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_草地_花.png  

 

又過了幾天,葉德卿一大清早就依約趕來河邊,卻沒見著許忘憂和那群白鴨。

他失落地坐在她平常編花圈的樹蔭下等了好久,直到日正當中,師父陳山河來叫他,他才神情落寞地跟著師父回寺裡。

一連被放了好幾天鴿子,葉德卿有些灰心,但是小小的心裡還是希望能再見到許忘憂一面。於是他一如既往、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地來到河邊。總算這次,還沒見到許忘憂的小小身影,就先聽到此起彼落的群鴨呱呱叫聲。

「忘憂—  你終於來了!」葉德卿欣喜萬分地朝許忘憂奔去。

他怎麼也沒想到,許忘憂一轉頭,卻是雙眼哭的紅腫,十分傷心的樣子。

葉德卿本就是個敦厚淳良的人,見到好朋友哭的淚汪汪的,心裡更是又同情又難受,忙問:「忘憂,你怎麼啦?你怎麼哭啦?」

許忘憂哭的梨花帶淚,抽抽咽咽地說:「家裡死了好多鴨,大家說這都是給雞瘟害的。我就不明白,雞瘟到底是誰?為什麼他連鴨都要殺呢?媽媽又一直哭、一直哭。我看她哭,我也好難過。」

葉德卿也不知道雞瘟是誰,但聽她這麼一說,他才發現河邊的白鴨確實數量少了泰半。

「真可憐啊,」葉德卿嘆道:「如果我懂醫術就好了,說不定能救救牠們。」

不過,就算救回這些鴨又怎麼樣?還不是難逃宰殺的命運?德卿這麼一想,又是一陣輕嘆。

「德卿你說,爸爸會不會把我賣掉啊?」許忘憂擔憂地說。

「賣掉?」葉德卿納悶道:「為什麼啊?你又不是鴨!」

他雖是孤兒,但在襁褓時就被住持收養。有記憶以來,生活雖清苦,卻未沾染世俗、不懂人心險惡,更無法想像世上會有人因貧苦而賣掉自己的孩子,以換取微薄的錢財。

「我聽大人說過,小女娃比男娃還要值錢,我爸把我賣了,就可以再買好多鴨回來……」許忘憂說。她語氣成熟,神情一點也不像是七歲孩子會有的憂鬱。

「不會啦,你別想太多。」葉德卿安慰她。

「我要走了

許忘憂吹起木笛喚回稀稀落落的白鴨,又將一個菁芳草編成的小白花圈戴在葉德卿的手上。

「這送你。」

「又送?」葉德卿聲音悶悶的,心裡不太開心,總覺得自己也參與了這場殺生。

許忘憂比葉德卿還會察言觀色,再說她也知道他不喜歡自己摘花,便說:「我知道你不喜歡,可是我偏要送,我希望你能記得我。」

「我當然會記得啊,我們是好朋友嘛。」葉德卿不明就裡地說。

她神色一轉黯然,說道:「這幾天我老是覺得害怕,總覺得爸爸會把我賣了,我就再也見不到你了。所以我想再送你菁芳草,希望你不會忘記我

「你別想太多,你那麼好,你爸爸怎麼會捨得賣你啊?」

許忘憂回以一個淒涼而勉強的微笑,轉身離開。

那神情早熟的讓人心疼,也讓葉德卿心裡起了一股不祥的預感,連忙追問:「忘憂,你明天還會來嗎?」

忘憂停下腳步,但是沒有轉頭,她說:「如果我沒來,你以後也不用等我了

「為什麼啊?」

「你以後就會知道了」忘憂幽幽地說。

說完便繼續走,她沒有回頭,只留下困惑的葉德卿一人在原地思索好久、好久。

 

===================

 

