「給你!都給你!我都不要了,行了吧!」他又轉頭怒氣沖沖地對其中一位隨扈說:「看什麼看?還不快把皮鞋脫下來給我穿?難道要我穿著襪子出去見人嗎?」

志剛身手向來矯健,但見兩隻擦得發亮的黑皮鞋往自己身上飛來,靈機一動,刻意裝作自己閃避不及,讓鞋子狠狠砸在自己身上。

他就是要遊戲室裡的監視器拍下「工作人員無故被謝副總統刁難」這一幕。

 

===================

 

遊戲室旁的小房間內,我透過吳常的筆電,一看到謝副總統在兩位隨扈的陪同下怒氣沖沖地離開遊戲室,立即鬆了一大口氣,這才終於敢將黑頭套和身上其他傳感裝置脫下來。

LEOSTE, eliminate it now.

吳常一喚雷斯特,筆電桌面的介面立時亮起螢藍色的波光,喇叭出聲說:「sure.

「你是要雷雷清除什麼東西啊?」我好奇地問。

「等著看吧。」吳常沒直接回答我。

不到十秒的時間,雷斯特便說:「done.

「啊?雷雷你完成了什麼啊?」我還是摸不著頭緒。

「我把剛才遊戲側錄中的女鬼,還有你們兩個在監視器中出現的畫面都消除了。所以請你等下不要再走回遊戲室。」雷斯特回答我。

「這麼厲害!」我驚訝地說。

原來剛才監視器拍到的畫面,也可以跟電影一樣做特效,只不過消除我身影的不是特效師,而是人工智慧—雷斯特。

同時,我也是這時候才明白,為什麼在出發來世貿的路上,吳常又特別交待我一次,千萬不能碰到謝澤芳。

雷斯特一聽到稱讚,立即用驕傲的口氣說:「那當然。」

「喔對了,有一點我不太懂。」我問吳常:「為什麼這款遊戲的畫面那麼黑、那麼暗啊?是為了要營造恐怖陰森的氣氛嗎?」

「主要是為了掩飾兩點。」吳常邊收拾起小房間的道具,邊跟我解釋:「一是開發工期太短,所以遊戲沒辦法呈現太多細節。二是我們對於陳府六十幾年前的內部裝潢,和除夕當晚陳家人穿的衣服一無所知,如果遊戲色調太過明亮,那勢必得選擇全彩,這麼一來,很快就會被謝澤芳留意到衣服的顏色不對,整個場景就會顯得更突兀、更假。所以刻意將畫面調暗、降低飽和度,讓玩家無法注意到細節與顏色的差異。」

「我好像問了一個我不太想知道答案的問題。根本就聽不懂嘛。」我搔著頭說。

志剛突然開啟暗門探頭進來,嚇了我一跳。

「你幹嘛!」我說。

志剛沒理我,一臉嚴肅地問吳常:「都蒐集到了嗎?」

「對,」吳常一邊的嘴角勾起,「你可以開『通知』叫謝澤芳到案說明了。」

 

===================

 

當天下午,巽象市市警局便以收到匿名報案電話為由,懷疑謝澤芳在電玩展試玩遊戲時,不慎鬆口承認自己參與陳府滅門案的謀劃,發出通知請他到警局一趟。

謝澤芳的代表律師團立即召開記者會,表示謝副總統有可能是在遊戲中被「女鬼」角色催眠或暗示,所以才一度認為自己是陳家慶,並且是滅門案的真兇。

在場其中一位記者突然接到巽象市市警局刑事組的楊隊長打來的電話,直接開擴音在記者會上提問。

「如果真的有被催眠的疑慮,為什麼不馬上找第三方具有公信力的精神科醫生來鑑定,而是只憑自己揣測就急著開記者會澄清?」志剛不帶情緒地說:「更何況遊戲業者怎麼會有動機去做這樣的事?」

律師聽了又轉移焦點,指責警方為了結案不擇手段。居然埋伏在遊戲室裡,在外人看不到的密閉空間對謝副總統使用暴力,迫使他認罪。所以他若在遊戲中有任何不當的言論,都是因為遭受到暴力。

志剛立即反擊道:「今天在接獲匿名報案之前,根本沒有刑警到現場。再說,據現場工作人員指出,他的隨扈也在場,怎麼可能在他遭受暴力時沒即時制止?如果真的有這樣的事發生,他怎麼可能不現場反應?而且你們一開始就說,謝副總統懷疑自己當時被催眠,那他在催眠狀態下的記憶,可以作為指控警方使用暴力的證據嗎?」

牙尖嘴利的律師團被問的啞口無言,又改口要求業者—火炬遊戲公開監視器畫面以證謝副總統清白。

傍晚時,火炬遊戲將監視器畫面和遊戲側錄影片一併寄給各大電視新聞台和網路新聞平台。

到了晚上,所有媒體的晚間頭條新聞都是謝副總統在電玩展玩遊戲時的脫序舉止。

不論是監視器或遊戲側錄畫面,都沒有出現女鬼的蹤跡。

一夜之間,網路輿論又炸開鍋了,而且第二波熱度還飆的比一開始楊志剛的團隊在網路上匿名爆料還高。

綜觀各界的看法大致可分成兩種。一種是認為謝副總統受到太大的驚嚇,一個人在古宅大門那邊發神經;另一種則認為謝副總統根本就參與當年滅門案的謀劃,所以在遊戲太過逼真的情況下,一時心虛才不小心說出真話。基於這幾天警方公佈的案情來看,大部份的人看法都是傾向後者。

 

 

========================================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章節列表  

121

解謎

122

動機

123

大廈將傾

124

偷天換日

125

黑膠唱片

126

古宅尋跡

127

攻防

128

鐵證如山

129

閻王令

130

無臉鬼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