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豆草_菁芳草2.jpg  

 

「陰間?禁丘?」

「嗯!」我點點頭。

「我要怎麼樣才能去那裡?」

「祢死了這麼多年,肯定早就過了壽辰。只要祢放下執念,到地府報到,就能馬上受審。到時祢求陰間官員讓祢見若梅,說不定祂們會幫祢啊。」

「可是若梅祂還會願意見我嗎?」賴世芳哭著喪臉問我。

「當然!」

「真的?」賴世芳的雙眼閃過一絲希望。「祂不怨我?」

「從來沒有。」我堅定地說。

 

===================

 

潔弟在眾人眼前憑空消失,志剛跟小智都感到不可思議,立刻上前在她原本站的位置亂揮一通,想確認這是不是什麼魔術障眼法。不論他們怎麼撲抓,始終都只有空氣從他們的指間縫隙流過。

「夠了,」吳常平靜地說,「我找你來,不是要給你看魔術表演的。待會說不定潔弟說的那個汽油桶會再次出現。」

「是不是真的啊?那也太扯了吧。」志剛半信半疑地說。

就在這個時候,綠石槽末端的海面上,竟還真的無端浮出一個深色的汽油桶!

「哇靠,真他媽活見鬼!」志剛訝異地說。他推了一把小智,命令道:「快,叫人來打撈!等下漂走就完了!」

老師父看向那汽油桶,點了點頭說:「嗯,禪機已到。」

接著他轉頭對吳常說:「我之前不願意見你,是因為要是我們談的太多,聰慧如你一定會窺曉前世、得知天機,這樣反而會折你的福壽。但是這也許是老天爺的安排吧,總歸我們有一面之緣,讓我能在這個時候遇見你。」

老師父說著說著,將傘遞給吳常,囑咐道:「潔弟以後就麻煩你了,你可要好好為她遮風避雨,別讓她著涼了,知道嗎?」

吳常不答,只是接過傘,一臉困惑地看著他。

老師父也不再多做解釋,只回以一笑。那笑容很輕很淡,卻如晚風一般沁人心脾。

「來,」老師父轉頭對上官凌說,「阿凌,送我一程吧。」

      「師父」上官凌眼眶立即紅了,嘴唇顫抖地說,「再見了

      「呵呵,本來就沒有的東西,也就沒什麼好捨不得的了。」老師父拍拍上官凌的肩,說道:「記得,隨緣、隨喜。」

      「嗯。」上官凌吸了一下鼻子,緩口氣後,從背包中拿出一塊形如琥珀的松香,將其以金色符紙點燃,對老師父說:「師父,你慢走!」

      老師父閉目結印,原地踩起罡步,待走到第一百零八步時,上官凌劍指掐著松香,朝西南方猛力劃下,賴世芳的執念結界被割開一道缺口,一陣陰風登時湧出。

就在此時,老師父身子為之一鬆,整個人像是被抽走空氣般,突然倒了下來。吳常眼明手快地伸手伏住他,打算將他平放在沙灘上。

上官凌另一手再燃起一張金色符紙,朝那缺口由下往上一劃,喊道:「收!」

缺口立刻封起,那股突如其來的陰風也在剎那間止住。

      上官凌連忙從吳常手中接過老師父,將其擺成打坐之姿。先將背包裡一件滿是補丁的破爛袈裟披在老師父身上,再將金剛杵放在老師父手中,最後將其十指結成三昧印,這才總算忙到一個段落。

 

===================

 

賴世芳得知若梅從沒怨過祂,當即面露喜色,嘴角上勾的同時,海上立即浮出那裝屍的汽油桶。

「太好了!」我興奮地尖叫。

      但是我緊接著發現,週圍的景物開始消失了!

賴世芳也注意到這異象,忙問:「這是怎麼回事?」

      「祢放下了執念,現在這結界要塌了!」我說。

「什麼意思?那現在怎麼辦?我們要逃嗎?」

「我自有法子可以離開。但是祢祢幹嘛不趁現在去地府報到啊?」

「地府報到?怎麼走啊?」賴世芳困惑地說。

「不會吧!」我大驚失色地叫道:「祢不知道怎麼去?」

這麼說也是,記得老師父曾經告訴過我,人若不是壽終正寢,又沒有陰兵鬼差帶路,就需要靠佛法、道術送其魂魄一程,其魂神才能順利到達鬼門關。而魄形就算不至混沌七域經七日逐步剝離,也會在陽間慢慢消散,只不過如此亡者就少了能審視一生、了解自身內心的機會。

像賴世芳這種慘遭殺害、枉死之人,其魄形早就散光了,剩下的魂神又一直在執念裡,鬼差也無法將祂拉出執念,而祂又沒辦法靠自己抵達鬼門關,該如何是好?

「不知道啊。」賴世芳一臉無辜又緊張地環顧四週。「怎麼辦、怎麼辦?」

背後的山巒與前方的海洋都已經消失,只剩下我們週遭的這片綠石槽、沙灘了!

「孩子啊。」老師父的聲音突然從我們身後出現。

我一轉頭看到老師父,欣喜若狂地叫道:「師父!你怎麼能進來?」

心裡想道:我就知道他不放心我,一定會想辦法進來找我!但是他是怎麼進來的呢?