隔日,葉德卿天還沒亮就跑來河邊撿落花要送給許忘憂,希望她看到菁芳草以後,可以開心一點。

他想再看到她笑。

可是,等到中午,許忘憂沒來,反而來了師父陳山河,他又來催自己回寺裡燒菜做飯了。

葉德卿捧著滿滿一大泥碗的花,乖乖地跟著師父回去,一路上心裡很失望又很糾結。

接連幾天,葉德卿都撿了一大碗落花要送給許忘憂,可是他等啊等,卻始終都沒看到她,最後又都失落地捧著一大碗花回寺裡。

他心裡很想念她,不知道她過得好不好,還有沒有在哭。

這幾天他先是懷疑自己說錯話,惹得忘憂不高興,所以不想來找他玩。接著又擔心忘憂是不是生了什麼病,才沒過來。到最後,他開始往壞處想,覺得忘憂可能真的被她爸爸賣掉了。

當他想到這個可能的時候,頓時感到非常害怕,他想去找忘憂,但又不知道她住在哪裡。

在河邊來回踱步了好久,卻又什麼方法都想不到。葉德卿覺得自己好沒用,好朋友被賣了,自己卻救不了她,還一直說她想太多。他越想越氣自己,忍不住就哭了起來。

屋漏偏逢連夜雨,這一哭,天便降下大雨,頃刻間就將他淋得渾身溼透,手中盛花的泥碗再次化成一攤春泥。

突然,他感受不到雨打在自己身上,眼前卻持續下著瀑布般的冷雨,才剛心生困惑,背後就傳來熟悉的聲音。

「哭什麼哭啊?傻小子,雨下那麼大,也不知道要躲!」陳山河說道。

「師父」葉德卿見到陳山河,忍不住撲向他,嚎啕大哭了起來,「嗚哇啊——」

「來,」陳山河揹起葉德卿,「咱們回家。」

「師父忘憂嗚嗚嗚」葉德卿哭的連話都說不清。

「那臭丫頭,放你鴿子放了那麼多天啊!」陳山河笑罵道:「要是讓我看到她,一定揍她一頓!」

單純的葉德卿把師父的話當真,立即說:「不要師父不要打她

「哼,你再把自己淋成落湯雞試試,老子包準見她一次打一次!」

「不要啦!嗚哇啊啊啊——」德卿又放聲大哭。

「唉,好啦好啦,說說而已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愛開玩笑。」陳山河將手中的芋葉遞給德卿。「拿好,我們渡河回家。」

德卿抬頭一看,見師父摘拔了一片芋葉為自己遮雨,更覺得自己多增一筆殺孽,又是哭的不可遏止。

 

===================

 

德卿回到寺裡就病倒了。靠住持、師父和幾個師兄弟輪流照顧了幾天幾夜,才悠悠醒轉。

葉德卿腦袋還有些昏沉、意識未完全清醒,喃喃念道:「忘憂忘憂

陳山河邊餵他喝湯藥,邊糗他道:「一直叫那臭丫頭的名字幹嘛?是不是在夢裡痛扁了她好幾頓?」

「她」葉德卿突然意識到,自己再也見不到她了。

他感到一陣揪心,口中湯藥全都吐了出來,再次放聲大哭。

陳山河忽然想到,這幾日德卿自然一臉病容,但是前些日子他卻是滿面紅光、如沐春風啊。

該不會是面帶桃花吧?

他覺得不太對勁,安撫德卿入睡後,連忙推算其流年。算出來的結果,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這算什麼?早戀啊?」他陡然驚覺,今年這個年方八歲的小徒弟,居然紅鸞星動!

陳山河愣了好一會,才低聲說:「真是沒想到啊

他想:這對兩小無猜多好啊,可惜有緣無份。情竇初開,就已結束。既然如此,老天又何必讓他們相遇?

陳山河接著想到了自己、想到了遠在天邊的髮妻王冬梅與孩子們,不禁又嘆:「唉,老天,祢是否太殘忍?」

 

===================

 

春去秋來,時光匆匆、轉瞬即逝。

珠白綵紅、喜氣洋洋的新娘房中,許忘憂凝視著鏡中身著鳳冠霞披的自己,緋腮朱唇的妝容底下,是說不出、道不得的哀戚與無奈。

今日,她就要嫁作人婦了。

十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外貌、言談、舉止,卻抹滅不了她內心深處那個渾身破布的小沙彌。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是為君故,沉吟至今……

每當午夜夢迴,許忘憂常想起當年和她一起在鳶凌河邊玩耍的葉德卿,也想念當時無憂無慮的自己。

兩人初識時,自己還懵懵懂懂,不知道自己對葉德卿的喜歡和想念是出於男女之愛。直到兩、三年前,她才明白,原來當德卿誇自己美的那一刻,她就喜歡上他了。離別時相贈的菁芳草,又何嘗不是定情物呢?

但是,他會明白嗎?他那麼傻。許忘憂搖頭苦笑。

就算明白了,又能怎樣?他是和尚,怎麼能跟我在一起?

忘憂不禁又想,自從那天她送他花圈告別後,他又等她等了多久?

「你也該認命啦。」忘憂的母親打斷她的思緒,同時意識到自己話說的太重,連忙改以溫柔的語調說:「王家待我們不薄,不只供我們吃穿這麼多年,還供你唸書。多少人想嫁王家都還嫁不成呢!你看那王仁謙,街坊鄰居哪個不誇他好?你嫁給他,絕對不會受委屈的。」

養鴨人家出身的忘憂,家境算是小康,從小不愁吃穿。要不是十年前那場禽疫害家中雞鴨盡數死絕,爸媽也不會答應將她送到遠在鹿港的王家做童養媳。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是為君故,沉吟至今……

忘憂明白,踏出新娘房後,她就得把這份對葉德卿的思念與童年的自己給徹底深埋。

「知道了,媽。」忘憂閉上雙眼,努力不讓熱淚溢出眼眶。

「知道就好。受人恩惠,就該湧泉以報。」

母親親手為她蓋上紅蓋頭,扶忘憂轉身走出房門。

 

 

======================================== 

章節列表   

 老梅謠 》外傳 / 番外篇       傳送門 

 老梅謠 》全部章節       傳送門 

老梅謠前傳   🎩《 金沙渡假村謀殺案  🔫  

======================================== 

📬 熱門文章搶先看!獵奇的怪趣味都在這裡唷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熱愛冒險,分享樂趣的 Flo.

Fl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