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4_小圖.png

 

「當然知道啦。唉我多擔心啊」老師父拍拍我的背,有氣無力地說:「難為你啦,吃了那麼多苦可惜我老了不中用,沒辦法再保護你了

      我抹抹眼淚,打腫臉充胖子地說:「我都那麼大了,哪還需要你保護啊?師父,你趕快養好身體,我帶你去歐洲玩好不好?」

      「呵呵呵」老師父笑彎眼睛,慈祥地說:「孩子啊,我等你來就是要提醒你一件事是不是忘了什麼啊?」

「有嗎?」我納悶地問道:「什麼啊?」

我下意識摸摸頸間,低頭看看自己,老師父要奶奶轉交給我的玉墜還好好地掛在脖子上。

「沒掉啊。」我又說。

「還有個人你忘了」老師父淡淡笑道,食指輕點我的印堂。

剎那間,前世小環和若梅的記憶都再次在腦海中掀起波濤……

 

===================

 

今晚,月明星稀,萬里無雲,海浪拍打著逐漸由翠綠轉淡的老梅槽,嘩啦嘩啦地上演日月的交替。

老師父顫抖地下了車,在我和年輕師父的攙扶下,步行至緊鄰綠石槽的沙灘邊緣。

本來只有我們三人要來,吳常在得知不願見他的老師父要來北海岸,連晚間表演也不顧了,二話不說就從金沙大飯店趕來。

他自己來就算了,還把志剛也叫了過來。真不知道他們兩個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而志剛來了也就算了,又叫小智也一起過來,簡直就跟串粽子一樣,沒完沒了。

老師父雖以前不願見吳常一面,可等到不請自來的吳常出現在他面前,他也只是搖頭輕笑,並不怎麼生氣。

話說回來,我認識老師父二十年了,還真沒看過他發過脾氣、動過一次怒。

「阿凌啊,」老師父為我打起傘,吩咐道,「開始吧。」

年輕師父點點頭,喃喃念起咒語:「五雷五雷,速降九垓。神人有敕,鞭龍掃埃。木星下附,吐雲行魁。大震霹靂,邪鬼摧崩...

同時手抄黃符,掌心一翻,符紙竟登時燃燒起來!

我與志剛當場都看傻了眼,吳常更是直接湊到年輕師父身邊看。他貼的太近,搞得年輕師父好尷尬。

「這是上官凌,」老師父向我們介紹道,「前幾年師父託夢給我,說你們跟他有緣,要我先收他為徒,傳他道法。」

「老道?」我驚呼一聲,立即想到在陰曹遇到祂的情景。

說到這,老師父有些害羞地摸摸頭說:「你也知道我資質平庸,跟我師父比起來,功力懸殊,也沒什麼真才實學。我怕教不好他,連師父留下的經典都送給他鑽研。沒想到才幾年的時間,他道行就遠在我之上了。」

「啊?所以他又是和尚,又是道士?」小智問道。

「不是的,他是道士,只是長住在寺裡,所以才常被人誤以為是和尚。」

「那他幹嘛剃光頭啊?」我問。

「怕熱啊。」老師父又摸了下光頭,繼續說:「師父說啊,等到時機一到,你們自然會相遇。到時候,他就能幫你們了。」

「哇靠,是不是真的啊?還未卜先知咧!」志剛一臉不信。

「喔你誤會了,我說的『你們』指的是潔弟,」老師父指著吳常,「還有他。」

「喔?那是要幫什麼忙啊?」我好奇問道。

「呵呵呵,天機不可洩漏。」老師父擺擺手。

就在我們談話之際,上官凌口中仍念念有詞,咒語念到尾聲:「…急截急截,霖雨速來。急急如律令!」

「磅!」一道刺眼的閃電直搗海面,將整片海岸瞬間照亮。

志剛抖了一下,見萬里無雲的天空,竟突然落雷,小聲碎嘴道:「真邪門!」

不僅如此,流雲竟開始從四面八方快速匯聚到我們上空,頃刻間就形成烏雲掩月之勢。

細雨開始飄降,我這才恍然大悟:難怪老師父要幫我撐傘。

志剛手肘頂了頂吳常,低聲問道:「沒事幹嘛祈雨?種田啊?」

「潔弟說,祂只在雨夜出現。」

「誰?」志剛立即反應過來:「祂!」

一抹鬼影現身在距離我們幾十步遠、臨海的綠石槽末端,憂鬱地望著月光下的大海。

「去吧,孩子。」老師父慈祥地說:「我會看著你。放心。」

「嗯。」我點點頭。有老師父在,那就沒什麼好怕的了。

隨即單手結印,手背上的雪白刺青形成瑰麗的孔雀羽紋。我閉上雙眼,往後踏去,進到那鬼的執念裡。

 

