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梅謠035引線.png  

 

謝澤芳現在的處境可說是官司纏身。除了七件教唆殺人案外,檢察官在搜集多項匿名檢舉人提供的證據後,另外又以受賄罪起訴他。

其中最受矚目的貪污案,就是謝澤芳以協助推動一筆天價軍購案為條件,收受美國軍火商—馬丁公司的鉅額款項。雖然與馬丁公司之間隔了多層白手套,但經過檢調過濾追蹤,還是查出多項關鍵往來紀錄,足以將謝澤芳定罪。

一同被收押的謝澤芳特助—謝振華,怎麼想都想不明白:明明自己就萬分小心,怎麼會被警方追查出證據?

他哪裡想的到,這一切都是拜黑茜之賜。她命人製造假證據和金流,栽贓謝澤芳收受賄賂的同時,身為特助的謝振華不免也受牽連。

現在別說是老梅村了,就連陳小環名下的陳家大院都還沒流到法拍市場,這個受賄帳戶就先被銀行凍結,自己也跟著謝澤芳鋃鐺入獄。

然而,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謝振華認為,只要謝澤芳有機會出獄,一定還能東山再起。所以在教唆殺人案一審判決出爐後,同在看守所內的謝振華就想盡辦法、尋覓時機,想親自與謝澤芳商討對策。

他在舍房中聽聞,謝澤芳精神狀況在收押後丕變,立刻成了一個無意識的喪屍般。大小便失禁不說,醒來不是吃,就是到處找東西吃,連牆縫裡鑽出來的蟑螂都不放過!

所內醫生檢查時,發現謝澤芳的視力竟在短時間內無故消退到嚴重弱視程度,幾乎可以說是快瞎了。對外界的感知主要都依賴聽覺和嗅覺。

其實這與他被黑白無常勾去魂神有關。人若失去魂神,魄形也會逐漸消散,七竅便猶如少了生命泉源,空有質而無能。眼睛又是靈魂之窗,自然首當其衝,最先失去觀視之能。

不知這段曲折的謝振華心想:看來老闆這次也是拚了,為了能爭取到精神鑑定的機會,簡直無所不用其極。不過演戲歸演戲,他的視力又是怎麼騙過醫生的?

經過四處打聽和動用關係調整舍房,謝振華終於有機會跟謝澤芳在同時間、同餐廳內用餐。

他遠遠就看到謝澤芳蹲在地上用手扒飯,搞的滿地都是飯菜殘渣。經過的羈押被告或受刑人不是皺眉碎嘴,便是破口大罵。要不是有管理員在場,早就拳腳相向了。

謝振華還沒走到謝澤芳跟前,就先聞到那令人作嘔的屎尿味和汗臭味,瞬間就感到胃裡一陣翻騰。他吞了吞口水,盡量小口呼吸,走到謝澤芳旁邊蹲下。

「你也不用演的這麼賣力吧?這裡外人又看不到 」謝振華低聲說道。

蓬頭垢面的謝澤芳也不搭理他,仍自顧自地啃著雞骨頭,啃的喀喀作響,嘴巴都被骨頭碎片給劃破流血,卻渾然不覺。

謝振華見謝澤芳吃的滿嘴都是血,立即勸他適可而止,別演戲演到走火入魔、傷到自己。見他沒半點反應,乾脆出手將那啃剩的雞骨搶過來。

「別吃了!你不,」謝振華話才說到一半,就發出淒厲的慘叫,「啊———」

他怎麼都沒想到,謝澤芳會張嘴撲向自己,硬生生咬下他半邊臉頰,津津有味地咀嚼起他的皮肉!

臉上血流如注,出於求生本能,他用盡最後一股力氣奮力一把推開謝澤芳,便登時痛的暈死過去。

現場所有恰巧看見這駭人一幕的人,無不嚇得呆若木雞,管理員吹著哨子、舉起警棍就要衝過來。

「呃、呃 」原本吃的滿下巴血淋淋的謝澤芳,突然像是一時喘不過氣似的,面目猙獰、雙手掐著喉嚨,全身抖動了起來。眼睛暴凸的剎那,便倒地不起,死不瞑目。

 

===================

 

謝澤芳之死使得朝野震動、舉國譁然。看守所為了自清,立即出示他在餐廳用餐時,監視器拍下的畫面。其死因也相當駭人,是被雞骨頭和人肉給噎死的!

被告謝澤芳一死,即刑事訴訟主體消失,受賄案也不被地方法院受理。而教唆殺人罪則依一審地方法院判決結果,全案正式宣佈完結。

「陳府滅門斷頭案」的翻案、「陳氏孤兒院屠殺案」的揭發,以及其他五項教唆殺人案的判決結果,影響極為深遠。

在檢調的重啟調查下,連帶的「陳若梅冤死案」和「孫楊通匪叛國案」都一舉獲得平反。

不少人在網路上評論說,這些遲來的正義是季青島司法史上,最對得起受害者「家屬」的一天;如果這些受害者還沒絕後的話。

審理這幾宗訴訟的法官與檢調、警方甚至還接受沈總統的公開表揚。法官更被取綽號叫包大人或青天大老爺。

不過最風光的,莫過於外型陽剛帥氣的楊志剛。在他自戀了好幾年之後,終於獲得大眾肯定,收割「警界第一小生」的封號。

 

===================

 

志剛接到路易的電話,說是已經幫他把撞毀的車從老梅村拖吊出來。由於車上可能還有些私人物品,所以暫時替他送到修車廠,請其代為保管。接下來要怎麼處置,就看志剛的意思了。