「呵呵,」老師父步履有力平穩地朝我們走來,「這裡交給我就行了。你快回去吧。」

聽他這麼說,我突然有股不祥的預感,便搖搖頭,不太明白地問道:「為什麼不一起走?」

「呵呵,我這次進來,就沒打算回去了。」老師父神色泰然地說。

「什麼!」我震驚叫道。馬上想到五歲那年,執念裡的老道帶著王冬梅離開的一幕。

「你你是不是也要跟老道一樣」話說到一半,我就哽咽地說不下去了。

「是啊。」老師父慈愛地摸摸我的頭。

眼淚一滴一滴地滑落臉龐,我抓住老師父的手說道:「我不要你別走

「別難過,孩子。還記得我說過的話嗎?緣份是流動的,只要我們有緣,一定還會再相遇的啊。」

「像你這麼好的人,應該要活很久才對,至少也要長命百歲」我不捨地說。

「呵呵,我已經活得夠久啦。我這一生,沒什麼好不知足的了。現在還有機會渡人,我很開心。」老師父露出滿足的笑容。

「師父」我一聽更是淚流不止,心想:老師父一生處處為人著想,也從不要求什麼回報,怎麼老天爺不讓他多活幾年呢?

「時間不多了,快走吧。」老師父催促道。

「我不要

「去吧,孩子。你的人生還很長。往前走,別回頭。」

我搖搖頭,已是淚流滿面、泣不成聲。怎麼樣都沒辦法離老師父而去。

我早就把老師父當親爺爺了,叫我怎麼捨得?再說,要不是他當年為了救我進了混沌,又怎麼會折壽二十年?

「唉,真拿你沒辦法呀」老師父從懷中抽出一張白色的紙人符,迅雷不及掩耳地貼在我背上,我立刻像是身體被痲痺似地,失去所有知覺。

老師父將我的手指結成印,孔雀羽紋再次現身。他接著退一步,劍指一轉,我立即跟著轉身。手勢再一比,我腳立刻往前踏了出去。

 

===================

 

      賴世芳的執念裡,只剩下祂們週圍不到五公尺方圓的沙灘,結界隨時都會全面崩塌。

「走吧,孩子。黃泉路上,我們好作伴。」老師父慈祥地對賴世芳笑道。

賴世芳雖是初次碰到老師父,但見到祂的第一眼,便感一股莫名的安心與溫暖,心中產生一股信任之情。

聽老師父這麼說,他也沒半分懷疑與猶豫,立即點頭:「嗯。」

身披袈裟的老師父,面相莊嚴,腳跺地的剎那,高舉金剛杵,嗓音蒼老而渾厚地喊道:「立—地—成—佛——」

      在結界徹底消逝之前,兩人趕在最後一刻同時化成一道柔白光輝而去……

 

===================

 

我張開雙眼,此時已分不清在臉上的是雨還是淚了。

老師父在沙灘上盤腿而坐,他閉目微笑,面容安詳。

一陣潔白的花雨乘著山風輕柔地灑落。我一抬手,一朵指甲大小、形似白蓮的小花在我掌心中躺下。登時又是一陣鼻酸。

我認得它。

我知道這是老師父要我轉送給奶奶、替他告別的。

這微不足道、四處可見的小野花是蓮豆草,又叫菁芳草。老師父曾告訴過我,那是奶奶最喜歡的花。

我小時候常去寺裡找老師父。只要老師父在路上看到菁芳草,總想著要送給奶奶。但是對他來說,連摘朵花都是殺生。所以他就會滿地找掉落的花,怎麼樣都不肯直接採。有時候就是找不到,他還會傻傻站在原地等好一陣子,就是為了等花落,好送給奶奶。

以前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麼費事,便問他:「師父,你為什麼一定要送奶奶菁芳草呢?」

他一副理所當然地笑著回我一句:「你奶奶喜歡啊。」

當時我不明白這句話的涵義。直到我從混沌七域走一遭回來,才恍然大悟。

原來這麼多年來,老師父一直都愛慕著奶奶。

我捧著花正想朝老師父走去,忽然又一陣輕柔山風吹向海邊,他的軀殼瞬間全都化成砂塵,乘風而去。

他,坐化了。

      「如樹林、如山風、如明月、如大海。」上官凌彎腰撿起沙灘上幾顆赭紅舍利子,朝西方雙手合十、垂首說道:「道法自然。佛即自然。」

      「生老病死是宇宙的規律。死亡從來沒有錯過誰,」吳常撐著老師父的傘,走到我身旁為我遮雨,以他的方式安慰我,「總有一天你們會再見面的。」

「嗯。」我低頭看著手心裡的菁芳草,點點頭說:「一定會的。」

 

=================== 

 

======================================== 

章節列表  

121

解謎

122

動機

123

大廈將傾

124

偷天換日

125

黑膠唱片

126

古宅尋跡

127

攻防

128

鐵證如山

129

閻王令

130

無臉鬼

131

芳草

 

132

大赦九泉

  

 133

正氣長流 

完結篇

134

風雲再起

片尾彩蛋 & 後記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