眼前的景象色調黯淡許多,但看的出是在白天。一艘刷白漁船出現在遠方的海平面上,緩緩由南向北航行。

儘管身穿粗布麻褲,打著赤腳,戴復古圓框金絲眼鏡的祂,仍流露著往昔的書卷氣,此刻正神情憂傷地看著那艘船。

我放下結印的手,朝祂大喊:「賴大哥!」

海風吹亂賴世芳的短髮,理應也捎去我的呼喚,但祂彷彿充耳不聞,一點反應也沒有。

不過,我說什麼都不會冒著生命的危險走上崎嶇的綠石槽的。

姑且不提綠石槽地形高低起伏、坑坑洞洞,光是上頭那長滿海藻、苔蘚的表面,我想爬到祂旁邊都得費一般功夫。

更何況,很多當地人和導遊都知道,老梅槽可是著名的「殺人溝」!以前沒管制的時候,每年免不了會死幾個人。只有不知情的遊客才會傻傻走上石槽。

站在沙灘上看不出來,海蝕溝有的地方溝深超過五米。下方因地形形成的漩渦,水流會將人猛往下捲。人一旦失足落海,絕對十死無生;光是屍體都可能卡在深處的溝壑中,撈不上來。

所以不少消防隊、義消救難員間才會盛傳這一帶有水鬼抓交替。一旦接獲報案,救難員就算穿了潛水裝備,也還是會怕被「鬼拉腳」。

我又喚了賴世芳幾次,但祂始終無動於衷。我想了想,就從背包中拿出一本破爛到快散架的詩集。

這是若梅生前最喜愛的書。是賴世芳當年存了好久的錢,買來送給她當生日禮物的。

這本書一直被擱置在陳府的裙房,也就是小環房間裡的書架上。

我翻開泛黃的扉頁,從第一行開始念。

「我打江南走過,那等在季節裡的容顏如蓮花開落。」

瞥了一眼賴世芳,還是沒反應。我不死心,又再念了句。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你的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祂還是不理我,似乎對這首鄭愁予的《錯誤》興致缺缺。

我又再試著念其他幾首詩,祂還是連動都沒動。我想,也許喜歡鄭愁予的是若梅,而不是祂。

我愁眉苦臉地想: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引賴世芳注意?唉,祂到底喜歡什麼啊?

一陣強勁的海風掃來,將賴世芳的衣服吹鼓起來,祂整個人像是迎風的風帆,隨時會引船遠揚。

「風?風

這一幕讓我突然想到,若梅生前喜歡唱歌,有幾首她怎麼唱都唱不膩。但是只有一首,是她跟賴世芳都喜歡的。那就是《望春風》!

      憑著小環和若梅的記憶,我立刻想起旋律和歌詞,朝賴世芳唱道:「午夜無伴守燈下,春風對面吹。十七、八歲未出嫁,想著少年家。」

      我才開始唱沒幾個字,賴世芳便渾身一顫,扭頭過來看我。雖然我們兩個之間有段距離,但是我看得出來,祂的眼神不再憂鬱,而是充滿驚愕、不解與好奇。

「果然標緻面肉白,誰家的子弟?想要問他又害羞—」我繼續唱著歌。

祂身子幾番一隱一現,轉眼就來到我跟前,開口唱完最後一句:「心裡彈琵琶。」

「賴大哥!」我欣喜地說:「祢終於理我了!」

「你是?」賴世芳困惑地看著我。

「我是」我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跟祂解釋,就說,「不管祢信不信,反正我是陳小環轉世。」

「陳小環?」

「若梅的丫鬟啊。」

賴世芳茅塞頓開,立即想起小環這個人。只不過祂接著又說:「可是我怎麼記得若梅說,小環是她妹妹啊?對了,她人呢?她過的好嗎?」

      其實我不介意再多費一番唇舌解釋給祂聽。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不想告訴祂若梅遭姦污和被誣陷槍決的事,只說若梅已經去世很多年了。

為了勸祂放下執念,我又說謊騙祂:「對了,當年那些殺祢的碼頭工人,都已經被警察抓走、槍斃了。他們已經得到應有的懲罰,以後再也不能害人了。」

誰知道賴世芳根本就不在乎那些碼頭工人的下場,只是一心想著愛人。

「若梅她」痛苦的賴世芳五官揪在一起,語帶哽咽地說,「一定等我等了很久

「小環你說,我是不是誤了她的青春?」祂越說越激動,按著我的肩膀問道:「她後來到底有沒有嫁給一個好人家?丈夫對她好不好?疼不疼她?」

      「若梅她」我才開口就跟著哭了,「一輩子都沒有嫁人

「我竟然誤了她一輩子」賴世芳深受打擊,雙手摀住臉,泣不成聲,「我

      「她不在乎等祢多久。她願意等祢一輩子、等兩輩子、等三輩子,多久她都等!只要祢能回到她身邊!」

「我我能嗎?」賴世芳迷惘地看著我。「太遲了她已經不在了我終究是負了她

「不遲!一點也不遲!祂還在等祢!」我抓住祂冰冷的手臂說道:「就在陰間禁丘!」

 

 

======================================== 

章節列表  

121

解謎

122

動機

123

大廈將傾

124

偷天換日

125

黑膠唱片

126

古宅尋跡

127

攻防

128

鐵證如山

129

閻王令

130

無臉鬼

131

芳草

  

132

大赦九泉

  

 133

正氣長流 

完結篇

134

風雲再起

片尾彩蛋 & 後記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