志剛這才終於想起他那台愛車。這段時間都在忙著查案,去哪都是開警車,早就把自己的車給拋到腦後了。現在聽路易這麼說,不論是要報銷還是修理,他都心如刀割。

心痛歸心痛,對於早已跟著黑茜回瑞士的路易,能記得這件事,還如此貼心安排,志剛還是滿感動的。趁最近繁重的案量到一個段落,他連忙請假去修車廠。

 

      當志剛一臉痛失至親地詢問修車費用時,修車廠老闆驚訝地反問他一句:「車都撞成這樣了,你還要啊?」

「到底要多少錢?我這車分期付款都還沒繳完,當然能修盡量修啊。」志剛哀怨地說。

「不是啊,你朋友留了一台車給你,你要不要先看一下?」老闆說道。

「朋友?」志剛吃驚地問道:「路易?」

「不是耶,」老闆偏著頭思索,「好像是什麼『黑』,還是『黑』什麼的。」

老闆領著志剛走到最角落一台被隔熱罩給蓋起的車旁,掀開遮罩,底下居然是一台保時捷 911

志剛震驚到說不出話來,眼睛瞪的老大,好像隨時會掉下來似的。他還以為自己這輩子都跟跑車無緣,沒想到今天居然從天上掉下來一台保時捷!而且還是看起來悶騷又兇狠如狼的消光黑!

「怎麼樣?這台小青蛙你要嗎?」老闆笑問。

「要要要!我們上輩子就是夫妻!」志剛伸展雙臂撲上引擎蓋:「老婆,我找你找的好苦!」

接著他一個翻身改成躺姿,打給路易,口氣是掩藏不住的得意:「喂,你老闆該不會暗戀我吧?你知道她送我什麼車嗎?」

「沒什麼好說嘴的吧。」路易彷彿是想暗示自己在黑茜的心中地位比較高,說道:「她去年送我的生日禮物是瑪莎拉蒂 GranCabrio 。」

「幹,炫耀個屁!」志剛立刻掛掉電話,一時也忘了原本打給路易是要向他跟黑茜道謝的。

 

===================

 

陰間雙城內與百官萬吏間口耳盛傳,此番潔弟一行人瞎折騰了半天,還真使得當年諸多冤案獲得平反,案情真相得以水落石出。眾魂津津樂道的同時,不少枉死城亡者還自嘲說自己死太早,來不及趕上陽間正義的潮流。

陰間森羅大殿深處,紫袍掌奏判官諫言:「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還望大王舉大德,赦小過啊。」

閻羅王明白其意,不自覺輕撫頂冠。

王冕本身不只是君王的象徵,其中更飽含治理之道。譬如,之所以面前有珠簾蔽目、耳旁有黈纊充耳,就是時刻在提醒君王:明有所不見,聰有所不聞。大奸大惡絕不輕饒,小錯小過則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否則,人誰無過?若每件過錯都追究,這世上又有誰能不下地獄?

「既然如此,」閻羅王道,「本王應信守諾言,不再追究這王亦潔的罪責。然功過不可相抵,陰陽司判官和兵部判官

藍袍判官和紅袍判官原本還為潔弟欣喜不已,接著聽到閻羅王喊到自己,立即互瞥一眼,繃起神經以待。

「唉 」閻羅王輕嘆一聲,言語中流露萬分惋惜之意,「在職掌交接後,即革去功名與善終城戶籍,發往輪迴轉世。」

藍袍判官鬆了一大口氣,神情如釋重負。祂伏身叩首道:「謝大王!」

紅袍判官則激動的登時眼眶一紅,硬是握緊拳、抿著嘴不讓眼淚掉下來。

按陰間律例,祂與藍袍陰陽司判官原應發落紅蓮地獄,身體永世受寒冰凍裂之苦。先前大王僅判祂們下孤獨地獄不到百年,祂們已是萬分感激,不敢再奢求什麼。沒想到大王現在只是除去祂們的功名!

表面上,摘下祂們的烏紗帽是懲罰,但其實祂們心知肚明,大王是成全祂倆想投胎與妻兒聚首的心願。

「兩位愛卿,」閻羅王輕聲道,「本王能做的,就只能到這了。來生珍重吧。」

「謝大王!」紅袍判官一磕頭,眼淚再也憋不住,立即奪眶而出。

接著祂抬頭與藍袍判官相視,兩人此刻心情皆是九死一生後的海闊天空,當即情緒激昂地發力握掌:「兄弟啊!」

閻羅王發下豪語:「不僅如此,本王還要大赦九泉!」祂頓了頓,又喚道:「掌奏判官!」

「臣在。」紫袍判官一揖。

「此事交給愛卿去辦。」閻羅王叮嚀道:「可別太心軟啊。」

眾判官一聽無不莞爾。陰間文官多為慈悲寬厚,要紫袍判官不心軟實在太難。

紫袍判官也知道自己毛病,靦腆一笑:「臣,定當盡力。」

 

 

======================================== 

章節列表  

121

解謎

122

動機

123

大廈將傾

124

偷天換日

125

黑膠唱片

126

古宅尋跡

127

攻防

128

鐵證如山

129

閻王令

130

無臉鬼

131

芳草

  

132

大赦九泉

  

 133

正氣長流 

完結篇

134

風雲再起

片尾彩蛋 & 後記

 

老梅謠》全部章節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